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脱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虽然兼备速度和凶悍,但这种幽灵般的恶魔也难以抵挡坚毅的阿斯塔特们。凡人内心的恐惧与痛苦会成了它们的食粮,而阿斯塔特们面对自己它们时,却会给它们任何机会。也没仁慈之心,惟有至死方休。问题完对手的索什扬望着托尔在恶魔堆中大杀四方,这个两万年前的老兵,凡人内心的恐惧与痛苦会成为它们的食粮,而阿斯塔特们面对它们时,却不会给它们任何机会。。...

尽管兼具速度和凶猛,但这种幽灵般的恶魔也无法抵御坚忍的阿斯塔特们。

凡人内心的恐惧与痛苦会成为它们的食粮,而阿斯塔特们面对它们时,却不会给它们任何机会。

没有仁慈,唯有至死方休。

解决完对手的索什扬看着索尔在恶魔堆中大杀四方,这个一万年前的老兵,好像被一种超越想象的情绪控制,在寂静的杀戮中发泄心中的怒火。

他的剑不断刺穿怪物,已经有超过两位数的怪物变成了地上那果冻般的液体。

看到这一幕,索什扬虽然自认已经是合格战士,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与索尔相比,他都只是个菜鸟。

战斗仅仅开始了数分钟,便宣告结束,最后一个恶魔也被打发了。

爆弹枪的轰鸣,链锯剑的咆哮都已停止,星际战士们重新集结在他们的指挥官身边。

“在那!”

从入口进入到起降平台后,索什扬一眼就看到了停泊在其中的雷鹰。

此时,战舰的颤抖已经变成了山崩一般的巨大响动,许多残骸从飞行甲板的上方飘落下来,那些巨大的管线更是如同被剖出的肠子般向四周甩动。

但这并不能成为阻挡星际战士们前进的障碍,他们朝着雷鹰一步一步前进,避开那些巨大的障碍物。

随着逐渐靠近雷鹰,索什扬能感觉到这附近存在着某种强大灵能的力量,他嗅到了一股旁人无法察觉的味道,就像是一种腐败的烂肉散发的味道。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索尔,发现他紧皱眉头,似乎也在忍受着这种来自亚空间的味道的折磨。

这时索什扬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索尔与他们的遭遇,是否过于巧合了?

这艘被恶魔控制的战舰,朝他们一头冲过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随着离雷鹰的距离越来越近,战士们一言不发,每个人都将自己的想法深埋在心中。

忽然,索尔嗅了嗅空气,举手示意停下来。

“不对劲。”

朦胧的光芒在雷鹰的后方升起,并且伴随着一种斑斓的烟雾。

那些烟雾实际上是以太能量,索什扬能看到,其余的星际战士似乎对烟雾一无所觉,飘荡的烟雾在不断地扭曲和盘绕,似乎其中蕴含着痛苦和恐惧。

也许索尔也能看见它,他的目光也随着烟雾中痛苦的轨迹移动。

然后,是一声可怕的尖叫,那仿佛是千万亡魂的合奏。

顿时,除了索什扬外,所有星际战士就像被一把大锤狠狠地砸到了头上。

“唔!这是——”

阿尔明膝跪在地上,刺痛正用力地想要挤进他的脑袋,就像有个人用烧红的叉子从耳朵里捅进去一样。

面对这样的灵能攻击,连索尔也晃了几下,但双脚还是稳稳地站在地上,并没有摔倒。

这时,索什扬看到一个“东西”从雷鹰的后方爬了出来。

很快,整个雷鹰的上方都被这个似由半透明粘液组成的生物所占据。

它的表面呈黏胶状,显露的花纹像是上百万只圆睁的眼睛朝外张望着,像是大洋深处的海沟里的生物那样发着光,彩色的光芒正是从生物的内部亮起。

索什扬甚至能“看到”原始的饥渴在这个生物心中冲撞着。

它像一只巨大的寄生虫紧贴雷鹰的顶部,直径达到了数百米,似乎在一直移动,体型时而扩张,时而收缩,形状变幻不定。

滴动着不明液体的触须像藤曼一样,从那个巨大的软体动物身上垂落。

当那尖叫退去后,只剩下低沉的嗡嗡声和急促的尖啸,还有类似毒蛇吐信的嘶嘶声都混杂在一起。

星辰在它周围闪耀,如梦似幻,似远似近的星光在深处不断旋转,就好像在过去的古老岁月中被吞噬的“食物”还未完全消化。

索什扬喘息着,呼吸急促,面对这完全不应该存在之物,他竭力保持着自己的理智。

而就在星界骑士们,包括索什扬,心神皆被前方出现的可怖之物所摄的时候。

爆弹枪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将那怪物伸出的触须轰成碎片。

“帝皇之子,斩父之敌!!”

索尔拔剑在手,开始冲锋。

看到这个万年前的老兵如此勇悍,星界骑士们也回过神来,高呼着战号跟着发起了攻击。

索什扬也一样。

他咬着牙,再次让活性金属流淌全身。

灵魂黑洞的出现让那个生物畏缩了,但爆弹打在它躯体上时,它痛苦的向后翻卷。

索尔的剑是第一个触及它的。

带着无比的憎恨和狂怒的情绪,帝皇之子的利刃在怪物身上划出了一条巨大的伤痕,浓烈的以太能量从里面宣泄而出,还有亡魂的哀鸣。

它想要反击,触须直朝索尔卷去,但却被一柄炙热的长剑绞碎。

“快!登上雷鹰!”

索什扬一边狂乱的挥舞长剑,一边向罗格里斯下令。

技术军士轰开一条路后,立刻钻进雷鹰的驾驶舱中,更远处,潮水般的恶魔杂鱼们已经涌来。

它似乎很不甘心放过这些猎物,努力的想要把雷鹰缠住,但索什扬的逼近让它不得不后退,于是它选择将那些残骸卷起,朝众人砸过去。

轰——!

一根两人宽的横梁重重砸在离索什扬不到半米的位置,他心知对方绝不会罢休,为了掩护雷鹰起飞,反而迎头冲上去,用剑继续啃咬对方的躯体。

“你们先上去!快!”

战士们一个接一个的登上了雷鹰,而最后一个登上去的是索尔。

“战团长!快!”

雷鹰的引擎已经启动,一个战士操控着上面的重爆弹枪,用金属的风暴阻拦那一大群恶魔。

但它们依旧在逼近。

索什扬听到通讯器里焦急的吼声,随即右臂一挥,将前方一大片触须绞碎,然后转身开始全速冲刺。

雷鹰已经悬空半米,而潮水般的恶魔离他们只有不到一百米。

索什扬全力奔跑着,身后强追不舍的触须,但他没有时间去管它们了。

他剧烈的喘息着,强行驱使灰髓让他的一颗心脏完全被冻僵了,他只能用力榨干最后一点力气。

二十米

十米

五米

最后一步时,骨髓里的寒意像毒针一样刺入他的脑干,索什扬眼前一黑,向前倾倒。

耳畔,是战士们惊惧的怒吼。

然后,一支强力的大手握住了他的臂膀,然后用力一提。

“哈……哈……”

索什扬躺在机舱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前是一片闪烁的红灯。

过了几秒,觉得自己能说话后,他转过头,对坐在靠舱门位置的索尔低声道:

“多谢。”

对方没有回话,只是静静注视着窗外那逐渐崩裂的战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被碰瓷后我走向了人生颠峰
吴念一出生于就被亲生母亲给扔了因为非常特殊的血脉,她一路跌跌撞撞地长到了十八岁一直到遇见了了他京师市人人惧怕的鬼脑萧三爷突然倒在了她的怀里,吴念吓得话都说不麻利了。“大叔,你别碰瓷儿呀!”吴念而已打开门力度大了些,‘身娇身体虚弱’的萧三爷便一脸受了委屈道:“骨裂了。”吴念:…… 大叔,你又碰瓷儿?见人要走了,萧三爷突然吐出一口血,脸色惨白地笑道:“心心!”吴念一脸无语道:“大叔你能不能够别可着我一个人碰瓷儿!”上京市某医院,一名产妇就在刚刚最为震耳的那一道雷声中,产下了一名女婴。。
迷心记——出版名 宫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豪门绝宠之峥少溺爱狂妻
我的推荐新书《穿书后娶了反派大佬》一对一宠文,不像的故事他是金字塔尖的峥少,狂妄霸气,活得肆意狂妄她冷冽绝美,颜值和智商统统爆表一见钟情这玩意,某人向来嗤之以鼻,虽然通常狠狠的打脸那是来的又快又急。这实际上是一个蛮横无比的男人绝宠一个高智商女人的故事。他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把她惯坏,宠到眼中仅有他直至。小剧场【一】皇甫峥:亲爱的,昨天你像是又好看了。唐岸芷睨他几眼:呵呵,说人话。皇甫峥脸色一正:媳妇咱们也可以去扯证了。小剧场【二】“哥哥欸,这宠女人也要有个度吧!她这都快爬你头上拉粑粑了,你也不管一管。”最最重要的的是那女
第三十六章 走马上任
苏小七还一直期待着能再上一节侦探入门课程。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印长生新任的职务便是9.16专案组组长,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干警,他算得上众望所归。走马上任第一天,顾怀斌亲自迎接,他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
重生王妃俏医女
8708 人在追
贝一一名校中医系的在读学生,在校因一场情感纠葛被暗害,复活到另一个时空的贝婼瑾身上。贝婼瑾,贝府最不得宠的小姐,被父亲娶了皇族最不受不待见的六王爷,嫁入王府没多久就被人暗害。六王爷冷子润,母亲被后宫的人做局设计陷害,冷子润本就不得宠,再后来更是遭总是会被排挤,始终被被流放在边疆的状态,因一些事,被逼走上武力夺位的道路。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嫌妻当家
9204 人在追
魂穿异世,未婚已育有夫有女?娘家屋漏,父病母弱弟妹还多?夫家无情地,婆母凶狠妯娌各怀鬼胎?坑爹的的,这是穿到哪里?王宝钏苦守,夫婿欲另结新欢另娶新妇,是放任不管现状妻妾融洽夫婿实现共享但是果断抽身而退另觅良缘?谁说女人肯定要依附于男人而活?看她左手挣银子右手养包子,下回分解嫌妻剪耳复活华美归来时!********************************新书《贵婿》上线,评论交流围观群众。东南松山县上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