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逃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哈——哈——”阿穆拉德很沉重的喘息并颤抖着,他的视线忽明忽暗,耳道里的声音变为了一种遥远的的回荡。他用一只手把握住了伤口大,但即便他先进的的拉瑞曼细胞也难以收住从划破身体中流入的血,这时他感觉到胳膊下面的手,正帮组他站出来。而动力甲中的伺服器则在痛他用一只手抓住了伤口大,但即使他先进的拉瑞曼细胞也无法止住从撕裂身体中流出的血,这时他感觉到胳膊下面的手,正帮助他站起来。。...

“哈——哈——”

阿穆拉德沉重的喘息并颤抖,他的视线忽明忽暗,耳道里的声音变成了一种遥远的回响。

他用一只手抓住了伤口大,但即使他先进的拉瑞曼细胞也无法止住从撕裂身体中流出的血,这时他感觉到胳膊下面的手,正帮助他站起来。

而动力甲中的伺服器则在痛苦的抱怨。

救他的是索什扬,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但现在这个强壮的新兵已经虚弱得连爆弹枪都快握不住了,搀扶起阿穆拉德的过程中,他都差点摔倒。

“头……头盔。”

阿穆拉德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索什扬的头盔,虽然不明白战团长的意思,但索什扬还是憋气摘下了自己的头盔。

当看到索什扬已经是满脸的灰色脉络后,阿穆拉德瞪大了眼睛,震惊而又恐惧。

“不……还不是时候,还太早了。”

随后他示意索什扬将头盔戴上,然后捂着肚子慢慢朝一个靠着折断柱子上的星际战士走去,索什扬也看到了他,立刻认出了那时战团的智库馆长海拉尔希。

但他以为那是一具尸体。

此时,各处零星的战斗还在继续,但活着的星际战士越来越少了,升到高空的星神已经将整个世界引擎撕碎大半,只剩下主体部分还在艰难维持,而远方那些“繁星”则在逼近。

“海拉尔希,海拉尔希。”

伴随着阿穆拉德嘶哑的呼唤,靠着柱子一动不动的智库馆长,手指猛地抽动了一下,然后他的脑袋慢慢转了过来。

“阿穆拉德。”

索什扬走近之后,才发现智库馆长的胸膛被烧蚀出了一个大洞,两颗破碎的心脏就挂在里面,已经停止了跳动。

那么原则上来说,他确实应该已经是具尸体了。

“你……找到他了。”

海拉尔希站了起来,以一种僵硬而缓慢的姿态。

“是的,你可以准备了。”

“好。”

说完,海拉尔希手中闪烁着多出了一根短柄权杖,权杖的尖端是振翅的双头鹰。

索什扬在此过程中始终一头雾水,他看向自己的战团长,不知道头盔后是怎样一副表情。

于是他开口问道:

“战团长,我们不是应该继续战斗吗。”

“是的,我们得继续战斗,但是你的战斗结束了。”

“什么?”

索什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结束?”

“是的,你有新的任务,索什扬·阿里克谢。”

阿穆拉德说着,艰难的抬手将自己身后的铁光环摘下,然后挂到索什扬的动力背包上。

“你将是下一任战团长。”

索什扬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喉咙好像被堵住了一般,说不出一个字。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我现在不能回答你,回到黑曜石要塞,找到赛德修士——”

阿穆拉德的话被剧烈的咳嗽打断,他头盔的格栅处喷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将整个脖子和胸口都染红了,同时他腹部的伤口还在持续的流血,但量越来越少……

并非是血止住了,而是他的血即将流干了。

“战团长,我会跟你们战斗到死!我会和所有战斗兄弟一起埋葬于此!”

终于,索什扬憋出了自己最想说的那句话。

但阿穆拉德却只是摇摇头,从动力甲背包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棱形的红宝石一样的东西,那上面还流淌着墨绿色的幽光。

“这是红护符,你一定要拿好,我们所有人的牺牲,就只是为了它!”

将被称为红护符的东西塞进索什扬手中后,阿穆拉德看向浑身萦绕着光晕的海拉尔希。

似乎觉察到了他的目光,海拉尔希的头盔中飘出一个阴冷的低语。

“那边也准备好了……”

这个声音让索什扬怀疑动力甲里的,到底是不是战团的智库馆长,因为他记得那对方应该有一个清爽的嗓子。

“海拉尔希已经陨落了。”

阿穆拉德回答了索什扬的疑问。

“但是为了最后的任务,他用禁忌的力量将自己的灵魂暂时束缚在尸体上,但这维持不了多久。”

黑暗巫术——这四个字立刻跃入索什扬的脑海。

这种亵渎的巫术是被严厉禁止的,即便是阿斯塔特智库,也不能涉足其中。

也许是觉察到索什扬紊乱的呼吸,阿穆拉德叹息一声,说道:

“为了某个崇高的目的,有时我们不得不做一些违背原则的事,这或许可以用权宜来解释,但阿列克谢你要记住,使用和共谋是有界线的,千万不要越过那条线。”

然后他启动了索什扬背包上的储藏空间,让对方把红护符塞进去。

“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你有这个东西,回到黑曜石要塞,找到赛德修士,他会告诉你一切!”

巨大的颤抖透过靴底传来,火光和爆炸此起彼伏,那是远方的舰队开始摧毁世界引擎的信号。

“我要打开通道了……”

听到这阴冷的低语,索什扬猛地回过身,同一时间,海拉尔希手中的权杖如响鞭一般落下。

现实的面纱,被撕开了一角。

权杖同时斩过现实与虚幻,若用凡人的眼睛去看,那真空中什么也不存在。

然而切口是真实的,索什扬能够感觉到另一种遥远的存在,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情感被杂糅成了某种实体,在发出饥渴的喧嚣。

就在索什扬被这怪异所震慑时,他背后的阿穆拉德突然猛地将他往前一推。

霎时间,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

他想要移动,但却如同坠入深海一般四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甚至每个器官都能感觉到压迫。

他想要张嘴说话,然而回应他的是难以形容的模糊嚎叫。

有形的黑暗黏着他,缠绕住他的脖子,手腕,关节,直到灰色的脉络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随后,他听到的喋喋不休的咒骂和嘲弄,还有痛苦的嘶吼,那如有实质的黑暗迅速的远离了他。

他的视线恢复了,所见仅有被撕扯的星云翻卷搅动,小行星相互冲轧,释放出白色,紫色,以及一千种红色。

他甚至以为自己被抛入了虚空中,然而一切都化为了缤纷的流彩,愤怒,喜悦,痛苦……诸多情绪的洪流将他卷入其中,让他的心智受到极大冲击,若非他足够坚毅,早已失去理性。

但这绝不能维持太久。

就在他咬牙忍耐之时,一切都重新归于寂静。

他站在一片沙滩上,脚下是温暖的细沙,海浪轻柔的拍打着他的脚踝。

一个陌生的女人,向他张开怀抱。

她……

是谁?

索什扬因为这场景而困惑,但至少那种折磨离他远去了,直到——

“他出来了!”

一手覆有钢铁的手抓住他的肩甲,将他重重拖倒在地。

索什扬的头盔撞在地上,目镜碎裂成几块,然后他的头盔被摘下,使得他能够大口大口的呼吸那沉闷的循环空气。

他双手撑住地板,抬起头,首先看到的却是极限战士战团七连长,文尼提留斯那铁青的脸。

“你就是索什扬·阿列克谢?”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娇宠令
10598 人在追
同样的朝代,像的姓名,不像的至亲,她扶额长叹一声幸福和快乐的醉了。专精型武将爹:保护好女儿靠拳头。男主无可奈何劝解:爹,后宅不能够简单的。矮小上善谋娘:誓要把天下最好是的一切都留给我女儿。男主无声以对:娘,您给我的也不是我想的。某王爷:嫁我,嫁我,会卖萌,腹黑,忠犬,冷若冰霜各种款应有尽有的那种。男主:切记!前生最后赢你半步,今世我得多想不开再同你智斗。神曰:赐于你娇惯令——复活后你将被各种满满的爱被包围。简单总结:娇惯令手上,天下谁于争锋!
大宅小事
9706 人在追
成了玉家二姑娘,做为嫡女,家中地位却倒不如个妾生的庶女,她只得保命找后路,为的美丽高贵的的母亲再次寻幸福和快乐。遇上个会脸红了的冷酷无情腹黑王爷,我以为自此生活……一帆风顺,和他能手手牵手过一辈子了,哪知这王府家里也是没得闹腾的时候。相知相爱的人真的无法厮守吗?她不信这个理!————————————————————新文-《大清小事》在繁华热闹似梦的广州府寻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开拓自己的天地。她大概理清关于她来到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些历史。。
第二十一章 放了肉末
腊月十七号是集,兄妹俩买了些肉、菜干、鱼便早早回来了。中午的时候,隔壁厨房飘着鱼汤的清香,安知夏耳朵一竖,竟是听见刘一月说:“祁知青,你心性也忒好了,把黑五类小崽子打的鱼都包圆了。你没看到村子里那些婶子、媳妇的眼睛跟刀子似的,恨不得从你身上中午的时候,隔壁厨房飘着鱼汤的清香,安知夏耳朵一竖,竟是听见刘一月说:“祁知青,你心性也忒好了,把黑五类小崽子打的鱼都包圆了。你没看到村子里那些婶子、媳妇的眼睛跟刀子似的,恨不得从你身上刮下一层肉来?一次两次还行,要是次次如此,你怕是也被村里人排挤了。”。
娇娘医经
6551 人在追
程小娘子的痴傻儿病好了但她总会觉得自己是又也不是程小娘子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些很奇怪的记忆做为被程家被遗弃的女儿她但是要回程家但是,她是来寻回记忆的可也不是来受白眼被欺负的*************************封面,荣誉出品~两个丫头往火盆里扔了一把烧料,打了哈欠。。
冲囍
29546 人在追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你因为未来的相公是百年一遇的神童!您怎么再说他家除了个极品的婆婆?你因为未来的相公今后要中状元做大官!您怎么再说他除了病不怕撑将近那时候?只要你你们成了亲,管保他这病立刻就好!你说来说去,不外乎是想让我去——冲囍!娘家婆家一堆人,个个是极品,都不指望跟她过上好日子。这除了也没天理?她是章清亭,也不是章财神!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
前生,她信赖的人把她推往深渊,父母因她而去;深深爱着的人把她推往地狱,她尸骨无存。复活回五年前,立誓要把前生所受的伤百倍还之。当碰上白莲花的妹妹,她先动手为强!碰上渣男,家里除了个渣女,送你。当碰上残疾的将军,本将军难以穿行,需你扶着。这可伶虫扮的,没腿?本小姐还没手……“碍,你有脚。”某女怒!意思是让她用脚扶着?很抱歉,她会啊。可明明某男,像也没听见似得……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