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银针停在半空中,闪着逼人的寒光,着实看了有些骇人。

叶安蓉没有回答,只是转头望向了楚云霄。

他是她的夫君,又是德妃的儿子,也是苏香菱仰慕之人,他说的话比谁说的都管用。

然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面上反而略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玩味。

他在考验她?

叶安蓉一怔。

昨晚她提出的条件不仅是治好他的腿,还要助他成千秋大业,若现在连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了,那昨日之言无疑是痴人说梦,他也只能将其视为笑谈。

想到这儿,叶安蓉定神回眸,说时迟那时快,手腕一翻,一道银光微闪。

“哎呦!”

苏香菱忽然捂着手臂痛呼起来,不得不松开了叶安蓉。

仔细一瞧,她右手虎口之上赫然有根银针,一颤一颤。

“香菱,不得对王妃无礼。”德妃赶紧轻叱一声,随后解释道,“这丫头是我的侄女,和我最是亲近,对我的身体自然也是格外上心。刚才一时胡言失了礼,还望你做嫂子的多担待些才是。”

“母妃言重了,我哪里会和小孩子计较。”叶安蓉微微一笑,瞥了一眼正咬牙忍痛,瞪着自己的苏香菱,不紧不慢地回道,“只不过方才香菱一喝,我被吓到了,不知怎地,心一慌,银针就扎在妹妹的手上。”

心一慌??

楚云霄暗暗发笑,刚才他可都看得真真切切,这新王妃明明是“快准狠”啊!

如此撒谎不眨眼,倒是和自己有几分道和之处。

“你撒谎!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苏香菱痛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姑母,她欺负我,呜呜。”

“好了好了。”德妃拍了拍她,明白叶安蓉此言要的就是一个道歉。“还不先给你嫂嫂道歉,若不是你鲁莽在先,又怎会受此苦楚?”

“可是……”

苏香菱还想争辩,一眼望见德妃不怒自威的眼神,顿时瘪了瘪嘴,不情不愿地冲着叶安蓉行了礼,嘟哝了一句“对不起”。

叶安蓉自然也不会得理不饶人,捻指一拔银针,苏香菱立即恢复如初。

露了这一手之后,殿内也再无人敢质疑叶安蓉。她重新换过银针,在德妃百会,风池,合谷穴各扎了一针。不过片刻,德妃的头痛果然止住了,惨白的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母妃,感觉如何?”

“妙哉妙哉,想不到你的医术竟如此精湛。”德妃面露喜色,忍不住感叹,“我原本听闻你自幼身娇体弱,素有痨疾,还曾担心你……”

“担心我命不久矣?”叶安蓉轻笑,替德妃说出了的心中的担忧。

德妃颔首,略带一丝尴尬:“我的确如此想过。但今日一见,再无此忧。就凭你这一手出神入化的针灸之术,御医院中已无人可与你比肩了。”

“母妃谬赞了。”

叶安蓉一边客气,一边收好银针,退回到楚云霄身边,俯首低眉,继续一副温婉模样。

德妃瞧了瞧二人,忽地伸手将腕上的翡翠镯子褪了下来。

“姑母,这可是圣人钦赐你的生辰礼,你一向视若珍宝的。”苏香菱跟了德妃多年,此时一见她褪下镯子,便已然猜到她要做什么,急忙出言阻拦。

“圣人赐给我,就是我的。”德妃嗔视了她一眼,“而这东西再珍贵也抵不过人珍贵。”

言毕,她一招手,立时便有宫人托着锦帕上前,小心翼翼地接过翡翠镯子送到叶安蓉手中。

“这只冰种翡翠镯乃西域进贡之物,虽非奇珍异宝,也算稀罕之物,今日我赠与你,希望你会喜欢。往后定要和霄儿举案齐眉,相亲相爱才是。”

叶安蓉接过镯子,叩首谢恩,临走时又对德妃身边照顾起居饮食的宫人一番叮嘱,并撰了一副简方,留待德妃头疾突发时备用。

出了皇宫,坐上马车,从头到尾楚云霄依然是一言不发,只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初时,叶安蓉被看的还觉得有几分别扭。总觉得他那犀利的眼神似乎穿过了厚厚的皮草,剥掉了她的锦袍一般,再后来她竟然也习惯了,任由楚云霄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扭头欣赏起车外的街景了。

“今日多谢你替母妃医疾。”

直到回到府中,进了房内,楚云霄遣退了众下人,方才开口。

听得出,这一次他的语气中微微带着些暖意,叶安蓉对此很满意。

“不用谢,我也没白做事。”她举起手,晃了晃手上的镯子,俏皮道:“说实在的,你的母妃可比你好相处多了。”

楚云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个大冰块居然会笑??前一世,整整一世,她从未见他笑过一次!

叶安蓉一愣,随即脱口而出:“你居然会笑?”

“我是人,为什么不会笑。”楚云霄摸了摸嘴角,抿住嘴唇,收回了笑意,转身要走。

“等等。”叶安蓉赶紧挡在轮椅前,既然今日考验过了,那也该谈谈正事了,“昨晚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

这个小女人来真的?有趣!

楚云霄眨了眨眼睛:“我会认真考虑的。”

……

静夜无声。

叶安蓉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想不通自己白日怎么会被他一句“我会考虑的”就给打发了。她应该坚持要他给一个明确答复才对,毕竟她自知时日不多,要报仇就要抓紧时间才是。

忽然,“吱呀”一声,一股寒风涌入。

轻微的推窗声后是衣袂着地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

摒住呼吸,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只见一个身着黑衣劲装的身影正迅速逼近。叶安蓉假意哼唧了一声,顺势将手探入枕头下面,紧紧扣住了三枚银针,只待他再进一步……

“紫曦,不要胡来。”

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黑衣人跃窗而入,行云流水般一把擒住了前者。

“放开我。”挣扎中,面纱滑落。

原来“他”是个女子!

叶安蓉不动声色,料定自己不会再有危险,索性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你跟我回去!”

来人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这疾言厉色却听起来有些耳熟。

“王爷……我……”女子欲言又止,似是心有不甘。

叶安蓉却心中一动!

王爷?莫非?

她忍不住偷瞧过去,月光清辉之中,那冷峻如冰山般的脸庞不是楚云霄又是谁?!

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