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交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莫里尼特的战帮在通向星港的中央通道上飞奔,这里是一个装燃料和军需品的油罐车的装载区。吞世者心中的暴烈正聚积,他明白他的战斗兄弟们也在经历过着同样的煎熬。他们是安科夫斯基的儿子,他们同他们的原体像,被嵌入了屠夫之钉,这种装置激发起了人精神内部的暴吞世者心中的狂暴正在积聚,他知道他的战斗兄弟们也在经历着同样的煎熬。。...

莫里尼特的战帮在通往星港的中央通道上狂奔,这里是一个装燃料和军需品的油罐车的装载区。

吞世者心中的狂暴正在积聚,他知道他的战斗兄弟们也在经历着同样的煎熬。

他们是安格隆的儿子,他们同他们的原体一样,被植入了屠夫之钉,这种装置激发了人精神内部的暴力潜能。

在战斗的紧要关头,安格隆的战士们可以利用沸腾的愤怒之水,把它当作一把锋利的利刃来砍倒敌人。

帝皇也曾经谴责了植入物的进一步使用,他认为它们会让吞世者变得不稳定。

但安格隆以他的智慧避开了人类帝皇的圣旨,尽管旨意仍然存在,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他们是杀人机器,莫里尼特从他燃烧的血液和骨髓中感受到了这一点,还有什么比以鲜血侍奉血神更伟大的荣誉呢?

尽管时间相当紧迫,莫里尼特还是鼓励他的战土们在接近护卫舰时进行杀戮。

放血会使即将到来的战斗的感觉更加敏锐。

他唯一的指示是:不要停下脚步。

吞世者们以一种野蛮而高效的方式执行着这项任务,在突入点和他们现在的位置之间,地上散落着一堆卑微的尸体。

然而,这种不计后果的杀戮终究要付出代价。

莫里尼特和他的战士们向前推进的时候,轨道站的星港码头看起来就像一个纠结的金属网。

在那之外,是荣耀军刀号,它就像一个沉睡的、正在休息的捕食者。

吞世者朝海峡的尽头和远处开阔的码头奔去,他的鼻梁上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前面的道路开始变得狭窄,他有着不好的预感。

就在莫里尼特向血神祈祷他们没有被发现的时候,一群穿着制服的守军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手持各式重武器,用火焰环绕着通道,用枪口的口焰照亮了半暗的通道,他们甚至还亮出了破甲火箭。

在莫里尼特旁边一个战士的胸部被火箭爆开,他的盔甲被撕开,鲜血淋漓,但还能继续作战。

“冲!冲上去!”

莫里尼特第一时间下令冲锋,然而他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位置其实非常的尴尬。

他的战帮被巨大的燃料桶压在两边,这些燃料桶堆放在庞大的仓库结构上,惊慌失措的奴工和没头脑的机仆被骚动的场面吓了-惊,纷纷溜达到他们的小径上,被链锯战斧砍倒或砸死,

吞世者们试图接近敌人夺回优势,却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侧的死亡陷阱。

随后,其中一个燃料捅被一枚炮弹击中,霎时间爆炸发出黄白色的光焰。

一股火焰像墨汁般溅到空中,一个遇难的机仆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爆炸的冲击波边缘,很多离战场较近的士兵都直接被烤熟或者撕碎。

爆炸产生的震荡力更是直接把一个吞世者撕成了碎片。

他被击碎在仓库的金属壁板上,墙板没有屈服于大量的肉和盔甲碎片的突然冲击,那个战士就这样被压碎了。

当警报传感器失灵时,莫里尼特甚至通过头盔都能感受到爆炸的热量。

他踉踉跄跄,但仍站稳脚跟,大声喊着命令冲锋。

他们离目标已经很近了,荣耀军刀号如同一堵钢铁长墙充满了他的视野。

“别停下!别停下!冲上去!冲上去夺下护卫舰我们就能离开!!”

当他们穿过火线,快速向前移动时,一个影子投射在莫里尼特眼里,那是俯瞰码头的巨大的观景平台。

出于本能,他抬头扫了一眼,却见到一排身穿银灰色动力甲的战士拿着爆弹枪向他们瞄准。

“该死——”

下一秒,死亡像冰雹一样倾泻而下,枪口释放了大量的钷和火焰。

莫里尼特连忙滚到火力覆盖的盲区,他身边一个战士却分神了,闪避的速度慢了一点。

随后,他为自己的松懈付出了代价。

一束灼热的等离子体把他的身体炸出一个洞,吞世者直接被盔甲烤熟了。

他砰的一声倒地,但是倒地之前,他的几个兄弟把他的尸体举起来,临时作掩护,这就是混沌战帮的生存法则——一切都以活着为最终目的。

但还是有一个吞世者在绵密的弹雨下先是膝盖中弹,当他跪下来的时候,两枚爆弹同时在他的头盔和脖子上炸开,随后他也倒了下去。

莫里尼特用他的爆弹手枪猛烈回击,在火光和金属碎片的间隙中隐约瞥见上方的目标。

其他吞世者也跟着他,拔出枪还击,他们的武器增加了还击的火力。

在交战开始时被波及到所在地区的其余人被交战火力炸得粉碎,枪炮的轰鸣声和弹片的尖啸声与他们的尖叫声交织在一起。

莫里尼特喘息着紧靠最近的屏障。

他环视四周,测量地形,估量还有没有其他能接近荣耀军刀号的路。

其实,当伪帝的走狗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战帮的覆灭已经不可避免了,外面一定有一艘战舰甚至一支舰队在等着他们。

但他绝不会放弃,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是血神的战士,即便是死,也要溺死在敌人的鲜血里。

随后他注意到,在起重机和油箱之间,形成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上面是由金属支柱支撑的观景台,一圈钢筋支撑着加油架、防御炮塔和一束束传感器。

这是一个可以突破的弱点,当爆弹的火力继续压制着他们的时候,莫里尼特待在掩体里大吼。

“集中火力攻击那里!”

他对着喧闹声喊道,试图压过喧闹声。

这个方式很快就奏效了。

在第二次交火后,观测平台上爆发了一连串的小爆炸,被波及的地方被炸得粉碎,上面的战士不得不离开高处以防止倒塌。

莫里尼特站了起来,在浓烟散去之前,大声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进攻!现在就进攻!血祭血神!!!!”

“血祭血神!!!!”

变节的阿斯塔特们突破掩体冲出来,将死者留在身后,呐喊着骇人的口号。

同一时间,二十名身穿银灰色战甲的阿斯塔特从废墟释放的浓烟中冒出来,发动反冲锋。

“为了帝皇!!”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索什扬都为自己当时这个决定而感到悔恨。

”开火!”

莫里尼特大喊道,吞世者们都服从他的命令。

双方都在冲锋的路上用手枪进行了最后一轮射击。

结果是残酷的。

双方都有战士倒在爆弹之下,当子弹击中他们时,他们的身体剧烈地抽搐、旋转。鲜血向未知的方向喷射,随后倒在他们战友的脚下。

交火的结果是,莫里尼特这边倒下了1个,对面也倒下了1个。

以阿斯塔特的速度,彼此都只有一次齐射的时间,纪律严明的阿斯塔特在接敌前扔掉了手上的枪械。

4个混沌星际战士,往昔的荣耀已经彻底褪去,只剩下无尽的疯狂。

虽然是第一次与混沌星际战士作战,但索什扬并不感到畏惧,相反他只有愤怒,尤其是那些懦夫竟然向更弱者挥刀,用凡人的血肉装点自己。

他们让阿斯塔特之名蒙羞,索什扬毫不犹豫的冲在了最前面。

这是一群粗野的家伙,他们伤痕累累,却依旧拿着斧头接近了索什扬。

索什扬用他的剑刺向其中一个的胸膛以回应他的怒吼。

他没有倒了下去,反而抓住索什扬的武器,拼了命的要把斧头往索什扬脑袋上送。

索什扬抬腿就是一脚,把这个混蛋提到一边,然后动力剑灌入他的胸口,向右猛地一扯,使他的尸体在空中旋转,然后撞向堕落的同胞。

“这就是曾经的吞世者?”

索什扬啐了一口。

“不过如此。”

忽然,从他眼角的余光里,索什扬看到一个吞世者竟然砍掉了一名战士的脑袋,这让血一下涌进他的脑袋。

冰冷的灰髓迅速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

混战中,血雾伴随着可怕的斧子砍断骨头的声音,尽管残酷他们人数是绝对劣势却被包围,但疯狂依旧在吞世者们身上肆虐,他们没有崩溃,而是用一种以命换命的气势战斗。

高热的地面很快浸满了杀戮的鲜血。

十多秒的交锋后,3个吞世者拖着6名星界骑士一起倒在了地上。

而索什扬,则早已对上了这个战帮的首领,也是最后一个敌人,莫里尼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新文《复活老婆粉:爱豆居然单恋我》,月倾世和君墨涵在里边友情客串了,快可以看出吧!】再次穿越成废物兼丑八怪?!人人欺辱鄙夷?!没关系,咱是带远古神器来的!胎记一除,一瞬间甩什么天下第一美女两百多条街!神器一开,别人花二三十年修练才能能达到的级别,一个时辰轻松搞定!别人求一颗而严禁的丹药,身边有个药魔自愿原则为她一炼一大把!白莲花心心念念的天下第一冰山男神,不好意思,了对她一见钟情了!你家的兽宠很无人能敌?!很不巧,她家的萌宠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你家有个绝世高手老祖宗?不好意思,一个时辰前刚被她打撂倒!这是一个废材一不小心不断成长为无人敢
060 火离很好
4034 人在追
听到了这话的时候塞恩斯特点了点头,塞恩斯特接下来也没有训练了,叶火离是认命了,算了,塞恩斯特还不如去搞研发来的更加出色一些。叶火离在塞恩斯特去搞研发的时候,就看着塞恩罗这些日子很忙碌,“石狼帝国那一边出了事情?”“嗯,石狼帝国那一边调查出很叶火离在塞恩斯特去搞研发的时候,就看着塞恩罗这些日子很忙碌,“石狼帝国那一边出了事情?”。
联联珍珠贯长丝
13502 人在追
美色误人啊,她这个再次穿越而来小丫鬟,最后但是栽在了魏家大少的美人计里。(书名很正儿八经,文是简单轻松的沙雕文,的话很抓逻辑的读者,可能会不太很适合入坑)她真的不太喜欢赏月,九年里摆脱了曾经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她唯一的一项娱乐就是看那黄橙橙的月亮,从新月变满月从满月变新月。而一件事连续做了九年原有的意境也会因为腻烦大打折扣。。
第五十七章 一匹黑马
安知夏挑挑眉,这是要女追男的节奏吗?她特别好奇文中的哥哥怎么达成这段婚姻的,可惜他不是主角,只配得到几句一带而过的话。谁让配角越加凄惨,越能烘托出男女主角的小幸事呢?她没敢接话,生怕自己的干涉让事情发展脱离掌控。她希望哥哥能够得到得到幸福,谁让配角越加凄惨,越能烘托出男女主角的小幸事呢?。
第七十九章加分项
28249 人在追
众人傻眼,这要怎么过去?难办啊!不光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有两只队伍也站在沼泽地面前束手无策。“兄弟,别跑了,你们跑再快也没用,前面是沼泽。”“是啊,我们平常只需要练练体能跑跑步,哪儿需要过这么极端的地形,还不能绕行,必须过沼泽,这不是为难人吗“兄弟,别跑了,你们跑再快也没用,前面是沼泽。”。
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14930 人在追
乱世沉浮,胜者为王败者寇,朝代的更迭,时代的产物。大夏有位娆娆公主,小小年岁国破家亡,亲眼见到亲眼目睹父母双双殒命,父母身死之际耳提面命让她切记报仇雪恨,切记被怨恨催毁她的心,他们只愿她好好的好好活着。苏家有位纨绔贪恋美色女儿,纨绔又乖戾,因贪念云王府霁月晋王倾世容颜,小小年岁爬墙欲偷看,结果摔了个面朝地,磕上太阳穴,不幸身亡魂散。现阶段朝灭国公主变作看今朝苏家纨绔丑女,身在这场乱世沉浮内,国破家亡,父母的血仇与耳提面命的遗愿两两相互交织,每夜不能够寐,她该如何…床榻侧,一女子,隔着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