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伪臣假面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高风险,毕竟是高收益。白日熔炉的虚影,会十分大提升炼成的品质,而瞳中之扉的灯之幻影则会提供更多十分好的冥想环境,毕竟可以用来炼成灵种是极佳选择。至于最后一个仪式,则是借住弧月的威能,获弧月的光源之力。至于其他关于纯白之门附近的各种外道杂传,就不白日熔炉的虚影,会极大提升炼成的品质,而瞳中之扉的灯之幻影则会提供非常好的冥想环境,当然用来炼成灵种也是极佳选择。。...

高风险,当然也是高收益。

白日熔炉的虚影,会极大提升炼成的品质,而瞳中之扉的灯之幻影则会提供非常好的冥想环境,当然用来炼成灵种也是极佳选择。

至于最后一个仪式,则是借住弧月的威能,获得弧月的光源之力。

至于其他关于纯白之门附近的各种外道杂传,就不足为道了。

在准备好所有材料之后,齐平又一次将白日熔炉的虚影呼唤,在熔炉的恩赐下,在零件上铭刻符文,将灵种嵌入符文的纹路之中,并最终将心目中的超凡枪械炼成。

随着最后枪管与枪身连为一起,整个枪好似瞬间活了过来,竟然在空中漂浮,化作银色的液态流体。

齐平将自己的手指刺破,一滴血水飘出,灵能构造出精神印记,与血水融合,没入那银色液体之中。

流光溢彩,好似血红的宝石,又刹那消失,液体不断变换着,再次化为银灰色的精巧手枪。

齐平用的模子,是前世著名手枪沙漠之鹰的形态,这一刻他拿起,爱不释手。

“如此一来,我的枪斗术就可以完全施展了,不但如此,我还可以使用各种近战光刃战法。”

握住手枪,齐平感觉自己的底气大增。

鉴定术激发,这把新鲜出炉的超凡枪械数据浮现眼前。

【华丽的秘银钢手枪(蓝色史诗):这是凡人之躯亲手炼成的超凡之枪,乃是“光刃枪斗术”最佳适配武器。拥有枪械和剑柄两种形态,可以说是完美武器,只要有灵能,就有无限的“灵能虚弹”和持续性的灵能光刃。拥有看不见的加强灵能枪管,可以射的更精准更远威力更大。如果填装特殊子弹,将会有更加出色的效果。】

“很好。”

齐平赞许的点点头,他这次带了表,看了看时间,是晚上十一点。

“再接再厉,今晚上把特殊子弹和伪装面具全部炼成。”

苏冠义带着重伤归来,让齐平觉得危险可能就在附近,他想趁着现在状态良好,一鼓作气全部炼成,避免夜长梦多。

如法炮制,不再赘述。

次日七点,齐平顶着熊猫眼,憔悴的猫着腰从月华幻化的门扉走出。

苏冠义正坐在他对面的床上,看到齐平走出,长吁一口气。

“你怎么在里面那么久,接近十五个小时了。我要不是不懂如何进灵能工坊,都想进去找你了。”

齐平勉强的笑了笑,低声道:“炼成太过兴奋,一不小心天已经亮了。”

苏冠义点点头:“这倒是,我老婆活着的时候,经常一进去就是一两天,或许炼成确实有魔力吧。你成果如何?”

他随口一问,其实做好了齐平说失败的预期,毕竟超凡宝物的炼成,哪有那么简单。

齐平笑了笑,得意的挑眉:“我发现,我是炼成天才。”

“成了?”

“嗯。”

“真成了?我不信,给我看看你的成果。”

苏冠义确实不敢置信,自己老婆当年帮自己炼成必备的子弹时,都失败了无数次,齐平这么轻易就成功了?

齐平也不给他看自己的枪械、特殊子弹和面具,只是得意的一笑:“爱信不信,这是底牌,不能随便给别人看。”

苏冠义略微沉默,竟赞许的点点头:“你这家伙确实是个有潜力的,我现在相信你真的炼成了。我想请你帮我炼成一样东西,可以吗?”

齐平眉毛一挑:“怎么?你还想让我给你免费炼成?某人欠我的债,好像还没还吧?”

“额,材料我给你备齐,但真的没信用点再给你了。你帮我炼成,我教你一种非常强大的炼成方法,这不是双赢吗?”

苏冠义身体前倾,诚恳的说道。

齐平看着这家伙的脸,突然觉得这家伙很葛朗台,简直是个天生的吝啬鬼。

“先把方法给我看看,如果真不错,我就帮你。”

苏冠义从怀里取出一枚弧月形态的石头,带着身体的余温,恋恋不舍的递给齐平。

“贴近你的眉心,用灵能感知,就能获得相应的知识。学会后,东西还我,这是我老婆留下的遗物。”

“我还不至于像某人那么吝啬,看完还你。”

齐平还是比较信任苏冠义的,这家伙虽然抠门到极点,但是对自己没什么坏心思。

他将那石头贴近眉心,画面闪过,立在那半天才动。

“看完了?”

“看完了。”

“可以炼成吗?”

“可以试试。你准备好材料,我过两天试试,现在得抓紧时间去上课了。”

说完齐平将有余温的弧月石头塞进苏冠义手中,转身快速离开。

他八点钟就得上课呢。

在去学校的路上,齐平开始查看自己炼成的情况。

秘银黄铜用了一小半,炼成了五发特制爆裂弹和五发特制穿透弹,正好是两个弹匣,一个弹匣塞进手枪,另一个则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因为面板只有三个超凡物品栏,分别放着他的【灵海遗珠】【华丽的秘银钢手枪】和刚刚炼成的【精良的伪臣假面】。

所以没有地方放另一个弹匣了。

伪臣假面是齐平提炼了自己的白色技能【伪装精通】,并尝试沟通虚境蛾方向的怪异存在,最终用十个刚刚炼成的灵种从怪异存在手中换取了假面的头骨。

蛾是六种虚境性相的一种,象征着欺诈、诡计、智慧。

不是齐平不想沟通司辰的权柄,实在是他没有相关的禁忌知识,只能尝试着沟通纯白之门游荡的各种怪异存在。

获得的头骨不是什么稀罕货色,只是普通白色稀有品质。

好在齐平有蓝色史诗品质的秘银纹钢,加上呼唤白日熔炉,总算炼成这蓝色稀有品质的【伪臣假面】。

【精良的伪臣假面:凡人齐平的又一杰作,借助虚境存在的力量,以凡人之手炼成珍贵的超凡之物。以虚境怪异谎言灰鸦头骨、秘银纹钢和灵种为材,齐平“伪装精通”之精神为种,炼制而成。】

【戴上此面具,你将拥有幻化形态之能,D级评价者如果没有专门看破技能,难以窥视真伪。幻化期间,将一直消耗灵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做好事就变强

评分 10
分类:科幻次元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猜你喜欢
伪娇女修炼日常
8946 人在追
走到穷途末路的陌族,在最后一个婴孩降世时起名为末。陌末自小痴傻,浑浑噩噩,当她初醒后,一切都变的不像。莽荒纪元因她而动荡,陌末只想去追寻掩藏的真相。是谁在暗地里助推着一切,又是谁变化了她。PS:加大力度资深吃货伪娇女乘风破浪,走上人生巅峰。石头垒砌的墙体,房顶用木头撑着,架着石板,建成一座座破败的屋子。。
第三十八章 见缝插针
安知秋刚出了门,就被聂义昌勾住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往仓库走去。“咱妹儿准备的粽子忒多了吧?干一会儿活还得去食堂吃早饭呢。要不让哥几个替你分担下甜蜜的负担?”聂义昌腻歪得很。“是我妹子,人丑矮穷锉,比不得你们从南方来的公子哥儿,”安知秋没好“咱妹儿准备的粽子忒多了吧?干一会儿活还得去食堂吃早饭呢。要不让哥几个替你分担下甜蜜的负担?”聂义昌腻歪得很。。
末世胖妹逆袭记
15190 人在追
体重二百五,拥用不喝水都胖体质的乔绫香,被人被打死在了两块农田里,她没再次穿越也没复活,自己睁开眼睛眼炸尸了。接着,就得了个很奇怪的异能,只要你瘦掉一点儿体重,就能拥用治疗能力她我以为自己得了个什么也可以给人家包治百病百病的异能。却意外发现自己还能催更植物,点石成矿。便,生存下来第一步,赶快回去摆个摊儿......卖食人花,打怪辅助利器、卖仙人草,出城必备止血药、卖能源矿,以后再也没有不需要怕家里送电了。哎呀,我说,隔壁家末世高手大排行榜第一的小哥哥,今天晚上上回去摆地摊儿吗?原在窗内小歇的岑以,闻言,将书从脸上拿到,看向窗外笑靥春花的邻家妹妹,朝装修中档的客厅中,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正在给侯曼容下着聘金。。
摄政王他又醋了
4536 人在追
初遇,纪周瞧着偲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唾骂道:不知道羞耻复见,纪周瞧着和自己好友勾勾搭搭的偲茶,不屑道:沾花惹草再见了,纪周瞧着偲茶与一男子举止亲密无间,轻斥:朝三暮四那日偲茶奋不顾身为纪周挡了刀子,纪周心说,这女子定是想要依附自己,果真是攀龙附凤之人。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在宴会之上被人难为,不假思索一次出手出手相助。此事,他盯着自己那只不听支使的手,说自己这乃见不惯阴私。再再后来,纪周瞧着偲茶淋了雨,直接把一个跃起抱入怀中,亲手喂药照料。此事,他有些懊悔的说自己,但是是可伶她。一直到,纪周再也没有瞧不惯这女人朝着别人娇笑,乔不武安候府的后院更是玲珑精致,那那个有的池馆水榭,院内更是香味扑鼻,那些美丽的花草正在努力的向上生长。曲折的游廊上上,不时有三五婢女低头而行,哪怕是婢女也生的清秀可人。。
盛爷,夫人她靠算命火爆了全球
【团宠 玄学 神医 娱乐圈,超燃超爽!!】前生大佬谢羲和复活了。复活成了一个黑粉无数,气倒了亲爹,立刻就得被赶出家族的废物大小姐。谢羲和不由得啧了一声:真惨啊。接着大家就意外发现,不学无术的谢家小姑画风突然就不对劲儿出来了。医术绝顶,顺手炼出的万能神药火遍全球!察人识命,卦算祸福,左手无敌的算命玄术搅起无数风云!连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学习圣地晨曦之光学院都不计代价的抢人!除了前生小弟们连续找登门来,重新开启了无脑护崽模式。医学大佬:“敢骂我老大,先问过我手里的刀!”黑客高手:“骂一句黑全家。”财阀大亨:“被包养?潜规则?呵下一刻,无数纷杂的记忆涌入脑海,让本就钝痛的厉害的脑袋再次狠狠的抽了几下。。
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
16913 人在追
一曰:乡下回京的姜家四姑娘,开罪了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人生怕是要完。谁料画风变为这样:姜奈:“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昨天辰时前出门时,九成九会遭雷劈。”摄政王:……有何能化解之法?姜奈:来我阴阳斋购一神器,可避大祸。暗卫:……这不一锅盖么?属下会觉得您好像又被坑了。本王翩然风采岂是一锅盖可压?让你们看一看,何为头顶锅盖风轻云淡。二曰:四姑娘大字不识一个,半点文墨皆无,写的文章怕是狗屁不通。京师书院院长:四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特别对古姜国历史文化颇有研究,为学术上做出非常大贡献。群众:怕说的也不是同一个人叭?这个院长姜奈紧了紧身上脏兮兮不辨颜色的斗篷,一瘸一拐进了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