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一路跟着小姑娘来到离小县城有些距离的一处平房。

外面有个大院子,简单的种了一些蔬菜。

走进房子,简朴得很。

只是一进来对着门的桌子上摆放的…透着月光看过去,是遗照…!

怀一看到后吓一跳。

啪!

许生一开了灯,房间亮堂起来,怀一定睛再去看桌上的遗照。

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长得倒是蛮慈祥的。

“这位?”

怀九宸出了声。

“我父亲。”

话落,许生一就见怀九宸走到桌子前,拿起三根香,点燃,拜了拜……

怀一都愣住了。

这无原无故的人…他家少爷说拜就拜?

更何况他家少爷什么身份?!!

“相遇有缘,许老先生,借个宿。”

许生一扯动嘴角,笑。

“弟弟,还挺有意思!”

弟弟??!

怀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面前这小姑娘也就十六七,他家少爷都二十七了!

“小姑娘…我家少爷二十七……”

许生一收回扯动的嘴角。

“被子屋里有,至于夜宵…饿了自己去院子拔萝卜,我睡了。”

“……”

屋子虽然简陋,倒也干净,推开小窗子,院外蝉鸣声更明显。

“少爷,这县城的自然环境真不错。”

破旧的小床上有一床单薄被褥。

吱嘎。

门被推开,怀九宸与许生一目光相对。

“给。”

许生一扔了一个布包过去。

男人打开,眸光紧缩。

啪!

房门又被关上。

“少爷?”

怀九宸褪了外套,怀一走到面前,这才看见布包分明是一个急救包!

“上药吧。”

“只是少爷…她怎么知道…?”

怎么知道少爷受伤?

衣服半褪,露出男人精壮的背腹。

只见男人右肩后方一个血迹还未干涸的枪洞。

“这帮人就是看少爷这时候才找上来!”

怀一边上着药,边想那些人真会趁人之危!

吱嘎!

房门又被打开。

怀九宸侧头。

此时男人衣服半褪着,月光洒下。

许生一盯着男人侧身样子,微微眯了眯眼。

型不错!

走上前去,伸出手。

两人只见小姑娘掌心有一些不知名黑灰色粉末,甚至还有些土渣子。

“解毒。”

怀九宸抬手,怀一会意,退到一边。

“小姑娘还挺厉害,鼻子闻闻就知道什么毒?”

怀一在一旁听着,更奇怪。

难不成这小姑娘是鼻子好使,闻到少爷身上有血腥味…所以知道少爷有伤,送来急救包?

可就算鼻子好使,这伤口有毒,甚至调配出解药,那就是一定知道是什么毒,这有点厉害了……

“挺简单的。”

许生一淡淡开口,手心上躺着粉末。

怀九宸仔细的盯着她的脸,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小姑娘似乎是个面瘫。

他有点想去扯小姑娘嘴角让她笑一笑。

而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抬起左手去勾小姑娘,大力一扯。

许生一根本没想到面前这人会动手扯自己。

她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已经侧躺在坐在床上的男人的腿上!

一旁的怀一惊掉下巴。

这…这不是他能看的画面!

怀一赶忙背过身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怀九宸低头看着小姑娘楞楞的表情,微张着嘴,大手上前。

扯扯小姑娘嘴角。

“笑。”

怀一听到自家少爷说的那个字。

原来扯人家小姑娘只是想让人家笑?

“咯咯…!”

许生一笑的清脆。

只是眼睛却没弯一丝弧度。

啪!

怀一回头的时候就见许生一原本拿着粉末的那个手直接用力拍在自家少爷右肩膀后方。

“少爷!”

怀一虽然惊讶小姑娘能闻出少爷中毒药,可是她调配这解药却是不敢轻易让少爷用!

更何况那是解药还是灰土渣子?

怀九宸抬手,怀一没再上前。

他将许生一从自己腿上扶起来。

“抱歉。”

“??”

听到怀九宸的道歉,许生一盯着他,难得的侧侧头,又笑了。

砰!

紧接着是怀九宸的闷哼声。

怀一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一拳用力锤在自家少爷的腰侧!

“抱歉~”

轻飘飘的一句话,从小姑娘嘴里吐出。

“……”

小姑娘似乎心情不错的走出去了……

“少爷,你没事吧!”

可怀一见自己少爷被打了一拳竟然还笑了出来!

“路子还挺野。”

怀一不知道少爷说这话是夸小姑娘还是怎么……

——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

夏日的白昼总是很长。

四点多的时候,许生一已经起来了。

怀九宸推开门恰巧看见人站在遗像前,背着一个破旧的书包。

“爸,我去上学了。”

点了三炷香后离开。

到门口的时候,她掏掏兜,将一张褶皱的纸条放到怀九宸手上。

“住宿费200,解药200,宵夜100…打到卡上。”

怀一从怀九宸身后走出来。

想着小姑娘还挺仁义,要的也不多。

看着小姑娘摆弄手指,似乎在算一共多少钱。

“小姑娘,这还用算?一共五……”

“二百加二百加一百…一共五万。”

“什么!五万!”

怀一刚想说五百,哪知后面竟然变成个万!

这抢钱啊!

怀九宸倒是没多意外。

他肩膀的伤似乎好的挺快,那药不错的。

“貌似我们没有吃宵夜。”

许生一抬头,用手指了指门口的几个绿叶子。

怀一苦着脸。

“…少爷,昨天晚上我饿…出来拔了个萝卜……”

可他怎么会知道一个萝卜一万啊!

早知道这样,他肯定忍忍给少爷省钱了,也不让这个小姑娘趁火打劫的挣钱!

怀九宸没了疑问,拿出手机转账。

“早饭的话……”

毕竟这里离县城还有一段距离,他们的车也不在附近。

许生一用手指了指院子里种的萝卜。

“……”

许生一走之前看见怀一在院子里认命的拔萝卜……

——

学校。

这里是小县城唯一的一所高中。

许生一来到班级的时候,把书包往后排一放,开始睡觉。

周围的同学都习惯了。

大家也都纷纷不去打扰她,甚至原本吵闹的早自习就安静下来,只有沙沙写字的声音。

不久,班级里又进来一个男孩。

男孩个子很高,眼神清澈,黑白分明的眸子不曾落一粒尘土般,帅气的脸棱廓分明,让人移不开眼。

而他进来后,班级里大多女生的目光都追随着他,直到他坐在许生一身边。

“许姐,跟你说个好玩的。”

男孩儿拍了拍许生一的后背。

班级里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后,纷纷摇摇头。

也只有权肆敢这样对许生一,竟然还敢在许生一睡觉的时候拍她。

许生一睡眼惺忪的。

“今天早上,买豆腐的李叔走那盘山公路的时候,就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

“嗯。”

“然后你猜怎么着?李叔顺着声音就看见胡秀秀竟然在那悬崖下的一个网上挂着!你说胡秀秀得罪谁了啊,被李叔救下来的时候,嘴里一个劲儿的说怕鬼,怕鬼。”

看着许生一依旧淡淡的表情。

“许姐,你不感兴趣啊?胡秀秀一向和你不好,这么激动的消息你怎么不感兴趣?”

权肆伸手捅捅许生一的校服袖子。

而后他突然想起。

“许姐,胡秀秀不会是你…?”

“嘘…”

许生一比了下不要出声的动作。

“…许姐,我替你保守秘密,放心吧!早看胡秀秀不顺眼了。”

话落。

胡母破门进入教室。

“许生一!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你吓唬我家秀秀干嘛!你知不知道我家女儿要不是那有张网,就葬身悬崖了!”

清晨的自习被打断。

此时还没有老师来,班级的学生都安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说话。

胡母往许生一这边撸起袖子走的时候,也没人拦着。

正当要下手对着许生一的脸来一巴掌的时候。

“够了!”

权肆站起来撸着袖子拦住胡母。

“你家女儿出事与我许姐有什么关系!”

“秀秀都已经说了,昨天是许生一的鬼魂推她下去的!这世上哪来的鬼!分明是许生一装神弄鬼害我家秀秀!”

“许姐哪有那个时间和她玩,有那个时间都够许姐做几道数学题了。”

“做题?我知道你向来是向着她,只是她有那个脑袋吗?回回考试倒数第一不说,还给数学老师都打了,到现在人还在县医院躺着呢!”

这让权肆无法反驳,他许姐就是那么有尿性,回回倒数第一!

就在胡母争吵之时,胡秀秀由班主任王老师带着进入教室。

权肆看了一眼暗叫不好,胡秀秀学习成绩不错,是能考上好大学的苗子。

县城高中里,学生不多,王老师自然是把胡秀秀重点培养。

“许生一!你怎么回事!不好好学习还吓唬同学坠下悬崖,小小年纪心思这样恶毒!”

王老师进门劈头盖脸也是一顿骂。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