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小叶紫檀做的轮椅坚硬似铁,狠狠一下,撞在膝上,顿时痛的叶安蓉倒抽一口冷气,禁不住双膝一软,跌坐在床榻边。

紧接着,扑面而来浓浓的男人气息,混合着甘醇的酒香,还隐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独特熏香。

这奇妙的气味随着楚云霄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额角,耳廓,脖颈,最终落在了她的唇边……

二人已然近在咫尺!

“你……别乱来。”

双手紧紧抵住那宽阔硬实的胸膛,叶安蓉的心砰砰砰狂跳!

“乱来?”一声轻嗤,“你是我的王妃,今晚又是洞房花烛夜,本王无论要做什么,都不算乱来吧。”

说话间,楚云霄捻指一抽,解开了叶安蓉腰间的锦带。

“你……”

来不及反对,头上的嫁冠也被他随手摘掉扔到了床角。

金簪掉落,长发散开,乌黑的青丝绕过她的脸庞,似藤蔓般缠绕在他的指间。

“噼啪!”

烛花爆裂,摇曳的橘色光影下,少女酡红的面庞尽显娇羞姿态。

这小女子……真美!

喉结滚动,楚云霄紧紧盯着那粉嫩如露的娇唇,眼底暗潮涌动。

而此刻,叶安蓉却是一动不敢动,甚至连眼皮都不敢轻抬,只能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竭力隐藏住自己的慌张。

要知道前一世,他们连手都没牵过一下!

可现在,他正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颈,鼻唇之间只差毫厘!

该怎么办?

她能拒绝她的夫君吗?

正纠结间,忽然,腰上一松。

“明早喜婆来时,不要露出破绽!”

又是冰冷的语气。

不待叶安蓉坐正,楚云霄已推动轮椅转身离去。

若非听到他临走时,叮嘱丫鬟婆子们好生伺候自己,她真的有些恍惚,刚才那一幕到底是不是幻觉?

摸摸脸颊,滚烫的温度尚未褪却,再看一眼白色丝绢上那一抹红色。

叶安蓉已然笃定,这一世,要和她的夫君继续保持“相敬如宾”的关系,绝非易事!

……

翌日鸡鸣。

众丫鬟婆子们早早就在门外候着,一听到屋内有了动静,便连忙一边大声道喜,一边推门进来伺候。

“昨夜,王妃休息得可好?”喜婆一边问,一边眼睛不住的望床榻上瞄。

叶安蓉不动声色,从身下将昨晚那块白色丝绢抽出,递给了喜婆。

“哎呦,恭喜王妃,新人新吉,百年好合,多子多福。”

喜婆口中舌灿莲花,像捧着宝贝一般,笑眯眯的捧着染血的白绢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

这一关算是过了。

叶安蓉松了口气,下床更衣,忽听得一旁有人小声嘟囔。

“一个痨病鬼,一个瘫子,居然也能圆房?”

叶安蓉身形一顿,扭头一眼冷冷扫了过去,一个身着粉衫的圆脸丫鬟立刻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

“你过来。”

伸手一指,旁人便将圆脸丫鬟推了过来。

“抬起头来。”叶安蓉笑眯眯的打量着她,“小模样长的还挺俊,就是这张嘴不怎么好,真是可惜了。”

此话一出,圆脸丫鬟顿时一个瑟缩,似乎有些害怕,可随后又偷偷抬眼瞄了一眼叶安蓉,眼中明显带着一丝质疑和不服气。

看样子,这主母的家威还得再立一立!

叶安蓉不再多言,出手如疾风。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那圆脸丫鬟便被定在了原地,长大了嘴巴,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只剩下一双眼睛乱转。

新王妃竟然有这种本事?

众人皆吃了一惊,心中大骇。

“不论你们以往在府中如何过活,如今我来了,这府中就得听我的。”叶安蓉一边挑着桌上的发钗,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我最不喜风言风语,若往后你们谁敢在乱嚼舌根,下场就和她一样,明白了吗?”

“奴婢们明白了。”

众丫鬟婆子齐齐应声,再无人敢存怠慢欺侮之心,一个个赶忙谄媚笑着忙前忙后,不一会儿,就把叶安蓉妥妥打扮成了一个全京都城最美丽大方,最端庄温婉的王妃。

……

楚王府前,骏马高车。

楚云霄半倚在车内厚厚的丝棉软榻上,脑海中还在回味着昨晚的那一幕。

春宵帐,芙蓉面,温香软玉在怀,若当时自持力稍差,只怕是……

“王妃到。”

车帘掀起,一股早晨独有的清冷气息扑入车内。细品,夹杂在其中还有一股淡之又淡,却让人无法忽略的香气,似乎是金桂香。

只是这寒天腊月,哪里来的桂花?

楚云霄抬眸望去,一只纤纤玉手,一握盈盈莲足,一个如白雪精灵般的身影踏入车内。

“给王爷请安。”

只见叶安蓉身披白狐裘,头盘百合髻,正含笑盈盈的望着他。

而那股淡淡,甜甜的金桂香气,毫无疑问,就来自于她。

“免。”

冷冷抛出一个字,楚云霄扭头转向车外,挥了挥手。

随从会意,一声呦呵,马鞭抽得响亮,车轮扬起地上的尘土,飞驰奔向皇宫。

瞧他这模样,似乎不愿和她再多说一个字。

叶安蓉忍不住腹诽:昨晚他可不是这副面孔,时而狡诡得似狼,时而凶恶得如虎,用“如狼似虎”来形容他也一点不过分!

许是察觉到了叶安蓉的目光,楚云霄忽然回眸。

四目相视,尴尬中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有一瞬间,又回到了昨晚床榻之上……

不能退缩!

叶安蓉压下心头奇怪的感觉,强迫自己就这么和楚云霄对视着。

半晌,车辆骤然停下,皇宫到了。

……

前一世,叶安蓉也进过宫来参见德妃——楚云霄的母妃。

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女人温良恭让,是个慈母。只是除了每日会修身养性,思念儿子以外,几乎从不关心圣人的动向。当时她还偷偷感叹过德妃不会争宠,如今想来,只怕是德妃大智如愚,明智保身之举。

“吾儿来了。”

未及入殿,德妃就迎了出来。

叶安蓉正欲施礼,就被拦住。

“都是自家人了,无需多礼。”德妃笑的真诚,一手搭在轮椅上,一手牵起叶安蓉进了殿。

“母妃近日身子可好?”

虽说楚王府和皇宫距离不远,二人又是亲生母子。但顾忌圣人,成年皇子搬出宫后,若无事由,实在鲜少机会直入后宫。

“好好好,吾儿勿念。”

“德妃未尽实言。”

德妃话音未落,身旁一个不过十四五岁,却一副女官模样的小丫头开了口。

叶安蓉抬眸望去。她是认识她的。

苏香菱,德妃的表侄女,自幼便被送进宫来跟在起身边,仗着德妃亲昵常常不知分寸,惹过不少麻烦。

“王爷来之前,德妃刚刚犯了头疾,痛的死去活来,现在恐怕还在强忍呢!”

难怪德妃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

叶安蓉闻言起身,凑近德妃,伸手搭脉:“母妃的头疾是旧疾,此刻发作怕是因着了冷风,待我扎上三针,虽不能立时痊愈,但也能即时止痛。”

说罢,她入怀掏出针包,抽出银针。

正欲扎穴时,却被苏香菱一把拉住,高声呵斥道:“德妃龙凤之躯,岂容你随便医治,若有丝毫差池,你可担待得起?”

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