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离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唉,是啊,那些叛徒夺去了我的荣耀军刀号,万幸星界骑士战团的天使们降临到了,它们彻底消灭了大部分叛徒。”地狱咆哮在星火号的舰桥上大声地吼叫着,他的声音被远距离通讯器传达到马’侃德三号行星表面,那边自打发来求救信号后,就始终企图联络轨道站。地面也也不是也没需要考虑洛肯在星火号的舰桥上大声嘶吼着,他的声音被远距离通讯器传递到马’侃德二号行星表面,那边自打收到求救信号后,就一直试图联络轨道站。。...

“唉,是啊,那些叛徒夺走了荣耀军刀号,所幸星界骑士战团的天使们降临了,它们消灭了大部分叛徒。”

洛肯在星火号的舰桥上大声嘶吼着,他的声音被远距离通讯器传递到马’侃德二号行星表面,那边自打收到求救信号后,就一直试图联络轨道站。

地面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派出部队前往支援,但因为通讯被阻断,他们不清楚轨道站的情况。

如果轨道站已经被敌人控制,那么增援部队很可能在半路就被拦截。

直到洛肯发出的信号传递出来,他们才意识到,轨道站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袭击。

“损失情况。”

通讯器另一端响起一个充满金属质感的声音,洛肯听得出来,那个家伙就是现任的熔炉之主,且有很大概率还是暗杀了自己导师的人。

光是从那家伙的语气里,洛肯就听到了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抽了抽鼻子,用一种悲哀的语气说道:

“大主教,损失惨重啊!轨道站能源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叛徒还毁掉了大量自动防御炮台,并且掳走了轨道站的所有人!”

“所有人!?”

这会那个声音不像之前那么淡定了,洛肯顿时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是啊!那些天杀的!该被诅咒一万次的叛徒!把所有人都掳走了!连我的保健机仆都没放过!”

在他身后不远处,索什扬看着对方装模作样的神态直摇头,洛萨修士则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确定?”

“我亲眼目睹!”

“那你怎么没被掳走?”

“因为尊贵的星界骑士战团及时赶到!他们在我遭难前消灭了那伙叛徒!”

“我……让我跟他们的指挥官通话。”

“大主教,这个恐怕不行,天使们正忙着追击叛徒,哎呀!荣耀军刀号要遁入亚空间了!天使们马上要跳帮!”

说着,洛肯将自己一条机械附肢插入操作台,输入一串乱码,顿时通讯频道里便充斥着静电噪音。

“什么?喂!洛肯!听到我说话吗!”

“大主教!请你放心,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荣耀军刀号带回来!你等我嗷!”

洛肯说完直接挂断了通讯,转过身朝索什扬做了个OK的手势,对方随即微微点头。

“启动亚空间引擎!”

两艘战舰,一前一后,以一种近似于追赶的姿态,就在距离轨道站不远的位置,先后跃入亚空间,消失在茫茫虚空里。

在它们离开的位置,新法洛斯号被打得粉碎的残骸,正静静漂浮在冰冷的虚空中。

等到地面上的先头部队抵达轨道站时,看到的只有死寂如坟场的金属结构体,里面可以说是一片狼藉,不仅看不到一个活物,连轨道站附属的大量自动防御炮台也全没了。

随后抵达的机械教部队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轨道站,除了在血淋淋的主控室看到一堆难以辨识的肉块外,就是9具混沌星际战士残缺不全,且被彻底焚烧的尸体。

它们被摆放在轨道站的小教堂里,面朝着帝皇的圣像,全部被固定成了下跪的姿态。

在地面上,还有用鲜血书写的一行高哥特文。

“叛徒终将耻辱的死去”

这些七分熟的混沌星际战士的尸体经过初步检查后,发现基因种子全部被挖走了,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显然死去有一段时间了。

随后机械教的人又检查了一遍仓库,发现那里面简直比教堂里帝皇圣像的脸还干净,不仅原本应该发往星界军的物资装备全没了,就连那十二辆马克多重型装甲也消失了。

更离谱的是,连轨道站里的食品仓库和厨房都被搬空了!

那些叛徒是带了一群乞丐来打劫的么?

这个问题困扰着机械教的教士们,当他们对轨道站做更进一步的检查时,发现那些自动炮台似乎并不是被毁掉的,而更像是拆掉的。

包括轨道站的能源系统,电力系统,以及通讯系统,很多部分不是被破坏,而是直接缺失了。

并且手法还相当之专业,完全没有对周围造成附属伤害。

难不成这次入侵还有那些异端机械教徒参与?

无论如何,这都称得上是一次巨大的损失,不管是从物资还是人员方面来说,更不用提还有一艘属于海军的护卫舰被夺走。

这个官司估计得一路打到星区总督那里,马’侃德二号的大主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得处理这些让他头疼的事。

至于洛肯。

那个家伙最好永远消失在亚空间里。

“星火号,这里是荣耀军刀号,一切正常,盖勒立场已开启。”

刚一进入亚空间,舰桥上便响起了霍奇斯的声音。

“这里是星火号,我是索什扬,跃出点目标定位为沃利斯塔德高轨道1-23。”

“收到。”

星火号是紧跟着荣耀军刀号跃入亚空间的,当它进入的那一刻,开启的盖勒立场上随即燃烧起能量的卷须,一道道粉红色和蓝色的光点亮了导航护盾。

她仿佛一头扎进了某个世界的大气层。

紧接着,诡异的谐波在舰船内部的通讯网中回荡,船上的鸟卜仪发出的杂乱、扭曲的声音,似乎是在求饶,在痛苦的呼喊,在乞求,在低语。

这些声音只要是长期航行的船员们都不会感到陌生,它们来自于虚空之中,是亚空间最直接的体现。

不过索什扬却感到那些无穷无尽的声音在即将倾泻到他的耳边时,又纷纷远去,变成某种遥远的回响。

舰船振动着,但又很快恢复平静。

那些声音也消失了,增强的盖勒立场阻断了它们。

索什扬将舰桥交给洛萨后,便转身离去,直奔军械库而去。

原本他是打算回一趟自己的故乡——倒不是因为什么思乡之情,而是他想要从那里得到一批适合改造的新兵,现在战团迫切需要新血。

但赛德修士却忽然苏醒了,并让技术军士李科·罗格里斯给他发来一条讯息,让他将目标改为沃利斯塔德。

这个名字索什扬从未听过,显然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世界。

但赛德修士既出此言就必有目的,索什扬遵从了他的想法,将预定目标改变,不过那个世界位于天龙星区,紧邻著名的阿米吉多顿星系,航行过去需要一段时间。

乘着这段时间,索什扬想要问问赛德修士这样做的目的。

“战团长?”

自动门刚一打开,索什扬就看到罗格里斯正在为赛德修士检查,不过看起来神圣无畏的状态很好,罗格里斯只是为他的左臂上了点机油。

“嗯,你先出去,我跟赛德修士有事情要聊。”

“是。”

当罗格里斯退出去后,索什扬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为什么要去沃利斯塔德?”

“那里一份很珍贵的礼物。”

“礼物?是什么?”

“我遗忘的事情太多了,只记得这个名字,究竟是什么,需要亲自去找才会知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25576 人在追
温柔如水戾气杀男主×理智冷谈女作者(?)#你想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自此过上了美男坏绕的幸福和快乐日子。温柔如水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大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自然茶味女艺人,搞笑有趣沙雕喜剧派,除了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切记太美好的。泳池趴,扮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谈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渐渐超级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地提高。报名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报名参加你的综艺唯一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没办法当男二的温柔如水男人当了我的男二号。亲自动手拉下神坛的人,就得永远是对他主要负责。让他身陷爱欲堕落,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第三十六章 走马上任
苏小七还一直期待着能再上一节侦探入门课程。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印长生新任的职务便是9.16专案组组长,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干警,他算得上众望所归。走马上任第一天,顾怀斌亲自迎接,他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群灰暗角落的孩子,他们有着凄惨的成长史,最后活成了他人故事中的垫脚石。温颜在三千世界,重新开启养崽日程,将他们培育出的根正苗红,自我救赎他们的人生。1、懦弱懦弱的焦虑……症妈妈2、借助孩子聚敛钱财的网红妈妈3、贪得无厌的泼妇妈妈4、红颜祸水妈妈5、重女轻男的以及控制欲妈妈6、拼事业像拼命地的绝义妈妈7、人格内部分裂的可怕妈妈8、贪慕虚荣心的势利眼妈妈……未完未完温颜的意识逐渐苏醒,看着眼前的女人满脸的狰狞绝望,疯狂地冲向了自己。。
以言铭心
11174 人在追
杀手世家莫家,一白天满门被灭,惟一幸存者者莫子阎化姓言漠,重新开启追缉灭门真凶的旅程。二十年的遇上当朝二皇子奇铭求婚成功,在2人的你追我赶中,一路侦破各种奇案,搜集当初莫家案的线索。“什么?要我一个山寨寨主当王妃?那二皇子脑子没问题吗?”“要不然属下把他劫来,给寨主当压寨夫婿!”“这有啥差别?!!!!”实验室内。。
东宫藏娇
28006 人在追
一开始,池棠原想努力振作起来,一举扭转前生命运,接着——被她爹轻松搞定了……再后来,池棠想查出自己前生死因,找出仇人,接着——被隔壁家大姐姐轻松搞定了……便,人生就只余下被隔壁家大姐姐投喂的日子;虽然,喂着喂着,像是有哪里不太对?等等!我把你当姐妹,你居然肖想我爹?!------------------李俨意外发现一个小姑娘,口口声声说自己心仪已久当朝太子,见了他却认不出;认不出也就算了,还得把他跟她爹凑成对……又名《人人都想做我继母,我看上的那个却想做我夫君》、《我到哪儿都是团宠》目光扫了一圈,心陡然沉了下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29931 人在追
孟桃穿进年代文,生活……在六十年代,人设为炮灰女配,为需要支持男主在外工作,勤劳肯吃苦任劳任怨奉养公婆照料弟妹的小村媳,却落个个被被人嫌弃被被抛弃被设计陷害背上各种恶名的下场,以她的悲惨落魄人生衬托出文中男女主美好的爱情和幸福和快乐生活……。孟桃怒摔:让我来,拾掇畜生!某男:我帮你。孟桃:谢谢您。某男:一家人,不谢。孟桃:……我就客套一下,你还真不客套。她希望这只是个梦,等梦醒了,她又回去原来生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