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破誓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韦斯特朝索什扬笑容着,他咧了咧嘴,充满自信像较为明显的气场一样从他身上散发出出。“高贵的的天使,不需脏您的手,平叛了被平定叛乱了,大部分暴乱分子都被彻底消灭,少部分也受了惩戒。”这里是城市的议政厅,地主和城市议员们是在这里争吵和抢走这片区域的权力,也是“尊贵的天使,无需脏您的手,叛乱已经被平定了,大部分暴乱分子都被消灭,少部分也受到了惩戒。”。...

韦斯特朝索什扬微笑着,

他咧了咧嘴,自信像明显的气场一样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尊贵的天使,无需脏您的手,叛乱已经被平定了,大部分暴乱分子都被消灭,少部分也受到了惩戒。”

这里是城市的议政厅,地主和城市议员们就是在这里争吵和抢夺这片区域的权力,也是在这里布置各种阴险的图谋。

索什扬站在议长所处的高台上,与韦斯特仅仅有一臂之遥。

其他星际战士站在索什扬身后,并没有像他那样靠近韦斯特所在的高台。

而城市里的所有地主,包括议员们,也都聚集于此,足足有上百人。

听到韦斯特的话后,已经摘下头盔的索什扬深吸一口气,或许他自己都没发觉,在那一瞬间他就像一头被激怒到极点的雄狮,那黑洞般的眼睛更是强化了他的怒容。

但韦斯特仍然微笑着。

“大人您可是不知道,在您走之后,那些暴徒又试图在城内掀起叛乱,法务部向我们派发了镇压指令。”

他说着,从身后拿出了一块数据板,递给索什扬。

但星际战士仍然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自然也没有去接对方的数据板,这让韦斯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但他很快就掩盖过去。

作为一名战团长,索什扬接手战团时间还短,但身上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权柄,在他直视韦斯特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他噌噌上扬的怒火。

显然,这位市长完全搞错了自己的立场。

不过很快那也没多大关系了。

“吾等的誓言。”

索什扬发出一种不快的低吼声.

“汝可还记得?”

有几个人咳嗽起来,好像这位阿斯塔特说了什么吓人的话一样。

他的不满顿时变得更强烈。

但在场的所有人,只有索尔能够感觉到索什扬是多么的想拿起爆弹枪结束掉这场哑迷,不过他还在克制,他曾经被教导的规则与教条是身上最后一条锁链。

一旦锁链被打开,没有人知道会是何等惨烈的收场。

“那个……我也感到十分遗憾,但保护城市是我的职责。”

韦斯特双手握在胸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又视死如归的模样。

“我愿意承担任何后果!”

索尔随即发出一声冷笑。

不过短短的几天,他对帝国的现状已经足够了解了。

就比如眼前这个市政厅,即便对一个星球总督来说,都已经显得奢华得夸张,更何况只是一个微型城市而已。

机械小天使装点着市政厅的边缘,携带有宣告着国教的神圣的旗帜。

这些加速生长而成的克隆婴儿,用白铁制成的反重力翅膀飞翔着,在它们不唱诗的时候仅仅用单音节的嗡嗡声相互交谈和咯咯笑着。

它们被那些醉心于无价值的装潢的人使用着,索尔很肯定,生产这种东西,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毫无疑问是一种亵渎和可恶的浪费资源。

人类的躯体就是用来生产这些毫无灵魂的活物复制品吗?

显然不是,也不该是。

一队由大理石雕塑组成的仪仗队在红毯中央排成一列,每个都是一名毫无用处的历代市长的完整再现。

这是一堆铭刻在石头上的虚伪权柄,低着头用骄傲自满的神态看着聚集的议员们。

议长的椅子那装饰过的扶手连向有弧度的椅背,整个椅身重重地坐落在十二根桩子上。

有那么一瞬间,索尔怀疑什么样的头脑会觉得这样的东西漂亮。

在他的眼里,它就像某种有瑕疵和被半加工过的东西。

不管给这丑恶的建筑加上多少金子,都无法改变这椅子就是一个低等财富的丑陋化身,被护卫和一片由虚伪男女组成的红色汪洋护卫在左右。

“尊贵的天使。”

韦斯特继续说道,他的丝绸外衣因为那不经锻炼的虚弱身体而看起来松松垮垮了。

从记事时起,索尔总是很难对那些容许他们的身体变得虚弱的人保持尊重,那些人除了用钱和接受复原手术以外,就无法与年龄斗争了——其实每个人靠自身就能与懒惰斗争。

腐坏的身躯是一个脆弱灵魂的结果。

“收起你的装腔作势。”

索什扬对他说到,声音冷若寒冰。

“大、大人……”

韦斯特勉强地再次露出微笑,他知道并不是他的傻笑激怒了对方,而是他的行为。

“您的到来令我们万分欣喜,我确信迄今为止您很享受在这里停留的时间?马上就要到收获季了,这是赞扬伟大帝皇的季节。”

“你们是否还记得吾等之誓言!”

索什扬坚定的转身面对这整个大厅。

“汝等是否知晓令吾等破誓之后果!”

更多的咳嗽声传来,甚至连韦斯特的下巴也在他忍住恐惧的时候抖动着。

但他还是撑住了,谦卑的低声说道:

“这一切皆出自法务部的授权,我们也只是执行命令。”

索尔猜不出来,这个人到底是外表上假装很自信,还是他真的觉得,法务部的一纸公文能起到震慑一个阿斯塔特的作用。

“其实严格说,是那些叛徒和杀人犯破坏了誓言,大人您的荣誉没有受到一丝损害,绝对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人将看到的一切宣扬出去。”

他那蜜糖一样的声音触动了索尔的思绪,让他联想到他对聚集的人群做出的演讲。

抛开他的品德,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个极好的演说家。

“够了,我听够了。”

索什扬仍然没有去动他武器的意思,只是微微垂下头,盯着韦斯特。

“忏悔,你会死的痛快一点。”

韦斯特不再微笑了,其他地主和议员们仍然在低语和发出哼声,但没有再发笑了。

“大人,我们没有犯下任何罪行,也没有违背任何帝国律令。”

韦斯特低声说道,但已经不再谦卑。

“而且法务部的官员马上要到了。”

这个傻瓜——索尔在心中对他做出的最后评价。

他的话,成为了崩开索什扬身上锁链的最后一个因素。

星界骑士的战团长,索什扬·阿里克谢,那在不久之前还满是愧疚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异常残酷的笑容,并从露出的牙齿间沉重的呼吸着。

“那么没有人会活着走出这个房间,无论如何,瑟提斯的市议会和农业联合会,在日出之时就会不复存在。”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重生之学霸有点甜
3421 人在追
她一醒过来意外发现自己回了过去的,再度成了高中生。她意外发现自己真的是复活了,虽然这些日子跟记忆中的高中时代不像。年级第一的男神常常给她专业辅导和买零食,校草成了她的好朋友……“传闻说你不喜欢我,都不明白是谁传出?”女生望着坐在对面给她专业辅导的男生。男生一下子脸红了了出来,像是豁回去的样子,“是……是真的!”这下又来了女生呆住了,突然间紧张出来,脸颊绯红。很多年后,她忆起了那个常常脸红了的男生,心里都会会觉得暖暖的的。她疑惑地皱起眉,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重新倒下,但是耳边的闹钟依然在响,她转头望过去,好像是六点半,于是伸手按掉。。
农门长姐想家族兴旺
一夕再次穿越到1994年,成了一贫如洗,穷得叮当响的17岁农家长姐,父母双亡。留下的她们姐弟六人,及一个年迈77岁的奶奶、三间土胚房,两万元的外债。开局不错是奶奶以死相逼招个登门女婿,责任起抚养孩子弟弟妹妹的责任。既来之则安之,走后重男轻女的奶奶,带着弟弟妹妹做糖发迹致富之路。刚挣了一些钱,就碰上抢走秘方的亲戚......出一趟远门,回去弟弟就被卖,只得拿出来法律的武器保护家人.......盖新房,办厂子,一不当心,成了这儿最有本事的人。努力把未成年之后的弟弟妹妹抚养孩子慢慢长大,带动整体整个家族兴旺发达出来......还收获多了一份真诚的爱情若是摊上一个毁三代的奶奶,该如何是好?。
大宅小事
9706 人在追
成了玉家二姑娘,做为嫡女,家中地位却倒不如个妾生的庶女,她只得保命找后路,为的美丽高贵的的母亲再次寻幸福和快乐。遇上个会脸红了的冷酷无情腹黑王爷,我以为自此生活……一帆风顺,和他能手手牵手过一辈子了,哪知这王府家里也是没得闹腾的时候。相知相爱的人真的无法厮守吗?她不信这个理!————————————————————新文-《大清小事》在繁华热闹似梦的广州府寻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开拓自己的天地。她大概理清关于她来到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些历史。。
第六十八章 不可深交
安知夏放下包,洗了手坐在桌前。安知秋已经将饭菜做好了,正如同安知夏所说,为了庆祝妹妹上班,他特意去供销社割了一斤肉,切半斤做了碗红烧肉,半斤跟豆腐干、干豆角、海带、香菇、花生、鹌鹑蛋卤在一起,肉味都浸在菜中,味道飘在半个村子里。烙了葱油饼,安知秋已经将饭菜做好了,正如同安知夏所说,为了庆祝妹妹上班,他特意去供销社割了一斤肉,切半斤做了碗红烧肉,半斤跟豆腐干、干豆角、海带、香菇、花生、鹌鹑蛋卤在一起,肉味都浸在菜中,味道飘在半个村子里。。
第六十九章  交锋
27191 人在追
次日天明时,慧珠睡醒,一睁眼,胤禛已不在屋子里,刚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就见素心端着热水进屋来,便随意说道:“爷呢,怎的不见人。”素心笑道:“爷起身的时候,见主子睡的正香,就在耳房盥洗的,倒没把主子给扰醒。”慧珠顿了顿起身的动作,想着昨晚一夜都
山河为歌
13191 人在追
【本书已正式出版,正式出版名《谁家江山:倾世天下》。新书《盛世为凰》,请需要支持】那一夜,她褪尽了少女的青涩,成了冷宫深处的哀伤涟漪……那一天,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地乞求,她什么都切记,只想出宫,做个平凡普通女人…几个风神俊美的天家皇子,一个心如止水的卑贱宫女…当他们碰上她,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见,但是一阙山河动荡不安的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