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许生一倒是没跟王老师争辩什么,慢悠悠的来到胡秀秀面前。

胡秀秀很怕,抓着王老师的衣服不松手,一直向后躲。

许生一上前一步,她后退一步。

直到整个人贴在黑板上。

早自习供同学们练笔的题目被胡秀秀的衣服擦去大半。

“我推你?”

胡秀秀虽然怕,但是想到自己母亲说的。

这次一定要多讹一点钱。

那许父才走不久,他一定会留给还未成年的许生一一些钱傍身的。

仗着胆子“你…就是你推我,你说…说……”

“说什么?”

胡秀秀发现许生一已经扯起嘴角笑。

她最怕许生一笑,因为她一笑总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说我死的好惨,我不甘心…回不到临城,不甘心许妙让人害我?”

“!!”

她怎么…她怎么知道的…!

怎么会!

许妙明明是托人找来的,她收到的钱也是托人给自己的,怎么让许生一知道了…!

胡秀秀知道许生一在说什么,可是其他人却不明白。

“说什么都没有用!总之你让我女儿受惊吓,总得赔钱!”

胡母的目的明显。

“真不要脸!我呸!还赔钱,你个骚娘们之前冤枉许叔对你动手动脚也是讹钱,如此一般,没准就是你自己把姑娘推下去冤枉我许姐!”

听到权肆那句粗话,众位同学皆是扶额。

明明长得那样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有时候说起话来却是与之长相不搭边。

当然,大家都知道能让权肆这样的,无非是谁与他许姐过不去。

“你个…你个不要脸的小子…!”

胡母没想到自己的目的就这样被这男孩儿说出来,脸上自然挂不住。

“明明当初是那许生一她爹对我意图不轨,他……”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教室。

众人再看过去,只见许生一握着自己动手的那只手腕。

权肆看见后,上前握住许生一的手。

“打疼了吧,许姐。”

“嘴巴不干净?下次可不是这么轻了……”

许生一噙着笑,因为胡母冤枉自己养父对她动手动脚,再加上胡母名声不好,她自然是查到点事情。

讲台上王老师维护胡秀秀,只是不知若王老师得知胡母与自己的丈夫搞到一起……

胡母一时之间都被打的愣住。

要说整个县城,谁不看在自己不要脸的撒泼劲儿给自己几分面子,不搭理自己?

她攒了一肚子的火被打了这一巴掌,自然要发泄。

可是许生一如同没事人一样,直接走了出去!

“许生一,你去哪!”

王老师在讲台上气的不行。

“下午体育课,提前预习。”

权肆听到许生一这话,乐了,也跟着许生一出去。

“老师,我跟许姐一起去预习体育课啦!”

————

来到破旧的操场上,许生一伸手。

权肆哦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递了过去。

“有件事要你帮我。”

“什么帮不帮的,许姐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权肆凑过去,当听到许生一的话后,很惊讶。

“不是吧!许姐!这你都知道!”

许生一挑眉,目光看向远处。

“记得晚上别忘记。”

说完盯着手中的半支烟。

“放心吧许姐,这等好事自然忘不了…唔!”

权肆眨眨眼,看着许生一将半支烟塞进自己嘴里。

“那边的!谁在那抽烟!好个小兔崽子,原来是你,权肆!”

清水高中的教导主任小跑过来。

权肆怎么会站着不动?

他看着许生一早已走远,将烟拿下。

“许姐,你又害我!”

哭丧着脸跑开,将孙主任甩的远远的。

这一天的课许生一无疑是翘的顺利。

一般老师也不愿意管她。

下午五点,她刚到家,就看见怀九宸倚在自己的门口。

这时,他才有机会打量这间屋子。

跟他住的那间差不多大。

只是这间屋子却乱很多,各种杂物堆积,地上铺着一层席子,上面放了许多东西。

一张小床挨着那已经掉漆的墙面,床上的被子倒是干净。

许生一挺疑惑的。

那意思明显是,你还没走?

怀九宸似乎看出她的疑问。

“车子坏了,修理需要时间。”

“所以?”

“多住两天,房费已经给你打过去了。”

因手机开了静音,所以许生一并没有看到半个小时前收到的一笔转账。

十万……

县城上就有小旅店,虽然不是很大很好,但是起码比她这里强多了。

昨晚没有车子要说在自己这里将就一宿也就罢了。

这一整个白天可是足够他们走到县城的小旅店的……

“嗯。”

有钱不赚?

这还送上门的。

应了一声她进屋摆弄东西。

一个破旧的瓦片上面有一堆黑色的粉末。

而瓦片下如同一个酒精灯一样的,只不过是一个黑色的正方形的瓶子,上面跳出火焰。

那一缕青烟,就是许生一烧这东西烧出来的。

许生一也不管身后的人在参观什么,她也没有撵人,钱给到位什么都好说。

“许姐!我来了!”

院外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

“许姐,好了吗?我来取…?”

权肆刚到门口就看见倚门站着的两个人。

面生,不是本地人。

权肆的声音也把怀九宸的目光引过去。

两人目光相对。

“你谁啊?在我许姐家干嘛?”

“权肆。”

许生一叫了一声。

他绕过门口的人进屋。

怀九宸只见小姑娘把刚刚烧好的粉末用纸包上,交给男孩。

“好了,你走吧。”

权肆站起来。

“哦,许姐,那我去了。”

走出去的时候,权肆突然又跑回来在许生一的耳边,用自以为很小声的语气。

“许姐,这两人不是好人,你注意点。”

说完蹬蹬跑开了。

怀一掏掏耳朵。

这孩子平时嗓门是多大?这趴耳边的悄悄话说得院里的萝卜听的都尴尬。

许生一拍拍手站起来,看着怀九宸。

“你还要看多久?”

怀九宸听到赶人的话,回屋子去了。

两个小时后,窗下的蝉又准时上班,在繁星点点的月色下,一片田园谧静。

怀九宸此时站在窗边,门没关,许生一出来的时候自然是看得到。

此时的许生一背着一个黑的布包。

“呦,小姑娘这么晚还出去啊,这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小姑娘可是不太安全。”

怀一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小姑娘都能一拳给他家少爷打痛,不安全的未必是小姑娘。

许生一没理会两个人,直接离开。

————

因为清水高中的学苗不算太好,难得胡秀秀能有考好大学的机会,王老师也算热心,经常免费帮胡秀秀补习功课。

往常都是胡秀秀来她这里,只是这都到时间了还不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

“秀…权肆?”

“王老师,胡秀秀今天脚崴了,但是怕落下功课,所以让我来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去她家补课?”

王老师狐疑,这权肆与许生一关系最好,从不搭理胡秀秀,怎么会给她来传话?

看出王老师的狐疑。

“你当我愿意来给她跑腿儿?要不是我骑自行车给胡秀秀撞了,怕她讹我,我才懒得来这趟!”

权肆在门口很不耐烦的样子。

“反正话我是带到了,去不去随你,你要不去更好,让胡秀秀期末考个大零蛋,看她还神气什么!”

说完直接离开。

王老师一向喜欢胡秀秀,怎么会不去?

临走之前还把家里灶上烀的一个猪蹄打包要带给胡秀秀。

可是当她到了胡秀秀家里的时候。

胡秀秀也从另一面一身泥泞的走出来。

这个权肆!

她正要去王老师家里补课,可是好端端的给她推倒在一个大水坑里。

倒是不会淹着她,只是她自己费了好大劲才爬出来,这一身的泥得先回来洗洗。

“王老师?你怎么在这?”

“秀秀,你怎么了?不是你要我来的吗?”

两人互相诧异的同时。

屋子里突然传出一些不合时宜的声音。

“…嗯,死鬼,你再快点……”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