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死亡与命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有时候候,作为阿斯伯特的一员,你必须的作出在其他情况下可能会让你倍感憎恶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经常要正面临道德上的困境,你是否可以能一直一直坚持帝皇所大肆宣扬的理念,但是说你的信念会撼动?”“帝皇……所大肆宣扬的理念?”“啊,我差点儿忘了,帝国真理了被被遗弃索尔那罕见表情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

“有时候,作为阿斯塔特的一员,你必需做出在其他情况下可能让你感到厌恶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时常要面临道德上的困境,你是否能始终坚持帝皇所宣扬的理念,还是说你的信念会动摇?”

“帝皇……所宣扬的理念?”

“啊,我差点忘了,帝国真理已经被遗弃很久了。”

索尔那罕见表情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笑容。

“我至今都无法将帝皇当成一个神来崇拜,你明白吗。”

“……”

这番言论,放在任何场合都可以称之为异端。

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索什扬也从索尔那里了解了一些万年之前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帝国真理。

很难想象,阿斯塔特们曾经是在这样的理念下奋战。

“孩子,不管是基于理念,还是基于信仰,有些底线是永远都不能被跨越的……杀死那些受生计所迫而叛乱的民众和士兵是一种必要的恶,而杀死那些折磨放下武器的叛乱者的地主,也同样是一种

必要的善,对此两者,你却都应当感到不安。”

索什扬猛地从地上支起腰,坐了起来,他侧头看向索尔,困惑的说道:

“可……可是,如你所说,我们的杀戮是正确的,却又必须心怀不安,这听起来不是既残忍又伪善吗?”

“你确实是一个善于思辨的人。”

索尔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丝欣赏。

“倘若这个银河是一个更加公正与和平一点的环境的话,这样残酷的举动确实全无必要,但相信你也已经见证过了,这个银河既不公正,也不和平,更不容软弱。”

“便一直会这样……”

“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存在。”

索尔站起来,转向索什扬,俯视着他。

“我们的余生便是奉献给这样一项神圣的职责,保护人类抵达那个充满公正与和平的未来彼端,也许时间会很漫长,但我们将前赴后继,永不停歇。”

索什扬看着对方,此刻的帝皇之子十连长,给他的感觉就如同虚空中屹立的那座纪念碑那样,深沉,高大,充满了牺牲者的意念。

“放手去做吧,做你能做的事,为帝皇效命,为人类效命。”

索尔伸出的手还在等待着他的回应。

“至死方休。”

索什扬点点头,伸出手握住这只覆甲的手掌,对方也握住了他的手,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三天的很快便结束了,在最后踏上传送阵列之前,索什扬再一次和洛肯确认了他的要求是否完成。

洛肯确认,他按照索什扬的要求,在这个地下空间埋设了大量爆炸物。

只要传送阵列一启动,那么所有爆炸物就会被触发,在不毁坏网道大门的前提下,将整个地下空间尽可能摧毁,保证它被大量碎石填充。

当传送的光环笼罩索什扬时,他耳边依稀传来了沉闷的轰鸣。

从传送室里走出后,索什扬第一件事便是带着YT-0001去档案馆,寻找赛德修士。

“看来你已经找到了。”

无畏站在YT-0001的面前,似乎在打量这个战斗机器人,一旁的索什扬在对方说完后,开口道:

“尊者,这个组群是不是军团部署的?”

“嗯。”

赛德修士哼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时间太长了,我的记忆有些残缺了,大概记得原体在参与一次剿灭绿皮的战役后抵达了这颗星球,当时它还荒无人烟,原体在地下发现了这个还在使用的网道大门,也正是因为这个发现,原体洞悉了帝皇的计划。”

“您之前并未提到过这件事。”

“因为我的记忆残损了,只有借助它才能恢复。”

赛德修士的机械臂指了指YT-0001。

“它?”

“它的身上有一个秘密的资料存储器,从它进入星火号的那样一刻起,我便已经接收到了那些资料。”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次行动的真正目标。”

索什扬看向一动不动的战斗机器人。

“是它,或者说是它携带的存储器,对吗。”

“然也。”

“那么尊者。”

索什扬向前一步,问道:

“您又发现了什么呢?”

“乌兰诺的位置,我大概有些眉目了。”

听到赛德修士的话,索什扬心头一动,他忽然回忆起索尔最后在广场上和自己说的话。

当时这位帝皇之子前连长,在离他很近的位置,用近乎耳语的方式和他说到。

“你要多多注意赛德修士。”

索什扬表现得很诧异。

“什么?”

“只是让他多留心。”

“赛德修士……你对他有什么疑问吗?”

“不能说是疑问,但你不觉得,他知道的事情……有些多得可怕吗。”

“这——”

“如果你了解帝国宰相马卡多的话,你就会相信,那样的人绝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一个被抹除军团的一连长,竟然保存住了记忆?哈,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的心思之缜密,绝非凡人可理解。”

他还清楚的记得,索尔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就如同映射人心的真理之镜般透彻。

“只会有两种可能,第一,马卡多刻意留手了,或者,赛德修士并非他所宣称的那个身份,但无论是哪一种,其下都必然隐藏着某种东西。”

“索什扬?”

扬声器忽然拔高了一个音调,索什扬愣了一秒,立刻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你怎么了。”

“没有,只是……”

他停顿了片刻,然后将自己在下面遭遇的一切和随后发生的事情都向赛德修士全盘托出,包括他屠杀了瑟提斯所有高层这件事。

唯独索尔和他独处时说的话,他保留了下来。

听完索什扬的叙述后,赛德修士沉默了一分钟,随后说道:

“索什扬,你是战团长,也是未来的军团之主,你的一言一行都将代表成千上万阿斯塔特的意志,所以你一定要学会克制自己的情绪。”

赛德修士身体微微一沉,似乎发出了叹息。

“这些话,我只说给你听,叛乱的原体,有些并非从一开始便十恶不赦……他们自身的堕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他们因为自己的力量,而放纵自己的情绪。”

说着,赛德修士的一条机械臂轻轻的搭在索什扬的肩膀上。

“这也是为什么大叛乱后,对阿斯塔特的要求变得如此之高,我们必须成为自己心灵的主人,而非它的奴隶……我并非在责怪你做错了什么事,你也无需害怕自己会让军团的旗帜蒙羞,你是天命所

忠之人,必然会抵达自己的路途的终点,但你务必记住,绝不可再让情绪操纵你的行为。”

听着赛德修士深沉的话语,索什扬低下头,谦卑的答道:

“索什扬·阿列克谢,谨遵教诲。”

在星界骑士们离去后,网道大门附近,三个鬼祟的身影冒了出来。

“猴子们走了?”

“看起来是,还好过去留下的避难所还能用。”

其中一个身形摘下那洁白的尖顶头盔,露出了艾达那富有特色的瓜子脸,并扫视了一眼寂静的家园——曾经的家园。

“看起来,猴子们部署了很多爆炸物。”

“这些肮脏的家伙。”

另一个身形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她便是先前被索什扬击伤的那个女艾达。

“此仇必报!首先从杀光这个星球的猿猴开始!”

“说起来……”

第三个艾达走了上来,他也摘下了头盔。

“先前那个铁皮猴子,在用我们的语言交谈时,好像说了一句暗语。”

“什么?”

女艾达讶异的看向他,而另一个也同样如此。

“是的,我应该没听错,那是很古老的……谚语吗?我不太记得了。”

“说说看。”

“嗯……死亡与命运共在此帷幕后上演。”

听到这句话,为首的那个灵族瞳孔猛地一缩。

“是西乐高的谚——”

说着,他立刻吞下了后面的话。

“是什么?”

女艾达好奇的转向他,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

“这里的事先放下,马上回去,我有事需要和先知汇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我靠抽卡在逃生游戏封神
[无尽流、无cp]“评论交流步入神明的生死试炼,好好活着离开了是你惟一需做的。”方牧歌被拉进逃生方法游戏,要快速通关无数很奇怪副本:1.【游戏机里的勇者】:任凭他人操纵命运的勇者要如何逃出游戏机?2.【我有一个朋友】:顺口乱编的编造朋友竟然在生活现实世界会出现了?3.【是谁杀了我】:要如何在一次次死亡……循环中找到了真正的凶手?面对自己种种困难,方牧歌则表示不需要怕,先抽张英雄技能理智一下。英雄技能里装在各式各样的道具:1.【答案硬币】:无论什么难题,答题必然错误的。2.【绘画粉笔】:画出的东西有几率成真哦!3.【麻辣火锅】:一种不但能涮食材还能涮耳边是冰冷的机械音,方牧歌混沌的脑袋渐渐清醒。。
陆少谋妻之婚不由你
26114 人在追
不言新文开坑啦!!!《顾先生的金丝雀》【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动我也可以,动我老婆,你试一试看】他、M国太子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称其穿行的阎王爷。她、行业内最不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明确指出一条康庄大道。两个本是豪无瓜葛的人,却阴差阳错擦出了火花。她怒;“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他轻抬烟灰,讽刺道;“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明白?”第四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第四日,他会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随后、世人都敬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江城正值初秋,稀稀落落的雨断断续续下了三五天也不见太阳出来温暖人心。。
凰盟
5037 人在追
做为楚国长公主,芈凰只想活着,但是前生却被人生生喂蛇生吞而死……当有人刺破九幽地狱的大门,魂兮归来时,自此所有人的命运,天翻地覆!命运起落,无人会两世不甘心永远是次席人下!而立高处,便注定一生会有人想将你踩在脚下!二十年忍辱负重,只等一夕,再次回归帝凰,马踏山河,尊九州。《Ps:这是一篇春秋汉库克强势崛起文!!》传说中的巫蛇之山(神龙架周边),有着幽森的远古森林,鸟儿在密林中飞过,野兽在山中匿行,沿途回荡着庸人战俘悲哀的歌声《六月》,曾经为周王朝之屏的上古庸国就在这歌声中渐渐亡逝。。
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11027 人在追
时来铁似金,运去金如铁。白蔡蔡复活了,还出乎意料的可以得到一个玉符技能,不仅能将顽石好习惯美玉,还带着时运福缘的各种功能。便,养玉种地,风水化煞,白蔡蔡就了她伪术士的悠闲自在生活。白蔡蔡拿出手机,该死的,手机也没信号,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白蔡蔡有些沮丧的蹲了下来,电梯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还不时的能听到卡啦卡啦的声音,就好象电梯不堪重负,马上要坠落的感觉。。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世人尽人皆知的梁帝珩妃,复活在叛军攻陷梁宫的那三日。复活的时机不对,晚上的福还没享,一下子又成了阶下之囚,还被树成了典范,年年月月被人针对。殷观若:“……这也太倒霉透顶了,这日子过不一直这样了,得想个办法逃回去。”俘虏想爬出来,又遇见了了前生的冤家。这个将军她曾没见过的,前生吃的是她给熬的伤药,看出来没读过书,成天哄着她给他讲故事。这人住她的屋子,吃她做的饭,偶尔会下一次厨,就在白粥里下了毒,豪无预兆的要了她的性命。再度看见这个恩将仇报的人,殷观若恨严禁一板砖把这人拍死。而已他一望回来他说,“朕就是在三月三时,纵马而过灞水,在水边第一次遇见了你。阿珩,朕一直在盼着你,走到朕身边来。”。
这就是个坑!
18609 人在追
芜凰域,昨日血流成河,昨日花开漫山遍野,明天会是怎样的光景,试想谁推知?肆无忌惮与恶魔谈情,任凭理智、情感、利益在漩涡中撕杀,心伤了也不后悔当初。当死亡……气息不断地再发酵,尘封已久往事已难以再缄口不语,明明情感剪不断地理还乱,迷雾重重间,孰能看清楚对与错。谁是这场悲剧的幕后玩家?又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只道天上掉馅饼,这是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