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血劫(四)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当到达高轨道后,星火号立马资金投入行动。沉重打击巡洋舰随着基本上难以可以容纳的力量而震颤,空气中满是它无尽虚空盾已发出的静电和全部填充好的光矛炮阵的悸动。山丘之王替代索什扬主掌指挥塔的命令王座,被一片全息画面和数据读数被包围。观测到港的防爆墙了降临,现在的后面的空间呈现出出占打击巡洋舰随着几乎无法容纳的力量而震颤,空气中满是它虚空盾发出的静电和填充好的光矛炮阵的悸动。。...

当抵达高轨道后,星火号立刻投入行动。

打击巡洋舰随着几乎无法容纳的力量而震颤,空气中满是它虚空盾发出的静电和填充好的光矛炮阵的悸动。

洛萨代替索什扬掌管舰桥的命令王座,被一片全息画面和数据读数包围。

观测港的防爆墙已经降下,现在后面的空间呈现出占据幽暗桥中心的监测屏幕和观察显示器。

洛萨看着船员们在忙碌。

一般而言,星际战士们几乎很少留意到他们凡人的仆从,更少真的注意到他们的活动,这并非是出于傲慢,而是因为巨大的生理与心理隔阂,让超人们很难注意到在他们身边来回忙碌的瘦弱人类。那些控制舰桥的是服务于战舰成千上万的仆役中最有特权的,经验和专长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口粮和居住船舱。

即使如此,他们也是无用和脆弱的生物,他们灰白色的长袍松垮的挂在单薄的身体上,看起来体型憔悴。

为了徒劳模仿他们的主人,都有剃光了头皮,有些增加了脸上和胳膊上的天鹰刺青。

洛萨观察着他们在通讯岗和鸟卜仪架构中工作,并监控引擎输出和准备协调火力。

一切都在寂静之中。

在这个高度上,无论如何尝试,洛萨发现自己无法区分他们任何人,老人或年轻人,男或女。

他们是修会的财产,他们不管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都必须终生在这艘舰船上服务。

这就是人类帝国残酷而冷漠的一面。

选择,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是种奢侈的权力。

“战团长。”

洛萨打开远程通讯器,与已经抵达鱼雷发射舱的索什扬进行沟通。

“我们正在追上那艘运输船,身份扫描和龙骨标记证实它毫无疑问就是新法洛斯号,您的命令是?”

“你向她打信号了?”

“是的,但她没有反应,近距离鸟卜仪探测只侦查到极少生命迹象,大约二十分钟之前一艘登陆船被她抛了出去,目标是轨道站,我想你的猜测已经印证了。”

“看来那些叛徒已经寻过开心了,那上面现在无非就是个停尸房。”

“确实,但着陆前他们也许能为我们提供情报,比如叛徒们的身份。”

洛萨看着监视屏幕。

即使图像没有放大,新法洛斯号也可以被清晰识别,它在旋转的绿和白色球体映衬着斑驳,不讨喜的本体。

她的船员遭遇了什么?现在在黑暗中占据了她的甲板和空间的是什么?

“战团长,我们还有二十秒就能够进入发射距离。”

“由你控制。”

静静等待二十秒后,包裹索什扬的攻击鱼雷发射时他感到震动。

在他身后,第一小队站立不动,全副铠甲和武装,自动稳定器和磁力锁使他们在鱼雷朝新法洛斯号侧面发射时站稳。

星火号已经抵达离对方很近的距离,近到可以保证无论它拥有什么防御系统,都无法在星界骑士的跳帮鱼雷撕开二者之间狭窄的虚空时锁定它们。

接近警报敲响,而狭窄的金属舱内部充满凶猛的红光前,索什扬面甲上的时间显示只过了不到十五秒。

“准备进入船舱!”

索什扬命令道,将稳定器设置到最大功率。

就在铠甲锁定时他感到制动火箭推力抑制了一次快速的碰撞,也就在撞击出现的瞬间,他哼了一声。

动力甲吸收了强烈的重力改变,这股力量足以将一个凡人撕扯成肉沫。

鱼雷似乎停了一会儿,接着就在它头部的热熔烧穿新法洛斯号外层船壳时,新的震动穿过了索什扬脚下的甲板。

索什扬顺手摘下腰部的动力剑。

他能感到身后第一小队对战斗的欲望,他们等得太久了。

但索什扬发现自己正在祈祷船上没有剩下太多活着的叛徒,没有让杀戮复杂的东西,现在的星界骑士不仅接受不了失败,连大一点的损失也接受不了。

随后,索什扬将担忧推到一旁,集中精神。

他不再是一个普通战士了。

很快,破碎的金属板随着一阵沉闷的爆破被登陆鱼雷炸开,接着就传来自动爆弹的刺耳声音。

鱼雷内部闪烁的灯光由红变绿,在坡道降下前索什扬就在移动了,动力剑分解立场启动的吼叫对应着死一般的寂静,而外面是尖叫的黑暗。

下一秒,索什扬的自动感官捕捉到畸形,非自然的形体,他们因鱼雷钻入爆炸而被撕裂,散落在走廊各处的碎片,让这场景变得更加扭曲。

他的传感器发现了不会被认错的,令人厌恶的亚空间恶臭。

这是一群高度污染的混沌信徒,也可能是先前船上变节的船员。

他们苍白的躯体上满是亵渎的符号,张大的嘴里尖牙密布,手持各种原始的武器朝这些死亡天使扑来。

“消灭他们。”

在索什扬身后,第一小队一拥而上,迅速消灭了第一批从黑暗中扑向他们的混沌信徒,星际战士们甚至没有使用爆弹枪,而是用链锯和拳头将它们撕成湿淋淋的碎肉和黑色脓血。

索什扬践踏着它们扭曲的尸体,那些叛徒则用尖牙露出仇恨。

那畸形的恐惧会摧毁大部分凡人的理智,吸血的獠牙和新长出的副肢扭曲并试图捉住银灰色的战甲。

但他们在星际战士面前依旧脆弱得和纸一样。

索什扬用剑轻松的切开他们,让一块块黑色污秽的在他的铠甲上飞溅。

法尔扎德则冲下走廊,他那两柄战斧的愤怒填满了封闭的空间,那些尖叫的碎片混杂着血雨滴向他,让他看起来变成了暗红色。

第二小队也很快走出登陆舱,他们保护着第一小队的侧翼,爆燃枪在将走廊更里面的混沌信徒蒸发成爆炸的火焰和灰烬时,因能量过载而嗡嗡作响。

最后一个混沌信徒在索什扬拳下哀嚎着死亡后,他便一路前进,看到一面打开的通道舱门。

他侧身穿过它,寻找新的敌人。

自动传感器向他揭示了其步入的屠宰场,曾经是船上教堂的地方被血和挂起的残肢所淹没,疯狂的屠场里蠕动着驼背,穿斗篷的生物,邪教徒们因索什扬的出现畏缩退开。

索什扬没有犹豫,挥剑而上,撕裂他们扭曲的肢体。

为了逃离他,邪教徒们竭尽全力互相又抓又打,但是在银甲巨人前毫无用处。

他很快就让这些人加入了曾经他们创造的屠宰场。

“没有发现其他船员。”

在法尔扎德前来汇报时,索什扬呼吸沉重的站在那,内脏从他的古老铠甲上滴落。

他挣扎着控制自己,挣扎着因愤怒继续杀戮的冲动。

同时他在面甲上收到第二条战况报告,来自潜入船上引擎室的第二战术小队。

“没有幸存者。”

乌斯塔德称述了他所见的的一切。

“也没有叛徒的迹象,目前引擎室已被控制。”

不过索什扬的注意力被教堂墙上,一个巨大的符号吸引住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符号与叛徒的身份有很大关系,于是他截取下来发给舰桥上的洛萨。

“洛萨,你收到我看到的画面了吗。”

“收到了,战团长。”

“这是什么。”

在星火号的舰桥上,洛萨站在指挥平台上,盯着自己面甲里索什扬发来的画面。

“战团长,看来你的一切猜测都是对的,我们的确遭遇了叛徒。”

在被淋漓的鲜血染红的墙壁上,一个黄铜色的符号闪烁着邪光。

“这是混沌邪神恐虐的符号,我们遭遇了一个恐虐战帮。”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重生之药香
28010 人在追
弃妇顾十七娘服毒自尽于那对新人面前了无生意的她却在十年前醒过来亲人还在,还未寄人篱下命运正走到转折点携着烈烈的仇恨复活的她能不能够将命运历史改写消息传来,两国人民皆欢呼庆贺,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知道和平是多么的珍贵。。
穿越星际全能女王
29966 人在追
【再次穿越星际 男强女强 美食 简单轻松爽文 上得战场,下得厨房】她再次穿越星际,即使是在垃圾星上,也不能够抵挡一个吃货对于美食的追求!她轻松玩转厨艺,让自己从底层,地位一路持续上升,彻底摆脱被流放罪犯的身份。离开了垃圾星,步入联盟军事学院,重新开启自己的洗白之路……以前,不学无术,兴趣爱好作死,人见人嫌。现在的,知识是力量,能力变化人生,我爱去学习,去学习爱我,她在学霸的路上越走越远。曾死缠烂打都追将近的男神,而如今系统自动送登门,小跟班小弟也摇身一变成了帝国皇子。从人见人嫌,到国民情敌,再到国民女神,蓝娇突然间意外发现,自己不明白什么时候了为妻国民男神
第五十八章 老母亲心
安知秋看向费筝的眼神都比往常热切三分:“费知青,你这手厨艺练了多久?怎么练的啊?”安知夏没脸看自家哥哥,厨艺可是人家吃饭的本事,哪能如此大大咧咧问出来?费筝不敢跟他对视,微垂着眼睑轻笑着说:“从我懂事起都帮着爷爷剥蒜扒葱,一直到我离家来这里
炮灰女配修仙回90年代
陆明芳原本是陆家在城里当工人的陆宏远的女儿。出生于后因为奶奶偏疼小姑的私生女,被换到了农村。而小姑的女儿则替代到城里过好日子。一直到表妹的富商生父回去相认,陆奶奶才不得已说出来真相,却将一切都推给陆明芳的母亲。因而陆明芳和母亲被扫地出门。没多久,陆明芳身患重病重病,灵魂再度穿越到修仙界,一梦三百年,再度回去,再次回身世还没拆穿的80年代。再度回去,她才意外发现,自己而已为了成全自己天命之女表妹的垫脚石。为了变化自己的命运,她最终决定逆天改命。等等,怎么除了一个差点儿杀掉主角的炮灰?并且最后也成了主角唯一的垫脚石。陆明芳:你离我远点,各家各户关上窗户。生怕雷雨飘进了屋子。。
请假
4383 人在追
今天在外面办事,请假一天,明天照常!
拨开云层见星辰
16988 人在追
一个普普通通去上班族兼跆拳道爱好者赵云朵,一次意外穿到了大多王朝神秘的杀手组织里面一位女杀手赵绵绵身上,街头偶遇到了大多王朝郝郝最有名做事情狠辣冷面三爷顾星辰,自此全面展开了俩人相知相爱相杀的故事……赵云朵忙的往里钻,顺手按了下负二楼,可是电梯按键亮的是28楼,哦有人要去28楼刚真没发现电梯还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