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不讲武德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们合作中吧!那就你明白了凯安德里亚,就所以明白了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的,拥用凯安德里亚的人,才能获掌控因为未来的可能,无被限制近身格斗,是我的机会,是你的机会。我只拿做为我的推荐人该拿的那一份,你获了凯安德里亚,就相当于给你女儿去更上层的大门重新开启!”副部长鼻尖基本上要碰我只拿作为推荐人该拿的那一份,你获得了凯佩特,就等于给你女儿去更上层的大门开启!”。...

“我们合作吧!既然你知道凯佩特,就应该明白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拥有凯佩特的人,才能获得掌控未来的可能,无限制格斗,是我的机会,也是你的机会。

我只拿作为推荐人该拿的那一份,你获得了凯佩特,就等于给你女儿去更上层的大门开启!”

副部长鼻尖几乎要碰到苏冠义的鼻尖,就这样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苏冠义直视副部长的眼睛,声音沉稳,腰背笔直:“那就说定了,先把稳定蓝色格鲁亚试剂给我。我参加半年后的地狱厮杀!”

已是中午,因为苏冠义一直没回来,齐平从冰箱中找出一些速食,准备了两人吃的简餐。

五十一区的饮食匮乏,几乎就没什么好吃的,齐平一边吃着,一边怀念起前世的美食,真是很想念啊。

就在两人吃饭之际,苏冠义终于回家了,齐平注意到他的表情,看上去有心事,并不那么自然。

“一开门就闻到香味,是齐先生做的饭吧,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齐平笑了笑:“给你留了些,一起吃吧。吃完我也要回去了,这关键的证据还没提交呢。”

苏孔雀眼睛闪烁着好奇,小声问道:“齐平哥哥,是什么证据呀。”

齐平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头发柔顺丝滑:“有人陷害我,恰好你父亲那有证明别人陷害我的录像,我马上就可以洗清冤屈啦。”

苏孔雀一听,迷人的大眼睛笑成了两轮弯弯的月亮:“太好了,陷害齐平的哥哥的人真坏,还好爸爸那有录像。”

齐平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苏冠义则是尴尬一笑,有些歉意的看了齐平一眼。

很快吃完饭,齐平在苏孔雀恋恋不舍的挽留下,再三承诺过两天就来看望她,才得以脱身。

苏冠义等齐平走了,拉着女儿回到客厅,从包中取出一瓶蓝色试剂、注射器、针管和消毒工具。

试剂瓶两端是金属圆环,中间是透明的玻璃,试剂的颜色是淡蓝色,很漂亮。

“孔雀,这是爸爸从总部医生那拿的药,只要打上这个药,你应该就能好很多。”

苏孔雀漂亮的眼睛眨啊眨,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声音打颤:“爸爸,我害怕!”

苏冠义只得哄着安抚着,过了半晌才将蓝色试剂注射进女儿的右手静脉,看着很快睡过去的苏孔雀,苏冠义满脸温柔,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

另一边,齐平脚步轻盈,正在回杜州大学的路上,这样关键性的证据,还是找卢达明来办流程最放心。

陆夫大街虽然距离杜州大学不远,到底还是有一段距离,在齐平背后,一个皮肤黝黑,身形瘦小,看上去极不安分,长的尖嘴猴腮,两颗乌溜溜黑眼珠四处转的人盯上了他。

这人正是瘦猴马克,因为经常小偷小摸,打架斗殴进了锡金警署,本来应该被送往矿区服役一年,但他到底向朱大亨递过帖子,朱大亨这种灰色背景的人物,也有官面的背景,还是把他们这些人都捞了出来。

被捞出来的马克仍不安分,不过也是,如果他安分,就不会当个活力组织的分子了。

“这家伙,怎么长的那么像那该死的小胖子!只是看上去比那小胖子更高更瘦一些,好像长得也好看些,啊呸!”

说着说着,他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咕哝着:“好看个皮,都是臭皮囊。既然你小子长得和那白胖子很像,那就算你倒霉,遇到了你马克爷爷。”

他对几个游汉打着手势,同一活力组织的分子很快给了他眼色,几人开始跟着齐平。

齐平也察觉到了,侦查技能满级的他,早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将硬盘放心贴身的上衣内侧,攥紧手中的包,开始用余光扫视左右,同时伸手从包中取出一面小镜子。

“似乎是被混混盯上了?”

通过镜子看到身后的马克,齐平立刻明白了,原来是他小子出来了,打击报复?

虽然自己健身后有了很大变化,但是长相基本还能看的出来,只是这个马克哪来那么大胆子,敢袭击杜州大学的学子?

难道是有预谋,自己找证据被人发现了?

齐平怎么也想不到,马克只是觉得齐平很像小白胖子,准备出出气而已。

快速扫视,慢慢走路,【人类观察lv3】启动,大概过了五分钟,齐平有点愣神,这几个人属性未免也太低了,力量最强的一个也不过1.6。

就这?

齐平嘴角渐渐上扬,在这里袭击自己,这里的地形,谁能比我熟?梦境之中经历了多少次!

他自己突然暴起加速,拐进了一个巷子之中。

“被发现了,快追!”

马克一声大吼,七个装模作样的人赶忙追进了巷子,马克更是第一个冲进去,面目狰狞。

他们每个人都背着个包,从里面抽出包铁皮的短棍,这是朱大亨门下活力分子的标配,一般不允许带开刃冷兵器,避免造成特别严重的事故。

至于开刃冷兵器,朱大亨手下有专门的刀手。

齐平早就注意到他们每人都背着一个包,他进入巷子之后,就身手敏捷的立刻抓着砖墙爬上房顶,猫着腰观察,见六个人冲进这偏僻的巷子,一个人站在巷子口放哨,马克等人更是从包中抽出短棍。

他直接从房顶跑到巷口,一跃而下,将正在放哨的那个直接用膝盖撞晕,抽出他包中的短棍,迅捷如风。

虽然【基础冷兵器格斗】技能消失,但一切的知识、肌肉记忆、眼界都在,身体素质也不缺,齐平直奔那个力量1.6的活力分子,从背后一棍子打在他的脖颈,力道刚好,对方直接晕了过去。

接着趁着背后袭击,对方立足未稳之际,再次重击,放倒两个活力组织成员。

马克等人这才反应过来,七个人已经只剩下四个站着了,接着是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路人们听到都快步远离,谁也不想和这些活力分子有牵扯。

“你不讲武德!”

“你这是偷……”

“你竟然骗……”

“哎呀……别打了,别打了!”

事情很顺利,大概不到五分钟,齐平将所有人都打倒在地,除了瘦猴马克。

五个当场晕掉,一个双腿被打骨折,倒地呻吟。

齐平扛着短棍背在左肩,面对这巷子的阴影,背后是正午阳光,瘦猴马克四脚朝天,本能的后退,齐平将短棍高高举起,直接打中马克的右手臂,咔嚓,断了。

“瘦猴马克,对不对?你找大爷什么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做好事就变强

评分 10
分类:科幻次元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29883 人在追
复活后变黑芝麻馅腹黑男男主VS撩死人不抵命伪君子真恶霸男主皇帝:九王纳妃要德言容功才华出色。傅元令:我有钱的人!皇后:九王纳妃要家世煊赫相得益彰。傅元令:我有钱的人!贵妃:九王纳妃要月貌花容身姿婀娜。傅元令:我有钱的人!肖九岐:本王纳妃……傅元令:嗯?肖九岐:要有钱的人!!!重活一回,傅元令深切体悟要站在权力巅峰指点江山,已不再再重复上辈子的悲惨遭遇,不但要有钱的人,并且是要超有钱的人。有钱的人能使鬼推碾,有钱的人……她就能掌控别人的人生,而也不是被人掌控!的话有钱的人的同时,还能嫁一个易掌控又颇具身份地位的丈夫,那就更完美的了。
她自昆仑来
4285 人在追
【男主甜飒白富美】【BG主cp,副cp各种】天机二十六年,琵琶岭突然发生了两场截杀。莲氏双殊一死一伤,大师姐雪千幻为报仇千里围杀元凶,最后以一人之力屠灭一姓。而她自己也在第二场截杀中,为挚友所叛,灵海被毁,修为境界被废,差点断了生机。意识焕散之后,那些过往种种,如走马灯般摆在眼前,后知后觉的雪千幻终于等到洞察,一切从两年前,便了拉大帷幕。夜小楼:茕茕从不需靠谁,更有甚者不需旁人为她做什么。我惟有始终站在她身边,与她并肩立于立于,心里想她有一天后转身之时,也可以看见我。仙尊:很抱歉,还没来及为你生起一颗心,就得离开了了。我做了这么六月的琵琶岭,山石嶙峋,虬枝枯叶,没有一丝暑气,连个鸣虫都没有,安静得可怕。偶而一只鸦雀,扑棱着翅膀一飞冲天,都能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楚念柒做为一名在现代医生,再次穿越到一个架空时代的四岁小女娃身上,家徒四壁,亲戚极品。幸亏亲娘更强硬,除了随身空间的金手指。手拿医术,身具空间,一路发迹致富之路奔小康。没想起致富之路路上会捡到一个破孩儿。破孩儿缄默无言,不时用阴翳寒冽的目光看她。“瞅瞅这讨饭的破孩儿,都被生活荼毒成啥样儿了?”楚念柒心里呐喊:“回来,乖宝宝,姐姐爱你。”的日常亲亲抱一抱抱一抱,摸狗头。接着,破孩儿看她的目光变了。柔和了,爱笑了,虽然虽然不时的盯着她,虽然她心里不怕了。是越慢慢长大,越会觉得略微有些直发毛。再后来,楚念柒意外发现,她当做小可伶的小哥入目无别人,家里徒四壁。。
北方有二哈
29237 人在追
【胎穿】【日常】【非典型兽人文】【1V1】北方有二哈,蠢萌会拆家~天生的小烟熏,鼻梁带高光~……………………………………………………安琪拉再次穿越了。从此本来的长发衣袂飘飘变为了一身毛。两条腿走路时,变为了四条腿着地。加上再次穿越大神倾情演绎奉上的尾巴一条……本着捡回条小命不容易。安琪拉顶着张蠢萌二哈脸,一咬牙下定下定决心自由飞翔自我,一切从零学起。好不容易不适应了从人变狗,啊呸,是从人变狼的日子。下步却要寻思着怎么变回去……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古堡的后花园中,此时正是一派的喧闹。。
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
前生,她信赖的人把她推往深渊,父母因她而去;深深爱着的人把她推往地狱,她尸骨无存。复活回五年前,立誓要把前生所受的伤百倍还之。当碰上白莲花的妹妹,她先动手为强!碰上渣男,家里除了个渣女,送你。当碰上残疾的将军,本将军难以穿行,需你扶着。这可伶虫扮的,没腿?本小姐还没手……“碍,你有脚。”某女怒!意思是让她用脚扶着?很抱歉,她会啊。可明明某男,像也没听见似得……死吗?。
福晋吉祥
7202 人在追
宇宙之全人?很不错,是个好人。给他当福晋?谢谢您,无须了。思维很具有独特二次放量性,简言之跟贴必歪楼的她,穿成了十三阿哥的嫡福晋,所以对当寡妇真的是没什么兴趣,原本拿定了主意,要在选秀中努力努力争取落榜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先是侠肝义胆,再是忍辱负重,最后活活打死累个的十三阿哥吗?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惫懒的模样?看一看他作出的那些事,对自己仿若也有几分关注,莫不是他是穿来的同仁一枚?细细地仔细观察后,仿若他又不太具有独特在现代人的特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自己被骗了?真正的十三阿哥,实际上与小说中和历史的记载都不像?“生了!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