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死亡方为职责终结之时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中午的太阳照在山顶上,一架雷鹰呼啸声着安全降落在被当心隐秘的停机坪上,如光芒直掉入山峰。这个规模庞大的载具是从轨道上迅速安全降落的,但此刻却连贯动作当心,亦如一只食腐兽正逼近一个所以了死了,但看上来除了生命的猛兽尸体通常。当雷鹰的舱门在蒸汽的滋滋声中再打开这个庞大的载具是从轨道上快速降落的,但此刻却动作小心,恰如一只食腐兽正在接近一个应该已经死了,但看上去还有生命的猛兽尸体一般。。...

傍晚的太阳照在山顶上,一架雷鹰呼啸着降落在被小心隐蔽的停机坪上,如光芒直落入山峰。

这个庞大的载具是从轨道上快速降落的,但此刻却动作小心,恰如一只食腐兽正在接近一个应该已经死了,但看上去还有生命的猛兽尸体一般。

当雷鹰的舱门在蒸汽的滋滋声中打开后,一个星际战士扯直了他的斗篷从里面钻了出来,空气的涡流环绕在他的身边,似乎要将他的斗篷从那如午夜般漆黑的盔甲上扯下来。

在他身后,两个小队的战士正跟随着他,组成突击队型走出停机坪。

随后,领头的那位星际战士摘下头盔挂在腰上,并用一只手紧紧握住他那尚未开过一枪的爆弹枪那崭新的枪柄。

这些星际战士简单的交流了片刻,然后向前走去离开停机坪。

在他们面前,一扇高耸的由木材和青铜制造的大门耸立着。

这并非一条作战会使用的道路,而是仪式使用的出入口,一条深入山体内部的道路。

领头的星际战士率先走向大门,小队里的其他黑甲战士也以完美的节奏跟着他前进,他们的手上都握着一面黑色的盾牌,上面有象牙雕刻着一对向上交叉的长剑,而其中一名旗手还高举着一面有着相同纹章的旗帜。

这是一个崭新的荣耀徽章,但同样令人感到有着古老的历史。

而这一切,都被要塞现在的主人注视着,从他们离开停机坪的那一刻起,一双眼睛就一直在注视他们。

“他们来了。”

索什扬沉声道。

“我知道。”

赛德修士的扬声器里传来了回复。

“他们从轨道上降下的时候,我就能杀掉他们十几次了。”

“他们鲁莽,未经考验,很年轻,就像我一样。”、

听到索什扬的话,赛德修士罕见的露出了人性的那面,带着夸张的笑声回答道:

“你从未年轻过,从你进入战团开始,你就成熟得如个老人。”

“是的,我不再年轻了。”

索什扬叹了口气,按住腰间的剑柄,并希望之后不需要拔出来。

“死亡让我们成熟。”

这队星际战士的来历索什扬一清二楚,甚至他们还没来的时候,莱山德就已经提前转达了泰拉高领主议会的决定给索什扬。

他们是新组建的黑貂之剑战团,前来接收星界骑士的修道院要塞和所有财产,包括战团仆役以及征兵世界。

索什扬早已料到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修道院里的重要物资他已经提前转移到轨道的秘密仓库里,并抹掉了所有记录,只剩下一些不重要的残羹冷炙还待在修道院军械库里。

可即便如此,即将失去家园的耻辱感还是让索什扬心如刀割。

更为关键的是,虽然轨道上还停留着一艘打击巡洋舰【星火号】,但他们原则上已经失去了这艘战舰的控制权,现在想要离开,就必须说服这些不速之客。

索什扬不是没有想过提前离开,但他的荣誉感不允许他这么做,即便是要放弃家园,作为帝国的一名战团长,他也得亲手交给接管者,而不是抱头鼠窜。

在显像仪中,那队人已经进入到要塞的荣誉大厅里。

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本应站满了随时准备投入战争的战士们呼声的大厅里,此刻却寂静如坟墓,两侧戴着兜帽的雕像上积满了灰尘,只有整齐的火焰放射出的闪烁光辉照亮了这个曾经宏大的前庭。

一个飘在半空的颅骨在大厅中央徘徊,一盏油灯挂在颅骨下颚上,随着那队战士的接近,颅骨摇摇晃晃的向后飘去。

他们在伺服颅骨的指引下越走越深,穿过空旷的走廊和空荡荡的过道,无数雕像被火光照亮,它们无神的眼睛注视着这队陌生人,曾经荣耀的大道如今再没响起战士远征回归时的凯歌。

这里曾经有一千名战士居住并训练,如今什么也没剩下,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每一块石头都流淌出痛苦和迷茫。

死亡笼罩着这里。

最后,伺服颅骨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巨大的礼堂中,它闪闪发亮的墙壁被十几扇彩色玻璃映照出不同颜色,这些玻璃是巧妙设计的反光系统的一部分,可以将外部的光线引入山体核心。

三十四名身着银甲的战士站在房间另一端的台阶上,沐浴在垂死的太阳的余烬之中。

为首的那个战士戴着铁光环,身边耸立着一台无畏机甲,骄傲的战团旗帜被房间内充满的人造气流吹起,就像一声声叹息。

“我是索什扬·阿里克谢,星界骑士战团新任战团长。”

索什扬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他身边的无畏也开口了。

“我是赛德修士,星界骑士的导师,黑曜石之主。”

“黑貂之剑战团第一连连长,戴根修士。”

领头的那人也同样做了回应。

“所以,你来到这里是要接收我们的修道院要塞和里面的所有财产?”

“是的,这是帝皇和泰拉高领主议会的命令。”

索什扬从台阶上走下来,每一步都伴随着怒火。

“对于一个为帝国献出一切的战团来说,这是个一无所有的结束!这座山脉曾经是星界骑士战团数百代战士的家园,最伟大的英雄们曾经从这里的大门出发,参加一场又一场残酷的战争,告诉我,你们又怎么配得上拥有这里。”

“你们的数量太过稀少,已经无法承担重建战团的责任。”

戴根说着,走到索什扬面前,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战士。

“你们所有老兵都已战死,不久之前你也只是一新兵。”

“你在告诉我们一件已经知道的事。”

赛德修士突然开口打断了戴根,无畏机甲扩音器发出的咆哮让黑貂之剑的新兵们一阵紧张,显然这个被摧毁的战团的幸存者们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命运。

“我们的兄弟牺牲了生命,让数以十亿计的灵魂摆脱了异形的恐怖,这就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回报!”

无畏咆哮着走下阶梯。

“我们将要从记录中被抹除,而我们的要塞则要交给一群没有历史的战士?”

依旧保持镇静的戴根摇了摇头。

“黑貂之剑可能确实年轻且未经考验,但我们并非没有荣誉,也并非不尊重那些在我们之前牺牲的人。”

“那么说罢。”

索什扬打量着戴根,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优秀的战士,沉着,冷静,不卑不亢。

“你们要做什么才能配得上我们的牺牲?”

在索什扬发问的同时,赛德修士的拳头紧握着,铿锵作响。

戴根的余光注意到这点,他意识到这架无畏可以在一瞬间将他打成一团,但随后他以同样强硬的目光对上了索什扬。

“你们会得到一个机会,继续你们骄傲的传统,轨道上有一艘打击巡洋舰,你们可以乘坐它离开,就像星界骑士们被埋葬进岩石和钢铁之前曾经做的那样,再次进入群星之中,继续以帝皇之名战斗,直到你们无法作战为止。”

说着,黑貂之剑们走到一边,让开了一条离开房间的道路。

“当那一天来临,你们就会知道,唯有死亡方才是汝等职责终结之时。”

随后的一切都很顺利,戴根不仅把打击巡洋舰交给了索什扬,还让他能够带走那些愿意继续跟随星界骑士战团的仆役,比如和索什扬同一时期被挑中,但是没能接受改造的战团主厨罗齐姆·普莱姆基。

简单收拾了半天后,索什扬率领战团成员登上了打击巡洋舰【星火号】。

而上去之后的一件事,索什扬就让星语者发出一条信息,让战团先前定制的那批补给装备先不要发货,他们会亲自去取。

而目标,正是铸造世界马'侃德二号行星。

“启动亚空间引擎,全速前往马'侃德二号。”

在指挥舰桥上,望着逐渐变成光点的奥博斯提利亚,索什扬握紧了手甲。

他们的战团,从此便成了无根浮萍了,但终有一日,他一定会重建一个更为宏大的要塞,一个军团要塞!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重生替嫁小绣娘
18046 人在追
华国最更年轻的刺绣大师一夕穿成农家替嫁小媳妇。新家里,婆母强大,公公缄默,大嫂二婶各有心思,惟一让她会觉得很亲切的是她那始终笑意盎然的新晋相公。而已再后来她才意外发现,原来眼睛看见的是也可以忽悠人的。冯轻身体一颤,搁在膝头的双拳本能的紧紧握着,以抵挡住脑中突如其来的钝痛。。
一品盛香
14378 人在追
大燕朝广泛流传一句:女子无才就是德!而制香世家的嫡子沈玉棠却实打实的女儿身,品香调香不世出一流, 无数女子为之倾倒,考得功名,杀得敌寇。沈玉棠:呵,天下男儿有多少人能比得上本姑…本公子!某小侯爷眼泪眼巴巴:你什么时候完全恢复女儿身?我嫁妆……啊呸,聘礼都备好了!而此刻,沈玉棠看着张灯结彩,红绸挂满的府邸,面上愁云满布。。
大宅小事
9706 人在追
成了玉家二姑娘,做为嫡女,家中地位却倒不如个妾生的庶女,她只得保命找后路,为的美丽高贵的的母亲再次寻幸福和快乐。遇上个会脸红了的冷酷无情腹黑王爷,我以为自此生活……一帆风顺,和他能手手牵手过一辈子了,哪知这王府家里也是没得闹腾的时候。相知相爱的人真的无法厮守吗?她不信这个理!————————————————————新文-《大清小事》在繁华热闹似梦的广州府寻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开拓自己的天地。她大概理清关于她来到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些历史。。
侯门锦衣
26010 人在追
在现代甜酷女警察vs中国古代小傲娇锦衣卫国国公府三姑娘云芷和弟弟互换身份混进来六扇门,案子没破几个却惹了一身倜傥债;闻听要嫁给杀人不一眨眼的锦衣卫都负责指挥使裴明云芷三思而行之后最终决定了——变化命运从拒婚就!云芷一扣蓑帽,从飞凤楼的窗子飞身而出冲进瓢泼大雨中,紧追黑衣人而去。。
末日无限求生
8091 人在追
景和本是东洲大陆景氏集团惟一承继者,在某一天一个称其灵体的东西找上她,说她身份不凡,需得去各个深陷混乱不堪的世界生存观摩,努力争取尽快再次回归原位,景和会觉得怕是自己脑子出了问题,结果: 粮食危机:被为命名为绝灭的超级霉菌会出现,全球粮食短缺; 超级火山突然爆发:天降非常特殊陨石砸中超级火山,活火山突然爆发行成连锁反应,火山灰遮天遮日,人类将正面临也没阳光的日子; 灾厄纪:浓雾,台风,海啸,冰雹等极端化气候接踵而至; 冰河时代:在之久几年的寒冰时期,竭尽全力寻得温暖的以求生存; 孢子侵入:变异蘑菇攻占全球,火山的孢子没处他不在,的话你被寄生,要清晨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悬浮半空的城市之上,城市高楼鳞次比节,在这片区域,最显眼的就是那栋高耸入云的景氏集团。。
第七十六章 竹筒饭
16391 人在追
姚红一掀帘子走出了房间,去厨房做竹筒饭的前期准备工作。姚黄在床上打了个滚,闭上眼睛小憩。过了十分钟,姚红走进房间看到妹妹的样子以为她睡着了,犹豫着是否应该叫醒她,询问制作竹筒饭的下一个步骤,姚黄自己睁开了眼睛。“我以为你睡着了。” 姚红道。“我以为你睡着了。”姚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