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1 / 2)

杜晴蜜疼得难受,但稳婆总说还不是时候,千万不能用力,为了保留体才好生产,她忍着不喊疼,咬着稳婆给她的软木。

热水好了,参片也来了,稳婆放下床帘,怕换水时透风,着凉就不好了,待五指全开,稳婆先是揉着她的肚子,要她吸气、吐气、用力推。

“好痛……”杜晴蜜还是忍不住惨叫出来,眼泪汗水交错,湿了布枕。

“负……谦……负谦……我好痛……”

“不能放弃,你要用力,孩子才会动,我才能推正胎位,你不能放弃。”稳婆也是满头大汗,心里致念请临水夫人下凡帮忙度过难关。

房外的蒋负谦与高严头上的冷汗不比在房内奋斗的两人少,尤其听到杜晴蜜喊出了他的名字,蒋负谦差点夺门而入,握着她的手轻哄。

“晴蜜,我在这儿,你不能放弃,撑下去,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他不能失去她,别把她带走!

她好像听到了负谦的声音……饱受撕裂痛苦而意识涣散的杜晴蜜顿时冲出一丝清明,力气回来了一些,继续顺着稳婆的指示吐纳施力。

“负谦?!”高严的下巴差点吓到合不回去,绕着蒋负谦转了几圈,端详了好一阵子。“你是刘负谦啊……你这浑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多?都瘦得掉了一只猪的肉了吧?”

蒋负谦瞪了他一眼。“你现在才认出来?眼睛怎么长的!”

“对对对,这是负谦对我说话的口气,你真的是负谦!天呀,太让我讶异了……不对呀,你怎么会是晴蜜的丈夫?你何时成亲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我记得晴蜜说他丈夫死了,她还得工作偿还她丈夫生前积欠亲戚的药费呢!”

“别听她这些气话,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不然她怎么会离家。”她竟然对外说他走了,是对他心灰意冷才这么说,还是气在心头,有人问起才故意说他不在了,不愿想起他这个人?

气消了,冷静过后或许还会想开,主动回到他身边或是请人带个口信,倘若对他已经不存有任何希望,说不定就带着孩子老死在外,再也不回来了。

“晴蜜看不出来这么倔耶,她来我这里工作的时候肚子已经不小了,想让她做点轻松些的差事,她还嫌月例拿得不踏实。你老婆真的很怪——我是说特别!特别!”被蒋负谦一瞪,高严马上改口。他奶奶的,这小子气度被淬炼得好严唆,跟当年站在别人身后黯淡无光的小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僵,他赶紧开了个新话题。“听说省城有人开出两千两找一名孕妇耶,你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吗?两千两不知道能娶几个妻子了,不觉得有点浪费吗?”

“那个人就是我。”蒋负谦盯着门口,就怕风吹草动,不理高严差点闪了舌头的样子。

“呢……我有帮你讲话喔,真的,我说你到死就守着一名女人。”

“如果你不说话我会更感谢你。”除此之外,他相信高严说了更多不利他的事。“怎么这么久还没生出来?”

他一直听见晴蜜痛苦的闷喊声,呼吸相当浓重,断断续续,像接不上力似的。“稳婆,晴蜜的状况还好吗?”

“还在未定之天,再帮我换盆热水来。”

蒋负谦开了门,杜晴蜜在床帘后,看不见她的状况,地板上那盆本清可见底的热水好像刚从血池捞起一样,他心都揪拧了,却不敢迟了动作,急速地换好热水。

连换了三次,还是听不见孩子的哭声,杜晴蜜的声音愈来愈微细,几乎无闻,每换一次水,稳婆的脸色便难看一分,他背眷整个发麻,冷气由脚心开始上窜。

“晴蜜,你撑住。我不能没有你,孩子没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就你一定要平安无事活下来,别丢下我一个人……别让我们的家庭缺角了……”

蒋负谦一拳砸上木门,砰的一声,杜晴蜜虚弱地睁开了眼。

“稳、稳婆……帮我个忙,要是我有个万一……帮我跟负谦……跟我的丈夫说,我不后悔遇上他,是他给了我不……不一样的人生……帮我谢谢他……”

“这事留着你自己跟他说,还能托付我这些话,表示你还有力气,给我撑着!”稳婆撬开她的嘴,在舌下塞了参片让她含着。

杜晴蜜又累又痛,很想两眼一闭就昏死过去算了,可当她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滑出去了些时,激发了她的母性,打起精神又使劲地推。

“看到头了,好,再吸气、吐气,慢慢来,头过了,过了!”人说头过身就过,没一下子孩子就滑出来了。拿起泡过花椒水的剪刀把脐带剪掉,打了个结把孩子倒吊打哭,孩子哭声一出,大人们顿时松了口气。

“生了,总算生了!”蒋负谦高声一呼,高严也是开心得拼命砸手。“晴蜜呢?她怎么没声音了?她人还好吗?”

蒋负谦想推门入内,却遭稳婆喝止。“还没好,先别进来!”

她把孩子身上的血迹洗净,剪了块方正的小布巾,在上面撒了点保持干爽的药粉,绑上孩子的肚皮,摊开她带来的红布巾,将孩子包好保暖,再回来处理杜晴蜜排出的秽物。

杜晴蜜听到孩子哭声后便全然放松,沉沉睡去,随便稳婆帮她清洗下|体,等房内一切整顿得差不多后,稳婆才抱着孩子开门。

“恭喜,是个男丁。”稳婆怔愣住,不知道该把孩子交给谁好。

高严是伸出手来想抱过,蒋负谦却是挤过稳婆身边的缝,进房里看人,她混乱了。

“你们……谁才是孩子的爹呀?”

“房里那个,不过我是孩子的舅舅,给我抱一下。”高严接过孩子,长得跟头熊似的,却极尽温柔地逗着孩子,满脸慈光,看起来滑稽极了。“嘿嘿,我想认你爹当义弟,他不肯,几年后我还是认了你娘当你子,注定都是一家人啊,呵呵!”

稳婆回房里拜了三下临水夫人后才将画像取下收好,准备离开。“母子均安,我就算不负嘱托了。尊夫人生产耗才过度,月子一定要坐好。”

“我知道了,多谢。我来不及准备红纸,这点心意请你收下。”蒋负谦拿出一包沈甸甸的银两。

稳婆从来没收过这么多钱,连忙回拒。

“你应当的,收下吧。”

“你就别婆妈了,快收下吧!他都能花两千两找老婆了,这些不算什么。”高严帮腔,有点落井下石的讽刺味。他在外面走走晃晃地奶着孩子,还挺有心得的。

“好,多谢。不必送了。”稳婆答谢离开。

高严再不舍也得把孩子还给正主儿,托抱给蒋负谦。

“今晚你就睡这儿吧,我去隔壁,有事叫我一声。大家兄弟,别客气了。”

“嗯,多谢。”若非晴蜜的事占去他太多思绪,他是该好好酬谢高严连月来的帮忙。等晴蜜苏醒过来,再正式道谢仍不迟。

但高严像看到鬼一样。“你跟我道谢?刘负谦跟我道谢?我敢保证你儿子出生前外头一定有祥云盘驻,天有异象呀!”

最新小说: 人间真龙 我的老婆白骨精 医院签到,第一场手术震惊全国! 软成泥 重生香江之精彩人生 还你一汪清水 港片只手遮天 皇冠亦有所属 四合院:从相亲被截胡开始 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