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鹰之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1机舱内一片静寂,除了引擎的轰鸣声和零件颤抖着时互相碰撞后的摩擦声外,便也没任何声音。红色的灯光不断地从每一个战士身上扫过,但他们就像雕塑像,一动不动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气氛分外的怪异。“战团长。”突然间,微闭闭目养神的索什扬,听见头盔里传来米尔的红色的灯光不断从每一个战士身上扫过,但他们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1机舱内一片死寂,除了引擎的轰鸣声和零件颤抖时相互碰撞的摩擦声外,便没有任何声音。

红色的灯光不断从每一个战士身上扫过,但他们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气氛格外的诡异。

“战团长。”

忽然,闭目养神的索什扬,听到头盔里传来阿尔明的低语。

“这个人很可疑。”

索什扬不用看,也知道阿尔明指的是说,但他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任由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人能够在那种环境下……生存一万年。”

“亚空间里的时间是不恒定的,对于他来说,可能并没有那么久。”

“但那是一艘满是恶魔的船啊!战团长,我虽然是第一次与这样的存在作战,但过去听牧师长说过,那是一种极具腐化力量的存在……而且他真的是自己宣称的那个人吗?”

索什扬睁开了头盔下的双眼。

“阿尔明,你得明白,这是一项十分严重的指控。”

“我无法信任他。”

索什扬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其他战士立刻就注意到他的动作,纷纷把视线集中在了他身上。

气氛顿时变得更怪异了。

索什扬两步走到索尔面前,对方依旧在看着窗外,不知在思考什么。

“索尔连长。”

他刚一开口,索尔便转过头,同样站了起来,就这样与索什扬平视着,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似乎在说什么。。

阿尔明的手立刻摸向了挂在大腿外侧的爆弹枪,其他战士也一样。

可是接下来一幕,却让他们有些没料到。

“你刚刚是在和我说话吗。”

作为离索尔最近的人,索什扬能够确认,对方站起来时,确实说了一句话,但他听不到。

“我在问自己。”

索尔将之前那把爆弹枪和他的佩剑取了下来,冷静的回答到。

“你,究竟值不值得信任,索什扬……战团长。”

说完,他便将武装递到索什扬面前。

“索尔连长,以我的生命和荣耀起誓,只要能够确认你本人不存在任何问题,我将竭尽全力保证你的生命和荣誉不受任何损害。”

“免了吧,所谓誓言……我听过太多了。”

索尔交完武器,便直接坐回到位子上。

机舱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死寂。

十分钟后,雷鹰返回了星火号的飞行甲板,离开机舱的第一件事,索什扬便向舰桥的洛萨下达了一个命令。

“把那艘船打掉!”

随后,星火号与荣耀军刀号集中火力,猛烈轰击已经逐渐停止移动的废船。

光矛,宏炮,鱼雷,各种武器轮番上阵,在亚空间中撕扯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斑。

原本坚固的巡洋舰,此时仿佛失去了主干一般,在两艘战舰相对弱小的火力下,竟然逐渐离解,似乎上万年的岁月一下重新回到了它的身上。

在飞行甲板上,索什扬没有草率让维护人员和技术机仆们靠近雷鹰,因为他还不确定这个载具有没有被污染的风险。

很快,黑甲的牧师便来到了飞行甲板,他身上携带着能够探测亚空间污染的念珠和圣物。

不过当他看到七个人的小队归来时变成了八个人,还是相当的诧异。

“战团长,这个是……”

亚兹丹看着索尔,骷髅头盔那深邃的眼眶中,似乎燃起了两团火焰,要将对方身上的伪装剥离,同时他还缓慢转动这手上的念珠。

索尔也在观察牧师,他似乎对这种黑甲的战士十分好奇。

“你先检查雷鹰,我去见赛德修士。”

亚兹丹点点头,在临走前还深深望了索尔一眼。

“你带他们去医疗室。”

索什扬让阿尔明将受伤的队员带去治疗后,自己一个人带着索尔朝战团的临时档案馆走去,洛萨刚刚告诉他,赛德修士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档案馆不只是存放战团档案的地方,也是赛德修士的休眠之地,他让技术军士把他的静滞立场放在档案馆里,似乎只有陪伴着那些古老的经卷,他才能够入眠。

但真实原因只有索什扬知道。

在赛德修士沉睡之地的脚下,有一个秘密入口,那里才保存着真正的秘密。

一路上,索尔在仔细观察着他看到的一切。

最终,他们在一扇需要生物识别码的大门前停下,索什扬停下脚步,待仪器确认无误后,舱室的大门便缓缓打开了。

一排排书架的数据尽头,是一个巨大的讲经台,那同样也是一个静滞立场,神圣无畏就站在台前,舱室的上方偶尔会有嗡嗡作响的伺服颅骨飘过。

“赛德修士。”

索什扬带着索尔来到无畏面前,然后侧过身,轻声介绍到。

“我们确认那艘废船是一艘怀言者的屠杀级巡洋舰,在那艘船上还发现了这位,他自称是帝皇之子十连长,索尔·塔维兹,也是他帮助我们从恶魔的重围里脱困。”

索尔此刻已经将头发扎在脑后,所以他的面容能看得一清二楚。

无畏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索尔·塔维兹,伊斯特万三号上忠诚反抗军的领袖之一,没想到一万年后还能见到你。”

“我并不认识你。”

索尔谨慎的打量着这架银灰色的无畏,他在脑海中努力搜刮,却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

“当然,你当然不会认识我,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不过你刚刚服役的时候,我还不在这铁棺材里呢。”

帝皇之子猛地皱了下眉头。

“您之前的名字应该不叫赛德吧。”

“从未改变。”

“可我并不记得您的名字,似乎也没有听过您的事迹。”

“权当我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便可。”

这时,索什扬突然插话到:

“赛德修士,你说索尔连长是伊斯特万三号忠诚派的领袖?然而……伊斯特万三号上不是无人幸免吗。”

“很少并不代表没有。”

索什扬感觉到,赛德修士的声音里似乎出现了一丝笑意。

“我说的没错吧,索尔连长,或者该称呼你为……34千人队,死亡之鹰的首任鹰之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大神,你家MVP她甜炸了!
池梦可在室友的怂恿下,直接下载了王者荣耀。跟随室友玩了一下午间,对面野王哥哥的瑶妹洋洋得意又嘚瑟:“对面瑶妹,下局一同玩吗?你家野王不行啊啊。”野王妹子气急败坏:“臭崽子!你丫的才不行啊!”一局结束了,室友心累:“可可,你走吧,我想静静地。”便,池梦可就了和很陌生野王的峡谷生活。某大神:“你先练着中路挺好,回来帮我,来个击飞。”几秒后,池梦可和大神的尸体排排躺。大神又表明世隐的大招是给他回血的。给大?大神没说什么时候给啊!第一次,池梦可没牵上大神,和大神双双丧命;第二次,池梦可刚开大,大神了一命呜呼;第三次,池梦可刚石仙仙抱着手机瘫倒在座位上。。
第七十三章 饭不怕晚
“哦?是你们村长家的……”说到这里,那人话一顿,满是吃惊地问:“就是她小时候偷人家英雄钢笔的那位?”河塘村村民面色僵硬地点点头,“是传着的那个,不过,我们看着她长大的,不像是偷钢笔的人啊。”“哎呀,这叫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时当着那么多师“哎呀,这叫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那时当着那么多师生的面,还能冤枉了她不成?可能。
盛嫁之田园贵夫
26499 人在追
川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那是尽情地的夸,很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娇嗔。要训练新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地,只要你庄喜乐想的便任凭她瞎折腾。谁让川康郡王府权势天尊,万事兜得住!在西南瞎折腾的腻烦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军南下。一夕入京却搅得风云,闹的接她京师的太后悔不当初。权势的交叠她依旧得宠依旧。各路才俊好不容易捱到她议亲争相登门求娶。谁明白庄喜乐小手一挥:需得容貌绝美才可议亲!这时,京都大名鼎鼎大名的废柴农夫晋王扬着脸:不明白县主会觉得君某如何?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不满意的点点头:准了!【团宠全“列队~”。
一昭升仙
24738 人在追
新书《国公小姐她有剧本》来袭,多加需要支持!……(无男主!剧情流!)这年头的修仙界,天才修士的名头了不顶事了,要想出类拔萃,要要有‘天运之人’光环加身。玄演宫,一个带有发掘‘天运之人’,送光环的解卦门派。一直到这光环送进了程昭昭头上,玄演宫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业务滑铁卢——对方表示拒绝了你的卦示,并踢翻了你的光环!……本文正统性女修仙文!剧情流,热血青春,配角绚丽多姿,男主已游戏掉线。完结啦文《一渡升仙》姊妹篇,有你陌生的天楚大陆。其中完结啦古言探案《仵言》可入。书群QQ:483149692……。
王妃貌美她还凶
21248 人在追
她曾是天下之师,扶佐幼帝继位,权倾朝野,却因功高震主被害而亡,死前毁了江山陪葬。他是异世权王,冷心绝义,手握天下大权。她借他解了困境,却再无法逃脱。----------“江山可毁,天下可灭,惟独你,本王决不放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