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天使降临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长官,我们在被那些凡人攻击,得让他们瞅瞅我们是星际战士,也不是动物。”米尔带着怒气轻声说起,在他心里,他是想给那些家伙们好好的上一课。“不对,附近有其他人。”突然间,始终缄默的索尔的声音在频道里响了,穿着普普通通动力甲并戴着头盔的他,看出来和其他阿尔明带着怒气低声说到,在他心里,他是想给那些家伙们好好上一课。。...

“长官,我们在被那些凡人攻击,得让他们瞧瞧我们是星际战士,不是动物。”

阿尔明带着怒气低声说到,在他心里,他是想给那些家伙们好好上一课。

“不对,附近有其他人。”

忽然,一直沉默的索尔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穿着普通动力甲并戴着头盔的他,看起来和其他战士毫无区别,仅有的不同就是他腰上的那把剑。

“静默。”

索什扬立刻下达命令,接着转身来到队伍后方,也就是索尔的位置上。

他仔细观察着丛林,在夜视仪器和红外观测仪的帮助下,他发现了那些在丛林中移动的鬼祟身形。

他们看起来像是一些拿着简陋轻武器的凡人,但数量很多,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索什扬的队伍,恰好便处于他们与城市守军之间。

而且由于夜晚加上丛林的复杂环境,这些人也没有认出他们前方的存在是什么,他们误以为城市的守军进入了丛林,因此也向目标发动了攻击。

一时间,丛林内到处是此起彼伏的枪声与呼喝声。

“干掉他们!”

索什扬随后听到阿尔明喊出一声战吼,用大嗓门强调着他的愤怒。

“阿尔明,重组队型。”

索什扬向他的人喊道。

“如果有任何东西从后面朝我们过来,马上干掉他们。”

很快,丛林的深处便响起爆弹的轰鸣与肉体被撕裂的声音,还有死亡瞬间的惨叫与重伤者的哀鸣。

忽然,大地震动起来,索什扬转过头,看到丛林被铲开一条通道,树汁从被砍得碎屑横飞的树木中向外喷溅着。

一架如同传说中的巨人一般的哨兵机甲塔立在索什扬面前,这架双足机甲的机械臂前端固定着一把收割链锯,重型火焰喷射器安装在驾驶舱的正下方。

也许是因为丛林太过黑暗,还没等分辨出目标的身份,哨兵机甲就启动了它的火焰喷射器。

一团明亮的火球穿过丛林,将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化为了灰烬。

索什扬超人的反射神经勉强救了他一命,他一个冲刺便躲到了哨兵机甲下面。

他知道火焰是以圆锥形向外喷射的,也就是说最安全的地方恰恰就在哨兵机甲旁边。

当然,大多数哨兵机甲是没有配备近战武器的。

这个明显是从农用收割机上拆下来的钳形武器,在一阵浓烈的黑烟中发出轰鸣,回转向下,划出一道致命的弧线,直取那个银灰色的身形。

索什扬举起手中泛着红光的圣焱剑试图抵挡。

霎时间,巨大链锯的动能甚至让这名星际战士的臂膀都感到发麻。

索什扬咬紧牙关,绷紧他的强化肌肉,紧握着手中的剑,剑身上的符文在激烈的对抗中隐隐发着光。

很快,链锯的锯齿被崩飞了,然后索什扬猛地往前一撞,圣焱剑切进了机体内部,火花从剑刃和齿轮之间飞溅出来。

索什扬可以听到小队的其他人也正在与那些不明身份的敌人激战。

根据那些碰撞声,爆弹枪开火声和骨头折断的声音,他大概知道这绝对是一面倒的屠杀。

不等重哨兵再次启动,索什扬双手擎起长剑,朝哨兵机甲双腿的膝部连接点猛的砍去。

咣的一声,圣焱剑砍断了传动轴,哨兵顿时失去平衡。

它用仅剩的独腿挣扎着保持了几秒钟,然后向前倒下,火焰喷射器的喷嘴也摔进了泥土中。

“滚!”

同一时间,阿尔明愤怒的将一具尸体扔到了高处的树枝上,那是一个瘦弱的男人,衣着褴褛。

爆弹枪的怒吼回荡着,其他队员轻松的将那些人赶回了出来,即使是偷袭,这些凡人们也根本不是半神们的对手。

而且他们也认出了自己在面对什么,立刻就失去了勇气。

枪声虽然停止了,大地却又开始震动起来,另一些敌人来了。

索什扬感受着地面的震动,根据引擎发出的噪音,他可以分辨出这辆载具的方向。

防御者派出了新的东西来把这一整片丛林烧成灰。

重火焰喷射器发出的炽热火焰将阿斯塔特们的动力甲照的闪亮,半神们的从火海中出现,但那些防御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

“他们认为我们是敌人并且朝我们开火。”

“杀光他们!”

“别着急。”

索什扬按住了阿尔明的愤怒,然后走上前去抓住被击毁的哨兵机甲的舱门。

星际战士用令人惊讶的神力撕开了舱门,一个受惊不小的,浑身湿哒哒的驾驶员暴露在驾驶舱内。

“出来。”

索什扬命令道。

驾驶员说了些什么,然后跳出了舱门,趴在地上。

索什扬随后从里面扯出一台通讯器。

“该死!”

很快,他发出了恼怒的低吼,手中摇晃着小小的战利品。

这个通讯器已经坏了。

“兄弟们,待在原地。”

下达命令后,索什扬拼命跑着然后一头冲进射杀区,围墙上的重型伐木枪立即做出了回应,地面上顿时变得尘土飞扬。

他改变着方向,躲避着子弹,努力观察着四周。

子弹打在索什扬的肩甲上,但没有打断了他的脚步。

在他左侧,另一具仅装备着火焰喷射器的哨兵机甲冲了上来,但是还在射程之外。

在他右侧,他看到了先前火力的来源,一辆用拖拉机改造而成的履带式装甲车。

他希望那些防卫者能认出眼前这个身着银灰色动力护甲的巨人不是丛林中的野兽。

果然,哨兵机甲放慢了速度,也许那个驾驶员多少还是有点脑子的。

但城墙上的枪塔仍在射击,幸运的是它们缺乏准星。

不过那个改造的装甲车似乎驾驶员受到了惊吓,竟然发动了它的引擎,朝索什扬冲了过来。

星际战士也开始冲锋。

他发出一声怒吼,绷紧他的双腿,利用他护甲中的辅助动力跳向那辆装甲。

下一秒,索什扬重重的踩在装甲车的引擎盖上,接着徒手撕开驾驶舱的顶部,将里面那些尖叫的凡人一个接一个拖出来,扔到一边。

他的计划成功了。

枪塔停止了射击,城墙上的人和那台孤零零的哨兵机甲变得犹豫起来。

索什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摘掉他的头盔。

“以帝皇之名!”

他大喊道:

“汝等攻击阿斯塔特修会,已犯下无赦死罪!”

城墙上爆发出一阵慌乱,这些人大多听不懂高哥特语,只是被巨人的怒吼所震慑,不过在防卫者中,索什扬看到了一些穿着华丽服饰的身形。

那种真正的领导者出现了。

“是阿斯塔特!帝皇的天使降临了!”

高层人士眼力确实比普通人好得多,一眼就认出了这些巨人的身份,恐慌与震惊在护墙上迅速蔓延。

“开门。”

索什扬最后只说了两个字。

通向瑟提斯城的城门颤动着打开了,星际战士小队终于从丛林中出来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重生长姐种田忙
6073 人在追
唐绾绾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居然会穿到大夏国。这里一穷二白,一贫如洗。父亲意外不幸身亡,母亲带着弟弟妹妹,自己除了个病危的哥哥。幸好她技能手上,一切都不需要愁。而已日子好之后,暗帝病的找登门了,认亲戚的找登门了。除了念旧情的也找来了。你们当我这里是善堂吗,一个个儿的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人都被赶跑了,耳根子清静了许多。而已有个人被她不小心弄丢了,她要去找回去吗?---本书轻松挣钱向,偃甲师,医术,种地,技术流,修仙然而就在这和谐的画面中,一中年女子手里拎着一把胳膊粗的棍子,杀气腾腾朝这边走来,破坏了安静祥和的一幕。。
第四十章 有话好说
1634 人在追
崔二婶自从哥哥在公社里谋了职位开始,就走到哪被人捧到哪里,从来没这般丢脸过。她浑身哆嗦着,“安知夏,你放开我!这河塘村是你撒野的地方吗?”安知夏扯着她的脸,啧啧道:“我瞧着是你们崔家撒野的地方!别跟我说什么证据,也别跟我扯什么崔天浩付出了什安知夏扯着她的脸,啧啧道:“我瞧着是你们崔家撒野的地方!别跟我说什么证据,也别跟我扯什么崔天浩付出了什么努力。。
摄政王他又醋了
4536 人在追
初遇,纪周瞧着偲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唾骂道:不知道羞耻复见,纪周瞧着和自己好友勾勾搭搭的偲茶,不屑道:沾花惹草再见了,纪周瞧着偲茶与一男子举止亲密无间,轻斥:朝三暮四那日偲茶奋不顾身为纪周挡了刀子,纪周心说,这女子定是想要依附自己,果真是攀龙附凤之人。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在宴会之上被人难为,不假思索一次出手出手相助。此事,他盯着自己那只不听支使的手,说自己这乃见不惯阴私。再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淋了雨,直接把一个跃起抱入怀中,亲手喂药照料。此事,他有些懊悔的说自己,但是是可伶她。一直到,纪周再也没有瞧不惯这女人朝着别人娇笑,乔不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1V1 团宠简单轻松 甜度★★★★★】殷楚是假千金。那天,真千金各归其位,她被赶出家门,一亮黑色劳斯莱斯将殷楚接走,自此众人幻想中的落魄生活未曾突然发生,殷楚受尽屈辱万千宠爱!殷楚和S·E集团总裁共进晚餐,英俊总裁亲手为她服务!“我是她哥。”殷楚半夜步入超人气影帝的别墅,且一夜未出!“我是她哥。”国内外国内知名更年轻教授意外发现新的小行星并以殷楚的名字为命名!“我是她哥。”S13全球总半决赛现场,冠军选手眠神赛前第一个紧紧拥抱了殷楚!“我是她哥。”二十一世纪最后一个美少年直播内容为殷楚演奏小星星。“我是她哥。”路人:摔!你究竟就有几个好哥哥正值下午两点气温最炎热的时候,道路上人烟寥寥,却有一名少女背着兔兔包,步履轻快。。
娇颜不可寻
29111 人在追
长安城两大祸害成亲了,一个克夫命贱不军门,一个克妻废物没本事,以恶制恶天造地设。然内斗没一直到,这俩人联手合作了,恶上加恶强强牵头。楚回在嫁了十二回后终于等到嫁了一个身份地位不算过的去的男人,是此人名声不太好,但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但谁能说她为什么这个废物夫君是个风光霁月温柔如水和蔼的小可伶,那就这样,那她只得关爱和他,保护好他,疼爱他!却一直到某天,楚回被某温柔如水废物狠狠地压在树干上,“娘子,又有刺客想杀为夫,为夫怕!”楚回瑟瑟发颤的看了几眼头顶吊着的一串脑袋,咬牙切齿道:“王爷,您这么装,不累吗?”但今日的下午时分,朱雀大街上原本荒凉到只剩几个商旅行色匆匆的景象竟完全转换,整条街上站满了人,上到富甲豪绅,下到贩夫走卒,贵至高门官奢,贫至乞丐农户,难得的步调一致,行动一致。他们一个个要么撑着伞,要么披着雨衣,要么戴着斗笠,有的干脆直接由着寒雨淋在身上,都在往前面挤,边挤边还要高声喝彩,生怕少了自己喝的这两声威。。
重生王妃俏医女
8708 人在追
贝一一名校中医系的在读学生,在校因一场情感纠葛被暗害,复活到另一个时空的贝婼瑾身上。贝婼瑾,贝府最不得宠的小姐,被父亲娶了皇族最不受不待见的六王爷,嫁入王府没多久就被人暗害。六王爷冷子润,母亲被后宫的人做局设计陷害,冷子润本就不得宠,再后来更是遭总是会被排挤,始终被被流放在边疆的状态,因一些事,被逼走上武力夺位的道路。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