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牺牲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咳咳——”非常大的冲击让索什扬眩晕了许久,等他回过神时,空气中已满是呛人的烟尘,引发爆炸的余热振波也严重焚毁了动力甲的自动感知系统。一就他我以为全身都被埋住了,但当烟尘就散去,他意外发现仅有他的双腿被倒落下来的碎裂支柱压制住,手里的爆弹枪也不知道所踪。百起初他以为全身都被埋住了,但当烟尘开始散去,他发现只有他的双腿被倒落下的碎裂支柱压住,手里的爆弹枪也不知所踪。。...

“咳咳——”

巨大的冲击让索什扬晕眩了许久,等他回过神时,空气中已满是呛人的烟尘,爆炸的余热振波也严重烧毁了动力甲的自动感知系统。

起初他以为全身都被埋住了,但当烟尘开始散去,他发现只有他的双腿被倒落下的碎裂支柱压住,手里的爆弹枪也不知所踪。

百米开外,另一节破碎的支撑物砸在一座亡灵方尖碑的残骸上,泄露的冷凝物将四周的瓦砾冻结住,让它看起来仿佛是被一个冰霜巨人一棍子拍扁的机器。

更远处,几滩泄露的物质燃起了绿色的火焰,更加烘托出这仿佛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这座建筑几乎全塌了,路面上坑坑洼洼的到处是被巨大石块砸出的凹陷,还有被砸得爆裂开来的墓穴蜘蛛,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真是成了它们的“坟墓。”

索什扬观察了片刻,确认没有敌情后,启动了盔甲的内部自检,很幸运他只受到轻微的损伤。

随后他没费多大劲就将那斜插着的碎石和金属的建筑残骸踢开,在推动自己双脚站立起来后,那发生的一切的全景震撼了他。

马路上四散的到处是破碎的太空死灵,有些被完全砸扁,有些被直接命中的巨石砸成了碎片。

他将通讯转换到连队公共频道,一连串让人沮丧的嘶嘶啦啦噪音传入他的耳中,他收不到任何小队里的信息,更别说连队了。

“拿德?阿克塞?收到回答,收到回答。”

确定无法在通讯中呼叫到战友后,索什扬开始在废墟中搜寻着关于他俩的任何踪迹。

在检视过废墟中砸得到处都是的金属尸身后,看起来他是从碎石雨的狂轰滥炸中幸存下来的唯一物件。

忽然,他的自动感知系统收到了从左侧传来的微弱信号,他立刻朝那个方位奔跑过去。

在穿越了一片黑色碎石堆砌的障碍后,他看到一条装甲手臂从成吨的石料中插出来,并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是拿德的手。

“兄弟!我马上救你出来!”

索什扬立刻用双手向上推动,一边设法稳固住滑落的残骸,一边从那堆废墟中扒出碎石,拽开成片的未知建材。

很快,他设法显露出了拿德的右臂和头部,但这两者都没动静了,并且他的头盔已经破损,上面满是淋漓的鲜血。

在加倍努力后,索什扬挖出了拿德的躯干,这期间在盔甲注入肾上腺激素加强力量的帮助下,他移除了一大块几乎和他一样重的石料。

“呃……”

随着索什扬的移动,拿德的右臂抖动了下,手指伸展着。

但索什扬很清楚他的状况远没怎么变好。

有一大滩鲜血泼洒过那锋利的石头,并且拿德盔甲上有数十个地方有着裂痕和凹陷,他的左臂甚至还在泊泊的流淌鲜血,仿佛止血器官失去了作用。

“拿德!拿德!醒醒!”

拿德用手无助的拍过一侧已经严重砸毁的头盔后,索什扬立刻意识到他的意图,随即弯腰转动头盔,破开了连接。

在一声空气的嘶响后,索什扬拽掉了头盔,显露出拿德那布满鲜血,伤痕累累的面容。

这时他才彻底看清对方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拿德受伤的头部一侧有许多头骨碎片穿了出来,而那侧的耳朵已经消失的化作了沿着下巴的一滩肉泥。

睁开双眼,看到索什扬后,拿德缓缓点了下头,勉强一笑,显露出血迹斑斑的牙齿。

“我知道你能活下来,长官们……是对的,你天生注定要伟大。”

看着拿德染血的笑容,索什扬忽然意识到,在最后时刻是谁推开了自己。

“为什么?”

他悲痛的问道。

“我的生命并不比你们更伟大。”

“我没法说……”

拿德低语到,接着由于疼痛发出低哼,随后他从垃圾中挣脱出他的右手,将自己的爆弹枪呈献给索什扬。

“战团长……让我必须用生命,保护……”

在这最后的努力后,拿德,陪伴索什扬从新兵成长为一名战士的伙伴,死去了。

索什扬接过拿德的手枪,发现上面的基因锁已经解除了,弹药竟然是满的——很显然拿德已经做好了将武器转移给索什扬的准备。

他望着战死兄弟的脸,沉默良久。

“索什扬。”

这时,阿克塞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索什扬猛地回过身,看到对方正捂着腰部一瘸一拐的在废墟间行走。

“兄弟!”

索什扬立刻风一般的跑过去,双手一把抓住对方的肩甲。

“你还活着,太好了。”

而阿克塞的目光却越过他的肩膀,看向碎石堆上的另一个战友。

“拿德……”

索什扬沉痛的点点头。

“他已经荣归帝皇身畔。”

阿克塞重重的喘了口气,一道鲜血汇聚的溪流随即从他的腰部淌下。

索什扬低头看去,发现阿克塞腰部的装甲已经破碎了,但是看样子并不是被砸裂的,反而像是被锐器给破开的。

“遇到几个没死的异形杂碎而已。”

阿克塞语气很轻松,在呼吸却带着嘶声,索什扬不用看也知道伤口肯定非常深,而且极有可能已经伤及内脏。

“我们走吧,前面应该没有敌人了。”

说着,阿克塞就转身朝大厅另一端走去,索什扬则跟在他身后,此时仿佛队长和队员的身份对调了一般。

在行走了两分钟后,索什扬忽然开口说道:

“阿克塞,你也是在执行任务吗。”

对方的步伐凝滞了一秒,接着又保持着原有的频率。

“我们不都在执行任务吗。”

“不,我说的是,我不知道的任务。”

阿克塞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的向前走,仿佛是一个领路人。

“回答我,阿克塞。”

索什扬停下了脚步,凝视着对方的背影。

“唉。”

随后,索什扬的头盔里回响起阿克塞那无奈的叹息。

“我的兄弟,从你服役的那一刻起,你就没发现自己是如此特殊吗。”

“我发现了。”

“是,战团长交给我们一项秘密任务,这个任务便是付出一切保证你的安全。”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去问,也不会去问,我们只是执行,这就是星际战士,你不明白吗,索什扬?”

阿克塞的回答就像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压在索什扬的心头,困惑从不是他的常态,但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于诡异。

他就好像是剧场里的一个盲人,当所有人都在扮演各自的角色时,只有他自己认为自己在扮演自己。

“好了,继续走吧,也许战团长能够回答你的问题,假如我们还能活着离开——”

正说着,一股磅礴的能量骤然席卷而来,阿克塞二话不说,立刻转身将索什扬扑倒在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第二章 还怕我跑
11699 人在追
“傻丫头,你哥多大的人了,还能饿着自己不成?快点吃完睡觉,明早,明早咱就走,再也不回这个家了!”他一点不嫌弃地摸摸妹子的头,抿着唇扯出抹笑意,“我就不信,咱俩不缺胳膊缺腿的,离开这起子人还活不成了?与其受那女人的窝囊气,倒不如离得远远地逍遥自欺欺人,安知夏望着他不甚坚定的目光腹诽着,却也用力点头支持道:“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培福里1931
14675 人在追
1932年,东方巴黎,洋货横行,国货衰颓。一个在上海滩里横冲直撞的乡下小子,一个被家族被逼婚的娇俏小姐,两人从蒲石路到培福里44号,创始百雀羚,终成百代香。乱世之中,半生风雨,他们一路再度携手而行,斗外国名牌,战国内老牌,学制香,研草本,谱出一曲海上繁花,留下的一抹如烟香气,氤氲流转,芳华不散。小皮匠十八九岁年纪,瘦得像宋画里的傀儡骷髅,唯有一双眼炯炯有神,好似南梁张僧繇作画时先点了眼睛,怕绘了龙身破壁飞走,所以换个人身凑合。此时此刻,他坐在兰心大戏院门前等生意,看着华灯初上,忽然便想起上头那句话来。。
神医萌宠
16790 人在追
~新书《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姊妹篇《神医弃女》漫画连载中~她,是身具异宝,医术慕容的神农后裔,他,是英俊无铸,却匪夷所思失明,腹黑男的隐世王爷。异世大陆再次穿越,她成了一个被家族背叛的小废物。逆天召唤、禁忌魔法,她一夕强势崛起,锋芒乍现,睥睨天下诸强。当年少轻狂撞上腹黑男,天才杠上魔头,那一刻,世界,为之战栗!
在清朝的生活
17754 人在追
【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这是写一位对历史不深入了解,却成了清穿女的故事;这是写一位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却娶雍正的故事;……既来之则安之,看不像的钮祜禄氏。***********************************************************【新文《朱明画卷》正漫画连载中,请需要支持!】这时,张雪是愉悦的,看着好看的连续剧。然,时间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过了十二点,过了凌晨两点,又过了凌晨三点。在不知不觉中,张雪失去了知觉,手里的薯片掉在了地上,人也趴在了电脑桌上。。
穿越五零末世夫妻咸鱼躺赢!
两道雷把简青灵和木子藤送进了五零年代,成了村里出了名的懒人夫妻。遭村里人被人嫌弃,哥哥们见了就躲,嫂子们看见就怒眼冷对,被侄儿侄女们当做洪水猛兽,爹娘想管他们却无心有心无力。没关系,看不不顺眼,不搭理就是。爹娘最宠爱他们三房的人了,那就接回来一起生活。自此以后,爹娘无须怕再饿肚子,每日除了吃不完的肉。从末世而至的两人就怕苦就怕累,做事情速度快,别人还在地里幸苦田间劳作时,他们了吃上了劳动果实。就连前生的异能也跟随来了,那还等什么?再次修练,努力首登人生巅峰啊。再后来,村民们突然意外发现懒人双人组合变了,人变
福晋吉祥
7202 人在追
宇宙之全人?很不错,是个好人。给他当福晋?谢谢您,无须了。思维很具有独特二次放量性,简言之跟贴必歪楼的她,穿成了十三阿哥的嫡福晋,所以对当寡妇真的是没什么兴趣,原本拿定了主意,要在选秀中努力努力争取落榜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先是侠肝义胆,再是忍辱负重,最后活活打死累个的十三阿哥吗?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惫懒的模样?看一看他作出的那些事,对自己仿若也有几分关注,莫不是他是穿来的同仁一枚?细细地仔细观察后,仿若他又不太具有独特在现代人的特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自己被骗了?真正的十三阿哥,实际上与小说中和历史的记载都不像?“生了!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