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苦涩的胜利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呃……”当索什扬将剑从莫里尼特的胸口抽出时,吞世者已发出了一声低吼。随即他盲目挥动着链锯斧,放佛手中拿的是驱赶幽暗的火炬,但却也没被击中任何目标。从索什扬身上传来的那种冰冷与憎恶感更为非常强烈了,莫里尼特觉得自己面前站的也不是一个星际战士,不是一随后他盲目挥舞着链锯斧,仿佛手中拿的是驱逐黑暗的火炬,但却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呃……”

当索什扬将剑从莫里尼特的胸口抽出来时,吞世者发出了一声低吼。

随后他盲目挥舞着链锯斧,仿佛手中拿的是驱逐黑暗的火炬,但却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从索什扬身上传来的那种冰冷与厌恶感更加强烈了,莫里尼特感觉自己面前站的不是一个星际战士,而是一个小型黑洞,正在将他的灵魂一点点从躯壳中抽离。

这种感觉让他十分惊惧,因为他的灵魂只属于血神,如果不能回归血神座下,那么他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滚开!滚开!”

莫里尼特嘶吼着想要驱赶对方,但这毫无作用。

银灰色的剪影从他身边一闪而过,接着那沉重锯齿战斧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随之一起落下的还有持斧的手。

吞世者血流所及,在金属的地板上如熔金般明亮,燃料罐还在燃烧,火星被风卷到半空,像是成群的萤火虫,落回时又化为焦黑的灰烬。

吞世者从绑在小腿上的剑鞘拔出格斗短剑,试图跪立起身,但剑尖已经靠向他的下颚下方。

“你失败了,你的所谓的神没有保佑你。”

索什扬喘息着说道,那些超凡的触感已经离他远去,冰冷的血正在冻僵他的心脏。

但他还能站着,并用剑尖抵住吞世者咽喉的盔甲柔软处,分解立场缤纷色彩围绕着银色锋刃,却丝毫没有碰触到对方颈甲的表面。

“帝皇将会唾弃你的灵魂,去死吧。”

那一刻即将来临了,只要手腕再轻轻一动,稍稍施加一点力量,吞世者的人头就会滚下肩膀。

索什扬咬着牙,甩动手腕。

但剑刃没有移动,它静静抵住吞世者的喉咙,却刺不下去。

没有气管和动脉被划开时的喘息,没有头颅与脖颈分离时触感。

索什扬感到喉咙里堵住了一团寒冰,他的四肢像是铁铸般沉重,他奋力想要控制持剑的手臂却遭到抗拒,剑刃仍旧拒绝移动半寸。

随着肢体对他的反抗,一股颤抖的麻木感从指尖扩散开来爬上手臂。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强烈的晕眩感重击着索什扬的脑袋,他持剑手的肌肉锁紧,紧绷的肌腱压迫着骨骼。

刺骨的寒气淹没了他的感官,他的视野缩紧,眼前的一切被压缩成一条线。

下一秒,声音止息,一阵晕眩感偷走了他双腿的平衡。

“血神在上——”

是一阵冰冷的重击将索什扬的世界重新聚焦,莫里尼特猛然暴起,直接撞上他的胸口,格斗短剑没入胸膛小半截。

脱下头盔的莫里尼特从牙间吐出大大一口气,破碎的面容宛如一张痛苦的拼图。

然后他使劲用力,想让短剑刺穿对方的胸膛。

他几乎就要办到了。

短剑穿透了装甲、黑色甲壳和肋骨板,但还没有触及心脏之前,一股强烈的寒意便顺着短剑爬上莫里尼特的肩膀,他发现自己一下就失去了对手臂的控制。

“血神!血神在向我张开怀抱!”

吞世者癫狂的笑着,向后倒去并顺势抽出短剑。

霎时间,黏腻的鲜血断断续续流下银灰色的盔甲,当他打算刺出第二下的时候,索什扬的长剑已经自上而下贯穿了他的脑袋。

伴随着咯咯的喘息声,吞世者几乎一分为二的脑袋喷出最后一口鲜血,污染了索什扬胸前的鹰徽,然后软倒在地上。

“唔……”

索什扬松开剑,踉跄后退几步,捂住胸部的伤口跪倒在地。

他很幸运,对方的剑尖离心脏就差那么一点,虽然即便被刺中也不会是致命伤,但他也得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战斗。

“战团长!”

战团新兵们立刻紧张的围了上来,其中就包括药剂师纳辛·巴利塔埃姆,他第一时间将大量药物注入索什扬的体内,不过当他触摸到索什扬的颈部时,吓了一跳。

“战团长!你的体温——”

索什扬抬起手摇了摇,示意他不要声张,巴利塔埃姆立刻闭上了嘴,默默的给索什扬处理伤口。

当注意到体温已经开始缓慢回升后,索什扬按住了药剂师忙碌的手,说道:

“我没事了,你赶快去搜集阵亡战士的基因种子。”

“是。”

巴利塔埃姆站了起来,并开始清点伤亡数字。

之前的冲突中,阵亡了3个战斗兄弟,还有1个重伤,3个轻伤。

轻伤员们已经可以自己行动,而那个重伤员主要是丢掉了一条胳膊,头部也有创伤,巴利塔埃姆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便准备回到星火号的医疗间里再进一步处理,接着转向了3个阵亡的战士。

他跪在一具战斗兄弟的遗体旁,他的盔甲已被砍得乱七八糟,但仍保留足够的原貌。

巴利塔埃姆将尸体翻过身,死者的头盔咚一声重摔在地板中。

随后他伸出手,着手回收他兄弟的基因种子,先是疗护手传来震动,随后内置的动力发出虫鸣般的叽叽声,医疗探针的电锯和震动解剖刀在嗡嗡声中开始切割破损的陶瓷。

但由于经验不足,巴利塔埃姆的进展很慢,于是药剂师一咬牙,探针抵住被撞击和高热熔在一起的装甲,施加足够的力度后终于将甲片像发黑的蛋壳一样切出缝隙。

随后他迅速插入手指,剥开战士的护颈。

死去战士的脸苍白得可怕,上面还涂抹着干涸的血迹,他的双眼圆瞪,似乎至死都在怒视敌人。

有那么一会,药剂师没认出死者的身份,但最后他终于想了起来。

莫瑞亚。

隶属于第一战斗小队的士兵,也是和他同一时期接受改造的新兵。

药剂师闭上眼睛片刻,缅怀这位战友的逝去,随后将护手抵住尸体的下颚,启动回收器。

只听潮湿的啪一声,一块粉灰色血肉弹入医疗探针的小玻璃瓶,随后药剂师用肉眼检查了一下那块组织,确认还是完好的,便收纳入存储器中。

回到星火号上之后,他还得对回收的基因种子做进一步检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能作为战团的储备种子保存。

接近着他有将钻头刺入战死者的胸膛,深深埋入其中,并将第二个基因种子取了出来。

虽然他们都是新兵,但接受改造都超过了十年,新的基因种子已经成熟了。

收集好第一个战死者的基因种子后,巴利塔埃姆便转向了第二个,有了第一个的经验,第二个的进度快了许多。

在这个过程中,索什扬也基本恢复了体温,他摸了摸伤口确认血已经止住后,便用通讯器召唤技术军士前来回收装备。

这时,一个跌跌撞撞的红色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世婚
14055 人在追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春花般凋落,又得复活。像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明白过程,却猜将近结局。复活,并不而已为了报复。复活,并不而已给了她一人机会。复活,原是为了避免出现悲剧,让更多人的人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幸福和快乐。——*——*——女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不相离。女主:嗯,这话好听啊。虽然夫君,金银田产都交到我日常管理吧?ps:坑品有确保,虽然跳坑需谨慎小心,女主简介里说得很很清楚,不喜莫入!这兴许是命,但她本不该死,荔枝也不该死,如果不是那些忘恩负义的人抛弃了她们,如果不是那个人一去不复返,她本不该落到这个地步——为了不受匪兵侮辱而投入江中。。
农妇灵泉有点田
17791 人在追
苏芷再次穿越到一个刚过门儿的农妇身上,又病又丑,婆家娘家全是极品,幸好相公很疼人,老天还送去灵泉一潭仙莲七朵,就给她把小日子跨过越红红火火吧!——————新书《仙田喜地》正漫画连载,是种地文,不喜欢的也可以看一看,通到车只要你把鼠标移到简介上面那个‘作者信息’就能看见了,里面除了峨光的别的文,希望能大家不喜欢。苏芷看着窗外那丛黄菊发呆,自醒来之后发现自已在一个陌生破旧的屋子里时候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她已经接受了自已真的像平时无聊时看到的网络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穿越了。不过她没有穿成皇族富户,而是穿成了一个农妇。。
天衍契灵记
18494 人在追
作为一个生在修仙世家却不能够修练的杂灵根,娘亲给莫雪灵的人生规划是,千娇百宠,平平淡淡又幸福和快乐地过完这一生。但是突然有一天,她不只是成了了资质出色修练天才,更是成了了万中无一的灵兽契约师。扬名天下大陆、傲视群雄群雄的机会就在眼前!莫雪灵眨巴眨巴眨巴眨巴懵懂无知的大眼睛:“切记,好累啊的。”前一刻的莫雪灵:“我要去努力成了强者!”后一刻的莫雪灵:“但是算了吧。”这是一个能撒娇卖萌、会坑爹、娇气又不爱去努力的小姑娘在修真界的成长故事。风虎很没形象地瘫在一片草地上,觉得简直生无可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干了什么事儿惹了老天爷不痛快,才会随手给他扔了这么个没处下手的考验。本该平静的小山谷里,此时流光溢彩,灵器丹药,各种天材地宝大剌剌的扔了一地。而这一堆宝物中间,坐着一个小姑娘,握着半块吃剩的点心,正哭得声嘶力竭。。
穿书后我把暴戾摄政王娇养了
望着左手养大的小狼狗成了凶戾的摄政王,沈钰准备溜之大吉时,却被绑到床上,“还敢跑?”“我是男人啊!”“我不喜欢!”“那我要不然女人呢?”“……等等,有话再说说,你脱衣服干嘛?”“直接证明给你看!”原来是夜倾寒早已明白她是女人了,还一天天的尽在她面前装!一开始,“你伤了,我帮你涂在药膏。”*沈钰严禁已穿进书中的女配,但是被主角虐死的小炮灰?她冷冷一笑一声,也不是你死是我亡,当她想先一步杀了主角时,悲催的意外发现自己的命和主角的命被捆绑了~杀严禁没办法哄着,还得养着,而已养着养着她就意外发现小狼狗看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对劲儿…再后来夜倾寒权倾朝野--夜倾寒。
不小心成了大魔王
13933 人在追
好家伙,这一不留心就成了大魔王!(出乎意料出乎意料,我真也不是故意的。)就在这时,一女子手持青色长剑,紫色长裙袭身,那面纱之下的面孔若隐若现,仿如天仙下凡一般,只见她御兽而来。。
第十五章 风光
18438 人在追
许昊出去打电话倒也没走多远,康戈和颜雪坐在小包房里面仍旧能够隐隐听见他打电话的声音,似乎也的确是按照他自己方才嘀咕的方案,半个字也没提有警察在这里,更没提是为了徐文瑞的事情。颜雪和康戈对视一眼,心里面都在揣测这个叫许昊的男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想颜雪和康戈对视一眼,心里面都在揣测这个叫许昊的男生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