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之祸害

疯帽镇鱼龙混杂,是西海有名的海贼销金窟。

同时,来自地下世界的各方势力皆如根须般紧紧盘踞于疯帽镇,使得各种黑色产业在这里百花齐放。

促成此等盛况的主要原因是海贼王罗杰在临死前用一段话开启了大海贼时代。

而根本原因则是人心欲望所编织出来的一条简单明了的关系线。

如,猖狂海贼从国家良民手中大肆劫掠金钱。

则,地下世界的老板们想方设法让海贼们乖乖从口袋里掏出钱。

进而,作为销金窟的无法地带疯帽镇衍生出了各种产业。

奴隶,

器官,

武器,

花街,

各种能轻易挑动常人神经的事物,在这里应有尽有。

在疯帽镇的诸多黑色职业里,就有【殡仪师】一职。

主要的工作是收尸,根据情况,偶尔会兼职一下医生,与器官商人有着比较直接的合作关系。

被桑妮叫来收尸的亚瑟就是疯帽镇殡仪师群体中的一员。

职能算不上顶尖,但也处于前列。

莫德前身被索尔带回来的时候,也是亚瑟负责治疗的。

而此刻,作为治疗负责人的他,在看到莫德醒来时却十分惊讶。

“什么叫竟然醒过来了?”

索尔嗅出一丝不对劲,不善看向亚瑟。

当初是亚瑟打包票说莫德在治疗之后,苏醒几率能超过百分之五十,所以索尔才动了念头。

那时想着就算治不醒,也能将莫德卖到黑市里做到高度止损,最终也就同意了。

现在看来,当时莫德能够苏醒的几率肯定低于百分之五十。

只是一句口误就被老油条索尔逮到,亚瑟倒也光棍,摊手承认。

“我当时要是不那样说,又怎能接下你那笔生意呢?”

“你个奸商,不得好死!”

索尔当即破口大骂。

“彼此彼此。”

兴许是戴着面具,又或者是真的脸皮厚,亚瑟显得很是淡定。

“反正你也赚了,要知道,一个人类奴隶的起步价可是50万,而你只花了5万治疗费而已,该知足了。”

“莫德不是奴隶。”

桑妮忽然纠正了一句。

她后续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莫德是苦力。

亚瑟看了眼桑妮,没有接话,而是抛下手头工作,向着莫德走去。

看着亚瑟走来,莫德暗自戒备。

这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亚瑟人高马大,站在莫德身前,足足压了莫德半个身子。

他低头看着包扎在莫德额头上的绷带,突然间探手捉去。

莫德却早有准备,在亚瑟有所动作的一瞬间,便是及时向后撤了几步,躲过这一捉。

“哦?”

亚瑟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他出手又快又突然,哪会想到莫德居然能躲过。

以当初对莫德的诊断,他认定莫德就算能醒来,肢体方面的操控肯定也会受到影响,更不可能在短期内恢复到这种程度。

但事实摆在眼前。

别的不说,仅自愈力而言,已是异于常人。

亚瑟眼中异色迅速褪去,转而染上一层眸光。

这可是好货色,也是那些特殊客人最喜欢的商品,非但好卖,价格方面也能轻松超过市场价。

想到这,亚瑟向前迈步,想要进一步去确认莫德的身体状况。

下一个瞬间,又忽的停下动作。

他回头看向柜台内正抽着旱烟、面无表情的索尔,只觉得那望过来的目光着实扎人。

同时,他意识到身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家伙多半已经入了索尔的眼,要想撬成商品已是不可能的事。

不免遗憾。

但也只能默默掐灭掉跟索尔商谈交易的念头。

“抱歉抱歉,看到亲手治疗的病人能够醒来,所以一时间有些激动,差点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是殡仪师。”

亚瑟为刚才的逾越举动随手掰了个理由,旋即回到尸体旁边,继续刚才中断掉的工作。

索尔的眼神这才缓和下来。

尽管被亚瑟坑了一下很不舒服,但他并不会怀疑亚瑟的职业操守,知道那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确确实实用在了治疗上。

要不然的话,他能让亚瑟走着进来,横着出去,也就不枉多年交情了。

莫德看着亚瑟的背影。

亚瑟是吧……

身旁,桑妮偏头看着莫德的侧脸,眼中闪过疑惑之色。

尸体旁,亚瑟审视着尸体的伤口,从衣领处抽出一根带线的细针。

“心脏被捅了几道口子,所以我只能给你行情价的60%。”

“行,快点完事然后滚蛋。”

索尔吐出一口烟,不耐烦的道。

亚瑟不再多说,捏针的右手在尸体伤口处抖出一连串的手影。

只稍片刻,那凌乱的几道伤口就被针线缝得滴水不漏。

莫德看着亚瑟展露出来的手法,不禁想起前世那个以针线为武器,极其不好惹的女人。

靠。

眼前这个在原著里连名字都没露过的人,也能有这种手法?

还有索尔,虽然很矮,但实力肯定不弱。

这还只是在西海啊……

那么,伟大航道和新世界又是个怎样的光景?

莫德心绪稍稍凝重起来。

看来,挑选猎物要更加慎重了。

可别一个不慎,猎“人”不成,反倒被人“猎”。

事实上,是莫德多虑了。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索尔凑到一块的人,又岂会是弱鸡。

而像索尔这种从上个时代退下来的老海贼,在疯帽镇这种偏隅之地,又能找出几个?

缝补好尸体伤口后,亚瑟直接丢下一小叠钱,然后提着尸体走人。

等亚瑟走后,店门再度关上,提前结束当天的营业。

至于这一地的血迹,自然是由莫德来清理。

尽管又饿又渴,但处境如此,莫德也只能逆来顺从。

好在桑妮已经将他视为同事,主动给了他一张饼和一杯开水。

吞下饼,喝光开水,莫德总算是勉强垫了下肚子,当即拿起工具开始清理血迹。

这个时候,索尔上楼回了房间,而桑妮没有离开。

柜台内有两张一高一低的凳子。

低的那张凳子是索尔用来站的,高的那张则是用来坐的。

她就坐在低的那张凳子上,拄着脸颊,旁观着莫德打扫地面。

好不容易等莫德打扫干净,她这才问出刚才的疑惑。

“你用什么方法躲过去的?”

“呃?”

莫德不解看着桑妮。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