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卢锡安·希洛斯上校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却,宪兵连长可以得到的回复是——“你是聋子么。”宪兵连长瞪大了眼睛,敢我相信有人会如此和自己说话的。“你、你、你——你们这帮杂碎,所以全死在马’侃德三号的那个金属坟墓里!”发生冲突的根源一下就被窗户纸了。星际骑士战团的凡人仆役,在内凡人辅助军,绝大都宪兵连长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有人会如此和自己说话。。...

然而,宪兵连长得到的回复是——

“你是聋子么。”

宪兵连长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有人会如此和自己说话。

“你、你、你——你们这帮杂碎,应该全死在马’侃德二号的那个金属坟墓里!”

冲突的根源一下就被捅破了。

星际骑士战团的凡人仆役,包括凡人辅助军,绝大多数来自他们先前的战团母星。

肯特这一批人,则是来自不久之前经过的马’侃德二号轨道站。

肯特本人早先就是马卡多重型坦克的车长,那时他服役于行星地面防御部队,之后因为与长官不合,被扔到轨道站上慢慢等死。

星界骑士的经过给了他逃离这个太空监狱的机会。

另一方面,新组建的装甲营也需要他这样熟悉操作的老兵。

不过人类总是习惯于抱团,除了血缘之外,故土之情便是排在第二位。

那些来自战团母星的军官大多比较排斥这些后来者,士兵们也有样学样,双方的矛盾在新结构搭建后便愈发尖锐,以至于索什扬要亲自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办法很简单,将所有人打散混编——这或许这会增加同一连队里的不和谐性。

但只要渡过一段时间,他相信战友之情终究能够战胜地域的狭隘偏见。

“死?死你马个屁股毛!”

肯特直接就爆了粗口,然后队列里直接冲出来上百号人,气势汹汹的朝宪兵们走来。

他们之前嚣张的气焰立刻就没了,只剩下恐慌。

“你、你们要哗变不成!”

“吹哨!快吹哨!”

尖锐的哨声响起,但肯特脸上丝毫不见惧色,而是一挥手。

“看住他们!”

在他的命令下,士兵们从他身边扑过去,将那些宪兵团团围住。

肯特从他们身边冲过去,歪斜的军帽下,双眼冒着凶光。

宪兵连长却早就跑了。

通道里几乎没有照明,他蹒跚穿过半黑暗的区域,但肯特的脚步声很快追上了他。

当他刚要回头去看时,一只手抓住了他,攥住了他军大衣后面并让他打了个趔邂。

“这么着急去哪?”

肯特伤痕累累的拳头砸在他肩膀上并拽他回到舱室内,把他推倒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扭曲的变种怪物!”

肯特啐了一口,并用他的拳头猛击宪兵连长的肚子。

那男人弯下了腰,空气从他的肺里被挤了出来。

因为想站稳脚步并喘过气来,他本能的抓住肯特的侧面,对方把他推回墙边,像是为了嘲弄。

“当我们在轨道站上和叛徒作战的时候,你们却躲在阿斯塔特们背后得意洋洋,对吗?”

肯特抓住宪兵连长油腻的黑发,提了起来,忽然在半空又停下了。

他发现手里这个家伙的目光越过了自己,望向笼罩住他的一个黑影。

肯特的后颈开始出现刺痛感,并很快变成了沿着脊住传下的颤抖。

松开手扭头望去,然后肯特就看见了他——卢锡安·希洛斯上校,第五装甲突击团的指挥官,因为曾经是阿斯塔特预选而被士兵和军官们所熟知。

他是一个来自维达星系的贵族,三十一岁,个头很高,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棕色的头发和络腮胡子总是梳得整整齐齐,为人死板且苛刻,对各种礼节与教态十分执著,十分的自尊和自傲,对待下级的要求也很高,被属下取了个绰号叫“厘米”。

但作为曾经最接近阿斯塔特的人,他的特殊经历赋予了他强大的光环,很少有凡人能够顶得住他的凝视。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

那臃肿昏暗的照明灯恰巧就在他背后——总是恰巧在他背后,所以就好像自带天赋一样,所有人第一眼看见的,总是他的黑影或轮廓。

而在近距离,比如肯特现在这个距离,能看到的只有他犀利而冰冷的蓝眼睛。

他的脸板得像块石头,很明显心情不太好。

“够了,中尉。”

上校平淡的说道,左手轻松地搭在动力剑的柄上。

“这狗日的需要点惩戒。”

肯特回答到,胳膊仍然举在半空跃跃欲试。

很多人都觉得这伙计可能真的会蠢到一试,心里也暗自希望他会,都想看看上校会怎样打发他。

但在上校的凝视下,肯特还是悻悻的收回了手,回到队列前方。

“让你的士兵解散。”

上校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宪兵连长,平静的说道:

“我的人很快就会离开你们的视线,关于这次事件,我会给一个处理结果。”

“这可是哗——”

宪兵连长看起来还想争辩一下,但接着他错误地对上了上校的目光,肯特得意地看着他在那冰冷的凝视下畏缩起来。

不同的人能从那对蓝眼睛里看到不同的东西,但总是会令他们想起一些痛苦和不愉快的事情。

随后,上校在宪兵连长带领他的人解散时一言不发也—动不动,宪兵连长则在他们离开朝肯特扔过来凶恶的一瞥。

“肯特·鲁斯佩尔,出列!”

突然,上校大喝道,仍然一动不动。

这位桀骜的车长小心的站出队列,但没有对上上校的目光,但已经为预计要到来的惩罚而绷紧了神经。

“解释一下,中尉。”

他安静地说,像家庭教师一样抱起胳膊。

“那个杂碎说我们应该全死在轨道站,长官。”

肯特用愤怒的语气告诉他。

“好极了,长官,我所在的营可是为了对抗叛徒牺牲了上千人所以我失控了。”

“你觉得像你这样的阴沟杂碎值得继续活下去?”

上校平静地问到。

“我只知道我们打得和所有星界军一样顽强,甚至更顽强!而那个猪头却只敢缩在天使们的背后耀武扬威!”

肯特抬起头,第一次直视上校的双眼。

“很好。”

对方忽然点了点头,这让肯特没能控制住惊讶中掉下来的下巴。

“领十记鞭刑,以后不准再有任何斗殴,肯特中尉。”

上校说完,鞋跟一转,朝通道走去。

肯特则向其他车长投去一个诧异的目光,他们只是皱着眉耸耸肩作为回应。

随后他花了点时间冷静了一下,试着不去想那态度是什么意思,他早就学会了最好任何时候都别去揣摩上校的心思,那只会让自己更摸不着头脑。

“好了,你们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

肯特朝剩下的人嚷道:

“都TM过来围观我吃鞭子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大宅小事
9706 人在追
成了玉家二姑娘,做为嫡女,家中地位却倒不如个妾生的庶女,她只得保命找后路,为的美丽高贵的的母亲再次寻幸福和快乐。遇上个会脸红了的冷酷无情腹黑王爷,我以为自此生活……一帆风顺,和他能手手牵手过一辈子了,哪知这王府家里也是没得闹腾的时候。相知相爱的人真的无法厮守吗?她不信这个理!————————————————————新文-《大清小事》在繁华热闹似梦的广州府寻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开拓自己的天地。她大概理清关于她来到的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些历史。。
丹凤朝阳
20169 人在追
本文又也可以叫作:从宫女到皇后。这句话,实际上就也可以算做内容作者介绍了,好短小精悍啊~~那一幕,过了许多年,还经常会出现在梦里。含薰一路朝最低的地方奔去,凤冠,红衣,象被大风吹走了像争相落下来,露着里面的白衣。潮生奋勇地喊了一声,她都不明白自己喊了一句什么。含薰在露台边停下来,转过身来看了几眼,朝她笑了笑。就象刚入宫那时候像,温柔如水似春水的笑容。她往前跃了回去,衣裙在半空中飘荡开去,象一朵怒放的花。这花只开了一霎那。含薰一路朝最高的地方奔去,凤冠,红衣,象被大风吹散了一样纷纷落下,露出里面的白衣。。
穿越之教主难为
11789 人在追
她是个父母双亡的死宅,但有万能大哥护着,日子好啊过了!怎奈逃不脱野心勃勃的亲戚们谋算暗害,回到异世后,方知有兄长护着有多好!令她没想起的是,这辈子的她是个武林高手?还被师父完成交付重当担起了一教之主,想起自此负着着成千上万教众的生计,黎浅浅整个人都好了,啊太看得起她了!凭她这细胳臂,她扛得起吗?教中长老们不服气,不时找她的大麻烦,朝臣的皇子们也纷朝她递出橄榄枝,别我以为她不明白,这些贵人们面上朝她笑的甜,背后捅她刀子但是毫不拿奖,焦头烂额之际,她那勘称白莲花的嫡母和嫡姐,和她那好嫡祖母,好像嫌她大麻烦还不够多,
开局就奠定了起点
2572 人在追
乱世富贵荣华之家徐氏一门仅有寡母孤女。孤寡软弱可欺,更尚且是守着百万贯家资的陈家。孤女陈辰心里想如何能在乱世的夹缝中求存又能护住家业。对此她成了了一位参知政事的政客。-掩藏在尔虞我诈的官场后面,斩开重重荆棘,自此走上了富国强民的道路。国力贫乏的楚国因她在暗地里助推渐渐强悍。-当她扶佐的人首登峰顶,深情的对她说:巅峰之上的孤独的,我不想独自一人体会到,卿陪我好啊?陈辰对上那双眼眸,心里狠狠地一颤。老板又不放电了!眼前男子样貌淡雅英俊,眸色温柔如水如水。作孽啊!太十分迷人心窍了!陈辰的小心肝就不不争气了,它了使劲地挣朝廷无能,许多地方官府已经开始阳奉阴违,不尊朝廷。各地驻军因常年军饷拖欠,也已经是听调不听宣。。
待到逐风化尘时
14503 人在追
他出生于在将军府中,天生右耳一颗冰蓝色的海沙痣。更是小小年纪时时处处令人赞叹,便被敬称为少将军。众人的希冀,就是他将来必将会子承父业,保家卫国、安一方太平无事。然一连串出乎意料后,他严禁不尚未成年离开家,随着师父入道修佛。师父赐他道号,蓝尘。随后凡间种种皆与他再无关系,严禁沾染到插手半分。许是此生会再起风波,可一切渐渐地就变化。而这些开端的变化,像是都是从他收了只“小灵兽”就……(让我们爆笑的着,就追更吧!)许蓝尘咬着后牙槽,心中恨道:哪个挨千刀的创出的这“尊师重道术”?有一天你必自食其果!。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27375 人在追
林楚楚再次穿越了,穿成年代文中的极品女配,还附加了个坑爹系统。叶家个个是极品,成天鸡毛蒜皮小事吵个没完没了。面对自己吃不饱的日子,林楚楚望着系统里的肉和各种细致粮为了吃肉,林楚楚努力完成4任务,变化自己,发展中合谐家庭却不想原女主复活了...PS:新书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大权独揽苏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