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赛德修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可以得到莱山德连长的警示后,索什扬第一时间便最终决定赶回战团母星,奥博斯提利亚上的黑曜石要塞。其他战团对他的最终决定则表示需要支持,并说索什扬,在他离开了之后,每个战团都要选出一十八名战士做为为了纪念碑的卫兵,这个仪式将会始终通过,一直到他们战团再也也没也没卫兵可派为止其他战团对他的决定表示支持,并告诉索什扬,在他离开之后,每个战团都会选出十二名战士作为纪念碑的守卫,这个仪式将会一直进行,直到他们战团再也没有守卫可派为止。。...

得到莱山德连长的警示后,索什扬第一时间便决定返回战团母星,奥博斯提利亚上的黑曜石要塞。

其他战团对他的决定表示支持,并告诉索什扬,在他离开之后,每个战团都会选出十二名战士作为纪念碑的守卫,这个仪式将会一直进行,直到他们战团再也没有守卫可派为止。

索什扬对他们的行为表示感谢,随后他作为新任战团长,接收了机械教从战场上回收的动力甲和基因种子。

虽然他得到的只有一百套拼凑完整的动力甲和二十七个还有活性的基因种子,还有几副残缺的终结者铠甲,但这个时候他只能安慰自己聊胜于无了。

因为战团的战舰在突击中已经全灭,索什扬选择搭乘勇气之盾号返回母星。

这是一段并不算遥远的路程,在亚空间行驶中也是一路坦途,索什扬在舰上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向莱山德请教和学习。

他还太年轻了,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战团长的培养或者训练,对于怎样管理和组织一个战团,他几乎是一无所知。

莱山德作为大叛乱后,帝国之拳在职时间最长的一连长,不管是战斗还是领导方面,都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

面对索什扬的困惑,他不眠不休的向对方灌输一个长官的职责和任务,帝国之拳是一个十分讲究服从和执行的军团,在领导上也有着十分固执的一面。

索什扬尽可能的吸收莱山德教授他的知识和理念,但他总觉得有些理念跟他的想法十分格格不入,虽然他极力想让自己去接受,但却总是会产生疑问或者怀疑。

总的来说,他总是感觉自己和帝国之拳有些格格不入,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

勇气之盾号在亚空间航行一周后,跃入了现实世界,也抵达了星界骑士战团的母星轨道上。

可以想象,当索什扬孤身一人出现在修道院要塞大门前时,里面的守卫和新兵是怎样一副诧异的表情。

这次行动,战团完全是倾巢而出,修道院要塞只留下三十三名刚刚接受完改造的新兵,以及负责管理这些新兵的战团老兵洛萨。

由于战团刚交过十一税没多久,还没有招募新兵,所以就只有这么些人。

当索什扬进入要塞,将那场残酷战役的结果告知众人时,所有人先是震惊,然后是怀疑,甚至有人认为索什扬是个撒谎的逃兵,直到莱山德出现,大家才意识到索什扬说的都是真的。

星界骑士战团,已经事实上灭亡了。

新兵的情绪立刻从震惊转为悲伤,然后是迷茫,甚至还有绝望,他们曾经熟悉的一切都被击碎了。

等到索什扬向众人暗示,修道院要塞可能都会其他战团接收时,他们连绝望都没有了——绝望本身也是希望的表现。

作为新任战团长,索什扬立刻向在场的新兵做了一个简短的演讲。

“我亲自参与了那场战争,或许你们有的人认为我是懦夫,一个逃兵,我应该和其他战斗兄弟一起战死,是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索什扬用手指着额头那深深的疤痕。

“死亡并不困难,但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逃避,阿穆拉德战团长将战团交给了我,那么只要我一息尚存,便不会让战团消亡,这是我立下的誓言。”

莱山德注视着索什扬,他观察到这些年轻人拥有着某种十分特殊的气质,其实他并不看好星界骑士战团的重建,因为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少了。

不出意外,这个战团百年内就会彻底消亡。

可是索什扬的出现,让他有了一丝丝希望,这个人……或许真的可以办到。

“是的,我们接下来很可能会一无所有,但我们不会埋首在过去的失败中!如果留在这里只是让我们沉溺于悲伤,那我宁可离开!星界骑士生于虚空,也将归于虚空,虽然我们都是新兵,但我们绝

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们一样可以创造出先烈们伟大的事业!一息尚在,战团永存!”

“一息尚在!战团永存!”

“非常好!这才是多恩的子孙!”

莱山德用力拍了拍手掌,然后大声说道:

“为了支援你们重建,我将会战团长的名义赠送你们战团两架兰德速攻艇和一批武器弹药。”

“非常感谢!”

索什扬紧紧握住莱山德的手,发自内心的说道:

“不管身处何种境地,我们会牢记忠诚的誓言,如果有需要,我们将会回应召唤。”

“我会记住你的誓言,我还有任务,就送到这里了,未来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索什扬战团长。”

“有缘再见,莱山德连长,原体在上,为了他和地球之主的荣耀!”

“原体在上,为了他和地球之主的荣耀!”

送别帝国之拳后,索什扬便让战团仆役们迅速收拾家当,包括仓库里的东西,能打包的就打包,同时也让三十三个新兵各自挑选好自己的动力甲——在此之前他们原则上应该先进入新兵连,但在人

力匮乏的情况下,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简单安排好之后,索什扬让洛萨唤醒要塞里驻守的无畏导师赛德修士,但对方却告知他,赛德修士已经在几日前自动苏醒了,并一直待在只有战团长才能进入的地下空间。

索什扬打发走洛萨后,便沿着一条漫长的长廊走,这条长廊向下延伸到修道院要塞下的更深处。

路上没有任何战斗兄弟在站岗,因为这里只有战团长才能够进入,在行走的过程中,索什扬发现走廊的墙壁、天花板和大理石地板上都覆盖着祷文。

这就好像是一条墓道。

但修道院的墓园并不是在这里。

当索什扬到达尽头时,前方是一扇紧闭的大门,他摘下铁光环,将其摁进大门上的凹陷时,这扇尘封多时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进入之后,索什扬发现这个圆形的房间像是一个档案馆,中间还有一块巨大的花岗岩,虽然看起来形状并不像祭坛什么的。

这里一片漆黑,没有佩戴头盔的索什扬只能隐约看出,房间周围的墙壁的其余部分都由一排排神龛组成,一直到十几米高的屋顶,神龛里面还有许多羊皮卷。

他突然想到,这里可能是战团的档案室,里面记载了战团悠久的历史。

念及此处,他便走向一侧墙壁,想要拿出一卷羊皮纸看个究竟。

“谁!?”

就在他刚伸出手是,漆黑的空间里忽然传来摩擦着大理石地板的刺耳噪音,接着一声巨响,门关上了。

索什扬立刻转身,抽出爆弹手枪,指向漆黑的虚无。

“出来。”

话音未落,便是沉重的机械传动声,当气流扑到索什扬脸上时,他终于意识到一个庞然大物在靠近自己。

粗壮的双腿,棱角分明的躯干,两侧机械臂上是一对巨大的铁拳——神圣无畏赛德修士迈着沉重的步子,出现在视线里,在此之前索什扬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当一个星际战士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时,他有两个选择,要么坦然的接受死亡,要么以另一种形态继续为帝皇效力。

无畏机甲,就是第二种选择。

巨大的金属躯壳里,是一个肢体伤残,肌肉萎缩的战士,他只能生存在铁棺的羊水膜里,但借助强大的机械驱动,他依旧是战场上的致命杀手。

一般来说,无畏都是战团里服役时间最长的老兵,因此他们除了在关键时刻参与战斗外,另一个任务便是用自己的经验指导战团后辈,并向他们讲述战团的历史。

赛德修士就是星界骑士战团里最受尊敬的导师,据说他是第一批服役的星界骑士,年龄已经超过三千岁。

索什扬在新兵阶段,就受过他的很多指导,两者并不陌生。

“赛德修士?”

索什扬讶异一声,收起武器。

“你为什么一言不发,我还以为——”

“我已经知晓一切了。”

赛德修士的话让索什扬的惭愧的垂下头。

“大家都——”

“阿穆拉德还是办到了。”

赛德修士走到索什扬面前,伸出一支手臂。

“他找到那个东西了,对吗。”

索什扬愣了几秒,然后反手从背包里掏出那个名为红护符的异形造物,交到赛德修士手中。

“果然……”

无畏身体颤抖了片刻,又把红护符交还给索什扬。

“这样一来,最关键的一步就达成了。”

“什么最关键的一步?为什么战团长要舍命去要这个东西,还有——”

早已是满腹疑问的索什扬,连续抛出了十几个问题,但赛德修士却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走到中间那花岗岩旁,将一只手臂插入其中,旋转了一圈。

“你的到来是既定之天命。”

赛德修士的那沙哑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

“拥抱你的命运吧!”

花岗岩像是一朵鲜花般裂开,接着四周的火盆纷纷亮起,只见那岩石中心有一个东西正冉冉升起。

望着那个东西,索什扬的表情先是疑惑,然后是震惊,最后是恐惧。

面色苍白,嘴巴微张的他向后连退几步,甚至还撞倒了一个燃烧的火盆,燃料洒到地上,顿时将整个密室照得通红。

在这火光照耀下,一面青黑色的旗帜屹立在索什扬面前,旗帜上一个仿佛被火光烙上去的古泰拉数字正熠熠生辉——

【Ⅺ】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26762 人在追
【正文已完结啦】一时之间不防被谋算,娶坐在轮椅上的顾大少,本我以为夜间有钱的人,早上有闲,哪明白整天被被奴役到腰酸背痛腿发软。叶小北拍桌:“骗子,我要复婚!”顾大少将萌宝推到身前:“孩子都有了还想复婚?老婆大人你醒醒!”叶小北望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萌宝一脸懵圈。谁能说她,孩子哪来的?!
第五十六章 你要相信
钱叶海愤恨道:“谁不知道小安知青嘴巴会说,死人能说活,有没有那个化学老师都是个问题。一个化学老师不好好教学,弄什么写了字就消失的墨水,这绝对有问题!你收了墨水,也不知道是何居心!”“按照您的说法,这样的墨水只适合用作间谍行动吗?你思想太狭隘你收了墨水,也不知道是何居心!”。
第三十一章 春天要来
“我哪里是什么大作家?你们可别羞我了,”祁云兰脸色粉红,眼睛泛着水光地撕开厚厚的信封,从里面抽出整齐折叠起来的报纸。不等她打开看,就被陈思可抢去跑到杭向磊跟前打开。一群人望着那大大的标题和喜庆的排版,惊讶地念着:“这是夏华青年报春节特别版?一群人望着那大大的标题和喜庆的排版,惊讶地念着:。
第065章 萧条的广平侯府
庄喜乐怕刘元整日的赖在庄府不走最后还是和他对弈的一局。刘元的棋圣之称由来已久,棋风变化多端,一局下来庄喜乐便能判断他输给李大家必是轻敌所为,难得又遇到一个棋道高手也激起了她争强之心。这一场对弈从到了午时依然没有分出胜负,最终因为庄喜乐觉得腰刘元的棋圣之称由来已久,棋风变化多端,一局下来庄喜乐便能判断他输给李大家必是轻敌所为,难得又遇到一个棋道高手也激起了她争强之心。。
弃妇的极致重生
24372 人在追
上辈子,她是可携带空间的再度穿越女,身批夺目的猪脚光环;她甩掉渣男,找寻真爱,借助奇妙的空间和对历史的预知未来帮真爱封王拜相,一时之间风光无尽。但在这鲜花着锦的表象后面,却掩藏着无尽的悲哀。这辈子,她又复活在命运的转折点,她该如何可以选择——是再度踢开渣男,洒脱和离而去?但是变化自我、改造后渣男,步一富贵荣华步一荣华?!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19887 人在追
苏月穿到中国古代农家,会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爷爷也不是让喝数得清的稀粥,是让他们这些皮包骨的孙子孙女挣钱。赚得多,他就笑,赚得少,一顿竹条炒肉侍候。大伯秀才也不是喝酒时,是睡他个天昏地暗。亲爹比爷爷更胜一筹。三叔四处瞎小混混。奶奶娘伯母婶婶们,把男人当日。离开了家,离开了家,肯定要离开了月家。而已离着离着,她突然间意外发现,爷爷慈祥和蔼了,大伯金榜题名了,三叔当将军了,亲爹封善义侯了,女人们强势了,兄弟姐妹们出息了。除了一条粗大腿求抱“娘子,求抱一抱……。”——我的推荐筠悠完结啦书——《炮灰农女逆袭》《镯铃》《农门小神医》《我家农妃已反派》《一道哭哭啼啼的柔弱女声中,夹藏着愤恨、且焦急的情绪,在苏月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