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叶安蓉不动声色调整呼吸轻轻闭目,耳朵保持敏锐仔细听着。

胆敢进入王妃房内,还见到王爷后,不躲不藏,在这府内身份应该不一般,叶安蓉好奇心蹭蹭上冒。

紫曦轻咬下唇,只差一点就可给新来的王妃一剂下马威,岂料竟被楚云宵硬生生的阻下。她目光幽怨的落在叶安蓉那如瀑的发丝上。

楚云宵看了一眼紫曦,她昳丽白皙的脸庞上覆上一层柔白的清冷月光。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

楚云宵语调清冷,可叶安蓉听出了这貌似斥责的声音里,有纵容的成分。

“王爷,我……”紫曦很是委屈,在她心里楚云宵是天底下顶好的男子,叶安蓉这样的人岂能般配。

楚云宵瞪了她一眼,随后目光微微瞟了一眼窗外,示意紫曦从那离开。

省得开门之间又发出动静。

紫曦挪动两步,却并没有离开,手紧紧拽着她的软刀。

“什么时候,没有我的命令,你也胆敢行事了?是我这王府你呆不住了吗!”楚云宵面若冰霜的脸,毫无表情,语气却是训斥口吻。

“属下不敢。”紫曦也知道自己冲动了。

刚才的愠怒转而成为惊恐,她不想离开王府,更不想离开楚云宵。

紫曦脚下用力,飞身轻巧如同燕子一般,从窗户离开,屋内陡然寂静了下来。

叶安蓉双目闭着,眼珠子却微微转悠,思绪纷飞,她察觉两人亲近关系,内心腹诽:关系不错嘛,是红颜?

“怎么人还不走?”叶安蓉心中暗自呢喃,她感觉楚云宵正看着床上她所在的位置,可却一言不发。

如同鬼魅又如同是黑暗中的影子一般,令人想想便毛骨悚然。

叶安蓉艰难的咽了咽唾沫,她安抚自己:我又没做亏心,害怕什么。

正想着,耳边出现楚云宵的声音:“一直保持那个姿势不累吗?”

很显然,他是发现了叶安蓉在装睡,既然都被看出来了,叶安蓉也就不委屈自己假装,一直保持一个动作紧绷着,也的确是挺累的。

还不利于血液顺畅流动,更可能对经络造成堵塞。

屋内陡然明亮了起来,叶安蓉不得不睁开眼,比起这明亮的光,此刻矗立在前,身姿挺拔的楚云宵更令她诧异。

刚才,只看清了他的脸,现在发觉他竟然是站立正常走路的。

“你身体无疾?”叶安蓉好奇楚云宵为何能正常走路。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楚云宵倒是回话了,可坐定后,眼神里却隐隐流露出不怀好意的杀意。

没错,他说的对。

知道的太多,没好处,特别是皇子们的秘密。

可,又能怎么办,都已经知道了啊。叶安蓉故作镇定,她嘴角浅浅卷,试图化解危机:“我是王妃,怎么说我们也是自己人。”

“自己人?这倒是新鲜。”楚云宵轻声冷笑,仿佛她在说什么大笑话一般。

皇家人从来不相信什么真心,更不相信一个不熟悉的人,口口声声说的自己人,这话听在楚云宵耳边,倒是很像是奸细之言。

叶安蓉立马看出了他的思绪,有些慌乱的解释:“其实你应该也知道我的一些过往,我成亲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庙里,就跟那些心里只有菩萨的师父们在一起,我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着急了。”楚云宵诡谲一笑。

叶安蓉这才发觉,刚才自己的确是因为紧张,所以说太多了。

话多,容易暴露自己的情绪。

“没有啊,只是想解释清楚。”叶安蓉反驳,余光看了一眼楚云宵,剑眉下的深眸貌似有无穷的秘密,叶安蓉不寒而栗。

“解释就是掩饰。”楚云宵薄唇微开,轻声呢喃。

叶安蓉懊恼,这人还真的是情绪阴晴不定,顺着他说也不好,不顺着他说更不好。

她心火冒出,拿起桌面已经冷了的茶水,便喝了下去:“来这,非我所愿,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我们合作吧?”

她不想跟楚云宵,再在嘴皮子上较劲。

干脆,来点实际的。

楚云宵对她的爽快,颇为震惊,还以为在他的几方不够友好的盘问之下,会胆怯求饶,不曾想经历过紫曦的差点暗杀,还有他骇人气焰下的咄咄逼人,还能保持这般淡定。

倒是……的确有点新鲜。

他收敛了心里的那一丝丝好感,面上表情恢复原本的俊冷,甚至愈发的冰冷了许多。

楚云宵带着不容置疑且傲慢的口吻,冷声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合作?只因为你会一些医术?”

“我是王妃,自然能做好自己本分。这不也是你想要的吗?”叶安蓉突然镇定,她想明白一件事,他之所以会让紫曦离开,又这么费心思跟自己说话,那也定然有所图。

虽然,他看起来惜字如金。

可若是自己对他半点好处也没有,他不会耐着性子听她说这么多。

“你看起来还有点脑子,不过说到和做到是两回事。”楚云宵目光深邃,悠悠说道。

叶安蓉心中腹诽:好深沉的心思啊。

她有种自己一步步落入对方陷阱的错觉,叶安蓉轻轻晃动脑袋,阻挠那股不悦的焦躁,她需要的是活下去。

“说出口的事情,就会做到。”

她语气有些嚣张,原本以为他会讽刺她,不曾想楚云宵却用戏谑而非嘲讽的口吻道:“你弱能自己有能力,解决王府内暗流涌动的现状,我便许你周全。”

“一言为定。”叶安蓉原本悬着的心,稍许安稳落地。

此刻屋内虽然灯火通明,可她却有种身置冰窟的错局。

这王府里的种种,七七八八的她根据前世的记忆,大概知道楚云宵所谓的暗流涌动是什么意思。

偌大一个王府,面对一个身有残疾貌似又不喜欢管事的王爷,底下人会有流派也是自然。

“回答得这么爽快?你不好好想一想吗。”

“不花那个心思,想那些没用的。”叶安蓉根据记忆,知道王府内有心思浮动的刁奴,此刻她的心思都是在怎么治理刁奴身上,至于楚云宵所谓的让她好好想一想,她才不相信他有那个好心。

侯门嫡女的娇宠日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