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桂花

那天下午,竹显像平常一样出门拍片,到了约定好的地方之后,竹显觉得肚子稍微有点不舒服,她一直以来就有这个毛病,倒也没太在意,等到了晚上结束拍摄之后,痛感愈加明显,拍照的小姑娘看见竹显额头直冒汗,不免也有些担心,“姐,我陪你去医院吧。”小姑娘说道。

竹显婉拒,“没关系,我家附近就有医院,我等会自己去就行。”

小姑娘倒也没有强烈要求,这倒让竹显稍微放松了一下,两人道别之后,竹显伸手拦了辆车,去了家附近的那家中心医院。

竹显走进急诊室,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因为时间已经比较晚了,急诊室里仅有几个值班的护士,头顶的白织灯显的竹显脸色愈发苍白,其中一个护士先扶竹显坐在了凳子上,另一个去喊了值班医生。

大厅的凳子是那种不锈钢的材质,竹显刚一坐上就被大腿处传来的冰凉激的一个激灵,她下午出门穿的是一条休闲短裤,此时她后悔莫及。

约莫两分钟,那个护士回来说道:“你稍等一下,医生马上就来。”

竹显点头致谢,然后弯下了腰保持着一个弓背的姿势,这样会比较舒服一点。她看着白色的地砖倒映着自己的脸和那几盏白织灯,只觉得晃眼,所以她干脆的闭上了眼。

“向医生,这里。”竹显听见了护士的喊声,“怀疑是急性肠胃炎。”

竹显睁开眼,慢慢直起身子,她模糊中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快步走来,接着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竹显眉头一跳,随即又恢复正常,倒是对方还在惊讶,“竹显?”

竹显毫无情绪的点了点头,她并不惊讶向砚认出她,肖雯不可能没把自己的照片发给他。

向砚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开始询问竹显问题,以及做一些检查,结果就是急性肠胃炎,竹显吃饭一向随心,虽然自己有着一手好手艺,可也极少下厨。

“幸好只是肚子疼,没有腹泻或呕吐,挂两瓶水吧。”向砚给出诊断,“你平常吃饭不太规律吧。”

竹显并不想跟跟一个不熟的人唠家常,答非所问道:“我去缴费。”说着就站起身走出诊室。身后的向砚却喊住了她,“诶!你去旁边输液室等吧,我去缴费,这会儿刚好不忙,不然肖雯知道了估计能杀了我。”

竹显回过头,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观察向砚,他本人比照片多了一丝性感,对,是性感,跟他身上那股高雅的气质倒也不冲撞,竹显又冒出了给他拍照的心思,衣服下的身材让竹显尤其感兴趣,向砚被竹显直勾勾的眼神盯的有一丝茫然,轻声问道:“怎么了?”

竹显并不觉得到自己唐突,脸色依旧平静,“那谢谢了。”说着就把单子塞给了向砚,去了隔壁的屋子,全程一气呵成,她的确有些坚持不住,就没有在拒绝。

竹显走到比较角落的位置坐下,拿出相机准备再看一下今天拍的照片,今天这个小女孩拍的风格比较可爱,她翻着翻着嘴角倒也有了笑意,十七八岁的女生几乎不用大修,年龄就是天然的美。

她收起相机敛起笑意,肚子的疼痛感稍弱,竹显甚至起了不想输液的想法,结果没等她做出动作,向砚已经朝这边走来,竹显看着他拿过来的东西眼里尽是不解,便直接询问道:“医生也负责扎针吗?”

向砚听完,手上动作不停,抿起嘴角轻轻一笑,开口道:“怎么?怕我不会?”话间已经把皮筋绑到了竹显的手腕上,接着他托起竹显的手,低语:“手握起来。”

竹显照做,她看着两人挨在一起的手,睫毛跟着微微颤动,竹显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手指修长白皙,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辨,向砚很轻松的扎上针,接着站起身打趣的说道:“我技术比护士好得多呢。”语气中还带有一丝自豪感。

竹显再一次直勾勾的看着向砚,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反问道:“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向砚:“两个小时左右。”

竹显:“今天谢谢你了,医药费微信转给你了。”竹显塞给向砚缴费单之前呢瞄了一眼价钱。

然后就低头闭目养神,她这一系列动作已经明显下了逐客令。

向砚也没在说什么,看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两点他再过来应该刚好,转头走的时候,他余光扫到了一抹白,便脚步匆匆的走了。

竹显在一点半的时候醒了,她动了动已经僵硬的脖子,看了眼头顶的输液瓶,剩了小半瓶。整个输液室就剩了她自己,安静的环境让竹显心里异常平稳,她微叹了口气,低头看见自己的腿上多了一件衣服,那是一件卡其色的衬衫,竹显不由一愣,她今天穿的也是一件卡其色的衬衫,要不是自己的还穿在身上,她都怀疑是她睡觉途中因为腿太凉而脱了衣服盖上去,她捞起衣服看了一下,她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那是一件男士衬衫。

竹显拿出手机,看见微信上有两条未读消息,都来自于同一个人,一条是对方退回了转账,一条是“以后有空请我吃饭吧,肖雯说你做饭很好吃。”竹显扶额,她觉得当时就不应该让他帮忙,莫名其妙的欠了个人情。

她收起手机,开始琢磨向砚这个人,有一个体面的工作,长相清新俊逸,身上那种高雅的气质也奠定了他一定有一个不错的家庭条件,这种高质量的男性,身边怎么可能会缺女人?竹显自顾的摇了下头,不知道肖雯用了什么方法逼迫了他加自己的微信。

就在竹显脑袋放空的时候,向砚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竹显眯眼抬头,头顶的灯光实在是太过眨眼,竹显只瞄一眼便低下了头,向砚顺手调了一下输液的速度,坐在了竹显旁边的位置上,竹显听见动作之后侧头,眼神带着询问,向砚似乎已经习惯了竹显这种淡漠,开口说道:“你是想问我怎么这么闲?”没等竹显回话他又说道:“医生闲下来就证明没有人受病痛影响,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竹显点头表示明白,向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炙热,看的出来,他很喜欢自己的工作,竹显握紧手机回头不语,整个空气里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向砚首先打破沉默,有些局促的问道:“你是从小就喜欢摄影吗?”竹显听出来了,他是在没话找话。

竹显沉声道:“成年之后才学的,只是为了生活而傍身的技能而已。”至于喜不喜欢,“我不是喜欢,我是跟它一起活着。”

竹显已经一无所有,她从未想过,如果摄影也让她失去兴趣的话,她的生活还能不能继续。她不是像向砚那样因为热爱而努力,她是为了活着而努力热爱。

这个话题随着竹显的话有一丝沉重,向砚及时止损,“肖雯经常跟我提起你,我俩是发小。”竹显惊奇于表,向砚对于她的反应也是出乎意料,随后解释道:“看样子肖雯并没有跟你说过,你的微信是我主动要的。”

竹显的确也该想到的,肖雯再不拘小节也不可能来趟医院就要给一个陌生人牵桥搭线。并这个人也没有拒绝,竹显依旧面无波澜,她也并不好奇向砚为什么要她的微信,她抬手指了指吊瓶,“该拔针了。”

竹显拿起包挎在肩上,顺手把衣服还给了向砚,“今天谢谢你了,我会让肖雯代我请你吃饭的。”说完就迈起步子朝门口走去,并没给向砚说话的机会。

————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