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祸害

尤斯塔斯.基德。

在原著中与路飞索隆等超新星海贼一起被称作极恶时代,同时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

莫德习惯性将基德视为待定目标,但想归想,他可不会随便作死。

若条件允许,他当然会利落收下基德的经验值。

可若是条件不允许,他可不会轻易涉险。

更别说,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弱鸡。

“海贼王的世界……”

莫德收回目光,低头掩去眼中的异样。

能在这里见到年轻的基德当真是意外之极,如一个引子,令尘封于角落的有关海贼王的记忆翻涌而至。

这些记忆在未来将会变成猎人笔记里能够转化经验值的重要情报。

莫德和桑妮的到场,令那充满火药味的对峙迎来首轮休息。

基德偏头看了眼低头不语的莫德,怎会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家伙,竟然将他暂定为狩猎的目标之一。

若是知道,多半也只会不屑一笑。

没有过多关注莫德,基德转而看向索尔,语气很不客气。

“啧,又从哪拐了个免费苦力,也不知道这次会是个怎样的死法?我猜是被人乱刀砍死,然后变成街上一团毫无价值的烂肉。”

“呵,疯帽镇可不缺‘殡仪师’,有他们在,哪怕这小家伙被砍成数十块碎肉,他们也能从里面撬出点能挥发价值的东西,所以啊,只要死得其所,哪怕我匀不到半点好处也无所谓。”

脸上被岁月镌刻出浓重痕迹的索尔抖了抖镀金的烟斗,让烟灰随意落向地面。

“说到苦力,我对你可是充满期待,这样吧基德,只要你愿意替我做事,别说基努的配枪,就是沙拉曼的短刀,我也给你搞过来,另外还可以长期供应你西海最醇的美酒。”

“滚!”

基德冷冷道:“老子可不会居人之下。”

“可惜可惜。”

索尔摇头晃脑,煞有其事。

两人旁若无人般的交谈被莫德听在耳里,多少得到了些有用的信息。

疯帽镇?

西海?

一个能在街上乱杀人的地方,还有刚才那阵枪声。

这里,极有可能是海贼们混迹到一块的无法黑色地带。

想到这里,莫德不着痕迹看了眼店内摆满刀枪的货架。

这是一间武器店。

而且,这个看上去就是老板的索尔,似乎对【价值论】有着别样的坚持。

莫德默默想着。

作为初来乍到的外人,他只能慎言慎行。

注意到莫德的镇静,索尔眼中微光一闪。

随后,他跳下凳子,走出柜台。

也在这时,莫德才发现索尔的身高不足一米。

下意识看了眼高度在一米五以上的柜台,多少可以猜得出索尔刚才应该是踩在凳子上,所以才能与基德平视。

跟索尔斗了会嘴皮子,基德的耐心其实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

他看着出柜的索尔,冷声问道:“那枪你到底卖不卖?”

索尔抬头瞥了眼被基德提在手里的装满贝利的布袋,反问道:“哪来的钱?”

基德额头上浮现出青筋,怒道:“你管我哪来的钱,到底卖不卖?”

要不是知道索尔不简单,他哪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索尔仿佛没看到即将暴跳如雷的基德,悠悠闲闲抿了口烟。

“刚不是说了吗?我就是将基努的配枪拆成零件扔到垃圾掩埋场也不会卖给你。”

基德脸上的青筋又多了几条,怒目而视道:“那你倒是扔啊!”

叩叩。

索尔执着烟斗往柜壁上敲了几下,道:“等我挑个好日子就扔。”

“老东西!!!”

基德艰难压抑着怒火。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一脸风轻云淡的索尔。

如此情景被莫德看在眼里,当即意识到索尔并非表面那般弱势。

毕竟能让那个脾气暴躁,说动手就动手的基德压抑住情绪,想来也是一个狠角吧。

莫德不动声色观察着,也能隐约感受到身旁来自于桑妮的无奈。

在桑妮看来,索尔虽然是个财迷,但也不是那种为了钱就会点头哈腰的商人,而且最讨厌不懂礼貌的家伙。

所以,只要态度客气一点,那基努配枪又不是什么非卖品,价码到位了,索尔定然是说卖就卖。

而基德明明很清楚这点,却一点也不会收敛,所以才会上演这种客人要买老板却不卖的闹剧。

最让桑妮无法理解的是,以索尔那根本就不懂得和气生财的性子,竟然能多次容忍住基德的态度。

也不知索尔是看中了基德哪一点。

基德无法从索尔那边讨到便宜,不愿多待受气,提着装钱的布袋,转身大步向敞开单边木门的大门走去。

“不送。”

索尔看着基德的背影,语气平淡。

基德头也不回。

他几步走到大门前,忽的停下脚步。

嘭——

大门另一边的单边木门忽然被一个手持砍刀的汉子踹开。

木门重重砸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险些散架退休。

那汉子身上染血,浑身散发着余韵未消的煞气,显然是刚杀了不少人。

他一步踏入店内,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基德提在手中的鼓胀布袋,冰冷的杀意化作咬牙切齿之语。

“小兔崽子,让我一阵好找。”

“哪来的丧家之犬?”

基德冷漠看着那汉子,单薄的唇角咧了咧。

柜台前,索尔眯了迷眼睛,先是看了看先前被基德踹到墙上的右边木门,然后又看了看现在被持刀汉子踹开的左边木门。

感情都踹上瘾了啊。

索尔老脸上满是寒霜。

持刀汉子眼中只有基德,丝毫没将另外几人放在眼里,横刀怒视着基德。

“老子可是悬赏一千一百万贝利,人称刽……”

“啪!”

持刀汉子那明显十分熟稔的登场白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不知何时闪到他身后的索尔一巴掌拍晕。

基德瞳孔当即一缩,他离持刀汉子最近,却没能完全看清索尔的动作。

这老东西……果然不好惹。

索尔轻身落地。

以他的身高,要是不跳起来,就只能打到那持刀汉子的膝盖。

落地后,索尔也不看那倒地昏迷的持刀汉子,转而看向站在原地不动的基德,淡淡道:“怎么?还想留下来吃晚饭啊?”

基德脸颊抖了抖,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目送着基德离开,索尔直接关上离退休不远的店门。

桑妮来到索尔身后,低声道:“我觉得您对基德太‘友善’了点。”

“友善?”

索尔回身看着桑妮,笑道:“不妨用上‘偏心’二字,兴许更贴切一点。”

“嗯。”桑妮点头,一边从昏迷过去的持刀汉子身上摸出值钱东西,一边再次道:“我觉得您对基德太‘偏心’了点。”

“呵呵。”

索尔收起镀金烟斗,捡起那把掉落在地的染血砍刀。

“这世道非黑即白,哪有什么公平可言,我之所以对他‘偏心’,自然是因为他有能让我去‘偏心’的价值。”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索尔已经将砍刀擦拭干净,然后放到其中一个货架上,让那砍刀当场变成在卖的商品。

看着那两人一边交流一边敛财的熟练动作,莫德汗颜不已。

放好砍刀,索尔走到汉子身前,抬脚踹了下汉子的脑门。

“这家伙的脑袋还算值几个钱,可惜没法拿去换钱,对了,他叫啥名来的?”

“他是鬼刀海贼团的船长埃文.瓦特,人称刽子手,是西海小有名气的用刀好手,悬赏金一千一百万贝利。”

桑妮将摸出来的值钱东西放到柜台。

她作为疯帽镇的小半个不称职的情报通,很善良的帮这名海贼补全了刚才被索尔打断的登场白。

“哦。”

索尔摸了摸下巴,突然看向低调沉默的莫德。

“你,过来。”

莫德见索尔指着自己,二话不说就走到索尔身前。

索尔抬手拍了下莫德的膝盖,挑眉道:“能不能尊重一下老人?还要我提醒你坐下来?”

莫德嘴角抽了抽,瞬间意会,当即盘膝坐在地面,成功做到了与索尔平起平坐。

视线高度终于平等,索尔满意的点了点头,近距离打量着莫德。

就第一印象而言,他更满意莫德从头到尾表现出来的镇静,那可不是寻常之人应有的心性素质。

“叫啥名?”

“百加得.莫德。”

这是照片上的签名,由于名字一致,倒让莫德省得费心。

“这姓氏……”

索尔嘟囔了句,习惯性看向小情报通桑妮。

桑妮提醒道:“卖酒的。”

索尔恍然道:“哦!想起来了,他家的朗姆酒还不错,而且前两天好像还登报了?说是运货的武装商船被某个海贼团劫掠,包括当家在内,一个活口也没留下。”

桑妮点头道:“是的。”

“唔,那就有点意思了。”

索尔转而看向莫德,眼睛缓缓眯起。

半响后,不待莫德作为反应,索尔突然拿出一柄跟水果刀无异的小巧短刀,微笑着递向莫德。

“就当是跟过去道个别吧,杀了这个叫什么瓦特的家伙。”

“没问题!”

莫德眼眸一缩一弛,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接过了索尔递过来的短刀。

他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欣喜不已。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好处啊。

莫德看向昏迷中的瓦特。

我会记住你的,人称刽子手,悬赏金一千一百万贝利的埃文.瓦特。

莫德在心中肃然起敬。

见莫德如此听话而干脆,索尔愈发满意。

然后,只听莫德道:“我想先上个厕所。”

“……”索尔。

“……”桑妮。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