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冰冷之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阿克塞?阿克塞!”从地上爬出来的索什扬,第一时间就是去找寻战友的踪迹,接着他在一堆撒落的金属碎片和完全凝固的内脏里找到了了那个陌生的人。“阿克塞!兄弟!兄弟!”索什扬急忙跑过去的,却也没可以得到任何公开回应,当他摘下来阿克塞的头盔时,被完全震憾了。这个曾“阿克塞!兄弟!兄弟!”。...

“阿克塞?阿克塞!”

从地上爬起来的索什扬,第一时间便是去寻找战友的踪迹,然后他在一堆散落的金属碎片和凝固的内脏里找到了那个熟悉的人。

“阿克塞!兄弟!兄弟!”

索什扬连忙跑过去,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当他摘下阿克塞的头盔时,被完全震撼了。

这个曾经有着硬朗面容的男人,整张脸都被烧焦了,嘴唇也熔融粘结,耳朵变成了挂在脸上的肿胀肉块,双目更是变成了两个焦黑的空洞,上面还挂着半透明的晶状体。

严格说,阿克塞几乎没有一寸皮肤是完好的,为了保护索什扬,他承受了最大的冲击。

索什扬终于意识到阿克塞之前的异状是怎么回事了。

即便是在目不可视,耳不可闻的情况下,他依旧在进攻,在陨落之前也要将最后一个敌人拖入地狱。

索什扬想要简单收敛战友的尸体,但他却发现自己毫无办法,只能将头盔重新给阿克塞戴上,然后拿起对方的链锯剑——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并不抱任何生还的希望,但在死之前,他将会用好友的利刃杀死更多异形。

他站起身,在这死寂的异形要塞上,一股诡异的气流忽然掠过,卷起许多微尘。

索什扬踏着染血的脚步,坚定的朝气流导出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没有遭遇到任何敌人,只是看到许多身体完整但是瘫倒在地面的亡灵。

他忽然意识到,这些金属亡灵似乎是被某种东西突然抽干了能量。

想到这些,忽然他的两颗心脏传来一阵奇怪的悸动,接着索什扬只觉得喉咙有什么东西猛地往上顶。

“唔——”

猝不及防之下,他张开了嘴,任由喉咙里那股冰冷的气息涌出。

只见他头盔的格栅处,忽然喷出一股灰烬般的血液,那些血液溅到地上,还冒着寒气。

索什扬在一口血之后,立刻觉得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似的,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一直喘息了十多秒,才勉强恢复了点知觉。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放置在冰窖了整整一个月那样,四肢都变得冰冷僵硬,连动动手指都十分困难。

这时他才注意到,体温检测指数上显示着他现在的体温只有19℃——换做一个凡人可能早已僵死了。

起初他以为是动力甲出现了破损,导致他在真空中暴露太久。

然而当他检索状态时,发现情况并没有那么糟——至少不应该让他出现这种状况。

索什扬用力摇了摇沉甸甸的脑袋,拼尽全力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还有肩负着任务,他必须去支援战团长。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鼻子正在流血,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想要抹掉它,然而手背只与冰冷的头盔碰撞了一下。

他于是停下来试着喘口气。

这时,一段记忆浮现,仿佛不存在的幽灵的触摸。

饥饿时,他的胃囊渴望的一碗热的肉汤,冰冷时,他的身体渴望一条干净毛毯子,孤独时,他的内心渴望一个温暖的笑容。

一个陌生的女人向他张开怀抱,给他额头一次亲吻。

那是……

谁?

一个孩童啜泣着,蹒跚的抓起一个玩具,一个……星际战士。

这些画面持续着,还伴随着一个低语。

它要让你停下,它要抓住你,你必须驱散它并继续走。

“我独自一人。”

恍惚中,索什扬朝着不存在的目标喃喃自语。

“我无法继续……这毫无意义。”

你从来都不孤单,我们都伴随着你,永远。

“我不明白。”

你会的明白,现在,马上走。

恰好此时一个东西从他的颈甲中滑出,索什扬看着被悬于银链中的它轻轻摇晃,忽然感觉是如此的陌生。

这是他从凡人过渡到星际战士后,唯一还留存的物件,一个银色的戒指,刻着类似家徽的图案,因为它曾属于一个凡人,索什扬无法佩戴,只能挂在身上。

但他已经不记得是谁把它交给自己,是那个陌生的女人吗?

索什扬抬起头,双眼被一道强烈的金色光辉笼罩,甚至让他无法直视。

数秒之后,他的瞳孔适应了这样的强光,他才意识到有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在升向高空。

那是一个近似于人形态的怪物,有着细长的四肢,身边环绕着液态的能量光晕,它的轻易一个动作,便能掀起强大的能量冲击。

而它升腾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摧毁世界引擎。

索什扬终于明白那股巨大的震颤是来自何方了。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开始朝能量形态的巨人升起的方向跑去。

“隐蔽”

手持双斧的阿穆拉德大喊道。

“所有人隐蔽——”

但他的提醒太晚了,束缚星神碎片的机关眨眼间便被撕得粉碎,猛烈的爆炸冲击有着堪比漩涡鱼雷的威力。

短暂的几秒钟内,这位星界骑士战团的战团长失去了意识。

下一秒,强烈的混合针剂泵入他的肌肉,基因强化的生理机能几乎立刻唤醒了他。

他意识到自己仰面躺着,盯着那繁星闪烁的虚空,动力甲的警告系统正在不停报警——右肩甲的结构被严重损坏,右臂甲弯曲,胸部则遭受了三处穿刺伤害。

生命指数显示右臂和腹腔有低程度内出血,但这几乎不存在痛苦,因为已被针剂和他的加强的神经系统阻止。

阿穆拉德意识到头盔的右护目镜有模糊不清的东西,他怀疑是血。

他随后坐了起来,同时破损位置的伺服器发出可怕的摩擦声。

动力甲的头盔拨开了阻塞阴冷空气的浊烟,尘土和雾状有机物,让他能够顺畅呼吸。

他扫了一眼,发现大量无法识别的内脏和大量金属碎片几乎涂满了被破坏地面的每一寸,那些巨大的方尖碑像是被推倒的沙堆一样散落在地,还有那些可怕的战争机器,也几乎全都瘫痪了。

巨大的冲击几乎杀死了一切,即使像星际战士这样的超人,在近距离下也很难幸免。

然而他们启动热熔炸弹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一分钟,更不来不及躲避。

就在他刚站起来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冰冷的绿色眼眸盯着他。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支高斯撕裂者,对准了他。

阿穆拉德在那武器发射前冲上去将其推到一边,随后一道光速埋进了旁边破碎的地板里。

同时阿穆拉德的腿踢出,踹到了太空亡灵的胸口,那异形摔倒时传来一声折断和挣扎的声音。

阿穆拉德意识到自己正气喘吁吁,体内流淌着战斗荷尔蒙和由于之前盲目而遭袭的颤抖,他的爆弹枪早已丢失了,所以他只剩下两把动力斧。

它们的咆哮充斥着这血腥的空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谜罪萧萧
19022 人在追
浊浊于世,还能分清对错好坏吗?想的和做的,那些自我以为唯心所动的,竹篮子打水又有几分如所愿?看见的和深入了解的,那些自我以为看穿的,到最后又有多少是真相?爱与被爱,不辜负和拥用,随之而来着罪与爱,就如故事中的他们,谜罪萧萧。“那你是坏人吗?”。
大佬的白月光又软又甜
一中来了个转校生沈听,长得可真甜,小姑娘不但长得很好看,成绩幸好的很,一下子成了了全校男生的月光女神。也是江野心中最夺目的月亮。江野,所有人都说他是疯子,他也会觉得自己有病,虽然那又有什么呢?嘛又是一条烂命。再后来呀!他看见了了一个小矮子,笑容软软的,可真TM甜,几眼就甜进了心里,他忿忿的想,她肯定在色诱他!后江野每次去逮她,小矮子都他不在。有一天江野真的都忍了,把沈听抵在墙角,“躲我?”“没……也没。”“那为什么每次老子去找你,你都他不在?”“嗯?”沈听脸涨通红,所以了个老半天都没所以出,小姑娘急得快哭了,“C市中心主干道上,一辆绿色的计程车驶过。。
第六十一章 别多想了
“那位同志一瞧没有搞头,直接调到其他公社,听说进入的也是农副发展部门,貌似成了个小主任,派头十足,”李姐羡慕嫉妒恨地说,“可惜我们没有人家的门路,只能窝在这里被人随便使唤。”正说着话,一个二十来岁梳着俩麻花辫清秀的女人敲了敲门,神色倨傲地扫正说着话,一个二十来岁梳着俩麻花辫清秀的女人敲了敲门,神色倨傲地扫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安知夏身上,咬着唇。
第六章 脾气可以
21199 人在追
他们零零碎碎说了很多,新人们竖着耳朵认真听,生怕遗漏了什么,为今后的生活带来不便。知青所不算大,只是个普通农家小院,四间卧房、一间堂屋、一间灶房、一间茅厕,郑刘夫妻带着娃住了间小的,男知青分两间,女知青则住一间。好在他们睡得是土炕,四个人横知青所不算大,只是个普通农家小院,四间卧房、一间堂屋、一间灶房、一间茅厕,郑刘夫妻带着娃住了间小的,男知青分两间,女知青则住一间。。
炮灰修真指南
1761 人在追
最牛修真指南三大秘诀:好好活着、好好的好好活着、长长久久好好的好好活着!成了登场三章就将身死道消的炮灰女配,张依依果断重新开启自救模式。这是一个小姑娘从亿亿万炮灰中厮杀而出,最后成圣飞升仙界踏烂无尽虚空的故事。PS:新书已开,《成了身体孱弱女修后》,企盼大家再次需要支持,比心~~“快看,又是南安张家人,好像也是嫡支的姑娘。”。
农女双双的种田悠闲生活
(完结啦)老穆家人人被欺负的傻子穆双双,突然有一天变了个样!人不傻了,被人被欺负也不懂得招架之力了,泼在她身上的脏水,一点点的被还了回家去。曾最有名的傻女人,突然变金光了,变很好看了,变有钱的人了,身边还多了个人人羡慕嫉妒的好相公,自此过上了悠闲自在的好日子!【新书《复活福妻有空间》已发,老书《复活农女很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