第5章(1)(1 / 2)

杜晴蜜隔天一样起了个大早,为他端来热水,再端来早膳,每天都分两趟工,等早膳搁上房间圆桌,热水的水温正好是最舒适的时候。

昨天晚上,她哭累了睡着前,蒋负谦真没再回房过,她从心惊等到心急,心寒等到心碎。反正一切都是她种下的果,她本来就该承担,但是能担多少,能担多久,她没信心可以明说,灰心丧志得很,却没想到早上转醒时,一睁眼就是他的锁骨,抬头一见,就是他冒着新生胡须的下颚,她一阵茫然,又哭了。

她从没喜欢过谁,头一次喜欢一个人就要死不活的,原来感情不是你侬我侬,而是酸甜苦辣成,五味都有,很折磨人。

在她哭泣时,蒋负谦就醒了,正想着如何破题解释,她就跨过他的脚跟下床,穿戴整齐,以木簪盘发,端着水盆出门去了。

他松了口气,见晴蜜没打算离开,他便躺在床上装睡,思索该如何解释才能化解尴尬,回到他拾起她唇角沾及的饼屑送入口,而她娇羞低头,小心地啃大饼时的柔美气氛。可惜他脑袋一片混沌,她已去回两趟他仍然迷惘该从何开口。

“夫君,该起来了。”杜晴蜜双眼哭得红肿,嘴上硬拉出的笑容如凋零半残的桃花。她递上温热的湿布巾,待他接过,一如往常为他料理更衣等等的细节小事,只有她心里知道,在他面前每跨出一步都是鞭答。

“昨晚的事——”蒋负谦更完衣,两人并肩而坐吃饭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解释。再这样下去,晴蜜都不肯正眼看他了。

“别说了,是我不好,仗着夫君宠爱,拿乔了。”杜晴蜜一碗大米粥差点洒了出来,这时候她真不想听到这件事。

对,她是孬种,她宁可装聋作哑都不想撕破此刻平和的假象。她抖着手把碗扶好,不敢看他。“以后夫君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会再自作主张,请夫君放心。”

“晴蜜!”蒋负谦抓住她双肩,恨不得把她摇醒。“昨晚不是你的错,是我真没准备好。姊姊现下还在福州,我不好跟她联络商讨婚事,才一直把这事情搁下,你听清楚了没有?”

“婚事?”她惜了。“不是已经办过几桌水酒,请大伙儿同喜了吗?”

“那怎么能作数?太委屈你了。”蒋负谦取下她手里的大米粥,为她憔悴模样心疼着。“虽然我们两人的关系是我起头胡诌的,最后缘分还是让我们走在一起,但顺序终究是错了,我不能再贪你婚事,怎样都得有个象样的场面,免得几年后你反过来怨我当初不明不白地就让你入我蒋家。”

“所……所以、所以你的意思是——婚事是指……”杜晴蜜语无伦次了。他这么忙,其他的繁文褥节省下来对大家都方便,她虽然失落,但想着委屈一点没有关系,日子过得美好顺心最重要,原来他竟有考虑到。“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想给妹惊喜。这种小家子的话他说不出口。“姊姊还没回省城,我怕事情开了个头却没个影子,总要备好了料再通知你吧。”

“我们怎么不在圆楼里拜堂就好了?省车程又省事。”大伙儿还能同乐,闹闹当家的洞房,想来还挺有趣的,杜晴蜜掩嘴笑了。

“就知道你坏心眼。”轻点一下她的鼻头,见她神色回缓,他就放了泰半的心。“我不是避着圆楼那些爱凑热闹的人,而是我在省城置了宅子,虽然不大又老旧,也是我靠双手打拼买下的。我就把我娘的牌位安在那里。”

“啊?怎么不把婆婆的牌位安在圆楼呢?这样祭拜不是近得多吗?”清明、重阳都要往省城里跑,不是她嫌远嫌麻烦,而是他事务繁重,怕累着了他。

“我慢慢跟你说吧。我是私生子,三年前,我还不姓蒋呢。”他的身分比庶出还低,认祖归宗了又如何?他生母在蒋家无名无分,照习俗说来,她可能是只孤魂野鬼。蒋负谦叹了一口气。“我娘一生清苦,就算生在大户人家,不是男丁谤本不受重视,更别说我娘还是庶出,在家没地位又嫁得不好,常被丈夫、婆婆打骂,后来是我大姨,也就是姊姊的生母帮忙硫通和离,再带我娘到蒋家依亲。没想到,这又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我娘爱上了姊夫,也就是我生父。”

“这事你说给我听好吗?子不言父过,更何况是我这个当媳妇的,上一代的是非恩怨,我连听都不该听呀!”杜晴蜜整个人别扭得很,她的出身哪有挑剔别人的分。他是私生子又如何?只要他是蒋负谦,她就喜欢。

“你该知道家里的事,但知道就好,别去议论。”他真没看错人。以前还在龙家任总账时,常有媒婆想为他讲亲事,他只不过表明了私生子的身分,就可以在对方眼里看到都视,明明就不屑得很,还硬要打探细节,仿佛知道的多,嘲笑起来才起劲。他已经明白拒绝了,却遭人酸言冷语地讽刹私生子还有挑人的分呀!

也多亏有这些人,他才能吃得了苦,坚定意志非要出人头地不可。士农工商,虽然商是社会之末,但人都是现实的,只要他有产业,就算背后议论他的身分,见面总要巴结几分。

他续道:“我娘有了我之后,蒋家再也容不下她,妊娠时就把我娘赶出来。对,子不言父过,但我忍不住想说,我生父比豆渣还不如。大姨闺名中有个谦字,他替我取这名字是为了赎罪,他却不敢教、不敢养,放我娘一人把我带大,每天“负谦、负谦”地喊我,每喊一次就提醒她一回,她有多对不起她姊姊,同时提醒我有多不该出现在这世上!如果他没有起什么意念,我娘会有什么作为?”

“夫君……”杜晴蜜潜然泪下,握住他的手,将脸靠上。“不会的,婆婆在天上见你有出息,一定不会后悔有了你。”

蒋负谦气消了一些,抬起她的脸蛋。“傻瓜,哭什么呢?我娘在天上知道我讨了一门这么好的媳妇,绝对会替我感到欣慰的。”

“别说到我身上来呀!”她这个人容易会错意又爱自作主张,说不定婆婆见她下胡涂决定时,都气得在天上跺脚了。

“唉,平心而论,终究是我娘做错了。大姨好心收留她,她却恩将仇报,换作是我,可能咽气了还忘不了这层过节。但她说到底还是我娘,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就走了,想来也是心疼。”操劳过度,积郁成病,临终前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她解脱了,他还要在人世多担待点。蒋负谦扬起苦笑。“我娘生前总抱着一丝希望,觉得我生父会背着妻儿来看我们一眼,所以不敢离蒋家太远,殊不知到死,连在路上巧遇都没碰过。在娘过世后,我曾带着她的骨灰上蒋家报丧,他们个个像看到厉鬼一样遵着我,以为我是来讨名分的。娘总念着让我认祖归宗,可我一点儿也不稀罕,让生父跟大姨知道他们的心中刺已经除了以后,我便离开了。”

“……”杜晴蜜本来想问公公有何表示,但如果有,他又岂有无奈与恨呢?

“我找了份码头捆工维持生计,没有固定的落脚处,工寮货船都待过,便把娘的骨灰安放在寺庙里,混到省城时正好遇见了与亲家公一道巡视的姊姊。她一出现,我就瞧见她了。上一辈闹出丑闻,她肯定对我有成见,所以我刻意离她远远的,省得她编派我攀亲带故想往上爬。”虽然他身上流有一半蒋家的血,但他跟蒋家人是互看不顺眼,当然那时对姊姊的成见也很重。

“可是姊姊待你不薄呀,接了你的信,还特地绕过来看看,难道她是蒋家唯一待你好的人?”如果是,她以后一定要加倍攀敬姊姊。

“可以这么说,我会改刘为蒋,认祖归宗,也是姊姊争取来的。她想要补偿我,想让我能光明正大唤她一声姊姊,冲着这份傻劲,我可以为她赶汤蹈火……现在有了娘子,就换为你赴汤蹈火了。”就算有血缘关系,毕竟还是异性,多少都会吃点醋,在外可以听母姊的话,房里就得把妻子哄好。

最新小说: 重生香江之精彩人生 还你一汪清水 我的老婆白骨精 软成泥 皇冠亦有所属 港片只手遮天 医院签到,第一场手术震惊全国! 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 人间真龙 四合院:从相亲被截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