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人心之内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朝阳还未尽散夜幕降临时的寒意,早晨的微风还稍显冰冷。大开的城市大门外,一群伛偻的身形在卫兵高度警惕的目光中缓缓地走了进去。他们的脸大都了变作灰黄,并且再加了很深的皱纹,眼睛眯成一条线,周围都肿得通红。种田的人,整日风吹日晒,大概如此都是这样。领头的是一个洞开的城市大门外,一群佝偻的身形在卫兵警惕的目光中缓缓走了进来。。...

朝阳还未散尽夜晚的寒意,清晨的微风还稍显冰冷。

洞开的城市大门外,一群佝偻的身形在卫兵警惕的目光中缓缓走了进来。

他们的脸大多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眯成一条线,周围都肿得通红。

种地的人,终日风吹日晒,大抵都是这样。

为首的是一个老人,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工作服,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面肮脏的白色破布,用树枝撑了起来。

那手也不是地主们红活圆实的手,而是又粗又笨且开裂,如同枯死的树皮般的爪子。

这一群人光从外表已经很难看出年龄了,大概是没有年轻人。

他们进入城市后,立刻就被卫兵们包围起来,并上前欲搜他们的身。

“让他们过来。”

带有金属质感的声音自广场上响起,卫兵们如云团般向四周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那些人带着惶恐与不安,走到广场中心。

只见一个高大如铁塔般的巨人,屹立在他们面前,身边是另一个佩剑的战士,还有十个同样的巨人以弧形环绕在其身后。

巨人们都被包裹在厚实的银灰色装甲中,身上的罩袍与绶带随着清晨的微风轻轻飘荡,头盔上那漆黑的目镜里传来一种审视的目光。

无形的压迫力从他们身上传来,那些人在距离他们五十米时便停下了脚步。

为首的老人脸上出现高兴与凄凉的神情,并蠕动了一下嘴唇,却没做声。

在某个人猛地咳嗽一声后,他的态度立刻恭敬起来,晃悠悠的跪倒在地,上半身匍匐下去,额头紧贴着地面,分明的说道:

“罪人克里斯,万分荣幸,得以瞻仰神皇天使的尊容。”

他说的是高哥特语,虽然很蹩脚,但勉强也能听得明白。

这让索什扬有些意外。

在老人跪下的同时,跟随他一起来的人也纷纷以同样的姿态朝天使们参拜,并在口中盛赞神皇之名。

索什扬有着许多话想要说出,但又觉得被什么挡住似的,只是在脑海里盘桓,吐不出口外。

“你们这些叛徒!叛逆!小偷!杀人犯!”

这时,韦斯特却首先开口了,他直接朝着跪在地上的那些人破口大骂。

“胆子真大啊,还有脸来见尊贵的天使!你们就应该被挖出眼睛,砍掉舌头!吊死在城门上!”

随着韦斯特的咒骂声响起,附近围观的地主们也纷纷跟着叫嚣起来,天使们的出现让他们心中有了最大的依仗,原本还缩在城里惶恐不安的他们,现在心中充满了勇气,只想尽快把那些造反的农奴逮住,狠狠折磨一番,让他们这辈子都不再敢心生反意。

“哎呀!”

忽然,韦斯特倒飞了出去,然后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阿尔明则收回了链锯剑重新挂回到腰上,刚刚他用剑柄“轻轻”碰了一下对方胸口,这才让那人把嘴闭上。

眼见天使发怒,所有人都立刻闭上了嘴。

地上那些人依旧趴在冰冷的砖石上。

随后,从索什扬头盔的格栅中,飘出了沉静的声音。

“起来吧。”

在这个地方,他的命令是绝对的,那些人随后一个接一个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为首那个老者,则在另一个人的搀扶下才重新站稳。

“尔等,为何作乱。”

索什扬的下一句,差点让他们又重新跪下。

“站好!”

阿尔明的呵斥声让他们已经弯下的膝盖又重新打直了。

“罪人不敢隐瞒,实在是没有吃,没有穿,活不下去了……但我们依然是帝国的顺民!我们不是造帝国的反啊!”

老人说到后面,已是哽咽。

“大人!大人!他们在撒谎!”

之前被敲飞出去的韦斯特竟然又活蹦乱跳的爬了起来,走到半神们附近,对着老者痛斥道:

“竟然说出这种亵渎之语!你们把天使们当成什么了?傻瓜吗!”

他转过身,面朝索什扬,弯下腰,手指着那些叛乱的农奴。

“无上尊荣的天使啊,您可能有所不知,这些刁民最狡猾了,经常做可怜的扮相!明明耕种着神皇的土地,每次收税时,要谷物没谷物,要牲畜没牲畜,其实他们什么都有!一掀开地板,或者敲开墙面,不是在地下就是在秘密储藏间里!还有在山谷和深涧里,他们还秘密藏着未登记的农田!”

索什扬用余光瞥了一眼,那男人说的是声嘶力竭,义愤填膺,如同在审判异端的审判官一样。

“大人啊!他们看起来表面忠厚,但实际上最会撒谎!不管什么事他们都会撒谎!稍有不满就围攻城市和税收机构!所谓顺民,那简直是最吝啬,最狡猾,最懦弱,最坏心肠,最没有信仰!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破坏帝国的权威,摧毁神皇的信仰,满足他们无政府主义的欲望!”

“你胡说!”

“你才是真正的骗子!杀人犯!”

韦斯特的话立刻激起了农奴们的反对,他们一个个脖子和脸气得通红,要不是惧于天使们在场,早冲上去和地主厮打起来了。

“你们把人当牲口用!但吃得连牲口都不如!税一年比一年重!”

一个看起来相对粗实的矮壮男人指着韦斯特愤怒的吼道:

“前几年,你们还收七成,过了一年,又变成八成,然后是八成半!最后是九成!你这让人怎么活!怎么活!”

“你怎么不说你们先前拖延税收!还是我给你们垫付的!难道收点利息不应该吗!”

“那年出现了暴雨和洪水——”

“狗屎!征税官才不管这些呢!被逼税的是我们!我们!不是你们!你们倒好,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

“肃静!”

一声厉喝,所有凡人都同时低下头,闭上了嘴。

索什扬的目光扫过那些造反的农民,随后说道:

“纳税是帝国公民永恒的义务,这点无可辩驳。”

“是……”

农民的头垂得更低了。

“但保证帝国子民最基本的生存权力,也是帝国的责任。”

索什扬转向韦斯特。

“汝为何坐视帝国子民困死于饥饿。”

“不不不……我……”

韦斯特抹了抹头上的汗,低声回应道:

“我们一直有提供最基本的救助口粮……”

“大人,他撒谎!”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先生,谈恋爱么
4273 人在追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简女士:“好,下面有请我们新晋明星小鲜肉许言发言”。。
第九十章 绝对忠诚
3428 人在追
在牛车上,安知夏舒服地躺在厚草垫上,望着湛蓝如洗的天空,鼻息下是让人满足感十足的泥土青草的味道。“唉,这祁云兰和崔天浩真是滑的很,陈思可和熊全子的证词都摆在面前了,他们还咬着牙不承认,”安知秋愤慨地道,“你说,如果张全说了当年的事情,崔天浩“唉,这祁云兰和崔天浩真是滑的很,陈思可和熊全子的证词都摆在面前了,他们还咬着牙不承认,”安知秋愤慨地道,“你说,如果张全说了当年的事情,崔天浩还是不松口,再反咬一口怎么办?”。
第六十一章 别多想了
“那位同志一瞧没有搞头,直接调到其他公社,听说进入的也是农副发展部门,貌似成了个小主任,派头十足,”李姐羡慕嫉妒恨地说,“可惜我们没有人家的门路,只能窝在这里被人随便使唤。”正说着话,一个二十来岁梳着俩麻花辫清秀的女人敲了敲门,神色倨傲地扫正说着话,一个二十来岁梳着俩麻花辫清秀的女人敲了敲门,神色倨傲地扫视一圈,最后目光定格在安知夏身上,咬着唇。
第四十章 有话好说
1634 人在追
崔二婶自从哥哥在公社里谋了职位开始,就走到哪被人捧到哪里,从来没这般丢脸过。她浑身哆嗦着,“安知夏,你放开我!这河塘村是你撒野的地方吗?”安知夏扯着她的脸,啧啧道:“我瞧着是你们崔家撒野的地方!别跟我说什么证据,也别跟我扯什么崔天浩付出了什安知夏扯着她的脸,啧啧道:“我瞧着是你们崔家撒野的地方!别跟我说什么证据,也别跟我扯什么崔天浩付出了什么努力。。
第三十八章 力荐新人
“老师,真的是您吗?”吴长春总算见到了他的偶像印长生。“长春,别来无恙啊,上次一别,眨眼已是十七年了!”印长生急忙起身相迎。“是啊,老师,我那时候刚参加工作,转眼就快四十岁的人了。”吴长春禁不住感慨。……两个人见面后一阵寒暄,就像多年未见的“长春,别来无恙啊,上次一别,眨眼已是十七年了!”印长生急忙起身相迎。。
农家长姐难为
3423 人在追
开什么玩笑?摔了一跤就再次穿越到不国内知名的达到平衡朝代?父母双亡,爷奶无论,还多了一二三四五个萝卜头弟妹?唉…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你又是谁?为什么老缠着我!某人:让我来照料你们。不需,我要钱有钱的人,要田有田才不需男人!某人……………突然一群小孩跑过来,苏蕊为了不被撞到赶忙往旁边让,结果不小心被绊倒,背朝下后脑勺刚好磕到了石头上,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