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伏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问题完露台上的敌人后,伯斯洛带领队伍就朝他们的真正目标——世界引擎的能量总控大殿移动。根据他们发来的碎裂的信号信息显示,战团长阿穆拉德了带领队伍先一步到达那里,并与卫兵的死灵苦战许久,他们亟需去支援。队伍离开了露台沿着通道一路前进,不但也没持续下降根据他们收到的破碎的信号显示,战团长阿穆拉德已经率领队伍先一步抵达那里,并与守卫的死灵鏖战许久,他们急需支援。。...

解决完露台上的敌人后,福尔洛率领队伍开始朝他们的真正目标——世界引擎的能量总控大殿移动。

根据他们收到的破碎的信号显示,战团长阿穆拉德已经率领队伍先一步抵达那里,并与守卫的死灵鏖战许久,他们急需支援。

队伍离开露台沿着通道一路前行,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正在逐步上升,似乎整个世界引擎的主体是呈金字塔状,而核心就在金字塔的尖端。

一路上,他们经过的昏暗坑道仿佛都已经被废弃,不见任何守卫。

“分散队形。”

福尔洛似乎从这寂静中觉察到了什么,示意队列散开,然而他们继续行走了数百米,也没遭遇任何突发情况。

直到他们进入一个满是异形雕像的窖室时,其弯曲的穹顶在他们经过时忽然爆炸,大量锋利的黑曜石碎片瞬间将几个星际战士打烂。

轰——

福尔洛只有转瞬即逝的机会对这突如其来的预视作出反应,他迅速攫住索什扬拉向他的左边,用身体护住他。

在同一时间,藏在右侧壁远端一个异形雕像也发生爆炸,烟尘和岩石组成的骇浪拍向七名离得最近的星际战士,击打装甲扭曲肌肉,将他们砸进另一侧的墙壁。

整个过程中,只有福尔洛及时锁定了伺服系统,凭借自身重量在冲击中屹立不摇。

但福尔洛还来不及查看索什扬是否活着,他设备组还来不及做除了抬起拳头之外的任何事,一群步履蹒跚的死灵武士便穿过烟雾与碎片之墙向他们发起了冲锋。

为首一个死灵直接朝着福尔洛抵近射击,设定为最大出力的高斯射线直接深深嵌入终结者队长右侧肩甲,咬进了他的黑色甲壳之中,撕裂肉体和骨骼,烧蚀出一个巨大的洞。

随后第二击和第三击则被偏转立场偏进了天花板,福尔洛忍住剧痛抬起右臂,启动挂载的爆弹枪拦截袭击者。

在那个死灵作出反应之前,一连串密集的子弹让它头颅后仰,金属的面容完全破碎,随即一头栽倒在地。

但是其他伏击者很快便掩杀而至。

它们带着病态的冷漠冲向星际战士,高斯撕裂者,相位剑乃至同类的残骸都在它们手中挥舞。

凡俗对手在如此距离爆炸的冲击之下多半只能倒地等死,但是它们面对的是星际战士,即便身被创伤,也不曾被震慑分毫。

老兵们即刻以凶暴的力量进行反击。

链锯剑野蛮悸动的嚎叫淹没了死灵们细碎的脚步声,爆弹枪震耳欲聋的轰鸣构成了星界骑士们冰冷沉默的对位音符。

无需任何言语,他们对攻击者展开了无情的屠戮。

而最为暴烈的莫过索什扬。

方才的冲击令他的头盔开裂,一只黑色目镜破碎,面甲亦残毁。

即便深陷战斗,福尔洛也能嗅到这个新兵怪物般的怒火,他正竭力掌控这狂怒。

恨意与愤怒汇成了黑色的海洋,杀戮欲犹如耸立其上的高崖,正在召唤着他。

血腥则弥漫于空气中,那是受伤的星际战士们发出的唯一“体味”。

索什扬的拇指拂过链锯剑的启动符文,随后撞进敌群在局促空间里挥舞出一串短促而迅猛的打击,咆哮着切开金属构筑的躯体。

空间的限制唯有使他的杀戮更加残酷,银白的甲胄片刻间变得更加明亮,上面满是流淌的液体金属。

在他面前,所当者无一幸免。

而福尔洛也有自己的作战风格,他的拳头在起落之间折断胸骨,粉碎头颅。

一个袭击者在终结者队长击倒他的同类的瞬间用高斯撕裂者击中了他,射线切过右侧臂甲,伤口的痛感随着头盔视野里跳动的警示信号一同传来,又迅速被抑制。

福尔洛再次启动爆弹枪,将目标聚焦于那个死灵的前额,袭击者顿时头颅粉碎,栽倒在地。

终局与开始一样突如其来。

被炸成废墟的窖室很快就被净空了,星际战士们一个接一个收起武器,一道道稠厚的凝血缓缓从他们的甲胄上滴下。

通讯系统始终都保持着沉默,唯有刺耳的呼吸声在回荡。

这次遭遇战,牺牲了总计六名战斗兄弟,其中就包括了索什扬小队中的一员,现在他身边只剩下拿德,阿克塞和奥卡姆。

在确认没有任何敌人后,索什扬稍稍松开了紧握着链锯剑的手指,感受着第二心脏逐渐减速。

他还活着,是福尔洛拯救了他。

尽管他并不明白终结者为什么单独要保护自己,但今天遭遇的很多事都让他感觉到不正常,这只是其中的一件。

或许他能够得到答案,或许他将会把自己的疑问带进冰冷的坟墓,无论如何,现在都不是思考这些的合理时机。

“这样的伏击,很罕见。”

福尔洛身边的一个老兵开口说道。

“是的,十分罕见。”

终结者点头允诺,但他的目光却正盯着索什杨外露的头部。

因为头盔破损,索什杨铁青的五官显露无遗,一条条灰色的血丝沿着喉咙和下颚蜿蜒而上,而后在双眼处分开,那双眼睛更是漆黑无底,犹如头盔上的目镜一般。

当索什扬开口说话时,从那棱角分明的坚毅下颚上展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

世界引擎是一个完全无氧的区域,即便是星际战士在脱离头盔后也不能存活太长时间,因此索什扬临时使用了小队阵亡成员的头盔。

他完全没有察觉他此时的外貌对福尔洛造成了什么冲击。

福尔洛深吸一口气,稳定了自己的心智,将震惊从神志中清除。

“各自进行损伤评估,两分钟后继续前进。”

在福尔洛命令下达后,索什扬检索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他的背包在爆炸的时候受到一记重击,胸口,右前臂和左股各有高斯光线擦过留下的伤口,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小队的其他成员与他差不多,各有损伤但并无大碍。

他们都很幸运,而有几个战斗兄弟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但却遭到了肢体上的破坏。

可这里不允许掉队,他们只能拖着残躯进行跟随队伍。

“出发!”

福尔洛一声令下,队伍再次朝未知的区域挺近,而就在通道的另一端,一种近似心跳的巨大轰鸣正在愈演愈烈……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梦园今生
20158 人在追
陶怡回到这里,是为了带大鹏来赏心悦目的,没想起会遇上十多未看不见的老同学。毕竟,更没想起会被近百年前的人遇上——但陶怡喜欢。这个生长在省城的女子,有着典型的所谓“都市丽人”的两面性:既沉溺于现代文明的繁华,又醉心于历史传奇的幽深。。
重生之侯门邪妃
21610 人在追
【复活女强双洁,1VS1,互宠苏爽甜文】太子府天才谋士欧阳慧被爱人部分设计万箭穿心,安国侯府疯了十六年的嫡长女秦绾借尸还魂复活。十里桃林,繁花似锦。一局棋,一杯茶,秦绾折扇轻摇,一身荣华。曾经的能捧你上太子之位,而如今也能再拖你下泥潭。不服气者,杀无赦!却,今世本有意情爱,谁知却遭来另一尊冷面亲王。他说:世人说你疯,我偏觉我痴,你疯我痴,绝配!王妃善妒,本王惧内,正好你管杀,我管埋。许卿半壁江山,河川万里为聘,你我共掌。凤女复活,王妃摄政,谈笑风生间覆云雨,倾天阙,执锦绣画笔,绘一卷盛世凰图。————————————青墨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9136 人在追
年代文哟~末世穿现。沈易遥在末世艰难求生十年,终于等来了二次异能觉醒的机会,却惨遭同伴背叛,命丧黄泉。再睁眼……一片荒芜只剩绝望的世界不见了;满是雾霾污浊不堪的空气不见了;恐怖血腥令人作呕的丧尸不见了;尔虞我诈背后捅刀的同伴不见了。只不过……眼前这位帅哥是谁?为什么掐她的脖子?扣扣裙:五五二四零一二八九~末世刚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
黄泉博物馆营业中
27323 人在追
这是一个关于神与灵的故事。树妖芍药一门心思想也可以得到神木的枝丫。据传,每个神木管理者在卸任的时候都也可以也可以得到神木的馈赠。但是,就在芍药指出自己就得功德圆满的时候,却被妖僧有心设计陷害了,造成神木开花后了。芍药严禁已亲赴黄泉,向黄泉博物馆馆主岑晔求取“一炷香”,被解除神木的开花时间……
重生之花好月圆
3127 人在追
水幽寒复活在另一个时空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遭人设计陷害被赶出家门,不久意外发现居然身具有孕。她我以为自己对任何人都也没危胁,也可以甩走过去的的一切,过自己安宁的小日子。却树欲静而风不只,一次次的被挑衅,一直到她再也没有难以想逃避,难以忍受。那就如此,如果她就得把本来都属于她的一切,都夺回去。“姑娘,喝点汤水润润吧,您刚醒过来没几天,正该好好补一补,只是这些天这府里事多,都顾不上咱们这里,奶娘无能,只弄了这点鸡汤给姑娘。”。
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
(甜宠虐渣,古穿今,全能选手完全征服世界)于乱世中将众弟妹抚养孩子慢慢长大,文能招聚天下贤士,武能帅印征战拓展疆土。终于等到一步步将胞弟送上皇帝位置的夏挽沅,是夏王朝历史上最不朽的传奇的长公主。而这位长公主一睁眼,却意外发现自己身在千百年以后。这下自己貌似依旧被称作“公主”,但都是别人反讽她在娱乐圈仗着资本做事,娇贵猖狂,给她的黑称罢了。对此夏挽沅则表示,总有你们真心实意叫公主的晚上。众人则表示:呵呵,真把自己当公主了?谁给的脸,你那立刻要踹了你的大佬老公吗?君时陵:拿着一亿离婚费赶快离开了。两年后众人:谁说夏挽沅是草包的??的话双影后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