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脑后生风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杜州大学某女生宿舍内,陈璐用澡巾疯狂的的搓着,她被齐平泼粪后,除了将那满是金汁黄白物的衣服扔到垃圾桶之外,就始终在冲澡。疯狂的的冲澡,就算这样洗的基本上脱了皮,她但是会觉得自己身上有隐隐恶臭,一直到女同学敲敲门说她明日需去教室报名参加大四课程,她才疯狂的洗澡,就算是这样洗的几乎脱了皮,她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隐隐恶臭,直到女同学敲门告诉她明天需要去教室报名大四课程,她才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用自己的个人终端机请了假。。...

杜州大学某女生宿舍内,陈璐用澡巾疯狂的搓着,她被齐平泼粪之后,除了将那满是金汁黄白物的衣服扔到垃圾桶之外,就一直在洗澡。

疯狂的洗澡,就算是这样洗的几乎脱了皮,她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隐隐恶臭,直到女同学敲门告诉她明天需要去教室报名大四课程,她才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用自己的个人终端机请了假。

陈璐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而且很有气质。

即使是现在,随意裹着浴巾的她,白生生的小腿自下而上仍是那么的清纯美丽。

她缓缓靠着门蹲下,纤细白嫩的双臂环抱着膝盖,低声啜泣。

哭了几声之后,陈璐擦干了眼泪,自己抱着瘦弱的自己,开始在脑中复盘过去的经历。

从齐平令人惊讶的决裂,到开学前期突然找来,再到小树林里说的话,再到自己去找石原安泰签谅解书,她脑中好似闪电划过,眼睛变得锐利明亮。

“我真傻,真的!”

她这样喃喃的说了一遍,然后站起身,浴巾自然滑落。

“轻敌了,或者说,我没有把齐平当做敌人,我还是心太软了,所以才会忽略那些异样,还有在小树林里。

我竟然鬼迷心窍的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疑,一切都错了,太错了。”

陈璐挺着傲人的身姿,在宿舍就这样静静的踱步,不停的思索着,回忆复盘着发生的一切。

可能是想到被泼粪那一刻微微张开的口,直接吞下的金汁,她胃里一阵翻腾,就这样直接跑到卫生间,干呕起来。

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感觉身体发冷,汗毛树立,又觉得自己身体没洗干净,又一次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冲洗。

只有这温暖的热水,才能冲散她的寒冷和对身体肮脏的心理印象。

“石原也许完了,我如果想复仇,这一条路走不通了。该死的,为什么要挡我的路,齐平下一次我不会,绝对不会心软了。我要向贺柳这个杂碎复仇,谁都别想挡我的路!”

沐浴在热水的雾气之中,她轻轻的说出这句话。

锡金一处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内,一位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头发花白,修的很整齐,相貌堂堂,身材高大,穿着宽松合身的灰色制服,躺在松软的沙发上,搂着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姑娘,正喝着姑娘们喂的啤酒。

这时,一位戴着墨镜穿着黑色背心的肌肉硬汉走了过来,挥手让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走开,一屁股坐到中年人身旁,拿起一瓶啤酒直接咕咕咕的干了:“爽,真解渴。大哥,您让我打听的事,有了眉目。”

中年男人那散漫自在的状态立马变了,坐起身来:“老六,怎么说?”

肌肉硬汉贴着中年人耳朵小声的说了几句,中年男人表情微微变化:“这么惨,这齐平还真是个人物。实话跟你说,我见过他一面,为了那几个臭小子干的糊涂事。

这个齐平专门来见了我一面,告诉我,来见我,是尊重我,但是不会谅解他们几个。

我当时就看出来了,这个齐平是个人物,没想到竟然那么快就反击石原副署长,而且手段这么粗暴巧妙。”

肌肉硬汉并没有看到那天朱大亨面沉如水,卢达明跟他解释了半个小时,他都哼哼唧唧的,说齐平这个人没有肚量,早晚得挨社会毒打。

其实朱大亨还真想过要打击下齐平,使个绊子的,但听说了石原的遭遇,他觉得最好不要,而且内心也对齐平这个人有些佩服。

换位处之,自己很难做到像他那样有魄力,有机智,同时又够狠够黑。

肌肉硬汉猛喝了一口啤酒:“大哥牛,一眼就看出他不简单。走一个!”

朱大亨和肌肉硬汉砰了个杯,轻轻抿了一口:“老六,我们不要得罪这个齐平,更不要得罪他背后的秦副署长。他们现在正得势,而且是警察署,我们开罪不起。”

老六一听,来了劲头,低着头闷了一口:“那大哥,我们要不要……”

他把手一翻,意思很明显。

朱健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严肃的把老六的手扳过来:“老六,两面三刀,我们不能做。你知道为什么我能掌握杜州大半活力组织十几年吗?因为我做事有规矩,守规矩!

我从一个小混混,做大到这个程度,还没被干掉,反而被大人物们倚重,我凭借的是什么?

是规矩!”

老六眉头一皱,他最烦的就是这些个啥规矩之类的,简直糟透了。

他向往的活力组织生活是腥风血雨,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但在朱大亨这里,规矩比什么都大。

“我们守规矩,很多脏活我们不做,就连这些姑娘,都是除了矿区没地方去,我们收留的。我们没有强迫她们,而是做慈善!

对集团的干部们,我们更要守规矩,我们是工具,是手套,这就是我们的定位,时刻都要记住!

我们不参与集团的内部倾轧,我们对集团大人物一视同仁,才是我们长久生存的根基。

让那个兄弟坚持住,不要乱说话,警察那么也不会拷问的很严格,放心吧。”

说罢就摆摆手,示意老六出去,招呼了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继续饮酒作乐。

老六则脸色阴沉,冷哼了一声。

回到齐平这里,他已经做完一天的超凡修行功课,已经是正午。

法学院大四的课程并不多,而且卢达明昨天被叫去善后,开会的事情就顺延到了明天。

“今天左右没什么事,叫上辛颖和李秀,一块去看望孔雀。顺便好好教教她声乐,争取尽快完成那个目标!”

忙完了这些事,尤其是成为泼粪勇士之后,齐平感觉身上的大山尽去,浑身轻松自在。

他惬意的在学校溜达,缓步走向食堂,这个时间点,李秀和辛颖应该是在吃饭。

不时有学生对他指指点点,有些人畏惧、有些人兴奋、有些人表情复杂。

“他就是昨天泼粪的那个……”

“听说是法学院的高材生……”

“那可不,要不是法学院的高材生,怎么可能用谅解书耍了一位副署长。”

“胆子可真是大,就是手段太脏了。”

“这叫脏?你不适合集团,我跟你说……”

身体属性高达3,精神属性高达3.7的齐平,即使不用灵能强化耳朵,都能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

他只是微微一笑,内心强大的他,根本不惧怕别人闲言碎语。

忽然脑后生风,背后的汗毛炸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做好事就变强

评分 10
分类:科幻次元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快穿之我只想成神
22394 人在追
(无CP)最弱的垃圾组合?No,No,No,明明是强强联手合作。一次任务也过不了?No,No,No,是你们过不了我们也能过。说我们颜青成不了神?呵,所有人睁大眼睛望着!So,“带你成神带你飞”系统深入了解下?阳光,正灿烂……。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1V1、双洁、爆宠】宋昭复活到了中国古代,成了镇国大将军倍受疼爱的小嫡女。拿的是团宠躺赢剧本,可宋昭明白,再过不了几年,这个朝代便会覆亡,所有人都会尸骨无存。望着角落里倍受欺辱的落魄小少年,想起他是因为未来彻底颠覆王朝,无恶不作的叛国暴君。为了世界和平,她最终决定一不做二不休——鲨了他!第一次,宋昭望着惨被群殴的小少年,准备借机给他致命性一击,却惊到了野猫,替他挠跑了被欺负他的人。小少年:她为什么要帮我,她是也不是不喜欢我?第二次,宋昭街头偶遇大量失血过多地昏厥的小少年,要将他拖进湖里被淹死,却被他抢走兜里的人参丸,吊回了一条命。小少年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前生,她是地位崇高的天命帝姬,却在大婚前夕,遭受背叛自己,引火自焚而亡!复活为破败世家的废柴弃女,受尽屈辱欺凌,而害她之人却已高高在上,荣华富贵风光!一夕复活,凤唳九重天!驭神兽,凝原力,通医毒之术,掌人神生死!她立誓:要让背叛自己凌辱过她的那些人,受尽屈辱折磨,百倍还之!……他是羸弱温润细腻的离王殿下,是手握天下的暗夜君王,惟独为了一个人倾其生生世世。他承若:要让他唯一爱过的那个人,平安喜乐,永生永世欢悦。……她我以为这一路必将会饱含血泪,却不知道耐心的等待她的,是一世预谋已久的盛世豪宠!小剧场:1就,人人都劝:“离王殿下,楚家弃女配不上您!”
折锦春
3969 人在追
新文《论演员的自我修仙》已发,评论交流前来捧场。秦同春首,春全然不顾秦。前生的秦家满门抄斩,秦素遍身污垢、忍辱负重半生,她始终我以为,那是命。复活后她才明白了,那也不是命,不是局。破局求生本能,折春成锦,她,真的能能做到么?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尤其再次提醒:本文大权独揽,时代背景借鉴学习三国至两晋,考订党请慎入。已著完结啦文《庶庶得正》,着急的书友也可以先请移过去的看。
北方有二哈
29237 人在追
【胎穿】【日常】【非典型兽人文】【1V1】北方有二哈,蠢萌会拆家~天生的小烟熏,鼻梁带高光~……………………………………………………安琪拉再次穿越了。从此本来的长发衣袂飘飘变为了一身毛。两条腿走路时,变为了四条腿着地。加上再次穿越大神倾情演绎奉上的尾巴一条……本着捡回条小命不容易。安琪拉顶着张蠢萌二哈脸,一咬牙下定下定决心自由飞翔自我,一切从零学起。好不容易不适应了从人变狗,啊呸,是从人变狼的日子。下步却要寻思着怎么变回去……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古堡的后花园中,此时正是一派的喧闹。。
影帝娇妻是大佬
4535 人在追
【1v1,大佬们文,娱乐圈,HE,强强 甜宠 间歇性扒龟壳 小玄幻】新文已开《季爷家的小祖宗又逃了》,先发QQ云起~求需要支持!她是实则其貌不扬的下一任大佬们承继人,被大佬们下了通牒,不努力就得挨揍。他是华国最更年轻的神秘的影帝,容貌惊为天人,能力卓绝,却不想不得已被捆绑炒CP。她想逃,他找她谈合作。是机会?但是圈套?凌子恒:不知道有也没兴趣做个交易?林芷薇:非常危险营生不干,功夫还没练送到家,被出卖身体不做,毕竟恐怕也没人看得上,误用权力不行啊,后台有人,弄好大家一同嗝屁。凌子恒:互利互利互利呢?林芷薇:走吧。**回到华国,林芷薇:虽然她在零点一秒之内挣扎着屁股先落地,但是顶不过冲击力,这下腰估计是要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