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惊吓?风寒?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不,她撑将近去前院了。楚瑜很很清楚此时的自己,有有多的虚弱无力。她艰苦的把目光放到了青玉身上。虽然这个丫鬟,很有可能会是三夫人的心腹,虽然综观此刻淡蓝苑,仅的两个人,相对于三夫人,但是青玉更很值得信赖一些。更有可能会为她找来大夫。楚瑜出声,喊着青姨,用楚瑜很清楚此时的自己,有多么的虚弱。。...

不,她撑不到去前院了。

楚瑜很清楚此时的自己,有多么的虚弱。

她艰难的把目光放在了青玉身上。

尽管这个丫鬟,很有可能是三夫人的心腹,但是纵观此刻青蓝苑,仅有的两个人,比起三夫人,还是青玉更值得信任一些。

更有可能为她请来大夫。

楚瑜出声,喊着青姨,用声音来吸引她的注意。

叫了三声,青玉疑惑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跌在地上的楚瑜,当即大惊失色,连忙跑了过来,

“小姐,你怎么了?”

“青姨。”楚瑜抓着她的手,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我……”

中毒两个字,还没说出去,她电光火石之间,忽然想到一件事:有人知道她能够准确的从药渣之中分辨药材吗?

有人知道,她仅仅尝一口药水,就能够准确的分辨已知的药材,以及估算剩下药材的作用吗?

“我生病了,头好痛,好晕……”

楚瑜死死的抓着她,声音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

青玉用另一只手摸上了她的额头,顿时惊叫一声,“小姐,你又发烧了,小姐我抱你回房间,然后去请大夫。”

她一下子将楚瑜从地上抱了起来,飞快地将她送回了她好不容易爬出来的屋子,就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

楚瑜听到她再叫,“夫人,快醒醒,小姐又发烧了……”

这一套流程极为的顺畅,仿佛经历过了无数遍。

“别……”

楚瑜伸出手,挤出最后一个字,想要告诉她,别惊动三夫人,先去叫楚爹过来。

这个时候,她竟然本能的相信了没怎么陪伴她成长的楚爹。

而不是一路把她养到这么大的三夫人。

或许,是别无选择吧。

如果连楚爹也别有居心,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依赖谁。

可惜,剧痛已经夺去了她最后的理智。

昏迷前,她听到了三夫人的声音,

“我就来……”

不,不要过来。

楚瑜再度有意识的时候,听到了一个苍老却和蔼的声音,是她从未听说过的。

她立即意识到,这是个陌生人

然后心中一动,想到了可能这人是许大夫。

必须清醒过来。

楚瑜告诉自己。

她奋力挣扎着。

不远处那苍老的声音,就像是隔了一层薄膜一样,只能隐约听到一些字眼。

“……惊吓……受了风寒……”

楚瑜在心中拼命的叫着,她不是受到惊吓,也不是得了风寒,她是被人下毒了!

可惜,这声音,却注定没能传出去。

她心中满满都是不甘。

这是唯一的机会,正好让她撞上了许大夫在。

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毒,为什么没有被检测出来,但是,她很坚定,自己身上绝对有一些细节,跟没中毒的人,是不一样的。

拼了命一样的挣扎着,她只觉得心口有一股气,支撑着她。

终于眼睛睁开了,看到了一张和蔼的脸,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

有着花白的胡子和头发,脸上皱纹很稀少,非常符合她心中一贯的老中医形象。

见到她睁眼,那老者露出一个笑容,

“三小姐,你醒了。”

楚瑜艰难的伸出手,想要让对方看到自己指甲上鲜亮的紫色,可是陡然间,她瞄到了自己的指甲,正常无比,是非常健康的肉色。

这一变故,让楚瑜的所有情绪都卡住了。

“我看着。”

老者见状,似乎误解了她的意思,“三小姐,是让我给你把脉吗?”

他说着,搭上了楚瑜的脉搏。

楚瑜死死的盯着他,不错过对方的任何表情。

难道她一直以来的猜测都是错的?

许大夫确实被某个人给收买了?

还是,他的经历是吹出来的,医术根本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厉害?

“嗯。”

他沉吟片刻,道,“三小姐,你昨晚受到了惊吓,心中惊惧不安……又吹了一晚的寒风,所以才会导致高烧不退。”

中间他下意识说了许多中医的术语,但似乎临时想到病人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那些她听不懂,于是,强行用白话总结了下。

但楚瑜心中却在发沉。

这个世界的中医与她前世颇有些一脉相承的意思,她听懂了。

许大夫说的中医术语前后逻辑融洽,从成因、病理等方面推论都是有理有据的,她没找出破绽,若非自己身处其中,以她对中医的了解,绝不会怀疑这个判断不对。

许大夫的医术,没问题。

可问题,更大了。

“我给你扎了针,现在烧已经退了,以后要多注意身体,药还是得接着吃,听说三小姐你很排斥药汁的气味,那就继续吃药丸吧,不过你如今身体比三岁时强健了许多,这药的分量,我也给你调整了一些,争取让你早日好起来。”

楚瑜伸出另一只手,摸上自己的额头,高烧果然退了。

她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那种剧烈的头痛,也已经没了。

此时身上,除了因为出了大量的汗,有些黏腻,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再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如今才刚过正午,她早上惊动青玉去请大夫,然后许大夫入城主府又要一段时间,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许大夫用针灸治好了所谓的风寒。

从这一点上看,确实当得上是医术精湛,见效极快。

楚瑜仍不死心,道,“我之前觉得,头非常痛,还晕,指甲是亮紫色……”

她说了一些比较明显的,易于察觉的特征。

老者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微微一笑,“三小姐说得很仔细,看来三夫人提起,你想要学医,并非是一时的兴起。”

“三小姐是想要考验一下我吗?你说的这些症状,听着并非风寒,而像是中了毒,但是我来的时候,给你检查过了,你身上并未有这些征兆。”

没有?

楚瑜定定的看着他,不放过他的任何微表情,“许大夫,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老者似乎觉得她很有趣,并未躲避那带着审视的目光,坦然回道,“大约一个时辰以前。”

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做炮灰女配的那些年

评分 10
作者:君临lin123
分类:豪门恩怨
评语: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催妆
10800 人在追
好兄弟为被解除婚约而苦恼,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后为好兄弟两胁插刀,“不是个女人吗?我娶!”酒醒后他望着找上他的凌画——悔的肠子都青了!凌画十二岁敲登闻鼓告御状,不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上马,救回来了整个凌氏,从此闻名于世京城。再后来五年,她重组凌家,牢牢地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憾动。宴轻每当提及都唏嘘不已,这个女人,幸亏他不娶。——最后,他娶了!------------------------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海棠盛开的最好时候,凌画在婢女亲卫的陪同下去栖云山赏海棠。。
第八十六章 脸可真大
安知夏歪着头,一一听着他们的话,笑着说:“我一个小丫头让你们害怕成这样?其实,你们心里已经有了判断,理亏得很,只能虚张声势吧?”“小安知青,谁不知道你嘴巴厉害,你也别跟我们扯虚得,就说怎么解决吧!不会是想钱想疯了,讹上天浩了?”“估计不仅仅
盛嫁之田园贵夫
26499 人在追
川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那是尽情地的夸,很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娇嗔。要训练新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地,只要你庄喜乐想的便任凭她瞎折腾。谁让川康郡王府权势天尊,万事兜得住!在西南瞎折腾的腻烦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军南下。一夕入京却搅得风云,闹的接她京师的太后悔不当初。权势的交叠她依旧得宠依旧。各路才俊好不容易捱到她议亲争相登门求娶。谁明白庄喜乐小手一挥:需得容貌绝美才可议亲!这时,京都大名鼎鼎大名的废柴农夫晋王扬着脸:不明白县主会觉得君某如何?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不满意的点点头:准了!【团宠全“列队~”。
宿主她甜糯如蜜
18589 人在追
【1v1甜宠】黎晚晚为了找寻五百年前的救命恩人,与真神已达成了交易,穿行于三千世界之中替他寻回玉章碎片。黎晚晚手撕渣女渣女,后转身就看见了男N!高冷范蛮横总裁男N:“跟我定婚,做渣女的小舅妈够还不够解恨?”黎晚晚从魔爪逃出,抬起头就看见了男N!!病娇瘸腿少爷男N:“乖乖的娶我,我就不装瘸子了。”黎晚晚成了复国公主,睁眼但是看见了男N!!!骁勇善战大将军男N:“招我做驸马,我帮你打天下。”“系统小二,这个男N老缠着我,是也不是超级变态?!”系统222心中在口出狂言:那是我们真神好好哇?你敢说我们真神是超级变态?某神:“闻听你说我是超级变态?黎晚晚用了整整一千年的时间,踏遍了千山万水,寻遍了世间的每一个角落,却再也没能遇上他……。
一家之主之主妇难为
16529 人在追
就我以为自己是被被拐卖了,原来是是再次穿越到了另一个架空年代。人家穿成小姐去做王妃,而自己呢?如此一来是个贵娘亲,做人家的继母是那么好做的么?管吃管穿还得在孩子被被欺负了站出帮打群架!打群架是男人的事?不不不!男人是主要负责打战去打猎,打群架这种小事,但是自己出场最好是。而已,这个男人像是有点儿笨,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还好,还不晓得知寒知暖!苏小婉轻轻的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重生之大佬驭夫有方
19901 人在追
云初重活一世,立誓不但要把握好自己的命运,让奶奶和妹妹过上好日子,也要让上辈子造成伤害了自己的人付出过代价。却……这是咋个肥事儿?右手妹妹,左手竹马。她还啥都没干,咋就成了人生赢家了呢?【总的而言,本文是一个全能大佬不得已躺赢的日常。】空气中带着正夏的闷热,这天未见太阳,却让人感觉置身于蒸笼之中一般,汗流浃背。。