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武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却这场原则上所以是性训练的对战,变为了一场血腥的角斗。但它并也没完全停止,所以索什扬一直一言不发。“嘶……”法尔阿布德的头晃动了出来,之后闪闪会发光的眼睛也渐渐变的呆愣。没等他回过神,阿尔明便用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拳头把踉踉跄跄,天旋地转的他打得跪在地但它并没有停止,因为索什扬始终一言不发。。...

然而这场原则上应该是训练的对战,变成了一场血腥的角斗。

但它并没有停止,因为索什扬始终一言不发。

“嘶……”

法尔扎德的头摇晃了起来,之前闪闪发光的眼睛也逐渐变得呆滞。

没等他回过神,阿尔明便用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拳头把踉踉跄跄,天旋地转的他打得跪在地上。

顿时,一阵充满着赞许、高喊与大笑的音浪响彻整个训练室。

这些声音在栏杆上划动着,经过屋顶的反射,使整个隔间因回声而震荡,新兵们被这激烈的战斗弄得一个个热血沸腾。

这嘈杂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巨大,以至于让周围仆役们慌乱的脚步声变得模糊不清。

阿尔明依旧在攻击,在索什扬走过来将他们分开之前,又给了对手一记足以碎骨的上勾拳。

他的风格与法尔扎德截然不同,并不会去戏耍对手,而是有了机会就要彻底打倒,这便是索什扬希望看到的。

如果是在实战中,相对弱小的阿尔明反而能够比法尔扎德要活的更久。

“够了。”

索什扬低声咆哮着,把阿尔明从蹒跚晕眩的法尔扎德身上拉起来,扔回了房间的另一端。

即使没穿着动力甲,索什扬也远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强壮,更别说他现在还穿着。

“这是一场器械训练,不是打架斗殴!”

当阿尔明费力地爬起来时,索什扬已经把法尔扎德靠着墙提起来,之前大吼大叫的新兵们也纷纷噤声。

此时阿尔明感觉全身都在疼痛,鲜血从他被打破的前额滴落下来,划出一道热辣辣的轨迹。

他感觉已经耗尽了力气,浑身伤痛,如受重创,但是感觉好极了。

另一边的法尔扎德已经有了些许意识,尽管还耷拉着头,眼神迷离。

“这太愚蠢了!”

索什扬还在咆哮。

“你们这群新人是不是希望我用一顿暴打消除你们身上的愚蠢!你们的表现让我十分的不满意!如果在战场上,你们会死得很快!而且死得十分耻辱!”

“战团长,我们会加强训练的。”

开口的是第三位小队长乌斯塔德,相比前两位小队长,他显得略显平庸一些,索什扬选择他的唯一原因只是他比绝大多数新兵要早服役10年。

“我……我还能战斗。”

说着,法尔扎德如同喝醉酒般靠在墙壁上,慢吞吞地说到。

阿尔明则笑笑,一瘸一拐地向他的对手走去,索什扬看了他俩一样后,重重地拍了一下墙壁。

“把你们自己打理好!下一次我想看到一场更加成熟的角斗,因此你们必须努力训练!”

说完,索什扬便阔步走出了训练室,将这个烂摊子扔给三位小队长,自己径自离开。

在法尔扎德再一次跌落到地上之前,阿尔明抓住他,把他草草提了起来。

“就如同我说的,对付你是够快了。”

看着眼前那同样满是鲜血的脸,法尔扎德的视线终于不再模糊,从伤口涌出的鲜血早已凝结发黑。

尽管很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输了,输给了自己的不小心和自大。

他会记下这个教训。

“就这一次,我的兄弟,”

法尔扎德费力地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排被鲜血浸透的牙齿,

“下不为例。”

阿尔明也同样发出一声低沉的,充满着畅快喜悦的大笑,随后两名战士右拳相握,瘀伤的手指牢牢扣在一起。

流血并不是什么坏事,被驱离修道院要塞和母星的愤懑一直压抑在他们内心,一场酣畅淋漓的搏斗可以释放这种压力。

也许未来他们依旧是竞争对手,但在汗水与鲜血的交汇中,他们也体会到那种弥足珍贵的兄弟之情,毕竟他们掌握着战团的未来。

听到训练室里的笑声后,索什扬暗暗舒了一口气,至少事情的发展是好的。

离开训练室后,索什扬来到了上层甲板构建的临时军械库里,门口的机仆们在他靠近时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当厚重的闸门打开时,映入索什扬眼帘的是武器架上一溜打磨得光亮的爆弹枪,这些都是之前要塞军械库里存货,还有部分则是世界引擎战役陨落战士的武器,这部分武器正在接受检修和维护。

在武器架后方更高处,则是存放动力甲的架子,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残破的,磨损的,这些也都是回收来的动力甲,需要重新修缮拼装。

而这一切,都落在了李科·罗格里斯一个人的肩上。

索什扬穿过武器架,来到军械库更深处,在那里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围绕着一个庞然大物转悠,身上的伺服臂不时闪过一阵电火花,在那个庞然大物上点点碰碰。

似乎觉察到有人靠近,那个声音支起腰,转过头来。

“战团长,您来了。”

“怎么样。”

索什扬指着那个大家伙,语气沉重的问到。

那是一副终结者铠甲,铁骑型,正是之前福尔洛穿戴的那副,极限战士们从废墟中找到了它,尽管已经残破不堪,但依旧转交给了索什扬,和它一起的还有另外三副终结者的残骸。

李科·罗格里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他的伺服臂在终结者的腹部,右腿,已经左胸各点了一下。

“虽然破损严重,但关键的伺服系统没有被破坏,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还有立场发生器也是完好的。”

索什扬能够看得出,在他触碰的位置,那些装甲板都是新接上的。

“我更换了一部分金属纤维肌肉,还有少量传动,这些都是从另外三副拆下来的,它们的伺服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已经没有太大的修复价值了……至少我目前的能力无法修复。”

说着,李科·罗格里斯叹了口气。

“希望我粗暴的手艺没有触怒到机魂。”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索什扬走上前,看着这副能够看出明显修补痕迹的终结者,又回想起那位牺牲的战士。

“战团长,你要试试吗?它现在已经可以使用了。”

罗格里斯说着,按下了一旁的按钮,终结者的目镜立刻闪烁了一下,随后便传出伺服器启动的嗡鸣声。

“不,我现在还不配驾驭它。”

索什扬摇了摇头,这倒不是他谦虚,而是终结者并不像动力甲那样,只要移植了黑色甲壳,穿上去就能够行动自如。

实际上如果要穿终结者,就得先接受专门的训练,不然连行动都是个问题。

索什扬并没有接受过终结者的相关训练,因此他不会去尝试,毕竟这是战团唯一的终结者铠甲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一路仙骄
28691 人在追
林若初再次穿越了,意外发现老天爷这一世待自己不薄。出生于在修仙界,单灵根,收徒大能,怎么看也是拿着天之骄女的剧本。一直到林若初意外发现……林若初站在自己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旁边,静静的看着,趴在自己尸体上哭的撕心裂肺的,自己应该称作为母亲的女人。。
梦园今生
20158 人在追
陶怡回到这里,是为了带大鹏来赏心悦目的,没想起会遇上十多未看不见的老同学。毕竟,更没想起会被近百年前的人遇上——但陶怡喜欢。这个生长在省城的女子,有着典型的所谓“都市丽人”的两面性:既沉溺于现代文明的繁华,又醉心于历史传奇的幽深。。
驭夫36计
1601 人在追
理想很丰腴,现实很骨感美,再次穿越到万历年间才意外发现,历史名人在青春期也但是是这个德行。这模样怎么打倭寇、拒北虏?为了民族大业,我很容易嘛我!做为古代兵书的《三十六计》,在我国非常有名,大概是在明、清年代成书。原著是以《周易》的阴阳八卦原理作为理论基础,用来推演计谋的制定过程和运用原理,非常复杂坚深,很难为一般人所理解,后来我们熟知的三十六计又偏重于奸诈谋略和政治谋略,失去了原有的战略意义。。
重生之侯门邪妃
21610 人在追
【复活女强双洁,1VS1,互宠苏爽甜文】太子府天才谋士欧阳慧被爱人部分设计万箭穿心,安国侯府疯了十六年的嫡长女秦绾借尸还魂复活。十里桃林,繁花似锦。一局棋,一杯茶,秦绾折扇轻摇,一身荣华。曾经的能捧你上太子之位,而如今也能再拖你下泥潭。不服气者,杀无赦!却,今世本有意情爱,谁知却遭来另一尊冷面亲王。他说:世人说你疯,我偏觉我痴,你疯我痴,绝配!王妃善妒,本王惧内,正好你管杀,我管埋。许卿半壁江山,河川万里为聘,你我共掌。凤女复活,王妃摄政,谈笑风生间覆云雨,倾天阙,执锦绣画笔,绘一卷盛世凰图。————————————青墨
摄政王的小闲妻
3424 人在追
她是相府不不起眼的的小小庶女,淡然低调,偏居一隅,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明明有个变态掉入了她的院子。本着做好事的精神为民除害,却不想他突然醒过来,被抓了个现行。他是位高权重的一方军候,手段狠辣,恶名昭彰。渣爹为了保命,再打包将她送登门做妾,自此悲催的日子就了。端茶倒开水、洗衣服叠被即使了,小抱枕是什么鬼?《她是妾》“爷!皇上说您了二十六了,该娶个正妻了!”“爷有穆九!”“太后说她的侄女年方十七,端庄大方娴淑,准备好赐给您做妻子!”“爷有穆九。”“(T-T)......爷,奴才说的是娶夫人,穆小姐是妾啊?”怒:“等穆九天幕之下,大地满目疮痍,遍地的残骸,燃烧的硝烟,破碎的军旗,流淌的鲜血。。
金枝
10612 人在追
她自大才智出色,又力图样样能做到最好是,本我以为当一个夫唱妇随的贤内助当是会有辱她因为未来夫婿。只可惜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并不这么想,因为最后她落个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最后老天也看不过去的了,给了她一次改了自的机会……(作者文案懦弱,但是看文吧〒_〒)湖阳公主不以为意,还有些自得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