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安杰丽卡的请求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安杰丽卡眨了眨那的美丽的大眼睛,索什扬曾一度看见好像有星光在其中闪动。“作为一个阿斯伯特战团长,您好像出乎意料的在乎凡人的生命。”“我们的使命就是保护凡人,一个也没使命感的战士,将一无是处。”“就像你们战团所付出过的牺性那样?”索什扬轻轻又低头,脸上“作为一个阿斯塔特战团长,您似乎意外的在意凡人的生命。”。...

安杰丽卡眨了眨那美丽的大眼睛,索什扬一度看到似乎有星光在其中闪烁。

“作为一个阿斯塔特战团长,您似乎意外的在意凡人的生命。”

“我们的使命便是保护凡人,一个没有使命感的战士,将一无是处。”

“就像你们战团所付出的牺牲那样?”

索什扬微微低下头,脸上终于不再是毫无表情,而是出现了愠怒的神色。

“审判官,我不喜欢你的口气,尤其是谈论那些牺牲的时候。”

“抱歉。”

安杰丽卡立刻收敛起脸上的表情,朝索什扬行了一个标准的天鹰礼。

“请相信我,对于星界骑士的牺牲,我比任何人都要悲痛。”

随后,她深吸一口气,诚挚的说道:

“我的家乡瓦文考斯特,您可能已经不记得那个名字,但另一个名字您肯定记得……维达三号。”

这个名字索什扬当然记得,正是星界骑士战团的绝命一搏,才将这个行星从太空死灵的镰刀下拯救出来。

只是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维达三号出身的审判官。

但他并不打算用所谓恩情去换取什么。

“这是我们的职责,就像你要终生为了帝皇而奔走那样,所以无需抱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审判官。”

“我只是对一个帝国英雄报以应有的崇敬。”

说着,安杰丽卡放下手臂。

“所以,你到这艘船的目的,仅此而已?”

“我接收到了另一通召唤去解决另外一件十万火急的事件,我必须立马离开沃利斯塔德去处理它。”

一种非正式的威严从她脸上浮起,索什扬猜,不管她被叫去要做些什么,那肯定给她带来了隐秘的自豪感。

“然后呢?”

“然后我想向您和您的战团发出一份正式的请求,希望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得到你们的出席.”

索什扬皱起眉头,她还很年轻,或许还不清楚自己在要求些什么。

“这是不可能的。”

星界骑士的战团长摇着头说道:

“我们在沃利斯塔德的任务已经完成,战团接下来有自己的计划,我们急需补充新兵。”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不合理。”

安杰丽卡承认道:

“而且我也知道星界骑士战团现在情况很糟糕,你们被没收了修道院要塞,也失去了大部分征兵点。”

“你应该有自己的团队来进行任务,我们是终极武器,在绝对需要的时候才被使用,所以这个任务是什么,需要我们协助你。”

“抱歉,我不能说。”

“那我便爱莫能助了,我不能将战团置于一个未知的任务中。”

“如果你答应了,我会告诉你。”

她机敏的纠正到。

“我其实也可以说出来,但我不会,起码在我更确信这次行动的详细之前.”

然后就是那样,索什扬突然好奇了起来。

“甚至你也不知道任务详情?”

“这是机要章程。”

又一次,自豪在她的言语里闪烁着,她对因为如此重要的事件而受到召唤感到荣幸与欣喜。

“所以我希望你别拒绝我。”

“这次行动的区域是哪里?”

“哈米吉多顿星系。”

这个名字,让索什扬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奈森四号行星,考虑到亚空间的潮汐,从奈森四号所属的暴风星域到哈米吉多顿所属的太阳星域,在常规亚空间航行的情况下也要花上两个标准泰拉月,你或许可以在到达之后召唤附近的其他战团。”

安杰丽卡皱起了眉头,这么做让她看起来意外的高贵。

“但你们是我接到召唤后遇到的第一个战团。”

“我们的数量一个连都不到。”

审判官的眉梢变的卷曲起来。

“我有这种感觉……我们把这叫做第六感,你知道这个词吗?”

“我知道它的意思,但我们不能因为你有某种预感,简单的就让战团投入你那未卜的事业里。。”

“预感。”

她对这个词品味了一番.

“没错,就是这个。”

随后,她有力点了点头。

“我信任你,我信任你们这一群战士。”

索什扬点了点头以示尊重,希望以此消除他言语带来的刺痛。

“对你的重视我感到很荣幸,审判官,星界骑士战团都对你寄予我们的信心表示荣幸,而且希望在将来我们会再次见面……但恕我直言,我们还有其他的职责,在靠近其他星系的地方,你也会给予那些参与你下次任务的其他星际战士同等的信任与尊重。”

她眯起了眼睛,好像索什扬故意说了什么无理的话。

“索什扬战团长,你总是如此正式吗?”

索什扬觉得,对方真是爱问些奇怪的问题。

“是的,一直如此.”

“这很使人恼火,你知道的。”

“我只能抱歉了。”

她忽然又露齿一笑。

“真难相信,我起初以为你是最好说服的,但我错了。”

索什扬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也无法看出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但谢天谢地的是,她没有继续再纠缠。

“那么当你征集到足够的新血后,是否能响应我的召唤?我们的任务或许得持续很长时间,一年甚至数年都有可能。”

思索再三后,索什扬点了点头。

“假如那时你还需要我们的协助的话,我和我的战团会考虑响应你的召唤。”

安杰丽卡的的眼睛闪了闪。

“那我期待下一次的再会,索什扬战团长。”

当安杰丽卡的穿梭机离开星火号之后,索什扬终于确定,他在沃利斯塔德的事情已经了结。

他回到舰桥上时,索尔已经等待在那里。

“没有其他事了。”

索什扬对他战团的教官说道。

“但是她对我们有一个请求。”

“现在吗?”

他淡色的眼睛里有一种了然的神色。

“她的请求是什么。”

“希望战团协助她进行下一次任务,但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获得新血,自从世界引擎战役后,我们一个新兵也没有增加。”

索尔点了点头。

“既然你有了决断,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索什扬来到自己的指挥王座上,舰桥上的所有军官和技术人员纷纷向他敬礼,洛萨修士手撑着剑柄站在他的身边。

“舰队目标,奈森四号,启动亚空间引擎!”

“亚空间引擎预热,十,九,八,七,六——”

伴随着战舰那种特有的震颤,庞大的巡洋舰和身边的护卫舰一齐转向虚空。

“……二,一!启动!”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锦屏记
8589 人在追
书香门第的女子,却要凭借两只手来谋生活。万计周详,依旧彻底摆脱不了做棋子的命运。阴错阳差,人说得遇良配,却谜团却接踵而来。临窗绣锦屏,闲看世相百态。纤纤素手拈华彩,皴染如戏人生。最关键词:家长里短、轻宅斗、种地向、言情正是四月初的天气,后花园内杨柳依依。这一年的春天比往年要暖,园内精心培育的牡丹和芍药,一丛丛一簇簇开的正好。有些花瓣上犹带着露珠,微风吹过,颤颤巍巍,甚是可爱。。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自小身体孱弱被亲生父母被抛弃的慕家大小姐,慕南南,在最后一次跟她的树妈妈说再见后,安祥的永眠,可一睁眼……*桃吉村生产大队大队长家的三儿媳妇生了一个女孩儿,不少村民都大声嚷嚷,说大队长家只生男丁的传统终于等到给被打破了,都在暗地里笑话。可明明慕家因为对这唯一的女娃希罕的紧,将慕南南养的白白又嫩的。慢慢的的,村民们意外发现了不对。野兔,野鸡,一言不合就就撞在大队长家的门上再说,就连野猪都来凑热闹的场面。而且只要你是离慕南南近一点儿的植株,都长得分外好。自那以后,大队长家的小团子成了人口夸赞的福气包。“南宝,这是婶子家刚烙的玉米饼。”“南宝,这浅蓝色纱裙铺在掉落的柳叶上,细白的脚腕裸露着,苍白美丽的小脸儿带着浅笑。。
第十八章 我没注意
2480 人在追
刘一月领着孩子进了厨房,让孩子坐在板凳上给几个小哥哥姐姐一起玩。她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挽起袖子麻利地剥蒜,嘴巴却小声地说:“你们是不是惹陈知青了?刚才我听见她大嗓门地跟聂知青告状呢。”安知夏和费筝对视一眼,没有答话,倒也没撵她离开。“不过安知夏和费筝对视一眼,没有答话,倒也没撵她离开。。
第十七章 又见局长
3013 人在追
苏小七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通过心理专家刘博士的几次心理介入治疗后,她手脚发凉的症状逐渐减轻,手脚发抖的次数不断减少。听刘博士说,她跟苏妈妈也是大学同学,不过她修的心理学,苏妈妈修的是法学。据说她们是在校园诗社相识,后来成为形影不离的挚友。不听刘博士说,她跟苏妈妈也是大学同学,不过她修的心理学,苏妈妈修的是法学。。
一品仙娇
4733 人在追
复活于幼年时期。一切再次就。沐婉儿从小立志要修仙:仙道虽难,吾将上下而上下求索。新书《乾龙战天》正传上中,请大家请移http://book.qidian.com/info/1010368130,金手指戳一戳,某峰不败心存感激!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16913 人在追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姜奈紧了紧身上脏兮兮不辨颜色的斗篷,一瘸一拐进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