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临佰川

清风两袖去朝天,不带江南一寸棉。

惭愧士民相饯送,马前酾酒密如泉。

窗外的梅花开了,

窗外的梅花落了。

临风身披一件狐白裘,头戴昭君帽,马上要及笄的她,已经渐渐褪去了幼时女孩的稚气,开始具备少女独有的魅力,皮肤白皙,眉毛不是神光年间流行的柳叶眉,而是很特别的远山黛,自有一股清丽之姿,淡淡的娇美,看着很好亲近,却又自带一股疏离之气。临风坐在窗前,想着很快就可以进京和沈家姐姐一处玩了,也会心地笑了起来,把玩着祖父送来的貔貅玛瑙手串。

沈家姐姐原是济州知州家的嫡长女沈义琴,因为济州首府就在云台,所以沈家和秦府离得极近,临风又喜欢义琴的爽朗疏阔,二人小时候便常常在一起玩,后来临风11岁那年,沈义琴的父亲调回京城,便一直没有见面了。听说沈父最近刚刚荣升吏部侍郎,也不知道沈广友伯父那个刚正不阿的性子,能在吏部待多久。

秦叔襄这些日子忙着和云台府的同僚进行告别,还要做进京的筹备,忙得不可开交,最终和姚母一起敲定了走海路。最近流寇四起,往京城走陆路少说也要40天,况且路上不仅地势多变,有山林荒野,更要经过廊州和滨州这两处最严重的灾区,极易遭遇盗匪之徒。走海路的话,却是25天就到了,也不易生变,况且海路租船的费用,可比这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省钱多了。

临风的祖父听说叔襄夫妇要走海路,马上让长游码头的许管家定了一艘专门的海运轮船,这几天已经陆陆续续地把需要带回京的东西都搬上船了,就等着二月初五开船了。

只是不知道哪位码头的兄弟把二月初五开船的消息说了出去,等到秦叔襄他们要走的那天,一出门竟看见秦府门口乌泱泱站着一片百姓,有哭着求秦府尹不要离任的,还有恳请秦叔襄留下字画一幅供府内百姓纪念的,还有带着孩子过来拉秦叔襄衣角不让他走的……

秦叔襄望着门外的百姓,不忍潸然泪下,挥词一首《木兰花慢》。

玉梅吹霁雪,觉和气、满南州。

更连夕晴光,一番小雨,朝霭全收。

人情不知底事,但黄童白叟总追游。

驾海千寻彩岫,涨空万点星球。

风流,秀色明眸。

金莲步、度轻柔。

任往来燕席,香风引舞,清管随讴。

何曾见痴太守,已登车、去也又迟留。

人似多情皓月,十分照我当楼。

后来云台府的百姓便请城内写字最好的先生,将这首词书写下来,又请石匠雕刻成碑,立在了云台府人来人往的同福街,每当看到这块碑石,总免不了怀念一下秦叔襄的爱民之情。

接近傍晚,秦叔襄一家终于在全城百姓的依依不舍下坐船出港了。夕阳西下,天边的云霞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美轮美奂,晚风夹杂着海水的味道吹打着船帆,临风坐在船头,深呼一口气,舒服地眯起眼睛。毕竟,她在房间里待了太久,好长时间没有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了。

丁香贴心地拿了一条褐色的银鼠毛毯盖在临风的腿上,“小姐,当心着凉。”

就这样在海面上平静地渡过了十几天,终于快到天门县,马上就到京城了,秦叔襄想着回京后要去拜访的门户,姚母想着进京后要重新整顿的内务,在舱内忙碌起来。哪知当天夜里,狂风大作,海风卷起千层浪,一下重似一下,整个船都开始跟着摇晃,临风睡眠向来很浅,马上醒来,又不好起身,想叫丫鬟们,没想到船外已经乱做一团,更是有海上盗匪上船袭击。

本想着走海路能避开廊州、滨州两地的盗匪,却忘记了天门县临海,还有邻国海寇作乱,此处海寇最喜夜里海浪巨起之时登船,行杀人放火,掠人财物之事,且对于被劫持后的船客常使百般折磨手段,有挖眼取心的,也有剥皮削骨的,还有剁碎了给海里的鲨鱼做吃的,然后吸引鲨鱼过来将其余之人吊在船头让之扑食的……

只是最近几年天门县一直关闭港口,出海者甚少,以至于秦家竟然忘了这海上的盗贼!临风喜欢出船舱看风景,所以她在船上的卧室位于三楼,平常一家三口也在三楼吃饭,减少了她上下的不方便,没想到,此时却变成了最危险的所在。

临风摸索着强撑用双手坐起,顶楼都是一些古籍字画,而金银珠宝作为压仓之物,都放在一楼或者二楼,只是这件卧房这么明显,盗匪也一定不会放过。临风找来床边的凳子,慢慢挪到轮椅上,只听到门外有曲莲的声音,还有落葵和紫苏与敌人打斗的声音,昨日临风让丁香去底仓取之前祖父送的东海珍珠,想与前些天在码头得的珠子做个对比,珍珠微小,而舱内之物繁多,丁香还没有找到,就直接在一楼普通丫鬟的卧房休息了,打算明天再找。

曲莲不会武功,这时正急着跺脚,突然想到可以把自己假装成小姐,吸引盗匪的注意力,于是不敢进房间,害怕引盗匪们进来,也是难为她了。临风想着怎么出去或者藏起来更好一些,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不同于海浪的波动,却是像被一个什么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船舱底部,带来的震动,这震动一下强似一下。盗匪大多站与船舱外部,这一晃,大部分盗匪竟然被直接甩到了海里。

只是可怜了临风,刚坐上轮椅,方向还没有掌握好,便被这震动带来的倾斜甩来甩去,后来卧房之门被海风吹起,骤然打开,下一次震动,这轮椅竟然直冲门外滚了出去,临风额头细汗密布,双手紧握轮椅两侧,尽量不被甩出轮椅,哪知轮椅刚飞出房门,这船身忽又被海浪打转了方向,临风和轮椅竟然凭借着惯性一齐飞了出去,暴雨雷电之中,曲莲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小姐被海风裹着,落入这万丈海底,“小姐!”。

“呜~~~~~”忽听一阵鲸鸣,幽远哀长,秦叔襄和夫人还惊魂未定,却又要接受女儿下落不明的事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