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祸害

以尿遁成功脱身。

来到厕所后,莫德立即将门反锁。

【猎人笔记】

黑如墨玉,富有逼格的笔记本凭空出现。

书脊处,鹅毛笔的黑色尾羽微微颤动着,似乎在等待着莫德的宠幸。

当初开发能力的时候,莫德所构思出来的笔应当是一支黑色钢笔,但那样相应会提高开发难度。

所以,为了减少其他部分的开发压力,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具现出书写难度更高,但构造更简单的鹅毛笔。

从书脊处抽出鹅毛笔,莫德毫不犹豫在第一条银线处用中文写下规规整整的【体质】二字。

体质是他目前优先级别最高的需求。

这点,完全不需要考虑。

因为只有先改善体质,才有资本去谋求更多的东西。

更别说,在海贼王的世界里,强横的体质本就是强者立足的根本所在。

而像四皇大妈夏洛特玲玲,以及百兽凯多那种变态体质,现在的莫德是想都不敢想的。

写下需求后,莫德翻开笔记本的第一页。

空白如雪。

恍惚间,莫德在笔页上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歪扭难看的笔迹。

眼睛一眨,那些字迹骤然如虚影般消失不见。

莫德微怔,低声喃喃道:“重新开始吧……”

现在的他,就好比是大号被洗,然后去新服建个小号重新开始。

论优势,还是实打实的。

莫德执笔而动,在脑海中生成瓦特相貌的同时,飞快写下了瓦特的相关资料。

【埃文.瓦特】

【善用刀】

这些资料是从桑妮那边听到的,简单得发指。

但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况且,以现在这具身体的强度,哪怕拿到的好处比较少,效果方面,估计也是立竿见影。

像是完成了一件重要的大事,莫德多此一举的缓缓合上猎人笔记。

感谢埃文.瓦特的奉献。

感谢将瓦特引过来的基德。

莫德撤掉猎人笔记,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

抬指轻轻压了下额头上染血的绷带,疼痛感当即滋生。

若是猎人笔记有用,完成狩猎后,伤口的愈合程度应该会有明显变化。

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瓦特并不是体术专精者。

“准备完毕。”

莫德拿起放在洗手台上的小刀,走出厕所。

店内,索尔和桑妮等候多时。

但实际上也就几分钟的事。

莫德手握小刀,来到昏迷的瓦特身前。

在索尔和桑妮的注视下,莫德也没磨叽,屈膝一蹲,握着小刀用力捅进瓦特的胸膛,直指要害心脏。

噗——

鲜血溅了莫德一手。

尴尬的是,小刀只进去了一半,甚至差点脱手。

索尔眉头一挑。

桑妮眼帘低垂。

丫的。

莫德暗骂一声。

但想到这世界的体质水平,也就释然了,况且他现在的身体很是乏力。

没有半点拖沓,莫德抽出小刀,然后补上几刀,这才让瓦特在昏迷中迅速死去。

整个过程到结束,就跟杀鸡一样。

毕竟这种事情,莫德本来就没少做过。

在前世猎人笔记上的狩猎成果中,可是写了近千个的名字。

其中,基本都是他在行刑机构中混了一个职业,然后以便利手段,去亲手处决那些被判了死刑的罪犯。

整个过程就只是按一下输送药物的处刑开关就完事了,可谓手到擒来。

因为收益来得轻松,以至于莫德长时间待在惩戒机构里,缺乏与人死斗的经验。

严格来说,莫德并不是一个标准的趋向于战斗的猎人。

而随着亲手处刑掉的罪犯数量增多,莫德对于【生命】渐渐有了种潜默移化的漠视。

或者说,漠视【罪犯】的生命,而这个世界的大多数海贼,在莫德看来,和前世惩戒机构里的重犯没什么区别。

杀起来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毫无心理负担。

说到惩戒机构,在海贼王世界里,莫德能想到的地方就是推进城了。

只是,海贼世界的惩处机构似乎更人性化一点。

哪怕被关入推进城的罪犯足以判上十几次死刑,也只是关押起来就完事了。

可以理解为是不让恶魔果实流落出去,但被关进推进城的能力者显然只在少数。

不过,就算推进城不推崇处刑犯人,以他这个能力,其实很适合加入海军。

可惜醒来就在这么一个混乱的地方,往后就算能够脱身,恐怕也过不了海军的招兵筛选。

思绪转动间之余,莫德缓缓松开刀柄,起身闭上眼睛。

眼前的黑暗之中,猎人笔记静静悬浮着,边缘处散发着光圈,如同全日食状态下的太阳。

那光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润进笔记本里。

旋即,黑色封皮上多出了一个微渺的白色星点。

也在这时,光源消失,眼前复于黑暗。

短短时间内,莫德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血色。

他张开眼睛,只觉得额首处传来轻微瘙痒感。

同时,那种被大风一刮就会倒地不起的乏力感明显减弱了很多。

这几种变化皆是来自于体质需求方面的隐性收益。

至于诸如肌肉、硬度等显性收益,单凭瓦特的等级和那少得可怜的准备资料,还不足以引起变化。

但不管怎么样,猎人笔记有用!

莫德眼眸生光。

索尔和桑妮旁观完莫德杀掉瓦特的过程,以及结束之后激动得血色上涌的反应,倒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在他们看来,商人最痛恨的往往都是那些劫掠无度的海贼。

更别说,莫德落得这般田地都是拜海贼所赐。

此时拿瓦特泄恨,从而疏通一下心绪,也是正常的。

不过,索尔可不希望店里未来的二号苦力会走进一个极端里。

他来到尸体边上,拔起小刀,用尸体的衣物擦拭掉血迹。

“瞧你激动的,我是让你告别过去,可不想看到你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明白。”

莫德低头应道。

对于索尔所说的话,他知根知底,也不可能主动解释什么。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抱上索尔这根大腿,之后尽快融进这个人命随时都会变成廉价之物的疯帽镇。

索尔瞥了眼莫德沾满鲜血的右手,道:“明白就好,先去洗下手。”

说完看向桑妮,道:“小妮妮,去喊亚瑟过来收尸。”

“好。”

桑妮领命离开。

莫德则去厕所,打开水龙头,搓洗着手上的鲜血。

洗干净之后,莫德擦干双手,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抬手又压了一下伤口。

几分钟前会痛,现在则不会了。

成效可谓喜人,侧面而言,也是因为这具身体太弱。

也不知得完成多少次狩猎,才能达到媲美路飞自愈力的程度。

“呼……”

莫德轻轻吐出一口气,身体和精神同时放松下来。

顺利完成第一次狩猎,这让他稍稍有了些底气。

只是,现况仍是举步维艰,而第二个狩猎目标更是遥遥无期。

“疯帽镇……”

“虽然危险,但退一步来讲,也算是绝佳的狩猎场所。”

“慢慢来吧。”

莫德捧起冷水拍了下脸庞。

抹掉水迹,没有草率解下绷带查看伤口,莫德走出厕所。

回去时,店里多了一个身材健壮的外人。

那人身穿一套类似工程服的服饰,左手臂上系着一条书写着【死】字的黑色条巾,脸上佩戴着一张只露出眼睛和半边嘴巴的白色面具。

莫德心想着此人应该就是桑妮去喊来收尸的亚瑟了。

亚瑟原本在打量尸体,听到莫德的脚步声,抬头看去,顿时有些惊讶。

“哦,竟然醒过来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