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纪念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自从被救后,索什扬就一直处在与世阻隔的状态。在战斗中结束了的头几天,他只被不允许待在医务室里,但是他竭力制止,但医疗兵但是脱下了他的动力甲——但他一直也没让动力甲的背包离开了过自己的视线,也不不允许任何人碰触它。在他选择接受诊疗的日子里,他深入了解到,机械教在战斗结束的头几天,他只被允许待在医务室里,虽然他极力阻止,但医疗兵还是脱掉了他的动力甲——但他始终没有让动力甲的背包离开过自己的视线,也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它。。...

自从获救后,索什扬就一直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在战斗结束的头几天,他只被允许待在医务室里,虽然他极力阻止,但医疗兵还是脱掉了他的动力甲——但他始终没有让动力甲的背包离开过自己的视线,也不允许任何人触碰它。

在他接受诊疗的日子里,他了解到,机械教的舰队已经赶来,前往搜集世界引擎的残骸,他们总是对这些异形科技十分痴迷。

甚至索什扬还听闻机械教的那位主教向文尼斯坦抱怨为何要把世界引擎打得粉碎。

而在结束诊疗后,他也没有被允许离开,其原因虽然文尼提留斯没说,但他十分清楚。

他是被从亚空间里直接传送到舰桥上的,战团牧师完全又理由怀疑他已经遭到了混沌污染,所以他必须经过一系列的观察和考量,才能保证他的纯洁性。

另一方面,文尼提留斯也直言这次的行动损失过于巨大,他必须谨慎的向上级汇报这个情况,而作为战团唯一幸存者的索什扬,必须在最终定论得出前,隐匿在黑暗中。

文尼提留斯也有自己必须捍卫的荣誉。

但这般思虑对索什扬而言实在奇怪。

在星界骑士战团内部,领导者心中所考虑的首要事务永远是正义而非政治。

然而,索什扬也明白极限战士作为一个有着大量子团的初创团,它和居于其中的战士所需要的远比一个子团更加复杂,关键是星界骑士原则上是帝国之拳的子团。

这次战役如此的惨痛,极限战士必须要给帝国之拳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此,索什扬并不在乎他们,或是他们高高在上的战团长。

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责任,还有那已经事实上毁灭的战团的未来。

这种心理让索什扬在船上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

他拒绝了文尼提留斯提供的豪华舱室,转而在低层甲板寻求独处,把那里作为自己的空间。

文尼提留斯在他的恢复期内来拜访过他一次,送来一套动力甲的修补材料——现在船上的人都已经知道索什扬拒绝任何人触碰他的动力甲,即便它已经破损不堪。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大家都认为他是在缅怀逝去的战友。

虽然之前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争吵,但索什扬还是怀着感激之情接受了这份馈赠,并很快将他学会的粗浅手艺运用到他的装甲上。

星际战士虽然是士兵,但他们也要学会如何简单的修理自己的装备,其中就包括动力甲。

不过索什扬的手艺很一般,他大多数时候只是用粗钉将修补装甲固定在破碎的位置,这让他的动力甲看起来像是几十个世纪前的古老物件。

“我实在无法想象你对你那残破的动力甲所抱有的执念,索什扬。”

正当他低着头叮叮咣咣的时候,在舱室的入口处,熟悉的声音响起。

房间的一部分已经被索什扬化为一个简陋的训练场,他的床是一个硬邦邦的货盘,比医疗室的手术床好不到哪去,被远远地塞在角落里,而他的武器都放在床前。

索什扬听到文尼提留斯的声音,停止了动作,放下正在敲打的右手护腕。

“我说过,我希望不受打扰,长官。”

索什扬简短地说,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文尼提留斯踏进了摇曳的火光之中,在房间里,索什扬搭起几个临时制作的,燃烧着的火盆作为照明。

“你真的不打算换一套新的?”

“我需要时会说的,长官。”

文尼提留斯扫了一眼索什扬那满是铆钉的装甲。

“它看起来并不算牢固,或许你可以交给我们的技术军士来处理。”

索什扬重新坐回到地上,开始精确而有条不紊地执行每一个修补步骤。

“我的连长时常和我说,没有什么是比自己的双手更可靠的,除了你的兄弟之外。”

“原来如此。”

文尼提留斯继续在索什扬的舱室里划着圈子,他能看到汗水聚集在深深刻在索什扬脸上的疤痕之中,疤痕是他英勇行为的夸饰。

“显得越来越沉重了,不是吗。”

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索什扬停了下来,开始寻思着极限战士想要说什么,但立刻发觉他指的是另一种意思。

于是他转向文尼提留斯。

“你不是来这里讨论修补技巧的,是吗,七连长?”

“我很惊讶你居然没有问关于战局后续的事。”

“异形和它们肮脏的墓穴被毁灭了,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还有什么要说的?”

文尼提留斯皱起眉头。

“你想过为什么阿穆拉德单单要救你吗?”

“这是我们战团的事。”

极限战士眯起了眼睛。

“当我们的智库告诉我阿穆拉德请求救出一个新兵时,我差点以为他又发疯了。”

索什扬的面容立刻变得严肃,假如文尼斯坦继续出言不逊,他一定会上去教训对方——即便他正身处对方的战舰上。

“但看到你之后,我大概理解他这样做的原因了,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战士,即便是在我们战团里,拥有你这般特质的人也寥寥无几,或许二连长……”

说着,文尼提留斯的目光从索什扬严肃的面孔飘到了他身后的某一点上。

“啊……”

索什扬顺着文尼提留斯的目光,转过头之后终于意识到对方是在看他的铁光环。

“一个纪念物?”

“纪念物是留给死人的,它代表着一个责任,在它之前,我立下了誓言——我将会重建战团。”

索什扬转过头,看着文尼提留斯,把他余下的追忆之辞咽回肚子里去。

“说出你来此所要说的。”

他眼中的余烬里闪着怒火。

“这段时间,我们收敛了太空中的尸体,因为爆炸过于猛烈,我们只找到584具尸体,大部分为残缺状态,其中就包括……阿穆拉德。”

尽管战舰内温暖如春,但这个舱室此时却寒若虚空。

“你看见他的尸体了?”

“是的,我也十分痛心,他……他是一个伟大的战士,21亿生灵因你们的牺牲而得到救赎。”

文尼提留斯上前一步,想要把手放在索什扬的肩膀上以示安慰,但对方退出一步,以示拒绝。

“别试着安慰我,长官。”

索什扬冷冰冰地说道:

“你们的动力甲上一样溅到了鲜血!这场战争你们不会获得一点荣誉,只有耻辱。”

“索什扬。”

索什扬举起手来,让他闭嘴。

“我一直被教导要成为自己情绪的主人,因此,我们不会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失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谅解了你们。”

“但有个东西,你或许应该看一看。”

文尼提留斯的话让索什扬有些怀疑,但他还是跟对方离开舱室,登上了一艘雷鹰。

几分钟后,当雷鹰的舱门打开的一瞬间,索什扬呆住了。

“这——”

这是一个漂浮于虚空中的平台,来自各个战团的战士正分列于道路两侧,由黑色砖块铺就的主干道尽头,是一个高耸的纪念碑。

只是一眼,索什扬便认出它的的材料便是世界引擎破碎的残片,上面还装饰着大量太空死灵的残骸,纪念碑的中心,只有三个被镀银的数字——771。

索什扬恍如梦游般,一步步朝纪念碑走去,每踏出一步,他的脑海里都会浮现一个战斗兄弟的名字。

他们的身影就好像倒映在纪念碑的另一端,静静的凝望着他。

阿克塞,拿德,奥卡姆,费克斯……

当他走到纪念碑前时,看到在一圈燃烧的蜡烛中,一枚破损的银灰色头盔静静的安置在基座上,前方是两柄交叉的战斧。

“我们在此进行追悼。”

文尼提留斯来到索什扬身边,望着那高耸的纪念碑。

“世人会永远铭记这场战役和牺牲的英雄,作为新任战团长,他们的名字将会由你念出……在古老的大远征时代,我们每一艘战舰都会记载下战死者的名字,现在我们将在这里恢复这古老的习惯。”

在所有星际战士的注视下,索什扬沉默了好一会,最终自己将这份沉默打破。

他的声音如这纪念碑一般沉重。

“阿托·阿穆拉德,基因种子未收回,马萨亚克,基因种子未收回,海拉尔希,基因种子未收回,萨拉克斯,基因种子未收回……”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纨绔乐妃
26860 人在追
当在现代无音门的唯一传人,暗黑佣兵界的无冕之王,变为怯懦废材的侯府大小姐,会在异世热潮怎样的滔天巨浪?被欺负她?不好意思,从来不仅有她被欺负人的份!敢阴她?上门自取其辱,不明白那都是姐玩余下的么?凰临异世,势必会凌驾于诸天!敢惹她者,一律万音轰杀!而已一个不当心,她掉进某人张开嘴巴的名为疼爱的网,挣开有心无力,没办法堕落……传闻东方天域的修罗鬼帝蛮横冷酷无情地,噬血无情地,不近女色,只不喜欢男人!君云卿嘴角抽动:那旁边这个死黏着我的人是谁?!
天下无妖
24592 人在追
洪荒一梦醒,归来时天地荒,九州七界皆飘缈,天下何处可容妖?魔门与大妖的都市强强对决,深入探索天地奥秘——曾的大荒,是人神同舞的璀璨,但是茹毛饮血的野蛮粗暴?————————————已有近完本小说《红楼遗梦》《尊品莲》《仙姿物语》《盛世宫名》《枯木逢春坊》等书,养肥等更的朋友们也可以先看老书哦!在看清楚男人的模样后,周萍先是一惊,然后就详装镇定的吼道:“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姐们的闲事?“。
第八十三章 不仅要钱
这话说得那三人心惊肉跳,互相看了眼,都极为轻缓地摇头否认。他们又齐齐看向熊全子,按理说不该泄露消息呀,难道她真得只是随口猜测?“熊全子!我叫熊全子,不叫什么熊瞎子!”躺地上卖力表演的人忍不住气愤地大喊道。“闭嘴,待会再说你,”安知夏顺手拿起“熊全子!我叫熊全子,不叫什么熊瞎子!”躺地上卖力表演的人忍不住气愤地大喊道。。
第六十三章 我胃浅呢
“你,”刘姐又气又吓,一个瓜子皮就进了嗓子眼,咳嗽个不停,脸都被憋得青紫。安知夏潋滟的眸子一转,上前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将人嘴巴一捏,把筷子让前一送,又极快地闪到一侧。刘姐忍不住生理痛苦,头都来不及转,嘴一张,满肚子的酸水冲着戴眼镜黑瘦的王干安知夏潋滟的眸子一转,上前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将人嘴巴一捏,把筷子让前一送,又极快地闪到一侧。。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9136 人在追
年代文哟~末世穿现。沈易遥在末世艰难求生十年,终于等来了二次异能觉醒的机会,却惨遭同伴背叛,命丧黄泉。再睁眼……一片荒芜只剩绝望的世界不见了;满是雾霾污浊不堪的空气不见了;恐怖血腥令人作呕的丧尸不见了;尔虞我诈背后捅刀的同伴不见了。只不过……眼前这位帅哥是谁?为什么掐她的脖子?扣扣裙:五五二四零一二八九~末世刚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
师兄全员皆反派
28603 人在追
人家再次穿越当师妹,都是团宠小师妹,路遥团宠也没,团欺也也没,她是个苦逼的无死角炮灰!为了不被炮灰,面对自己全员大反派的魔道师兄们的虎视眈眈,路遥每日都在逃走的路上,努力修真,顺便挖大坑埋师兄!本书又名:《本门全员大反派,仅有我辛辛苦苦走正道》无cp!路遥提着食盒走进来,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