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桂花

竹显没有想到她和向砚会这么快的见第二面,她在九月二号收到了向砚的信息,询问她明天有没有工作,他明天调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公作美,竹显近一周都没有约片,她只需要把之前那几组照片修出来就可以了,倒也不急,所以他们就敲定了三号的饭局。向砚并没有说自己想吃的菜,只是说让竹显看着做,他不挑食,竹显倒也落得自在,当天下午就去了趟超市买食材。

晚上,竹显给向砚发了她家的地址,告诉他明天十一点左右过来就行。不过向砚一直没有回复,竹显也没在意,想着明天十点左右得起来准备,也早早的睡下了。

翌日,竹显被闹钟吵醒,她摸出枕头边的手机,点了关闭,这才安静下来,她坐起身揉了揉头发,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点开手机看见了微信的消息,不由皱眉,是向砚的信息:如果睡醒了,开一下门。

发送时间是上午八点,竹显心里异常复杂,下床走到了门口,开门的那一瞬间,竹显只觉得她似乎无形中又欠了向砚的人情。

男人低着头靠在门旁的墙上,听见声音后急忙站立看向门口,四目相对,向砚抬手挠了下头,神色中有一点干坏事被抓包的不知所措,看起来跟他本身尤其不搭。

竹显只觉得向砚是在自虐,看样子是刚下了夜班,为什么不回去休息,而是选择在她家门口干等?竹显皱着眉头,语间有些无奈,“进来吧。”

向砚依旧满面春风,丝毫没有任何疲惫感,对着竹显微微一笑,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玄关的柜子上,悠悠的问了一句:“用换鞋吗?”

竹显摇了摇头,说道:“你为什么不敲门喊醒我?”

向砚从柜子上拿起袋子走到餐桌,边把里边的东西拿出来边回答道:“我觉得那样不太礼貌,而且是我自作主张提前来的,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向砚的回答让竹显惊讶,他们仅仅见过一面,向砚似乎已经看透了竹显。

竹显看着眼前这个自顾言语的男人,他还在耐心的解释着:“我昨天凌晨有一个手术,所以没有回你的信息,我早上下班想了想就直接过来了,反正也没几个小时就中午了。”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继续说道:“不知道你早餐喜欢吃什么,所以我每样都买了点。”

竹显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你先坐,我去洗漱。”

向砚坐下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竹显家是个两居室,厨房是开放式的,装修比较简约,屋子的布局都让人很舒服,看的出来竹显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唯一奇怪的是,明明是白天,屋子却开着灯,向砚看向了窗户,窗帘被拉的死死的。

他略显惆怅的看向了洗手间的位置,能清楚的听见里边的水流声,他突然很心疼这个女孩儿。

竹显洗漱完之后直接回了房间换衣服,她并没有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异性而感到不便,因为她并不在乎向砚的存在,他俩最多也就这一顿饭的交情,竹显最讨厌欠人情。

竹显走到餐桌面前坐下,她拿起一杯豆浆抿了一口,看着向砚说:“你可以先去沙发上睡一会,我做完大概十二点了。”

她极其自然的语气却让向砚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第一次来她家,向砚还是希望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显然向砚不会接受竹显的建议,“没关系,这种程度我还是可以的。”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连轴转是家常便饭。

竹显轻嗯一声,“那你请便。”接着把手里的油条塞进嘴里,又把豆浆一饮而尽,她对于向砚会拒绝似乎是意料之内。

竹显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昨天买好的食材,准备开始做饭,她看了一眼客厅的挂钟,指针指向十点半,她心里大致算了一下每道菜的时间,开始洗菜。

向砚也没闲着,他把餐桌上的吃的能放的放进了冰箱,不能吃的收进了垃圾桶,两个人看起来倒像是相处很久的夫妻一般,竹显期间瞅了向砚一眼,男士的绅士风度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竹显得承认,她不讨厌向砚。

两个人相处异常融洽,竹显在忙绿的时候,向砚就坐在厨房的中岛台跟她说话,像是故意想逗竹显开心一样,向砚一直说一些他在工作中的趣事,竹显偶尔回应,突然,向砚神神秘秘的说:“你胆子大吗?”

竹显像是听到了个笑话,有什么东西能让她害怕的,“你要说什么?”

向砚拿出手机,认真的捣鼓了半天,“那我给你看个东西。”说完就把手机递到了竹显眼前,然后凝视着竹显。他很期待竹显的反应。

在看清屏幕上的东西后,竹显斜睨了向砚一眼,破天荒的调侃道:“怎么?向医生怕伤口?”她故意把医生两个字拉长了音调。

那是一张手的照片,整个手上都是血,食指的关节暴漏在外面,白花花的骨头让人头皮发麻,手背上的皮肉也翻在外边,的确够触目惊心。

向砚对竹显的调侃不以为然,他喃喃道:“竹显,一般女孩看见都会叫出来的。”

竹显冷哼道:“你偶像剧看多了?是不是还想着我会怕的对你娇声责怪?”

向砚望着竹显的眼睛正色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有这个权利,竹显,你只是一个女孩子,别把自己圈的这么紧。”

可能是向砚的话戳中了竹显的心,竹显浑身充满着戾气,讥讽的说道:“向医生,这是你泡每一个女孩儿的惯用手段吗?我有没有这个权利,是我自己说的算,你管的太多了。”

向砚对于竹显的反应有些手足无措,他只是想逗一下竹显,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他急忙解释到:“竹显,我不是那个意思。”向砚语气尽是懊恼。

本来融洽的气氛一下降到了冰点。

竹显从小就没有这个意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女孩子就可以撒娇,可以示弱,甚至可以无理取闹,她不想也不敢,因为没有人会给她兜底,只有那些从小受尽宠爱的孩子才有权利向不公发起反抗,因为他们的身后有着许多人帮他们撑起一片天空,而竹显,她只有她自己。

她被父母抛弃的时候没有想过是父母的错,她一度认为是她做的不好,她不够乖,不够懂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