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哎呦呦!”

叶安陵忍不住惊呼出声。

邵氏也倒抽了一口冷气,连忙并步上前,一把按住了叶安蓉的手。

“你这小蹄子……”

话刚出口,便察觉不对。饶是她脸皮够厚,硬生生吞了回去,又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来,“我说二姑娘你这在做什么?你姐姐最是怕痛,别拿这些玩意儿来吓唬她。”

叶安蓉抬眸一笑:“母亲放心,我保证姐姐不痛。”

邵氏将信将疑,转头望向叶安陵,只见她脸色平缓,已没了刚才的惊讶之色,更没有什么痛苦之意。

才刚要放下心来,冷不防叶安蓉又抽出一根银针刺入了膝盖内侧!

这针下去,叶安陵虽没有惊呼,但神情立刻萎顿,一双寒烟眉也几乎拧成了麻花,“我的腿,我的腿……”

“你的腿怎么了?”邵氏大惊。

“我的腿又酸又麻,动也动不了了。”

叶安陵慌了,叶安蓉却不紧不慢的取下银针,悠悠说道;“姐姐莫慌,这不过是治疗中的小小副作用而已,过一阵便可消除。依我看,姐姐的腿疾还需多扎几针呢。”

“你……”叶安陵气结。

她根本没有腿疾,凭什么让这小蹄子白白乱扎,再瞧其嘴角含笑的模样,八成就是有意在捉弄她。

叶安陵咬了咬牙,“妹妹有心了。”

若不是顾虑尚需她明日她替嫁,现在不宜撕破脸,她真想狠狠赏她一耳光,不过一个病歪歪的庶女竟敢欺负到她头上,真是岂有此理!

见叶安陵似乎并无大碍,邵氏也不想节外生枝,假情假意地道谢了两句后,便连推带搡的让人将叶安蓉送了回去。

……

翌日,天未明之际,便有人来给叶安蓉梳头穿衣。

一袭红火的嫁衣,一顶摇曳的嫁冠,她如同一个木偶般让人摆弄,足足折腾了两个时辰,方才一切妥帖。

“吉时已到,新娘子上花轿吧。”

覆上盖头,提气起身,轻挪莲足,花轿早已在府外静候多时,叶南风等人也早早就候在了门外准备送嫁。

然而叶安蓉没有停顿,因为没有留恋,更不想浪费时间去听叶南风,邵氏等人那些恶心巴拉,虚情假意的长篇大论,在喜婆的搀扶下,她一弯腰径直钻进了花轿中。

叶南风脸色微微变了变,原本准备了半天的寄语统统憋回了肚子里。

“啧啧啧,想不到妹妹这么心急出嫁啊,都不愿和父亲告别一句。”叶安陵阴阳怪气的扯着手中的帕子。

刚才她还生怕自己哭不出来,偷偷在帕子上抹上了一点薄荷汁,现在是用不上了。

“女大不中留嘛,更何况你妹妹在外面长大,和你父亲的感情自然没那么深厚。”邵氏这话显然是刻意说给叶南风听的。

“好了,出发吧。”叶南风冷着脸挥挥手。

喜婆应声抬手,一声“起轿”,花轿晃悠悠抬了起来。

“可算要走了。”叶安陵跺了跺脚,直到现在,腿上酸麻的感觉还没有消退。

这小蹄子下手可真够狠的,当时就应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她一巴掌。就这么让她出嫁,还真是便宜了她。

叶安陵越想越气:“要我说,妹妹这桩婚事真是绝妙!一个痨病鬼配一个残废,两人谁也别嫌弃谁,真真是天作之合呢。”

邵氏闻言,眼角眉梢抑制不住笑意,却还是假意拍了叶安陵一下,示意她谨言慎行。

天作之合吗?

花轿中,喜帕下,叶安蓉听的一清二楚。

承此“吉言”,这一世,她还真要做一回“贤妻”,争一番“高低”。

想到这儿,她不经意扬起一侧嘴角,带着三分嘲讽七分不屑闭目养起神来。

……

花轿游过大半京都城,终于晃晃悠悠落了地。

叶安蓉静静的坐在花轿中,不急不躁。

她记得,前一世她的“好夫君”三王爷楚云霄,拿着行动不便当借口,硬是逼着她跟一只公鸡拜了堂,以至她初入王府便失去主母的尊严,背地里丫头婆子都拿此事当笑柄。

“新娘子,到了,请下轿!”喜婆敲了敲轿门。

“三王爷呢?”

“三王爷行动不便,实在不合适做这踢脚迎亲的活儿。”喜婆说着,抖了抖手中的公鸡。

公鸡受惊,扬脖打起鸣来,在场众人立刻议论纷纷。

“瞧这样子,楚王府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啊,居然用公鸡迎娶,摆明了是给新娘子下马威嘛。”

“可不是吗?这位兄台有所不知,这门亲事原本定的是相府大小姐,可不知怎的,忽然冒出一个来历不明的二小姐,听说还是个痨病鬼。你我皆知,这楚王府娶亲本就是为了三王爷冲喜,如今娶回来一个痨病鬼,还有什么喜,那自然是不愿意的。”

“难怪难怪,想必这二小姐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噢。”

眼见日头越升越高,听闻之人纷纷附和,饶是喜婆见的场面多了,此时也觉得尴尬万分,只得凑近花轿,压低声音道:“新娘子不要听这些草民乱嚼舌根,都是没有的事,王爷啊是真的腿脚不便,还请新娘子多多体谅。”

“我体谅他,谁体谅我?”叶安蓉语气冰冷,“你去告诉楚云霄,今日他若不亲自出门来踢轿迎亲,那这么亲事现在就地取消!”

喜婆一愣,万没想到这娇滴滴的新娘子居然如此厉害!

“这……”

“这什么这,还不快去,耽误了吉时,你可担待的起?”

“是是是。”

叶安蓉态度强硬,喜婆哪敢再拗,忙不迭跑进府中。

……

“什么?取消婚约?”

“是。”喜婆一脸无奈,小心翼翼的观察这楚云霄的脸色,“王妃说,今日您若不亲自出去迎亲,她就立刻取消亲事。”

这小女子有点意思!

楚云霄眯了眯眼睛,转动着扳指。

听说这个二小姐自幼长在寺中,传言是个与世无争,性子恬淡之人,看来所言皆虚,以后的日子不一定会如他所愿般平静了。

“三王爷?吉时马上要过了,您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喜婆猜不透他的神情,忍不住出言提醒。

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