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罗齐姆·普莱姆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他,罗齐姆·普艾尔基又一次擅离职守了。但是他的记性不太好,而已纯粹的会觉得自己所以也没猜错自己的名字。这位星火号的餐厅大师,以一种不怎么优雅高贵的姿势,把服侍阿斯伯特战团那重如帝王级泰坦般的责任从肩上撇开,并被打破这由两万年陈词滥调所搭构的牢笼。尽不过他的记性不太好,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记错自己的名字。。...

他,罗齐姆·普莱姆基又一次擅离职守了。

不过他的记性不太好,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记错自己的名字。

这位星火号的餐厅大师,以一种不怎么优雅的姿势,把侍奉阿斯塔特战团那重如帝王级泰坦般的责任从肩上抛开,并打破这由一万年陈词滥调所搭构的牢笼。

尽管在一个小时后,他不得不再次回到让人略显压抑的上层甲板,在阿斯塔特们面前把虚伪的正经抹上脸庞。

现在这位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正在上层甲板直连向下层甲板的通道区域附近,全力以赴的翻着这一堵该死的金属墙。

先前的跳跃让他得以把双手抓着墙壁的顶端,左脚踩着从锅炉房悄悄借来垫脚的水桶,右脚在这光滑的墙面上努力蹭着,试图找到一个关键的着力点。

而他如此全力以赴,只是为了趁着亚空间航行过程中,厨房不需要打理,且没有太多事物的大好时机,溜出去找些乐子。

不过仔细一想,同样的一件事。

前一段可以说的理直气壮山河,后一段则显得狼狈猥琐不堪,这便是罗齐姆这人的本事了。

作为一个曾经的阿斯塔特预选,他的地位在星火号上可不算低,只是说他的职责听起来不那么荣耀。

或许一提到阿斯塔特,人们直接就会想到张严肃到可怕的扑克脸。

但这么多年来,罗齐姆始终坚信,动嘴皮永远比动扳机更好。

这或许是他最终没有成为一个阿斯塔特的原因之一。

比如脚下垫脚的这个水桶,他写下“借”这个字时,绝对不会昧着良心漏掉引号。

它确实是向锅炉房的烧水工借来的。

当然,理由说的有些含糊,毕竟他的记性一直不好。

在超越凡人的强壮体魄的帮助下,只听“呲溜”一声,罗齐姆很高兴自己抽动的几乎要脱力的右腿终于在墙面上给了力,带着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身体一下栽倒在墙内的地上。

声响有些大,但他并不担心哨位上会有视线向我射来。

他已经去检查过哨位的视野,知道这里是个安全的盲区。

随后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

不多不少,手表显示,他至少还有56分钟的标准泰拉时间可以挥霍。

于是他赶紧钻进一个小型货梯,然后启动了下降的按钮,伴随着轻微的失重感,他一直在电梯里待了有十分钟。

当电梯的门打开后,他立刻钻进阴影里,沿着一条小型的维修通道前进,并抵达了那个熟悉的老地方。

就在视线里的远处,散发着微弱红光的霓虹灯,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好戏开始。

现在是标准泰拉时间,下午三点三十分。

这种时间,酒吧里一向没人,因为按照监工们的普遍的说法,不努力工作而只是浑浑噩噩活着的渣滓不能被称为人,因为他们不配得到帝皇的救赎。

于是,现在这个隐蔽的小铁片屋子里的人,应该只有一些帮派分子,和正试图向罗齐姆献殷勤的妓女,外带上在吧台上几个红着眼圈唉声叹气的懒鬼。

在很久以前,作为一个蛮荒世界的酋长之子,罗齐姆曾经无比热切的渴望成为一名天界的战士,希望自己变成充满勇气而又强大的神之子。

但他有一点搞错了。

成为天界战士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物质上的享受,甚至精神上的享受都极少,他也无法真正抛弃自己的人欲。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他失败了,也在痛苦中活了下来。

罗齐姆不止一次对此感到沮丧,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确实不是那块料。

他只能改变自己的思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庸俗和无趣,只有这样才能拥抱充满烟火气的生活,饱食终日,及时行乐,醉生梦死。

好吧,所以他打算让自己先忘记这些。

因为他发觉在自己默默回忆时,那个妓女已经在自己的眼前晃悠,试图勾搭上眼前这桩生意。

“你要我吗~”

声音够浪,人也够劲,不过罗齐姆清楚,像这种在门口主动拉人的货色,一般都有些不干净。

当然如果知道这件事的人,肯定会十分困惑,荣耀的阿斯塔特战舰上,怎么会有如此亵渎的存在和肮脏的交易?

如果罗齐姆听得到,他一定会哈哈大笑。

这艘战舰严格说,只有上层甲板和中层甲板才处于阿斯塔特们的光环之下,而下层甲板则是天使们几乎一生都不会涉足的地方。

在这里,凡人的生活才是一切。

他们的喜悦,他们的痛苦,他们的悲伤,他们的欲望……

这一切的一切,在数公里上的上层甲板是绝对体会不到的,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教堂,一切都笼罩在肃穆的光环中。

当然,并不是说罗齐姆讨厌上层甲板,毕竟他也是爱干净的,每日挣扎求生也不是他想要的。

但这并不妨碍他偶尔来寻个乐子,用以麻痹自己那因为失败而时常受到折磨的脑子。

“不要,谢谢。”

在他冷冰冰的说完后,悻悻离去的妓女低声骂了一句“公狗”。

罗齐姆反而觉得高兴,毕竟成天跟着那些要么糊弄应付,要么板着脸的仆役有句没句的说话,他倒是希望他们中能有一个敢竖着中指对他说些脏话。

进去之前,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秘密酒吧的招牌。

这个酒吧名为“燧石”,似乎是因为店主的脾气毕竟火爆,这也是罗齐姆选择在这里喝酒的原因。

因为老板是少数知道他从上层甲板来,但不会对他有什么特别看法的人。

至于其他人,比如说刚才那个婊子,如果她知道她正对一个上层甲板的高级战团仆从不敬,罗齐姆想光拍下她的肩膀,应该都能让她兴奋一周。

“你要什么?”

脚步声暴露了罗齐姆的位置,他依稀看见酒保兼老板背身站在吧台后面,慢慢擦拭着柜子上的酒瓶,不时举起瓶子对着那红色灯管比对,看看里面还剩下多少。

哐当一声。

罗齐姆抓起一旁趴在吧台上睡得像具死尸的酒鬼扔在地板上,然后毫不客气的抢过了对方的高脚凳。

“中杯,满的,郎姆酒。”

“稍等。”

在老板放下擦拭着的啤酒瓶,在柜子上依次找着郎姆酒时,罗齐姆瞟了一眼手表。

还有42分钟,时间还早。

随后他的目光转向那些帮派分子,他们似乎因为什么事起了争执,要罗齐姆猜肯定是分赃不均。

他真希望他们能干一架,然后就可以顺势把他们一个个收拾掉,这样的话,也许一会就可以不用付酒钱了。

下层甲板的秩序大抵相当于没有,阿斯塔特们不会投来一瞥,战团的凡人辅助军也嫌弃这里,除了分管各个舱室的技术护卫外,这里主要的秩序维持者就是帮派。

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星火号这种大型战舰的下层甲板,几乎就是一个小型巢都。

那么巢都特色的本地帮派,自然也少不了。

“你的酒,厨师先生。”

很快,杯子啪的在吧台上一放,正好在罗齐姆眼前。

他拿起杯子,默默抿了一口。

“嗯……”

味道不太正,但是够劲,让喉咙有着烧起来的感觉,应该是自酿货。

罗齐姆也懂得酿酒,但在上层甲板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上面密布的传感器很容易暴露他的计划。

一旦有战团仆役被发现跟酒精或者药物有关系,那么就得做好面对战团牧师的准备了。

凡人的牧师尚且足够恐怖,一个黑甲的阿斯塔特牧师。

罗齐姆可不想自己被钉在天鹰架上扣都扣不下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帝皇的告死天使

评分 10
作者:莫格卓根
分类:历史演义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第073章 有刺客
24379 人在追
“她专横跋扈,插手地方政务。”邑县县令,一脸的不满。巫启正波澜不惊,“既是钦差,自是要替陛下了解地方政务。清水县,官场清廉、民风朴实,倒也不怕她查。”他一面说着,一面意味深长的看向许畔。许畔上任不足三年,大权旁落。见有钦差来访,是故意躲出来巫启正波澜不惊,“既是钦差,自是要替陛下了解地方政务。清水县,官场清廉、民风朴实,倒也不怕她查。”。
第三十六章 走马上任
苏小七还一直期待着能再上一节侦探入门课程。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印长生新任的职务便是9.16专案组组长,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干警,他算得上众望所归。走马上任第一天,顾怀斌亲自迎接,他不过等再次上课的时候,却变了老师,据新老师介绍,印长生已走马上任,暂时没时间授课了。。
这个江湖有仙女
11847 人在追
青衣故意地逼近齐三公子,遇上一同凶杀案案,追缉过程中意外发现齐三公子不但会治病救人,侦查工作追凶,会净化作用超度亡灵!这个齐三公子不简单的呢!齐朝谨是药王庄三公子,出外诊断治疗时和一个来路未明的女子成了同伴,这个女子好像想他的命。伤后,齐朝谨望着红了眼圈的青衣说:“要不然我把命给你,这样你就欠我一条命,我们就有了因果。”青衣回道:“你若因此丢了命,我便护你十世生死轮回还这因果。”钻进凉亭的是个身材窈窕的蒙面女子,她名叫青衣,眉间有一点朱红,红色小点为她清冷的眉眼添了几分灵动艳丽。。
重生年代胖厨娘的红火小日子
一夕复活,被胖死的柯百佳带着奇遇回七十年代退婚前。退婚对象有工资有工作还注定一生会一夜暴富,衣食无忧,因为柯百佳非常果断的决定,再次退婚!她是要成了冷·柯百佳·酷事业女强人的靓仔。本我以为这辈子搞一搞事业,吃点喝个有心情爱,却被那个铁塔般的汉子用爱和守护着,硬生生撬光了抵抗的心墙。文案二复活后,柯百佳我以为自己是回去相应补偿为她付出过的家人的,却被家人捧在手心暗地里暗地里以及维护关怀;她我以为自己是回去报复极品渣贱的,可还没怎么一次出手,他们自己就把自己玩坏了,接着来一回的人生顺风顺水,除了个矮小的身影始终挡在前面为她遮风挡雨。柯百佳:我产生怀疑你
第042章帮助
1689 人在追
水长宁来了。他坐在陆落家外院的中堂,日影西斜,灼艳霞光从卷帘处投入,金芒掩映着他的眉眼,他玄青色的大氅,泛出了淡淡清辉。水长宁眼眸静籁,素雅沉稳。陆落想要踏入门口,却深吸了口气,考虑如何解释、如何应对。邵华倾被宁墨谷所杀,这事要不要告诉水长他坐在陆落家外院的中堂,日影西斜,灼艳霞光从卷帘处投入,金芒掩映着他的眉眼,。
九零年代好媳妇
11311 人在追
重返1992年过去的一年苏好的大女儿刚满7周岁她正跟随第一任丈夫叶建华在乡下当班人员这年她二十六更年轻好看青春正好这年她也没婆媳矛盾丈夫很听话孩子可爱的这年她也没听同乡唆使北上打工挣钱家庭但是清贫却也算幸福和快乐……1991年的夏天,没有空调,就连电扇也是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