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瞅你咋地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辛颖则更为不开心的眼睛一瞪圆地说:“瞅你咋地?”齐平莫名的感觉有些很亲切感,笑着说:“不咋地,你想瞅就瞅,和俺先说你家乡的事呗?俺也爱听。”辛颖有些非常讨厌的摆了摆摆手:“别学俺说话的,俺家是吉州,俺明白俺那边很穷,没你们杜州大腰。要也不是卢老师非要让俺辛颖有些讨厌的摆了摆手:。...

辛颖则更加不高兴的眼睛一瞪圆说道:“瞅你咋地?”

齐平莫名有些亲切感,笑着说:“不咋地,你想瞅就瞅,和俺说说你家乡的事呗?俺也想听。”

辛颖有些讨厌的摆了摆手:

“别学俺说话,俺家就是吉州,俺知道俺那边比较穷,没你们杜州大腰。

要不是卢老师非得让俺和你一起学习,俺才不愿意和你们这些杜州人打交道。其实俺也不喜欢陈璐,总觉得这人有点假。

但是俺也不咋喜欢你,你这人就是个憨憨。”

憨憨?

齐平没有生气,反而异常感兴趣,继续和辛颖聊着,中间尝试着言语打击了下辛颖,没有什么奖励。

既然没有奖励,那正常聊天就行。

这个辛颖很有意思的一人,名字很好听,相貌和身材也都不错,偏偏满嘴大渣味,而且这里为什么会有似是而非的方言呢?

辛颖其实很健谈,只要别人真的愿意和她说话,按她的话就是不端架子。辛颖家乡是五十一区最偏远的吉州,整个五十一区有十四州,杜州位于中心,且整体环境较好,吉州很偏远,临近地下熔岩,是通往更下层矿区的必经之路。

齐平也头次知道,原来这个五十一区整体就在地下,头顶的蓝天白云太阳,其实都是一体化天幕生存技术。

两人说话间到了图书馆,运气不错,正好碰到一对情侣要走,有了座位。

辛颖马上开始复习,而齐平则找了一本名叫《五十一区通史:毁灭与新生》的书,作者名叫修昔底德。

“真是太奇怪了,怎么还有叫这个名字的?古希腊的史学家?”

心中一阵纳闷,这个阿尔法星到底和地球有什么关系?

这本书很厚重,厚厚的硬纸壳,打开油墨香扑面。

开篇就着重讲述了整个五十一区的天幕系统,这也是后末日时代人类得以存续的根基。

这是一套超时代的技术,远远超越了五十一区的技术理解,可以说是历史的遗产,先代文明的馈赠。

整个杜州可以理解为一个发电工业区,一切市政、公共设施、学校、医院都是为了杜州的中枢发电系统和供电系统服务的,而集团则是这里的中枢。

是天然的统治者,管理着整个五十一区和更下层的矿区。

所有的电力都通过杜州中央高耸入云端的高塔输送,听说是输送给整个天幕系统,通过这个历史遗留下来的半壳状复杂成像系统,为代号五十一区的整个地下生存区域提供模拟天气环境。

当然这一套系统极为强大,能创造出适宜居住的阳光和虚假的蓝天白云,并通过水循环系统天幕降水。

水循环系统是天幕系统的子系统,同样需要大量的人力日常维护保养。

五十一区除了杜州以外的地方,则是农业区,但是这里的种子、家畜并不多,大多数种植几种上时代遗留的优选种,营养丰富但是毫无口感,用来制造各种营养液和似肉。

至于蔬菜汁,那是高级货,除了杜州大学和集团总部,其他地方想买也买不到。

总之,整个五十一区,由中心发电工业区,农业区和下层矿区,三部分组成。

这里的人们是在一片废墟中醒来,爬出了休眠仓,但是漫长的休眠,让他们很多人有了不同程度的机体损伤。

谁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史学家们推测曾经发生了可怕的战争,摧毁了一切,而五十一区就是残骸,是远古时代超级文明这个枯木新生的嫩绿枝丫。

集团曾多次组织探险,试图去地表看看,但是最终发现地表是一片超高辐射的末日,严重的裂变核辐射,土壤、水源已经全部污染,灰蒙蒙的天空,几乎看不到阳光,动植物几乎绝迹,偶尔有一些存在,也是极为可怕的辐射恶兽。

地上,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人类回不去了。

五十一区就是人类最后的领地。

修昔底德自嘲,这是“穴居时代”,幸运的是,五十一区这片地下土地,有着末日前文明遗留的超科技,被人们称为“天幕”的伟大系统。

如果没有完整的天幕系统,只有单独天幕没有高塔供电系统,那人类依然难以维系。

但幸运的是,人类拥有末日前的先代文明遗留的两套相辅相成的超科技系统,而五十一区一切的技术,都来源于解析高塔。

集团则是七百年前,一代代探秘者组织联合形成的联盟,最终成长为庞然大物,主宰整个五十一区。

齐平看的极为专注,半小时转瞬即逝,虽然只是历史,但他对这个崭新的世界终于有了系统的认知。

就在此时,他面前忽然弹出了光幕。

【你异常投入的阅读,且为第一次,因此获得了暂时状态,专注状态加持。】

【专注状态:高度的注意力,意味着较好的学习效率,在此期间学习行动效率提升三倍,记忆力和思维活跃度提高三倍。剩余时间8小时,品质白色。】

呼吸瞬间急促,毫无疑问,这就是他当前最需要的。

齐平立刻投入进去,开始了自己紧张的复习备考,不应该说是预习备考,没有学过,何来复习之说?

关于期末考试的具体情况,齐平在路上已经和辛颖“讨论”过了,所谓讨论其实就是齐平说个引子,辛颖就把其他的都说出来了。

这也是性格使然,如果是陈璐在,就没那么顺利了。

自从陈璐被目标标记之后,齐平就对其很怀疑,毕竟那评价就摆在那,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毕竟自己小命只有一条,一步踏错,在校园里这种平静的生活就再也不会有了。

打开《法理学》和前身记录的笔记,齐平开始系统性的学习背诵,仿佛回到了大学,学期末突击备考。

法律这个专业与前世其实差不多,虽然法系完全不一样,可是都逃不了一个背诵,死记硬背,再题海战术是万用之宝。

而辛颖这位说话独具特色的女班长,也是很靠谱的人,在齐平表现出大度热络后,辛颖其实很好说话,并不反感齐平问她《法理学》的有关问题。

不过齐平问的多了,她也有点困惑。

“你是不是捉弄俺,这都是比较基础性的知识,恁能不会?”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做好事就变强

评分 10
分类:科幻次元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第二十二章 不能放弃
冬天地里没活,安知夏每日负责将兄妹俩的一日三餐整治得喷香可口,顺带投喂下小长工牛旺,便是窝在屋子里织羊绒衫。终于赶在年前,兄妹俩都穿上了修身舒服又极为保暖的羊绒衣。每人两套,安知秋的是黑色和红色,她的是红色和姜黄色。做好羊绒衣,她又用弹性好终于赶在年前,兄妹俩都穿上了修身舒服又极为保暖的羊绒衣。每人两套,安知秋的是黑色和红色,她的是红色和姜黄色。做好羊绒衣,她又用弹性好的棉布做了秋衣秋裤,自然还有标示着知识分子身份的白衬衣。。
第八章 死里逃生
25713 人在追
绿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是黑夜。她睁开眼睛,只看见旁边一点黄豆大的灯光,自己正睡在一张木板床上,身上盖了半旧的被子。不远处传来隐隐的鼾声。绿竹转过头去,使劲瞪大了双眼想看清自己置身于何处。只见黑黢黢的一间小屋,屋子中间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放着两“难道我还没有死?记得娘和我说过阴曹地府有可怕的阎王还有很多恶鬼,还有刀山和油锅,这里却不是那个模样……”绿竹想着,向前抬了抬身子,想起身仔细看看周围,却不想牵动了腿上的肌肉,只感觉左腿一阵剧痛。她轻轻呻吟了一声忙又躺下,额头马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躺在长凳上的那个人似乎睡得很香,绿竹的这一声轻吟并没有把她惊醒,那鼾声反而更加响了。。
重生之妖娆毒后
7236 人在追
一句话简介,这个是一个被渣男和渣女算计后,奋然攻势,疯狂报复之后,却意外复活,活出锦绣人生,收获多真正的爱情的故事。萧家嫡女,风华绝代,妖娆抚媚抚媚,爱恋太子。二人郎才男貌,乃天作之合。二十年夫妻,萧紫语殚精极虑,倾其萧家一切,扶佐夫君,彻底清除了一切障碍,终于等到首登了皇位。却谁知二十年夫妻,二十年恩爱有加,而已一场笑话。而已宁负天下人,也不给天下人负我。精心细致的疯狂报复之后,萧紫语却没想起自己却意外复活了!冷眸微眯,萧紫语轻轻一笑,那就老天再次给了她一次机会,她岂会不辜负,这辈子,她要活的更为精彩的,要让那些曾真的对不起自己的人,付出过更惨痛的教训的萧紫语原本正在书桌前练字,听到这话,慢慢的抬起头。。
娇颜不可寻
29111 人在追
长安城两大祸害成亲了,一个克夫命贱不军门,一个克妻废物没本事,以恶制恶天造地设。然内斗没一直到,这俩人联手合作了,恶上加恶强强牵头。楚回在嫁了十二回后终于等到嫁了一个身份地位不算过的去的男人,是此人名声不太好,但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废物。但谁能说她为什么这个废物夫君是个风光霁月温柔如水和蔼的小可伶,那就这样,那她只得关爱和他,保护好他,疼爱他!却一直到某天,楚回被某温柔如水废物狠狠地压在树干上,“娘子,又有刺客想杀为夫,为夫怕!”楚回瑟瑟发颤的看了几眼头顶吊着的一串脑袋,咬牙切齿道:“王爷,您这么装,不累吗?”但今日的下午时分,朱雀大街上原本荒凉到只剩几个商旅行色匆匆的景象竟完全转换,整条街上站满了人,上到富甲豪绅,下到贩夫走卒,贵至高门官奢,贫至乞丐农户,难得的步调一致,行动一致。他们一个个要么撑着伞,要么披着雨衣,要么戴着斗笠,有的干脆直接由着寒雨淋在身上,都在往前面挤,边挤边还要高声喝彩,生怕少了自己喝的这两声威。。
蒋四小姐
19705 人在追
生平的理想是混吃等死。却不知道——前有,打但是就跑的亲祖父;后有,埋藏不露的亲老爹;左有,心偏到太平洋的亲祖母;右有,随时随刻想抢她嫡女身份的庶妹子;四小姐说:要不搭个戏台吧,咱别的本事也没,当演员是一流!********************************************新书《极品丫鬟》已开篇,新书开坑,望书友们前来捧场,有什么票,都抡起新书吧!恭谢!冬日子时,万籁寂静。。
第25章 臭气冲天
27124 人在追
“刚刚不是才询问我是否要留下来的吗?怎么这会儿就把我赶回去了?”阮瑾天对于她前言不搭后语的,有点跟不上这丫头的思维。“一开始我是考虑着来回跑折腾时间,反正这里是你的地方。可一会又想到,服用药丸的时候,身体会排出很臭的气体,我怕你在我的面前会“一开始我是考虑着来回跑折腾时间,反正这里是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