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可惜队友不给力(五千多字大章,刘备支线结束)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而如今在幽州前线统兵御贼的其余诸将,都不明白朝廷会听命南匈奴佣兵来协防乌桓。顶多而已隐隐约约明白朝廷要异地协防劝阻靡烂。而刘备,是当年跟随李素一起,在大将军何进府上,听袁绍帷幄过调南匈奴兵的军机细节的。而已刘备很信赖李素,李素说袁绍的计划不充其量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朝廷要异地换防制止糜烂。。...

如今在幽州前线统兵御贼的其余诸将,都不知道朝廷会调遣南匈奴佣兵来协防乌桓。

充其量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朝廷要异地换防制止糜烂。

而刘备,是当初跟着李素一起,在大将军何进府上,听袁绍运筹过调南匈奴兵的军机细节的。

只是刘备很信任李素,李素说袁绍的计划不靠谱、朝廷征兵不给钱有可能导致南匈奴内部哗变,刘备就几乎彻底相信了。

刘备就想有枣没枣打一竿,这才如此吩咐赵云。否则,将来南匈奴要是真的自顾不暇,消息传到幽州,那这张牌不用也是浪费了,威慑力是有保质期的。

将来于夫罗如果知道自己的威名,只是被刘备用来在这种小战役中吓一吓敌军、捞一笔区区斩首数百级、缴获战马数百匹的的收益,不知会作何感想。

不管怎么说,赵云带的乌桓骑兵确实和南匈奴的比较像,都是骑射流的,临近黄昏敌军本来就看不清,又赶上断后将领被赵云射杀,种种因素综合作用,卑骨嘟的人马算是彻底崩了。

张飞赵云一顿猛追,斩杀首级数百级,缴获马匹多达五六百匹,他俩加起来,亲自杀敌过百,着实让溃兵们胆战心惊了一把,把张飞和赵云的形象深深印在脑中,犹如鬼魅挥之不去。

“张县尉,不能再追了,天黑了,我军人少伤亡也不少,回头吧!”追杀了十几里后,赵云冲上前,拉住热血上头的张飞缰绳,总算把张飞拉住。

回头计点人马,己方也折损了足足七八十人,至少三十人战死,大约五十人受伤,实在是不能再追了。

刘备起家一共就两百骑兵,再打下去种子部队都打光了。

“是俺冲动了,收兵。”张飞有些惭愧,一想到大哥的家底被他败了不少,虽然是大胜,也着实应该吸取教训,下次不能追这么莽了。

回渔阳营路上,没走多远,张南和邹靖这才领着人马出来接应。

双方会师,张南的第一反应原本是想感谢救援,但看着张飞缴获了那么多马匹,又没有分赃的意思,他的心情也开始怨念起来。

原本还没往“刘备的人是故意等我们血战到双方精疲力竭再冲出来摘桃子”这个方向想,但看到战利品,顿时就提醒了他。

他们打的是防守战,而敌军攻营时,很多都是下马步战的,这就导致防守一方很难缴获马匹,只要敌军退兵,战死同伴的马匹都会带回去。乌桓人天生就是马背民族,一人控三马非常轻松。

自己死了一千多人,只缴获了不到一百匹马,张飞却缴获了五六百!

“刘县令的人马,真是赶到得及时啊。邹校尉都打得力竭了,你们刚好赶到!”张南还不敢以自己的名义不服,就把校尉邹靖的招牌抬出来。

“你……”张飞几乎立刻就要发怒。

老子的战利品也是自己带着弟兄们杀出来的,你丫的有什么不服?

“不可鲁莽啊,张南虽不算什么,邹校尉毕竟曾是主公恩主,给邹校尉一个面子吧。”赵云谨慎,连忙在旁边低声苦劝。

张飞这才冷静,一想也是,毕竟刘关张当年都在邹靖手下讨过黄巾,张飞自己也挺感激邹靖的。

于是他才各退一步,分了两百匹战马,姿态大方地让邹靖分配战利,他自己只带着三四百匹回去找刘备请赏。

邹靖自己留下一百匹,分了一百匹给张南的渔阳营,这事儿才算摆平。张飞冷静下来其实也是有点情商的,知道把人情留给上司邹靖去做。

至于张南,跟刘备是互不统属的友军,干嘛拿自己的好处去费力笼络那些渔阳人。

张南愤愤不平,但被邹靖压着,只好认了苦差事。

邹靖很满意地收了礼物,自然也会收下卑骨嘟的首级,以及张飞等人斩获的其他敌军首级,全部让随军书记核验登记用印,表示定然会及时送到刺史陶谦那儿表功。

张飞赵云这才领兵回去。

……

“蠢物!于夫罗怎么可能来这么快!一群废物!这都能被骗。”

“从没听说过张南帐下有个叫张北的,你们还不把那俩汉将好好描述一番!”

张纯收兵之后,当晚就郁闷了,一番拷问败兵,很快就总结出:刚才追杀他的哪是什么渔阳营的骑将!分明就是刘备手下的张飞,以及另一个不知道名字、但也在战场上见过几次的银甲猛将。

果然良乡营那边的才是疑兵!连良乡营的主力精锐都调到渔阳营这边了!

他咽不下这口气,而且赵云喊出的“于夫罗来援”,也确实让他生出了更多危机感。

他之所以急着攻破燕山防线、杀进蓟县,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蓟县为幽州州治,财富丰足,可以狠狠掠夺。另一方面,也是怕朝廷调遣的其他种族胡兵换防到位,再也没机会。

这番疑兵,终于让他心性大乱,彻底急了。

“等渔阳的兵马回防良乡,今天的损失就白死了,立刻快马通知驻在沮阳的难峭王,让他今晚就出兵攻打良乡谷、最晚明日佛晓杀到刘备营寨!我们兵多分散,骑兵转椅又快,刘备的人一夜肯定来不及回防的!”

参军许艺谏道:“……会不会太快了?往常大军出兵,都要斥候缓缓搜索,燕山之中,险要处甚多,若是不严密排查,沿谷进兵被刘备埋伏如何是好?”

张纯:“来不及了!我军死伤数千才确认敌军主力全在渔阳,慢慢哨探只会延误战机!他们都没有人马回援,怕什么伏兵!”

他的军令很快得到执行,当晚戌时快马信使就把消息送到了燕山防线南侧的沮阳县。那儿正驻扎着张纯的同伙、乌桓难峭王。

张纯的联络人阎柔,亲口费尽唇舌跟难峭王讲兵法、说战机,乌桓难峭王才将信将疑,点起本部数千骑兵,又准备了数千预备队。吩咐今夜士兵早起,三更造饭四更上路,五更到良乡谷南侧劫营。

时间仓促,又是夜行军,沿途斥候搜索只能免了。

……

刘备的两千人马,这几天也是昼伏夜出,生物钟早就倒过来了,凌晨四五点精神正好着呢。

刘备派走的只有两百骑兵,剩下的步兵主力一个都没动,状态保持得非常好。

只是张飞赵云打得太生猛,黄昏时视线也不好,才导致敌军败退时不知追兵多少,误以为刘备把大多数人都派出去了。

“宁可敌军不来,不可我军无备。”刘备坐在帐中,缓缓饮酒提神,心中戒备。

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晚他终于没有白等。

“敌袭,举火!弩箭齐发!”

随着营前呐喊四起,刘备迅速跑出帐去,登楼观敌指挥。

营寨守备很是严密,还架设了一些弩,对着谷口来路。无论白天黑夜,遇到敌袭就无脑先朝着预设方向放箭,总能压制住敌人一波。

“这叫营中空虚毫无准备?张纯骗我!”领兵而来的乌桓难峭王立刻就是心脏猛烈一收缩,瞬间有不好的预感。

佛晓劫营,遇到敌人早就有准备,不管敌人多少,这事儿本身对士气打击就太大了。

“大王,快看!东北方向有火!”

难峭王顺着亲兵的指点望去:“该死!这是汉军的烽火台,我记得这里没有长城才对!”

但来都来了,不莽一波就走也不甘心,难峭王指挥部队奋力扑营,几次被刘备乱箭射回,伤亡无数。虽然也杀伤了不少汉兵,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汉兵兵力充足,不是消耗战能奏效的。

士气一泄,自以为中计,想保存实力的难峭王这便起了退心。

“罢了,且战且走,所幸死伤不多,就当白跑一趟吧。”难峭王果断吩咐退兵。

乌桓兵伤亡千余,缓缓有序退去。

然而他们刚退不久,就听到前方来路上,有隐约沉闷的轰隆声——其实刚才交战时就已经有了,只是喊杀声太响掩盖了其余。

“大王,来路谷口被上千棵伐倒滚落的大木垒断了!我军被砸死百余人!”

“不好!真的中埋伏了!”难峭王身边的人都慌了起来。

“不要焦躁!乱军心者斩!”难峭王知道情况危急,抽出刀来二话不说就把身边一个乱喊乱军心的人斩了,慑住其余,这才果断吩咐,“汉军鬼鬼祟祟,只敢以弓弩接战,人数不会太多!不敢跟我们硬战!只是道路垒断,下马搬开木料便是!”

可惜,黎明中部队本来就很难驾驭,山头埋伏滚木的汉兵举火呐喊,后面良乡营也有架着枪盾和弓弩的追兵缓缓压迫出来,下马的乌桓兵很快就乱了。

大部分人都发现,只要弃马步行,往两边山坡上一钻,完全是可以逃脱的。既然如此,还舍己为人、冒死为后面的友军搬树干嘛?

难峭王连杀好几个抗命的,也止不住队伍的乱跑。便在这时,又有人指着东北方,那里有一排火把靠近,也不知是不是被烽火台引来的快速反应援军。

难峭王只好长叹一声,也弃马沿着两旁山坡密林摸黑逃跑。

天彻底大亮之后,刘备带着人马出来打扫战场,发现被滚木垒断的山谷里,居然杂七杂八留下了一两千匹乌桓马,弯刀弓箭等兵器以及毛皮甲胄,更是不计其数。

这一票真是赚大了。

更难得的是,但愿能在张纯和乌桓土著蛮王之间,撕开更大的信任缺口。

……

邹靖当天就知道了刘备这边的大胜,只是不知道刘备具体缴获了多少战利。

刘备也很会做人,对外宣称又缴获了六百匹马,主动给老上司分了三百,其他同僚就没有了。

趁着胜利,刘备也进一步谏言,陈述张纯经此两败,肯定不敢再玩疲敌之术了。想明白之后的张纯,按说应该会集中兵力、不得不选择打正面战、消耗战,以路最宽阔的昌平谷为主攻方向。

毕竟,昌平谷是后世居庸关和八达岭所在,也说明这条谷是燕山三谷中最宽的。乌桓人被刘备埋伏垒木夺马后,对那些很窄的小路估计都有心理阴影了。

邹靖觉得挺有道理,便集中更多兵力防守正面昌平谷,又责备张南不肯自掏腰包造烽火台、导致相互援护迟缓。

可惜张南死要钱不肯亏本,也就破罐子破摔,混军饷但求无过。

朝廷输赢,凭什么让我拿出几十万钱甚至百万钱修烽火台?你当人人都是刘备那种汉室宗亲、自带干粮也要效忠朝廷的傻货?

老子当官混俸禄混军饷的!

再说你邹校尉为什么不自掏腰包两百万,把咱所有人的单都买了!

如是相持血战旬日,张纯在乌桓人中的威望,也随着几场败仗渐渐衰落,乌桓人一时不肯用命。

竟被邹靖和刘备结硬寨、打呆仗,沿着昌平谷缓缓反推,反而夺取了原本被张纯控制的昌平谷北口旧营,也就是后世的八达岭长城所在地。

八达岭是燕山在附近地区的制高点,地势比后世居庸关所在地都高,可以俯瞰昌平谷。

这附近的控制权,还是两个月前公綦稠被乌桓难峭王突然反水杀死时丢的,所以并不是邹靖的锅。

邹靖与刘备收付八达岭,等于是彻底绝了张纯短期内复度燕山的最佳道路。

这一功绩,绝对是可以表奏朝廷,另得升赏的,因为你属于帮忙解决公綦稠当年欠下的烂摊子。

“此处燕山旧隘落入我手,只等南匈奴援军抵达,我等便可出关居高临下、荡平张纯了!要是张纯为我所斩,怎么也得封个侯吧?就算没有乡侯,至少也得是个亭侯,实在不行关内侯也好啊。

玄德,你也算跟了我几年了,到时候,我表你迁蓟县县令、或再兼一郡都尉,不在话下呀!”

邹靖登上八达岭,俯瞰着冀西北草原,心中豪气顿生。

蓟县县令和良乡县令虽然都是县令,但级别差不少,因为蓟县不但是广阳郡郡治,更是幽州州治、燕国故都,那是一州之地的首县,县令得值正千石,跟都尉平级。

可惜,他跟刘备正在意淫着,后方忽然传来一阵噩耗:

一个从蓟县来的探马信使,神色慌张下马:“禀校尉,得朝廷急报,南匈奴援军行至并、冀交界的河东郡时,忽传云中南匈奴发生内乱反叛,羌渠单于为叛贼弑杀。左贤王于夫罗五日前便已停滞不前,还请求朝廷另借兵马,助他回返云中郡平叛!”

“什么?我这边都把燕山诸关夺回来,就等匈奴铁骑凭高视下、冲进上谷犁庭扫穴,朝廷的援军怎得这般不靠谱!”

看来,幽州这边要变成隔着燕山相安无事的持久战了。没有新的足够改变力量对比的强大援军到来之前,什么都干不了了!

邹靖手下这些步兵,把燕山沿线的关隘啃下来,是做得到的,但是追出隘口去追杀乌桓骑兵,那是想都别想啊。

他们连立数次战功,奈何队友不给力,只能待命待援。

刘备闻言,心中的震惊更是比邹靖更甚:

“南匈奴居然真的是内部有叛贼,弑杀了愿为朝廷效力的羌渠单于!连方式、理由,都跟伯雅当初预料的几乎一模一样!真乃鬼神不测之机。

难怪伯雅前日信中,让我保存实力、持重而战,等候他和刘幽州带援军上任呢。”

原来,刘备跟张纯这边交战,已经陆续过了个把月了,这段时间里,李素也给他写来过几封信。

最近的一封信,也已经是半个多月前,当时南匈奴援军出发的消息才刚传来。李素在信中就给刘备打预防针,再次提醒他别对于夫罗抱太大期望。

那封信中还说,朝廷已经开始推进“废史立牧”了,陶谦的任期短则一个月,最长不会到两个月(从李素写信的日子算起),全国首位州牧的人选也暗中定死了,就是大宗正刘虞。

但刘虞上任前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交接,他也知道不带援军单身赴任没什么威慑力,所以派了几名拟调到幽州任职的都尉、校尉,趁着上任之前,去徐扬之地招募一些天下精兵丹阳兵。

李素作为刘虞的属吏,也被内定了将来要从宗正府调到幽州任职。但眼下,他首先被派去辅佐刘虞麾下一名心腹都尉,名叫毋丘毅的,先去南下招募拣选丹阳兵,两个月内必回,到时候大家在幽州再聚首。

至于关羽,也被李素带着一起,跟毋丘毅一起先去招募丹阳兵援军。

刘备并不知道,历史上,跟着毋丘毅去招募丹阳兵这差事,其实是他自己接到的——原本的历史上,刘备怒鞭督邮后,弃官逃亡江湖。后来在亡命到青州、徐州期间才听说张纯反了、他打督邮的事儿洗白了,他才赶上了个末班车,自荐跟着毋丘毅招募丹阳兵,算是为平叛张纯立了些外围边缘性的小功劳。

只是历史上,刘备在从丹阳回来的路上,路过青州时又赶上张纯的偏师搅乱青州、诱发青州黄巾军,刘备只好在青州下密就地抗击黄巾,被朝廷任命为下密丞。

没想到,这一世刘备倒是躲过了那种闲差,可以到正面战场上杀敌立更大的功劳。但被刘备蝴蝶效应空出来的缺口,却被李素这个家伙顶上了——谁让李素现在出现在刘虞手下,而刘虞刚好又需要这么个心腹闲差呢。

“罢了,等刘幽州和伯雅带援军来吧。”刘备回想完李素的书信,一时也松懈下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评分 10
作者:浙东匹夫
分类:同人小说
评语: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猜你喜欢
第三十章 人间蒸发
21694 人在追
吴长春立刻联系总台,请求支援。但因为今天是周末,很多警察都被撒到大街上维持治安去了,可用警力少的可怜。不过总台还是调派了一队交通警察过来,而且在各大路口展开布控,信息也传到了各个执勤的警察手里,发现此车即刻逮捕。于是全城大搜捕开始了。不过这但因为今天是周末,很多警察都被撒到大街上维持治安去了,可用警力少的可怜。。
妙手生香
26159 人在追
作为一个厨子,贺含钏很有职业修养——炒、爆、溜、炸、烹、煮、炖、烤,她无一不精。作为一个宫女,贺含钏略显消极消极怠工——每日寻思着如何频繁跳槽创业,发迹致富之路,当了掌柜的,为妻当教师的,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第一法师
10317 人在追
公会乱战后,某男意气风发的踩着尸体求婚成功。夜色:嫁你?凭什么!某男:围杀仇敌,被推倒BOSS,随传随到。夜色:我也可以单挑。某男:极品装备,珍稀药水,任凭你挑。夜色:我自己也有。某男:不都喊我是大神么?游戏里嫁个大神好纳凉。夜色魔法杖手握:先打胜我反正!某男泪流:那大神,娶了我吧……“不能使用物理攻击,魔法攻击打出的伤害又太低,这怪物到底有什么弱点啊?!”铿锵玫瑰有点儿抓狂了,不过这也不怨她,实在是因为四周怪太多,可供退避的范围有限,再退下去,他们就。
星际之厨神她可盐可甜
【新书:我靠幽暗家庭料理拯救他们世界已传上,感兴趣的宝贝儿们记得我来前来捧场!】穿到星际时代,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开飞船?穿机甲?收小弟?完全征服星辰大海?做为御厨传人的简言,颠了颠手中特制的大勺,一声冷冷一笑。to样to森破。面对自己令人烦不败烦,快速繁殖力旺的虫族,除了风吹生又生,剪不断地理又乱的各种动植物。简言踹踩碎地上的营养液瓶:“说吧,你们想把它们吃成几级保护?”帝国人民连声摇摇头:“不不不,太反胃了,被打死我们也会吃的!”再后来,帝国人民吸溜着口水大叫:“真香。”脸也被打得好疼!围观群众大型打脸现场的陆瑾修,“··
神医萌宠
16790 人在追
~新书《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姊妹篇《神医弃女》漫画连载中~她,是身具异宝,医术慕容的神农后裔,他,是英俊无铸,却匪夷所思失明,腹黑男的隐世王爷。异世大陆再次穿越,她成了一个被家族背叛的小废物。逆天召唤、禁忌魔法,她一夕强势崛起,锋芒乍现,睥睨天下诸强。当年少轻狂撞上腹黑男,天才杠上魔头,那一刻,世界,为之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