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临佰川

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

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临风疾步穿过兰园,回到房间,跟紫苏说道,“帮我换身衣服,我要去苍景斋见父亲。”

临风不爱取名字,更不爱动脑,当她六岁,母亲重新给她指派丫鬟的时候,她正翻着一本《草木本经》,跟里面的炮制法学做一些简单的药丸,于是便随便给丫鬟们起了四个带中药的名字:丁香、紫苏、落葵、曲莲,看着像那么回事儿就行。

紫苏正帮临风换着衣服,丁香进来说道,“小姐,老爷正和诸位相公在仓景斋议事呢。”

“那就等会儿再过去吧。”临风打开手臂,方便紫苏系那米黄色的襦裙腰带,上身搭一件灰色绣竹的内衬,外扣米色丝绸的上衣,下裙则是一件略泛棕色的暗纹菱锦,看着简约又庄重。

临风坐下打开紫檀镶嵌玉宝石的妆奁,打开玳瑁花纹扣的那一层,最终挑了一支镂金嵌珠短簪,搭配上简约的珍珠流苏,算是完成了向父亲请安的必要装扮。

虽然临风母亲家似乎更有背景,但是临风父亲家从曾祖父一代开始开创秦家的商行,倒也颇为殷实富足。桦慵一朝对商贩的管理约束向来较为宽松,于是秦叔襄的曾祖父,从动乱年间的当铺发家,逐渐涉及茶楼酒肆,后经几代人发展,到秦叔襄父亲秦仲怀一代,已经将生意拓展到米铺油店、珠宝布行、镖局钱庄,虽不能说是整个桦慵国数一数二的商行巨头,但在一州一府,也还是颇为富足殷实的家庭,现在家中嫡子秦叔襄又在朝为官,儿媳又是康州姚氏,这生意做起来更加顺风顺水了。

临风父母二人感情深厚,即便姚丝音当初婚后十二年无子,秦叔襄也只是对她关怀更甚,从不提此事。而临风祖父也是非常开明,一方面秦叔襄是家中第三子,并不需要继承家业,所以延续香火的任务自然不是首当其冲;另一方面临风祖父也是对这个姚家的儿媳极为满意的,虽出身名门豪族,却做事干脆利落,待人谦恭有礼,便常说,“顺其自然。”因此,姚家和秦家的关系也是极好的。

后来临风出生,祖父更是喜不自禁,常常派人把各种好玩的东西送过来,这个紫檀镶嵌玉宝石的三层妆奁就是去年元宵节的时候,祖父送她的礼物。

“你再去仓景斋看看吧,”临风朝丁香说道,“辰时已过,父亲也该议事结束了。”

丁香做了做礼,便打起帘子出去了。约莫过了两盏茶的时间,门外又响起了丁香的脚步,抬眼便看丁香站在了面前,“小姐万福,我刚刚到仓景斋门口,看老爷还在议事,便等议事结束,相公们都走了,才回来的。”说罢便看着临风,眨巴眨巴眼睛想求表扬,临风笑着无奈的摇摇头,“好了,今晚的鸽子汤分你一碗。”其实只要丫头们肯动脑筋认真做事,临风并不会吝啬自己的夸奖。

“曲莲,我们走吧。”临风看向曲莲,她正在找之前忠义侯府送过来的祁门红茶,准备一起给老爷带过去,不得不说,家里的这几个丫头,被临风调教的都很乖巧伶俐。

穿过兰园,拐弯再走过一段画廊,就是父亲的仓景斋了,临风走进房间,看父亲正在伏案办公,便乖巧地行了个礼,将祁门红茶捧到父亲书桌上,正好合着书房的茶具,泡了一杯红艳鲜亮的祁门红茶。“忠义侯府送来的祁门红茶,嫩毫显露整齐,色泽匀润,香气高醇,父亲忙于案牍,想必十分辛苦,喝口茶歇歇吧。”

“临儿乖巧,父亲有你,足矣。”秦叔襄看着自己的女儿,甚感欣慰。“只是,今年大旱,恐怕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呀。”

“父亲,现在云台府城内余粮,还剩多少呢?”临风问父亲。

秦叔襄叹了一口气,说道,“府里储粮只有5000石。”

“可是,我听张平管家说,最近可能会有大批灾民涌来,5000石粮食,加上云台府各人家的存粮,去除这云台府中家境殷实的百姓,这5000石粮食,只够1250个左右的灾民吃一年呐。现在今年夏季和秋季的稻子已经减产了七成,剩下三成还要收税,况且还要考虑之后冬季的救灾和安顿问题,都是远远不够的。”临风听完便跟父亲分析道。

秦叔襄握紧了手中的茶盏,“可是,我是济州云台府的父母官,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灾民朝云台府这边涌来,却无动于衷吧。”

“父亲,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孩儿认为,一要先将此事尽快上报朝廷,让朝廷知晓此次灾情的严重性,早日派钦差安排赈灾事宜。二是与济州各府联络,商议安排各府城内救灾人数,云台府储粮不高不低,济州一共一十八府,可容纳22500余灾民。”临风继续跟父亲说道。

“可是,这次按济州受灾地区算的话,一共有11万灾民呐。”秦叔襄从来不忍自己的子民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哪怕漏掉一个,都会认为是自己的过错,因此在云台府连任3届府尹。本来朝廷规定是只允许官员连任两次、任职十年的,可是在将要轮职的那一年,云台府的百姓堵在秦叔襄府第门口,跪求他留下,哭声震天,秦叔襄不忍,上报朝廷,皇帝特准他再任职5年。

“大旱年间,要救所有人肯定是不可能的,总要有所取舍,这次救灾,我们要在城门外设置一个登记处,需要灾民提供对应的户籍、姓名、年龄,并据此判断是否为可救助人员,之后准许入城并发放临时出入城灾民救助牌,单人单牌,遗失者不许进城。救助者可设为800名成年壮丁,300名14岁到18岁青年,不限男女,还有100名50岁以上老人,300百名14岁以下儿童。幼子老人,所食略少,且从这里派传吏上报朝廷,快马加鞭也得20天,加之灾情影响路上的时间,大概一个月才能上达天听,朝廷商议派遣少则一个半月,多则两三个月,再加上滨州、廊州更为严重的灾情,估计到云台府的赈粮已所剩不多,加上府里的5000石粮食,刚好够撑一年左右,父亲认为如何?”

秦叔襄看向自己的女儿,问道,“那剩下的八九万灾民呢?”

“就看他们能不能撑到朝廷放粮了,朝廷赈灾粮一到,我们留足城内灾民的余粮,剩余的,可每日在城外开设粥棚,官兵帮忙搭建草屋,但是一定要等到朝廷赈灾粮到了之后。因为救人就要救活,就要救到底,不允许饥一顿饱一顿,还要考虑一年之后是让他们回归原籍,或是在城内、城外郊区重新安置,这一千多人,也是我们一个小小的云台府能够承受的极限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圣意,还有天意了。”临风面不改色,继续说道。

现在的桦慵国早就不是几十年前的桦慵国了,朝廷混乱,外敌环绕,天灾人祸更是不断。就算此次灾情上达天听,估计朝中也没有什么人会在乎百姓的生死,大势如此,人力何为?毕竟,11年前,庆光帝是在清岚帝死后被群臣推上皇位的一个8岁孩童罢了,现在,谁又知道他有没有把权力夺回自己手里呢?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也唯有如此了。”秦叔襄又一次握紧了手中的茶盏,似乎这样,就可以把茶盏里的甘霖降于今年这干涸的三州。“我去写奏折,你先回去吧。”

“是,父亲。”临风做完礼,默默退了出去,依旧面无表情,路过兰园时,她才注意到今年的兰花开败了,可是翠绿的叶子依旧在大树下笔直地挺着,证明着它曾经开过,明年还会再开。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