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终结者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世界引擎的颤抖着正不断加剧,这其中代表着什么索什扬难以获知,但他有种很好的感觉。而槽糕的是,他的感觉通常会完全偏离现实太远。一路上,索什杨特别注意到了地上的血迹,很较为明显这条通道在不久前曾突然发生过战斗,但非常很奇怪的是地上也没任何尸体或是残骸,无论是异而糟糕的是,他的感觉往往不会偏离现实太远。。...

世界引擎的颤抖正在加剧,这其中代表着什么索什扬无法得知,但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而糟糕的是,他的感觉往往不会偏离现实太远。

一路上,索什杨注意到了地上的血迹,很明显这条通道在不久前曾经发生过战斗,但十分奇怪的是地上没有任何尸体或者残骸,不管是异形的还是战斗兄弟的。

离开通道后,索什杨带领小队跟随血滴的痕迹走向左方,经过了几座巍峨的大门洞,通过一个螺旋的楼梯走向上层。

这时,一声轻微的呻吟被索什杨敏锐的捕捉到,他能分辨出这是人类的声音,并且满含痛苦。

在某个可怕预想的驱使下,索什杨突然加速奔跑。

“有情况!”

随着飞奔过另一条走廊,这次急赶将他带到了一个露台上,而下方则是一个有着数条通路交汇一起的广阔空间,此起彼伏的爆炸正在摧毁那些整齐的空间。

露台的远端由一扇拱门,一个赤红色的身形趴在地上,身边则是一个双手带爪的机械死灵正在剥离他的皮肤。

内心的怒火被瞬间点燃,索什杨直冲上去进行攻击,想在目标意识到危险前就给他第一下。

但某种第六感警示了那堕落的异形,它一个急转身,染血的巨型利爪正好和索什杨的武器碰锁在一起,击出了数点火星和一阵金属摩擦的嘶鸣。

这次格挡将索什杨逼退一步,但他再次扑上,将旋转呼啸的链锯剑挥向对手的腹部。

凶猛而迅捷的攻击直接贯穿了对方的躯体,直到他再次举起武器发动又一击时,才看清了他对手的脸。

那是一张血淋淋的面皮。

“渣滓!”

暴怒的索什杨直接将对方的头颅扭了下来,然后一脚踩得稀巴烂,小队的另外四名队员则迅速围上来,试图拯救地上的战斗兄弟。

但当阿克塞轻轻摇头之后,对方的命线便已宣告折断了,索什杨则通过对方破碎的肩章分辨出,这是二连一名老兵。

这也说明,他们距离战团长越来越近了。

而就在他们为战死的老兵默哀片刻时,拱门处却出现了大量敌人,索什杨观察四周,发现只有前方那条路可行。

那么,战术便只剩下一个。

“开火!”

一声怒吼,最近的死灵倒了下去,并在冰雹般地的爆弹作用下炸裂成片。

四名战士摊开排列在索什杨两边,保证最大的火力宽度,虽然他们数量稀少,但因为通道并不宽敞,需要面临的敌人并不很多。

然而,弹药很快就变成了他们的新问题。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连续作战数个小时,之前准备的弹药早已枯竭,很快他们就只能使用近战武器了。

“节省弹药,向前推进!”

为了能够应付接下来的战斗,索什杨打算使用突击战术,他的声音随即在小队频道里响着。

而根据他的观察,前锋太空死灵的领队就在附近,以体积识别的话,大概就在前方一百米距离,一个上身是人形,下身的蜘形的机械首领。

当索什杨填装弹药时,被某种冰冷的低鸣所打断,那个异形首领正带头冲锋向星际战士。

虽说这些机械亡灵理应都是无魂的亵渎造物,但索什杨却似乎能够从那个异形首领身上感受到某种近似于情绪的东西,这些高等级的机械死灵仿佛还能够保持着它们生物属性的一面。

至少有件事是它忍不住——对权威的挑战。

“维持战线。”

索什杨的声音在频道上响遍,随后他与亡灵首领间再次充满子弹。

霎时间,空气中充满着干燥的尘土飞扬的发咝咝声的金属,小队中的三名战士都在交火中受了轻伤,在完全暴露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保持他们的小战线超过几分钟。

索什杨判断,他们必须适时的移动。

在这个过程中,那个异形首领顶着弹雨来到了索什杨面前,挥舞着巨大的金属镰刀发起挑战,直朝他的喉咙扫来。

“后退。”

索什杨冷静的做出判断,为敌人首领空出位置。

他不停地射击,把跟着首领的亡灵士兵打成垃圾,老练轻松的从一个目标切换到下一个目标。

其余的战士维持着战线,朝一大群不断增加地如同压抑不住的的机械狂潮倾泻弹药。

只有索什杨后退。

也只有异形首领跟着进了小队的包围圈。

“集火!”。

异形首领注意力全在他身上,巨大的镰刀在黑色的地面上划出道道沟壑,大有不斩杀他便誓不罢休的架势。

而其余四人则同时将枪对准它,开始疯狂射击。

计划是很好的,但索什杨忽略了对方的决心和坚韧,也高估了他们的火力。

阿克塞的枪是最先熄火的,伴随一阵不祥的咔哒声,他恼怒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

“弹药耗尽!”

索什杨此刻完全没时间去处理这个问题,因为他在对方的猛烈追击下几乎一直后退到平台边缘,无处可去。

然后一道霹雳劈下,救了他的命。

它来自强烈的放电能量碰撞,然后击中露台,让地面剧烈颤抖起来。

多亏索什杨的自动稳定器使他仍保持直立。

某个庞然大物落地扬起一片灰尘和干燥的尘土,异形首领消失在尘埃中,在帝国的武器攻击下变成零星的金属碎片。

当尘埃最终停下时,终结者小队队长福尔洛屹立在索什杨面前,天空中一架雷鹰正呼啸掠过,朝下方的亡灵扫射。

福尔洛是直接从雷鹰上跳下。

当他低头开始检视索什杨时,他的终结者盔甲的伺服系统发出呼呼声和摩擦声,战术型无畏也被称为终结者铠甲——这是帝国最宝贵的单兵装甲,能够让一个星际战士在战场上变成无坚不摧的攻城巨兽。

终结者铠甲曾经在大远征时代被批量制造,但在荷鲁斯之乱后由于知识的散失,这种强大装甲变成只有极少数铸造世界能够制造。

对于大多数战团而言,任何一具终结者铠甲都是弥足珍贵的资产,通常只有服役时间最久的老兵才有资格驾驭终结者盔甲,而他们也只听从战团长的直接命令。

福尔洛抬起金属巨足踩在异形首领畸形的头颅上,溅起一阵火花花,他的双拳环绕着电流,刚刚那恐怖的一击便是来自这双拳头。。

“弟兄们。”

尽管福尔洛在通讯频道中讲话,但仍看着索什杨。

“现在是你们的回合,以皇帝的名义,进攻。”

直接一声尖啸,一支突击小队从附近的高处出现,他们的跳跃背包火焰摇曳的烧灼着,爆弹手枪疯狂朝下方射击,将那些慢吞吞的机械死灵撕成碎片。

而那架雷鹰——索什杨很庆幸它能够从风暴号的毁灭中逃脱,也迅速折返回来,朝死灵的队列喷洒致命的金属。

索什杨看了一眼福尔洛,随即重新填弹并回到自己小队的阵列。

局势已变。

终结者的精确打击粉碎了太空死灵的指挥体系,忽然地那些死灵士兵陷入两难,它们在渴望继续攻击之前的敌人或回头面对新的威胁之间徘徊。

福尔洛显然没有打算给它们时间来下决定。

他举起右拳,即使声音减弱了,很容易覆盖过屠杀的声音。

链锯剑的咆哮预示着索什杨的小队已经准备好加入战斗。

“星际战士,进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古代穿越日常
25503 人在追
末世女李鸾儿再次穿越成中国古代因被休的农家女,上有痴傻怯懦的哥哥,下有暴燥真强的妹子,更有虎视眈眈的族人,最最重要的的是一贫如洗的家境,面对自己这一切,历尽十多年末世练出的超强武力终于等到派上了用场,李鸾儿则表示,无论在哪里,惟有非常果断智慧才是硬道理。凤的新文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传上,亲们多需要支持,求票求收!村头近官道处的李家门口白纸未揭,路过时,隐约可见院中设的白帐还没收起来,着短衫灰裤的少年正蹲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喝着一碗疙瘩汤,结伴归家的几个农人见了嘻笑着逗少年:“春哥儿,这汤哪个做的?给我们来点尝尝。”。
画春光
26895 人在追
复活后,田幼薇始终在想一个问题。 的话前生她不嫁,邵璟是也不是会死!的话她不做温室的花朵,是也不是父亲兄长也会死! 睁睁望着亲人一个个死在面前,利刃穿腹,烈火焚身,那种滋味真的撕心裂肺!再活一世,田幼薇这辈子不想再做婉约小女人,她要全家全家团圆做富豪,有钱的人又无权,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雪恨!至于邵璟,她也可以默默的守护着助他上青云,是别再做夫妻! 邵璟黑脸:复活个锤子哟,田幼薇你胆儿肥了,好大的胆子始乱终弃!!!便,这辈子,当邵璟长到绝世美男,时尚达人,文武双全,通晓多国语言,日进斗金,御前红人的探花郎后,田幼薇仍田幼薇一觉醒来,身边空空荡荡,伸手一摸,被子早就冷了,邵璟不知去了哪里。。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16920 人在追
新文《腹黑男首辅的心尖宠》已开,评论交流亲们入坑!一夕再次穿越,顾明卿成了大西晋忠勇侯府的嫡次女。顾明卿原我以为自此就能过上“坐看庭前花开花落,笑看天边云卷云舒”的悠闲自在日子,谁知亲爹是倒插门侯府,而她是原配生的小可伶,身份那叫一个尬尴。顾明卿还没来及不适应新身份,就被继母嫁到农家,啊刚出虎穴,又进狼窝,但是——腹黑男忠犬相公:“爹说男人就得宠爱妻子。娘子,你安心,以后我肯定疼你,啥非常好吃的,好用的都先赶紧着你。”疼儿媳的公公:“明卿啊,我最一点遗憾的是没能有个白白又嫩的闺女,你是我儿媳,跟闺女也差不了多少。以后臭小子要不然敢欺一穿着棕色打补丁衣裳,年约三十的中年男子正不停搓着手掌,一双倒三角眼死死盯着紫檀水滴雕花拔步床上的少女,嘴边似有可疑的液体流出,“都说侯府大小姐顾明心是江南第一美人。没想到这侯府二小姐也是个小美人儿啊!看那小脸儿多粉嫩,鼻子多挺翘,嘴巴多殷红......”。
第八十四章 是不是傻
但凡被熊全子盯上的女同志,没有几个不被得手的,实在是他手段多,令人防不胜防。可他们没有人敢冒险为安知夏出头,生怕自己被熊全子嫉恨上,到时候家里起了火或者遭了黄大仙,哭都没地哭!这些曾经是真实发生过的!安知夏挑眉冷哼:“去医院前,咱先去趟局子可他们没有人敢冒险为安知夏出头,生怕自己被熊全子嫉恨上,到时候家里起了火或者遭了黄大仙,哭都没地哭!这些曾经是真实发生过的!。
第二十五章 短板
11058 人在追
颜雪叹了一口气,高阳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样的,她心里基本上已经有概念了。她和高阳对这种情况的概括还不大一样,高阳说他母亲和徐文瑞母亲之间是存在着一种“攀比”,但颜雪根据自己的经验倒觉得那更像是一种“假想敌”。虽然她自己也无法理解那到底是一种什么她和高阳对这种情况的概括还不大一样,高阳说他母亲和徐文瑞母亲之间是存在着一种“攀比”,但颜雪根据自己的经验倒觉得那更像是一种“假想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